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是要成为反派的男人 第35章 修仙之魔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祁修来禁林一是为了收集煞气,提高修为,二是为了找到一件神物。

    他随意挥剑,银白的气流旋转,丝丝绛紫电流融入气流中,发出滋滋的声音,剑刃上面仿若闪电跳跃,剑劈过空气,快如疾风,一个巨大的剑气能量球携卷无数手指般粗长的紫色闪电破空激射而出,快到极致,直逼面前的一群金刚狼。普遍三阶的金刚狼瞬间被淹没在锐利的剑气中,哀嚎声此起彼伏。

    祁修袖子轻挥,一缕缕几乎透明的煞气立刻被吸入袖内的小乾坤袋中。

    不远处,亚舍还在跟一只三阶的金刚狼对峙,祁修没有上去帮忙,只是抱剑站在一旁看着,亚舍有生命危险他也不会去救,如果练气中期连一只三阶魔兽都对付不了,活着也是废物,没什么用。

    亚舍紧紧握着他的灵剑焱殊,专注地盯着对面高达一米多的魔兽,分析该如何砍杀,现在他只会基础剑法,而且基础剑法才堪堪小成,离大成还有一段距离,根本就对面前的魔兽起不到什么伤害。要不是手中的焱殊是把上品灵剑,锐利无比,恐怕几次交手下来,都无法伤到金刚狼厚实的表皮。

    金刚狼四肢抓地。身躯匍匐。锋利的爪抓入地面,划下一道道长长的爪痕,时不时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兽瞳闪烁凶残的光芒,比亚舍还有大一圈的身躯警惕做好袭击姿势,四颗上下的尖利獠牙凸出在外,紧贴长满绒毛的兽嘴,透出森寒的气息。连成线的透明唾液沿着森冷的獠牙垂落,垂吊在牙尖,迎着从巨大树冠缝隙中折射下的阳光,显得格外锋利,站在对面的亚舍还能从空气中闻到,那不住往下流淌唾液的浓浓腥臭。

    低沉的吼叫声,从金刚狼微微蠕动的喉咙中传荡出来,像是警告也像是袭击的嘶吼,少倾,亚舍注意到金刚狼身子微微一动,强有力的四肢向后弓起,嗖一声,一个黑灰色的影子犹如离弦之箭朝亚舍飞扑而去,锋利的利爪泛着幽幽的光。

    亚舍眼瞳骤缩,抑制住后退的身子,猛地往右边一闪,成功闪过迎面急速攻去的利爪,手臂上的肌肉骤紧,手握焱殊朝错开的爪子狠狠砍去,剑刃砍到厚实的皮肉上,发出砍入血肉中的入钝声,用力向下切,顺着惯力,焱殊很快撕破金刚狼整个前腿,失去一条腿的金刚狼立刻失去平衡轰然跌倒在地,发出惨烈的嘶吼。

    亚舍趁热打铁,双手握剑猛烈刺入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金刚狼眼中,连续刺破它的两只眼珠。眼珠本来就是魔兽最脆弱的部位,失去一条腿也只是暂时失去平衡,但是战斗力并未减弱很多,现在不止失去一条腿,连双眼也受伤了,看不见的金刚狼在地面挣扎着打转,嘶吼的狂暴渐渐变弱,凛冽光滑的毛发瞬间变得暗淡,亚舍有种感觉,这只金刚狼离死不久了。

    没到十息,那只金刚狼仰天发出一声哀嚎巨大的狼头轰然倒地,没有再起来。

    成功斩杀一只三阶金刚狼的亚舍提着剑的身子踉跄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喘着粗气,他感觉自己身上的力量都快用尽,极其疲惫。

