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是要成为反派的男人 第46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果然,祁修他们一进门往床上一看,空无一人,被子一角被掀开,略显凌乱,但是不像是遭到强行拖拽,没有剧烈挣扎的迹象。

    欧阳西决的好友皱着张脸,苦恼地对他们说:“我本来是给亚舍小友送药的,可是一进门就发现他不见踪影了,都是我不好,没有好好守着他。”

    “璟,你在隔壁有听到什么动静吗?”

    “没有,我一直没有感到什么异常,也没有感到有陌生气息靠近。”他好友摇了摇头。

    “这就奇怪了”

    欧阳西决的这位好友是心动中期,若是能避开他神识侦测的只能是修为在他之上的人,心动期以上的大能来掠夺一个练气期的孩子,欧阳西决觉得可能性不大。

    “徐兄,你们有什么仇家吗?”

    祁修走到床边,拿出一张黄符点燃,燃烧的黄符在半空中极速燃烧殆尽,发出幽蓝的火焰,条条黑丝被火焰缠绕,滋滋作响。

    “这是魔气!”

    旁边两人惊呼。

    “看来纯度还不低,难道掳走亚舍小友的是魔修?”

    “可是这房间除了亚舍的气息并无其他陌生气息。”

    祁修听着他们的疑惑,依旧面无表情:“那只能是他自行离开的了。”

    “自行离开?”

    “亚舍好好的怎么会独自离开?”

    欧阳西决他们还在思考如何去找到亚舍,祁修却已转身准备离开。

    “徐兄,你去哪?!”

    欧阳西决以为他又要独自去找亚舍,心不知怎么一慌,身体不自觉拦住了祁修。

    “你你别又一个人单独行动。”

    祁修抬眼看着他。

    他猛地站直,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说一大堆:“亚舍也算是我的小师弟,他伤还没好现在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大家一起去找可能能更快地找到他。”

    “让开”

    “我我会让开,但是你你得保证别一个人单独行动。”

    祁修看着面前面红耳赤的青年,那张嘴一张一合,不断叨叨出噪音,忍不住一个转手抽出剑鞘抵住他的唇瓣。

    声顿停,祁修一个运气,把呆愣住的青年推到一旁。

    径直离开,出了客栈快速离开,消失在来不及追出来的欧阳西决面前。

    失去祁修信息的欧阳西决站在客栈门口,一股浓浓的忧伤萦绕周身,犹如被负心汉抛弃可怜的模样被他的好友看到眼里,顿时一个奇怪的猜测浮现,他这好友不会是喜欢上那位道友了吧?

    祁修现在可不是去找亚舍,而是去赴不久前许下的约,亚舍失踪他一点儿也不着急,失踪就失踪,腿长在自己身上,自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这又不是他能左右的,当务之急,是去找秋霞,如果成功,他没准很快就能逃离这个地方回到中心。

    秋霞仙子现是荒原城的客卿长老,住在城主府,为城主效力。

    所以,他现在得去往城主府找到秋霞。

    城主府坐落于荒原城的中心,是一座九层的庑殿重檐,宽大屋檐四角高高翘起,犹如凤凰张开的半扇羽翼,直冲云霄,气势恢宏,透着历史古朴的沧桑感。

    高耸宫殿外由高等二阶青白石围起,形成坚固的外墙。

    祁修走进城主府,立刻被侍卫拦下,询问来意。

    “我找秋霞仙子。”

    “请问尊姓大名?”

    “你只需告诉她我来赴约。”

    祁修神色冷淡,但是高大的侍卫听闻并未面露愠色,

    “好的,请稍等片刻。”

    他示意祁修在此止步等候,随即转身进去传送消息

    。

    不久,从远处走来一个绰约的身影,特有的娇嫩声音也随之传来:

    “侍卫一说有人来找我,我就猜到是你,来,跟我来。”

    秋霞仙子没有带祁修进城主府,而是带着他来到一片桃花林,桃林深处有间竹屋,桃林桃花烂漫,满目绿色在被荒漠包围的荒原城很是少见。

    屋前有一石桌,秋霞仙子招呼祁修坐下。

    “来,先来尝尝我特制的桃花酿,这酒在这里可比得上一高级回魂丹。”

    祁修看着盏杯中透明的液体,利落的端起一饮而尽。

    “呀呀,这酒可不能这么喝,简直是牛嚼牡丹”

    秋霞仙子一脸心疼地喊着,可手中又给祁修空去的酒杯中倒满,“你要慢慢抿,用舌尖感受这香味。”

