超级巫医在都市 第九章全场寂静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还算清醒的张海兵语气颤抖,说话有些不利索,眼神也透露着满满的不可置信。

    “你…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找死吗?”

    “打你?我还真没有想打你。”

    辰溪突然笑了笑。

    就在周围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时,辰溪突然顺着桌子上的另一个啤酒瓶。

    然后。

    又一次!

    狠狠的!

    猛然砸在了张海兵的头上。

    哗啦!

    啤酒瓶破碎的声音不绝于耳,像是重锤一样狠狠的击打在张海兵的脑袋上。

    这一次张海兵的脑袋上终于露出几道鲜血。

    一开始很浅,但是越往后,他头上的鲜血越来越浓。

    张海兵脑袋一晃,人险些摔倒。

    啪啦!

    尚残留在张海兵头上的破碎酒瓶掉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要死人了……”

    “这人真敢打?”

    “我刚才都看愣了,还是赶紧走吧,这青年估计是疯了。”

    周围议论声不绝耳,而辰溪冷冷的声音却像是地狱的模样一样,直击此刻张海兵脆弱的心脏。

    “我并不是想打你,而是…宰你!”

    全场寂静。

    那些议论的人都住了嘴。

    在场的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将啤酒瓶子砸落在张海兵头上的青年,目光都是带着惊恐的神色。

    这是…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周围没有一点声响,似乎掉一根针都能够听到,这一幕给在场的所有人造成了极大的震动。

    他们有的人只是来吃一顿饭而已,但却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事。

    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动弹,生怕像魔王一般的辰溪会来收拾他们。

    张海兵瘫坐在了地上,靠着一个柱子方才松了一口气。

    他感觉头有点晕,但还好,没有被砸晕。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儿已经超过他的预料了,没有想到辰溪竟然真的敢打他而且打的那么狠。

    更没有想到辰溪胆子这么大,明知道他有个院长爷爷竟然还敢动手?

    他感到眩晕感越来越强烈,从没受过伤的张海兵有些慌张,急忙拿出手机,拨打给了他爷爷张智成,因为这里距离中心医院最近。

    只听张海兵颤抖着打着电话:“喂,爷爷,我在‘巨幅’被一个人打了…您赶紧来救我…诶好好好。”

    他收回电话,身子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似乎是在缓和因为失血而产生的眩晕感,然后睁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辰溪,因为生气脸都憋成紫红色了。

    辰溪挑了挑眉头没有阻止,张智成?

    呵,这小子就算把张智成叫来,能怎么样?

    他可不知道他的师侄就是张智成。

    而且这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

    站在辰溪身后的慕纯着实被他这一系列的举动给吓住了。

    真没有想到从外表看那么老实的辰溪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虽然看着很解气,但却是不顾后果的啊。

    慕纯急匆匆的走到他身边,精致的小脸上有着担忧的神色,一把拽着辰溪就朝着门口走去。

    “干什么去?”辰溪刚做下去就被慕纯拉了起来。

    慕纯焦急道:“学弟,你还是赶紧走吧,没看到张海兵叫人了吗?趁着人还没来,赶紧走吧,不然你就完了,他爷爷叫张智成真的是大学院长,惹毛了他,你连学都上不了了!”

    “噢,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辰溪拉住她,笑道:“学姐,这个你就别担心了,他爷爷来了也没事。”

    “没事?!”慕纯看着辰溪淡然的模样,自己却怎么也淡然不起来。

    怎么可能没事!

    他爷爷可是院长!

    不仅是中心医院的院长,还是中医药大学的院长。

    辰溪把人家的孙子给打了,怎么可能会没事?!

    慕纯心中有种憋屈的感觉。

    今晚上出来溜达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不出来,就不会遇到辰溪,就不会误以为他是乞丐,就不会给他钱,就不会被他邀请,就不会来巨幅了!

    这一系列的活动,都是连贯的。

    慕纯真的后悔了。

    想到张海兵此刻已然把他的院长爷爷叫来,她还是觉得留在这里绝对没好下场,使劲拉着辰溪想走。

    “再不走,待会收不了场啊。”

    辰溪道:“学姐,我认识张智成,就算他来了也不会有啥问题的。”

    慕纯诧异道:“你认识张院长?”

    辰溪笑道:“如假包换。”

    慕纯脸色更加糟糕:“学弟,你认识院长也不行啊,你又不是找人家帮,你是把人家的孙子给打了啊。人家孙子重要,还是和你的关系重要?”

