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是要成为反派的男人 第8章 龙之出界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祁修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但他再次睁开眼睛之后,感觉一身舒爽,很久没有如此畅快了。他病态的爱上了完全虚脱的无力感,仿若自己就是个废物,呵呵,蚍蜉撼树,不自量力。多么美妙,一个软弱的自己。

    五脏六腑被任意挤压拉扯的巨大耻辱,杯水车薪的力量,弱小到任人宰割的无力,绝对碾压的屈辱,每一寸炙烤过般生疼的肌肤都包含着对他自己深深的厌恶。

    切,无聊。

    他利落地起身,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房门。

    忽略周边忙碌的士兵,排列的魔法阵,径直往城门口走去,周身散发着浓烈的凛冽,颈背后披风生风猎猎作响,在空中飞舞,挡者死的气势使得所有低等士兵无人敢上前阻拦询问。

    “西修斯!”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充满喜悦,祁修能敏锐构画出身后人奔跑的路线,推测出意图。这是之前不能做到的。

    身后人快要扑上来的瞬间,祁修一个转身,让后面的“袭击者”扑了个狗□□,白嫩的小脸直接跟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啃了一嘴的尘土。

    “呸呸”来人委屈地爬起,蓝色的漂亮眼睛周围乌漆麻黑,脏兮兮一块白一块灰,“西修斯,你终于醒啦。”

    祁修微皱着眉,很明显地往后退了几步,望着他,沙哑的声音略带着不悦:

    “你去挖地道了?”

    德尔傻笑了几声,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一只手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成功又抹黑一部□□体肌肤。

    “不是,是我在躲在墙角后蹭上的。嘿嘿,待会儿我就去把自己洗干净。”

    祁修此刻没心情笑,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不笑的祁修总让德尔感到心慌,他压制内心的不安和害怕,努力找话题问:

    “对了,西修斯,你要出城吗?”

    德尔看了看天空,心有余悸地向祁修劝说,

    “你别一个人出去,外面的魔法阵还没完全销毁,说不定赤魔军又一下子冒出来。”

    他拍了拍自己胸,挺直腰板,看起来神气非凡,“你跟着我,我来保护你。”

    德尔已经把释放保护结界运用自如,又向其他的龙族士兵学了好几手攻击魔法,虽然没有高级魔法,但是他有信心以他为中心的方圆一里的休想有赤魔的存在。

    祁修看着德尔骄傲的神色,手不由自主地放上鸟窝般杂乱的头发使劲揉了揉,心里发出一声喟叹:

    最后让你死得痛快点吧。

    “我要出去。”

    “哈?”德尔歪着头,疑惑不已,“出城吗?”

    祁修嘴角微勾:“不是,是出结界。”

    “出结界?!”德尔惊呼,“是去龙域外面吗?”

    祁修笑容变深,深邃的黑瞳盯着德尔,笑而不语。

    德尔深呼一口气,面色严肃,但眼中充满着跃跃欲试的兴奋:“西修斯,你去哪我去哪。”

    正合他意,祁修又揉了揉眼下方的脑袋,声音依旧带着沙哑,若蝉啃食桑叶,丝丝入耳:“好啊,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去做一件事情。”

    -

    他悄无声息地潜入城堡最里面的那座房子,没有金碧辉煌的穹顶,没有光洁坚硬的云英石壁,只是光秃秃的黄色岩石筑成的土房,破旧不堪,微微的振动就使得墙上不断掉落黄泥灰,脆弱地只需人一根指就能销毁。

    寝室的窗户大大咧咧地敞开,里面只有简单的木板床,连张椅子也没有,他的目标就仰躺在床上。

    祁修静静走进屋子,在距离床沿及近的地方站立,看着床上的男人。

    床明显有些小,男人粗壮的身躯有半边搁在床沿外,健硕的大腿裹着军裤肆意搭在地面,左臂枕在脑后,右臂紧握着一把巨刀,刀刃上被随意缠卷着几圈灰白不分的布条,上面鲜艳的血迹已经变得暗红,透着陈旧的气味。

    军上装最上面的两个扣子被扯开,衣领大开露出八块黝黑的腹肌,均匀平稳的上下起伏。紧扣的军装裤清晰勾勒出跨前巨大物体,涨起宽大的军裤异常紧绷。

    不自觉外泄的龙压如游鱼绕着他的身体游动,越靠近,压制感越清晰,祁修双眼微眯,继续靠近,一抬手,一把长剑幻化至手心,他握紧剑柄,没有丝毫顾虑地快速朝床上的男人刺去,直击心脏。可剑尖还没触碰到皮肤,就被震碎幻散,四分五裂。

    一只巨大的手掌直攥他的手腕,把祁修拽进一个滚烫的胸膛中。

    骤然失去平衡的祁修,被顺势砸进铁硬的物体上,刚好被摁住命门的他缓过神,一挣扎就发现使不上力,连体内的魔力也停滞了,丝毫不能运转。耳朵紧贴滚的胸膛,视线往上,弧度刚毅的下颌和淡红的嘴唇离他的眼睛只有短短几厘米的距离,他还能清楚感受到由上至下的炙热呼吸喷`射在睫毛上,鼻翼之间满满都是男人独特浓重的气味,让他心不由烦躁。似乎一遇到这人,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随时轻易土崩瓦解,只有狠狠饮一口这男人的血才能解去心中的狂躁。

    可越是需要饮血,祁修就越不会按照*去做,屈服*,那是低等货色才会有的本能。他只要杀了眼前的这个人,吞噬他所有的血气,就能完美结束,不浪费一丝一毫。

    可是,祁修动弹不了,男人更是翻了一个身,把他用双臂牢牢扣住腰,一个劲往怀里按,浓厚的气息完全把祁修包裹,没有一丝缝隙。

    祁修眼神恶狠狠地盯着铁柱般的手臂,如果目光带火,现在手臂怕是已经被烧上一个窟窿印,不能烧穿也能烧破。

    祁修就这样被迫按在男人炽热的怀中,双颊紧紧贴近坚硬的胸膛,时不时还被一双大手托住臀部往上抬了抬,把他放入最深也最舒适的位置中,继续沉睡。

    不知道男人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睡,从未被其他雄性生物如此亲昵怀抱的祁修,怒火中烧,他觉得像只绵羊般窝在雄性生物的怀中,是对他身为雄性的侮辱!赤`裸`裸的侮辱!

    可是,他没办法从这侮辱中出去,连伤害侮辱他的垃圾一下都不行!

    祁修没想到猎人竟然成了猎物的掌心物,一口气血哽在胸前,气血冲心地视线逐渐模糊。

    他发誓,他醒来之时,必是你亚瑟死亡之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