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是要成为反派的男人 第40章 修仙之漠荒(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漠荒原延绵万里,从荒原城南门出发,离开城门第一脚已踏入漠荒原,漫天黄沙旋转,浓烈的炙热之气扑面而去,祁修三人踏出城门第一瞬间便明显感到体内的真气不可逆转的滞停了几息,虽然只有短短几息但是对于修真者来说,这些时间完全可以致命。如此明显的影响,让祁修望着一片混沌的大漠,嘴角微紧,眼神幽暗。

    每天都会有不在少数的修真者进入漠荒原,即使南门比起北门显得更加苍旧却也不显寂寥,门内门外嘈杂如常。

    祁修三人站在门外,很快就随着人流静静进入漠荒原。

    “祁兄,接下来我们去哪?”

    摇着扇子,一派仙风道骨的青年随手在三人身外划下一层透明水帘,把外界大多炙热之气抵挡在外,沁人心脾的水雾缭绕于身,悄悄朝祁修身边挪。

    炎气骤少,周身清凉,让一直敌视青年的亚舍稍微收回他恶狠狠的眼神。但是其不自觉靠近祁修的身体又使得他忍不住跳脚,毫不客气硬挤在青年和祁修之间,鼻腔泄出一声轻哼。

    一直处于讨人嫌范围的青年,欧阳西决看着身前刚到他颈脖处的少年,眼底露出几分无奈:

    “我说,祁兄,你家的师弟真的不是属狼的吗,跟小狼崽一般。”

    “哼”

    亚舍听了,瞪了眼身后的欧阳西决,仿若在向他展示什么叫“我就是属狼的”

    两人这样的过招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虽然看起来战火连天,但是一段时间之后亚舍对欧阳西决的抵触渐渐变小。

    三人慢慢深入漠荒原腹地,开始的无数小队进入漠荒原之后顷刻失去了踪影,走了许久,三人一路上除了时不时蛰伏搞伏击的各类魔兽,没有看到一丝人烟,整个漠荒原寂静得可怕。

    突然,走在前方的祁修停下脚步,前方传来几道异常剧烈的气息波动,似乎是什么人在战斗。

    欧阳西决他们也感觉到了。

    “师兄”

    亚舍看向祁修,眼底不见丝毫的慌乱,等待指示。

    “看这气息波动,前方的战况可谓是十分激烈呀,祁兄,要不,我们去看看?”

    祁修看了眼兴致勃勃的欧阳西决,收回视线,目光直视前方波动处,少倾,身形一晃,向前方飞去。

    看来是同意了欧阳西决的建议。

    “快,小家伙,我们跟上”

    见祁修一动,预感有活干的欧阳西决兴奋不已,终于有事情做了,不能打架看一场戏也行。

    亚舍嫌弃地瞟了眼一脸兴奋的男人,对他这种老大不小还不稳重的人充满了浓浓的鄙视,起初怎么觉得此人是个靠谱的呢。

    接近事发地,一片沙丘后,最先入眼的是一道婀娜身影,淡蓝色衣衫,腰间缠绕着一条白玉带,一袭青丝轻轻挽起,高挑的身躯在浓郁的红色焰火中跳转,五官有些模糊,但洁白光滑的脸庞如同羊脂白玉分外醒目。

    女子周身散发出的强烈气息层层波动,犹如碧波横流,无数焰火试图猛侵入体,却都在靠近身体的一寸之处消失殆尽,仔细一看,祁修他们才发现原来女子身外一条赤红缎带犹如游龙般护在体外,击散所有靠近的火焰。

    从外处看,玲珑有致的身形仿若在焰火中舞蹈。

    “此女不简单”

    一旁的欧阳西决看得连连惊叹,一副惊为天人的模样看得亚舍忍不住发问,

    “为什么?”

    这是亚舍第一次这么和气的跟他说话,欧阳西决挂着惊奇脸看向亚舍,嘴角上扬形成一个迷之微笑:

    “你不觉得她跳得很好看吗,如今很少有女子跳得这么令我倾心了。”

    “色鬼”

    听到回答的亚舍觉得此人更加不靠谱了,警惕心又生,如此登徒浪子,坚决不能让他靠近师兄。

    “小家伙,你不懂”欧阳西决察觉到某少年愈加鄙视的眼神,笑了笑,朝祁修看去,“是不是啊,祁兄?”

    一直注视着火焰的祁修没兴趣理会充满恶趣味的某人,他看着火焰中的女子,忽然视线一转,望向尘沙堆积的高耸沙丘,下意识握紧手中剑。

    电光火石之间,略轻松的欧阳西决二人感觉一道黑影闪过,一把剑抵挡在他们面前,等他们缓过神,一个全身黄皮,没有一根毛发,身形巨大的怪物匍匐在火焰外,尖嘴猴腮的头颅上一双狭长的眼睛注视着祁修三人,充满邪气。

    两只强有力的前爪紧抓地面,肌理分明的健壮四肢紧绷,似乎随时都会扑上来撕裂你。祁修三人顿感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锁定,压迫感随之而来。

    “这是什么东西?”