    还是太弱。祁修漠然看着瘫坐在地的亚舍,眼中闪过一丝不耐。

    不过,看着如此无用的亚舍,心中对他的怀疑警惕和厌恶倒是消散了许多,这么废的一个人不太可能是那个人,不过,名字和长相真的不怎么能让他喜欢,太过相似。

    心中对亚舍存有怀疑,为防万一是祁修之所以允许他跟着他一起下山历练的原因之一,最危险的因子只有掌握在自己的手掌之中才是最安全的,这人一旦有异样行动,立刻清除。

    亚舍休息了十几刻,祁修待他完全恢复后继续前进。

    亚舍走在祁修身后,看着前面男子颀长的身影,双手摩擦着踌躇不已,终于两人来到下一个休息点的时候,亚舍烤着肉压抑住狂跳的心脏假装很随意地问祁修:

    “师、师兄,我这幅相貌会不会吓到你?”

    亚舍还是紧张得开始结巴,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生怕下一秒他没忍住就跳了出来。虽然一直强忍着颤抖假装很平常的模样,但是演技拙劣的他紧张的表情一览无遗。惴惴不安的神态,生怕惊到了面前的男子,立体刀削般的面庞浮现如此小心翼翼的模样看得祁修有些不对劲,这种气质跟相貌完全不搭。

    “不会”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是祁修一般都是有什么说什么,而且这个不需要说谎,也不值得他说谎。

    “真的吗?!”

    亚舍听到“不会”两个字,感觉整个天空都亮了,疲倦一扫而空,他长得这样没吓到师兄。

    “师兄,讨厌我的样子吗?”得到意外之喜的他贪心地继续问道,期望能跟之前一样的幸运。

    “你……”祁修忽然停顿了下,看着亚舍,眼神虽然毫无情绪,但是亚舍能感到那道视线扫过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肤,脸上红得发烫,等祁修开口,亚舍已经是从脖子处就一路红到额头,“你长得不错,只是我不喜欢。”

    亚舍愣住了,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他长得不丑陋但是师兄不喜欢吗。那他……亚舍的心情复杂,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忧伤,师兄并不觉得他丑陋但是却不喜欢他的长相。怪怪的感觉,失落油然而生,不管怎么说,师兄还是不喜欢他的这幅长相。那个齐幽玄说对了,他长得这样会脏了师兄的眼睛。

    祁修说完后,亚舍就沉默了,闷闷不乐,祁修似乎察觉到什么但是没有在意。现在他可没工夫去调节一个可能处于青春期的男孩的心理。

    很长时间,亚舍都只是默默跟在祁修的身后,闷不做声地杀魔兽,即使受伤了也只是一个人躲在角落治疗伤口,像一只独自舔舐伤口的幼兽。在祁修没有注意的时候,望向他的眼神充满了爱慕和自卑的挣扎。

    一个多时辰后,祁修两人来到了一座断崖处,天堑口立着一块一米多高的石碑,四周长满了墨绿色的藤蔓,斑驳的青苔爬满整块石碑,看起来年代已久,只能隐约从上面看出雕刻的三个大字“烈风涯”。

    祁修看着石碑,嘴角微扬,终于到了。

    他转身扔给亚舍一面旗帜和一块玉璧:“这是六神旗帜和炎气剑诀,你激发旗帜就会自动生成六神阵,可以抵挡住辟谷期的攻击,在这禁林中足够护你安全,你在外面等我,一个月后我会来找你,到时候我要看到你把炎气剑诀练成大成,不然你就回宗门去吧。我徐长之身边不养废物。”

    亚舍低头看了看怀中的旗帜和剑诀,眼中浮起几分坚定,对祁修点点头,多日未开口的嗓音多了几分沙哑,听起来倒是严肃认真许多:

    “我会的。”

    祁修得到了想要的回答,没有说什么转身御剑朝天堑内飞去。

    亚舍望着渐行渐远的身影,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说:“我等你回来,师兄。”

    祁修凭借系统之前给的一些奖励线索,来到烈风涯寻找他需要的魔珠,这颗不久后将被大反派得到助他成为强大魔修的神物。现在,祁修决定在反派之前把那颗魔珠占为己有。夺取反派的机缘。