    辰溪挠了挠头:“好像…好像是人家孙子重要。”

    慕纯道:“那不就得了…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张海兵愤怒到极点的声音突然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辰溪,打了人可别想走,老子早就说了,你要是敢打我,你就死定了。老子的爷爷马上就来,到时候,不开除你的学籍,不让你进监狱,老子不姓张!倘若你现在就敢走到,老子就直接告你非法斗殴蓄意伤人,等着进监狱吧!”

    辰溪抱着胳膊嘲笑道:“你大可放心,我还没吃饭呢,怎么可能会走?你叫人就叫人,我随时恭候,就怕你找来的人不够格。”

    张海兵一晕,险些被气死,他怒道:“真够猖狂的,老子爷爷张智成不够格那谁还有资格?说大话不怕嚼了舌根!”

    辰溪道:“不信咱走着瞧。我辰溪长这么大,可还真没怕过什么。”

    说完,辰溪冷冷的撇了他一眼,此时有了几个空桌子,其余的一些吃饭的人已经灰溜溜的离开了巨福餐厅。

    因为这里是大学城附近的餐馆,来这里吃饭的,大多都是学生。他们都没有多少胆量,也都是乖乖的大学生,顶多家庭富裕些。

    除了在电视上见过刚才那种血腥暴力的场面,在现实中,今天估计是第一次见。

    所以大多都不是吃完饭才走的,其余的则是被吓跑的。

    辰溪不在意这些,直接找了一个位置做了下去。

    慕纯急的直跺脚,又想去拉辰溪,却在这个时候,门口处传来了一个暴喝声。

    “是谁敢打我的孙子,没有王法吗?!”

    这个声音略显苍老,辰溪很耳熟,是张智成的没错。

    张智成从门口走入,满脸焦急,刚才他刚刚给病人手术完,才想起刚才急着救人,忘了辰溪去哪了,他找了整个楼也没找到辰溪,本想着赶紧给辰溪打电话,因为辰溪的学业还没安排呢,要是耽搁了,辰楠师祖生气,那估计下一次大别山集会,他又去不成了。

    刚拿出手机,他就接到了张海兵打来的电话,原以为是什么事情,没成想到竟然是被别人给打了。

    他虽然对这个孙子不感冒,平日里不光品行不断,不学无术,还就知道花天酒地,但至少也是他孙子,亲孙子啊。

    他打可以,外人敢打他的孙子,那他是万万不同意的!

    于是他放下了自己的所有的工作,就连找辰溪的事情都给忘了。

    张海兵听到了自己爷爷的声音,心中顿时松了口气,然后满脸得意的看了一眼辰溪,道:“呵,我爷爷来了,等着吧!你死定了!”

    因为餐厅此刻人都没几个了,张智成老远就看到了张海兵满脸是血的靠在柱子上。

    如此凄惨的模样,可着实把张智成吓了一跳,紧接着,他的心中还是骤然产生了一种怒意。

    到底是谁把他的孙子打成这个模样的。

    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

    。

    他赶紧冲了过来,一把扶起张海兵,急忙道:“海兵!海兵!你怎么了?没事吧!”

    张海兵像是见到了救命蒿草一般,一把抓住了他爷爷的手,说话也不利索,但是语气却很激动。

    他伸手一指坐在板凳上的辰溪,然后道:“爷爷,就是他把我打的,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张智成心中本就充满了怒意,已经做好了打算,不管是谁,有什么背景也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张智成一抬头,当他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容之后,他脸上的那抹暴怒的表情便是骤然消失不见,下一刻,他的脸上便是涌现了一抹不可置信的震惊。

    那个熟悉的面容上带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让张智成忍不住发了一个寒颤。

    张海兵迷迷糊糊的,原以为自己也来到之后,一定会把辰溪给狠狠的教训一顿,然后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最后在被警察抓走方解心头之痕。

    可他等了半天,也没见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便催促道:“爷爷,这个杀千刀的好狠毒,你可要严惩他……”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当他见到下一幕发生的事情之后。

    他想要说的话便被硬生生的卡在脖子里,他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僵硬起来,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的爷爷竟然恭恭敬敬对着辰溪鞠了一躬。

    然后,他就听到了一个陌生的称呼让他脸上骤然涌出强烈的不可置信,接着他的身子也是抖动个不停。

    “师叔,没想到是您…我这小孙子没惹您生气吧?那个地方要是做的不对,师侄回头一定狠狠的教育他。”

    全场寂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