    说着,祁修就看见饱满的红唇微启,莹白的杯沿与一截粉红相触又慢慢分离。

    “你看,像我一样,细细品味。”

    祁修看了一眼一脸陶醉的女人,又是一个干净利落的豪饮。

    看得对面的女人愣了一秒后噗嗤一笑:“没想到我们有名的刺头先生竟然如此可爱。”

    这话一出,祁修开始正视秋霞仙子,他有点没想到她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

    “怎么,以为我认不出么?怎么会,你这么有个性。”

    秋霞仙子噙着笑轻抿了口酒,待桃花的气味在唇齿间蔓延,她望向漫天飞扬的桃花瓣:

    “你知道要在荒原城栽成这片生机可不容易,花了我百年的时间。”

    祁修没有说话。

    “呵呵,性子真如传闻中那般倔,任务有规定不能崩坏寄任者的性格,据我所知,徐长之性格敦厚温和,可与你现在这副清冷寡言不符,前几个世界都忍下来了,如今在这个世界怎么突然憋不住火气了呢。你要知道,你那位后勤主任为了保你付出了极多代价,你再这么任性下去,他可要陪你一起消失了,你就没有一点点在意吗?”

    听到叶公的名字,祁修终于有了反应。

    “你想说什么”

    “你的屁事我本不想管的,可是你这不是求上门了么,见你第一次如此求人,我姑且帮帮你。”

    秋霞仙子放下酒杯,

    “要在荒漠造绿洲,必须付出努力和代价,没有什么期望不需要付出代价。恭喜你,这个世界,你又成功把主角变成了反派,现在你的目标的魔化值已经高达90%,啧啧,看不出,你挺厉害的。我知道你篡夺了主角生机接着就是把反派杀了,不过你要是那么做,你面临的不会是友好的引接回中心而是天道的直接抹杀,你的那位主任再被安上个管教不严的罪名,地位一落千丈,他之前的敌人再火上浇壶油,我想将会是个完美的悲情结局。”

    “你在威胁我?”

    “不不,我只是把必然发生的事情告诉你,我说了,我要帮你。如果你想成功回到中心,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继续你的反派大业,最后被销毁;第二杀了成为反派的主角,我已经把主角光环移到了欧阳西决身上,你只需要杀了现在的反派,剩下的什么都不要做,静静等待系统通知。进入下一个世界,严格按照任务要求完成任务。只要你完成一个世界任务,往日的孽障将可被清除,选择在于你。”

    秋霞声音轻缓,祁修明白她的意思。

    可是——

    他做不到。

    祁修拿过桌上的酒壶,倒上一杯然后缓缓倒入土地,看着液体渐渐渗进土壤,直至消失不见。

    “桃林虽好,但不是我的期望,我不会为一个非我愿而倾所有。”

    秋霞仙子不知道祁修会如此的倔强。

    “你会后悔的”

    “那又如何?”

    祁修看着对面微蹙的双眉,毫不在意地霸气回答。

    后悔不后悔由不得自己和他人判定,心中只余唯一执念,若连执念都轻易放下,那离后悔也不远了。

    秋霞仙子这时只能尽量保持沉默,这气氛压抑得空气都快爆炸。

    “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选择权是你的,只希望最后你别后悔,我知道你找我的原因,但我能做的只能是这些,其他的,爱莫能助。”

    她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可目前看这祁修依旧冥顽不灵,那她也没兴趣去管了,生死自负。

    祁修明白他此行的目的已经不可能实现。

    离开前,秋霞仙子还是不死心地再次警告他慎重抉择,看得出,这女人对他有种莫名的关心,这种自然流露出的关切突然让祁修想起那个长胡子老头。

    一样的聒噪多事。

    不过这次虽然没有如愿以偿但是却从那秋霞仙子中确定了几条消息。

    有了这几天消息,祁修知道他很快就能离开这个世界了,无论是去哪里。

    其中一条就是,主角已经魔化成为反派。

    不知道这是不是无柳成荫,他本没有打算把那人转成反派,最后却自己入了魔,这感觉真的很棒。

    所以,他亲爱的小师弟,你最终还是会死在他的手中。

    祁修没有回客栈而是朝城门走去,无论那人在什么地方,他都会找到他,然后——杀了他。

    ·

    十三年后,青山之巅,灵海之畔,仙魔对峙。

    以蓬莱仙盟为首的众仙宗打头阵的正是在这个世界又呆了十三年的祁修,而与之对峙的一边,站在最前头的是魔宗他们信任宗主,那熟悉的面容,使得祁修多年来积攒的郁气一扫而空。