    烈风涯的天堑后面是个巨大的山谷,山谷四周罡风肆虐,饶是辟谷中期的祁修也不能长时间呆在里面。里面的罡风太过狂暴。魔珠藏匿的地方是个洞府,是上古魔姬花万瑶的本名法宝,大乘后期大能的本命法宝已是神物级别,不管是什么等级,都是十分珍稀之物。

    因为祁修不知道魔珠具体的藏匿之处,所以他找到了一个很少有罡风刮吹的死角处,闭上双眼,放空灵识,让五官都处于空灵的状态,顺着吹来风中最强劲的罡风的轨迹走,一直找到根源地。

    虽然烈风涯的罡风是自然聚集形成,但是风有灵,也喜爱能量充裕的地方,魔姬的洞府恐怕是烈风涯能量最充裕的地方,越是能量足,那里的风最为强劲而且因为常年的充斥会夹杂着微弱的魔气。

    果不其然,祁修顺着其中一阵罡风找到了魔姬花万瑶的洞府。洞府前野草生长,浓密把洞口完全遮覆,从外面看像是个普通的石壁。祁修二话不说,对着洞口就是一顿猛烈的攻击,借助山谷中的罡风,祁修把清风诀中的第十八式狂风暴虐发挥得淋漓尽致,洞口没用多少时间就被打开,被凿出个巨大的洞。

    祁修立马剑气护体,进入洞府,里面出奇地没有遇到什么禁制,事出反常必有妖,出现的怪异让祁修不得不提高警惕。他在黑暗的洞府中慢慢前行,辟谷期强大的夜视能力让祁修在黑暗中犹如白昼,行动上面没有受到任何的不适。

    突然,一个身影从他的眼前窜过,因为速度太快,祁修竟然一时之间没有捕捉到那道身影,更没看清长得什么样。这令他危机感上升,对方的速度超过了他的肉眼捕捉能力。他立马释放神识,方圆百里的事物都在他的关注之下。他继续向前走,忽然感到一阵风吹过,一剑挥过去,剑刃在半空中与一个坚硬的物体相碰撞,发出刺耳的铿锵声,收剑一看,剑刃上沾有几撮灰黑色毛发,看来这个不明生物不仅速度极快,而且身躯血肉强大,他的一剑竟然只砍下了对方的几撮毛发,没有半点血迹。

    细微的空气流动声又来了,祁修严阵以待,长袖一挥,飞出三把不同颜色的灵剑,悬浮在半空,护在祁修身边。

    “既然一直不肯露脸,那就让我把你打出脸来。”

    手一松,四把灵剑齐悬半空,镇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祁修的双手在半空快速打出无数个手结,灵动的手指用肉眼根本就看不出其中的轨迹。淡淡的剑气从脚底逐渐蔓延汇聚变大,气氛骤然变得紧张,肃杀之气围绕开来,形成暴风呼呼作响,祁修的四周似乎万物都变得迟缓,一切运行的轨迹在他的脑海中清晰可见。

    来了!

    那道身影刚好飞至祁修的面前,巨大的鸟喙弯勾成一个锋利的角度,身上的羽毛缠绕着无限的黑气,血红的眼瞳冰冷阴寒,竟然是魔化的毕方,毕方,百兽谱中有记载,上古神兽之一,外形象丹顶鹤,只有一条腿身体为蓝色、有红色的斑点,喙为白色。象征着东方之火。这只魔化的毕方,浑身羽毛呈墨黑色,只有尾部着含有几缕蓝色羽毛。

    剑光凌厉,如同吞噬黑暗的白昼,划破长空,瞬间杀向袭击而来的毕方身上,只听一声奇怪的悲鸣,毕方身首异处。

    祁修看着地上的尸体,忽然尸体碾化成灰消散在空气中。原来只是毕方的精血所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