    饶是见多识广的欧阳西决见到这一个怪物都不禁惊异,他从未见过这种生物,“那个东西身上的邪气非常重”

    欧阳西决修炼的是纯阳心法,对世间上所以污秽之气都十分敏感与抵触,这怪物身上浓郁的邪气已经开始影响到欧阳西决,他感觉体内的纯阳之气开始暴动,有种冲出身体把那些邪气狠狠撕咬的*,仿若本能。

    “这是漠兽变异体”

    “漠兽变异体?”欧阳西决眉头微蹙,“漠兽全身长毛,变异体怎么会如此丑陋而且体外一丝毛发都没有?”

    “硬化完全体”

    祁修盯着蠢蠢欲动的漠兽说,“体外毛发已经硬化成甲,他的皮肤完全可以抵挡住修身修士一击。”

    “竟然这么强悍。”

    欧阳西决望着不远处的漠兽,脸上神色如常,“每个东西都会有弱点,普通漠兽致命处在后颈肉,既然同是漠兽,那致命处想必也是那里了。只是皮厚点,这一只让我来解决吧,好久也没活动了。”

    说着,欧阳西决兴致高涨地打算前去几招就把漠兽解决掉,可刚动,一把剑又拦在前面。

    祁修持剑拦在欧阳西决面前,像是阻止他过去,但也没再说话,只是拦着。

    知道祁修不会无缘无故拦下他的欧阳西决,乖乖停留在原地,静待祁修下一步动作。

    果然,下一秒,祁修左手浮现有一把灵剑,两手手腕一转,优雅的剑花中两道手指粗的剑气直射入沙丘,少倾,连续不断的爆破声从沙丘传出,霎时,尘土飞扬,几声尖锐的怪叫响彻四周。

    沙丘轰然倒塌,不复存在,漫天黄沙中一个个巨大的身影慢慢走出,数量之多,亚舍略数下竟然又二十头之多。

    亚舍和欧阳西决见到显现的身影,惊异不已,他们想不到区区一沙丘内竟然藏着如此之多的变异漠兽,更想不到这些漠兽原本竟然打算伏击。抛出一只诱饵诱敌上门,之后全巢出动,完全碾压猎物。

    这些变异漠兽难道生有如此智慧了吗!

    “祁兄,你原来早就发现了……”

    幸好他没过去。

    “师兄?”

    之前还能镇定自若的亚舍此刻有些面露担忧了,这漠兽的数量有点多。

    “先救那人”

    祁修说完双剑左右开弓,一道道剑光砍裂冲上来漠兽的后颈,使它们暂时失去行动力,一马当先,直接切入漠兽的包围区,剑气凌厉,势如破竹。后面两人在身后善后,切下砍裂后颈漠兽后颈肉。

    三人前后夹击,一猛攻两辅助,虽然三人配合默契,但是变异漠兽的皮肤太过强硬,欧阳西决两人不能很快切下它们的后颈肉,漠兽自我修复能力极高,两人免不了要进行苦战,为祁修留下踹息时间。

    无数火焰是由火焰阵形成,祁修一刻都不停,剑尖蓄力,双剑齐发,两道剑光在半空中汇聚成一股强烈力量,带着强悍破坏力向火焰阵袭去。

    强大剑气碰撞在稠密火焰能量上,产生巨大摩擦力,浓烈的抵抗力倾泻而出,气流波荡,由火焰阵向四周震荡开去,高温所到之处,砂砾均变为尘埃。

    火焰阵里的女子似乎看出祁修在助她出阵,借着外面两股力量的相互挤压,找到出现的裂缝,从内破阵而出。

    两人没有说一句话,转身开始攻击不断偷袭他们的漠兽,展开厮杀。

    森寒剑光和各式法器在半空中飞舞,怪异的哀嚎此起彼伏。

    在不断的举起落下过程中,祁修的剑越来越猛,越来越快,越来越简洁,每一剑开始内敛。最后一只变异漠兽看着森寒的剑尖划破虚空,如同流星坠落,穿透它的头颅。

    ——

    “多谢几位道友出手相助,小女子谢颖不胜感激。”

    危险消除,被救下的女子对祁修三人款款行了一个大礼,报以诚挚的谢意。

    祁修面色平淡,没有给一丝回应,好在有欧阳西决,他赶忙虚扶,温润地笑着: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道友无需如此大礼。”

    谢颖微微一笑。

    “道友怎会一人被困于此?”

    被问到这个,谢颖面露苦涩:“实不相瞒,我本与家族表兄一起,后来被抓来此地。”

    “被抓来的?”欧阳西决有些吃惊,听到这个,祁修注意力也转移了过来。

    “是的,刚刚道友们也看到了那些长得很奇怪的生物,我就是被它们抓来的,还被扔进了火焰阵中。”

    “这,这怎么可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