    终于,终于等来这一天了。

    自亚舍失踪后,祁修寻找无果后选择静候,他知道反派和主角的决战是不可逆转的情节,只要亚舍成为反派,那么他一定会与主角会面。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祁修都在闭关修炼中度过,他必须在无法预测的时间内将他的力量最大限度提升,如今,他仙魔佛三修相辅相成已经修炼至渡劫,若是奋力一战,他有信心把对面的小子灭掉。

    来吧,他已经等不及了。

    一别十三年,昔日青涩稚嫩的少年已经出落得高大威武,一身黑色长袍,紧贴鼓起的胸肌,露出的皮肤健康性感,无一不在散发迷人的强者荷尔蒙。

    “师兄”

    亚舍看着眼前俊美依旧的男人,黑暗的痛苦涌进脑海,孤寂、思念、绝望,他在那个地方度过了十三个春秋,暗无天日,对这个男人的思念年复一年的加深。好想,好想,好想靠近这个男人,触摸他的肌肤,一寸一寸,用他的嘴唇亲吻他的全身,然后一口一口吃掉。吃掉,全部吃掉,融进他的血肉,永远在一起。

    “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亚舍眼神痴迷地望着祁修,喃喃道,“亚舍好想你,一年又一年,真的好想你,可是,为什么你还没来?”

    对面的祁修听到这些话,眉毛猛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

    其他人听着他们的敌人头头这么说还以为是来叙旧的,他们可没这个闲工夫听对方瞎聊天。

    双方对阵,无论什么时空,什么背景,什么人,打起来之前都要进行一场骂战,仙魔大战也不例外。

    别看平时仙宗各大能都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怼起人来那叫一个出口成脏,把人家的老底都掀了个底朝天,不仅耍得一手好八卦,也说得一口好八卦。

    “徐道友,你可别被魔人所迷惑,舍弃正道自甘投入魔道,心肝想必早已经黑完了,谁知道他们耍得什么伎俩。”

    “就是,听说对面首领是徐道友宗门里的叛徒,背叛师门就是不忠,舍弃师长是为不孝,放弃大道更是不义,这不忠不义不孝之人,我们应该群起而诛之!”

    “对,这不忠不义不孝之人,应该群起而诛之!”

    “群起而诛之!”“诛之!诛之!诛之!”

    几人氛围一煽动,众仙情绪激昂,各类法宝争相亮起,蓄势待发。

    仙盟这边情绪激动,魔宗那边反倒显得很是平静,没有一个人反击回嘴,一个个瞪大眼睛时刻关注着他们头领的行为,眼神中藏着深深的畏惧。

    听着敌人激昂的讨伐声,亚舍死死盯着没有说话的白衣男子,忽然,他一笑:“好呀,想来杀我,那就开始吧。”

    话音刚落,他手一举,前一秒还安静的魔人突然沸腾不已,一个个二话不说举着自己的武器就叫嚷着冲向仙盟。

    这可把一直准备战斗的仙盟吓了一跳,无数法术冲向对面,抵挡攻击,霎时,缤纷的法术在蔚蓝的天空下爆炸。

    杀戮开始了。

    “师兄”

    祁修看着向他缓缓走来的男人,听见对方喊他师兄,也感受到了那双眼睛中的不寻常。可是,他很兴奋,兴奋得浑身颤栗。

    “我回来了”

    男人还想靠近却被祁修一剑阻拦。

    “我们之间必须死一个,我会杀了你。”

    祁修举着剑,面无表情地说。

    男人笑了笑,

    “是的,你会是我的”

    祁修的不详预感愈来愈强烈,他是什么意思。

    亚舍不顾抵在他胸前的灵剑,继续向祁修靠近,一声入钝声响起又湮灭,他的胸口很快被鲜血染红。

    祁修猛然惊觉试图后退,却被他抓住破绽一把禁锢住。

    祁修下身开始僵硬,他赶忙运功破解,可是越运功,麻痹的速度越快,他的双臂很快也感觉不到了。

    这不对劲。

    一晃神,他就落入了一个怀抱中,温热的胸膛紧贴他的下巴,浓郁的对方气息把他包裹。

    “你——”

    “呼”亚舍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师兄,终于靠近你了。”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不过我不能给你,所以,我们一起死吧。我会在那里等着你,你也要等着我。”

    什么?

    祁修没有听明白,突然他感觉眼前一黑,开始陷入黑暗中,不远处似乎还传来一声惊呼,很熟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