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是要成为反派的男人 第42章 修仙之凤英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祁修对于魔姬说的没有条件是不信的,他清楚她没有所要的目的,魔姬不可能会主动提供帮助。

    既然她不肯说,那他也追问,时候到了,她自然会自己提出。

    “凤英花喜欢半阴半湿的地方,阴阳相转它才能开花。漠荒原的尽头是无涯海,那里有一座孤峰,凤英花就长在孤峰的西面峭涯上,三百年一结苞,三百年一开花,你们到那里能不能找到开花的凤英花就全凭你们的运气了。”

    “漠荒原的尽头吗?告诉我最快的路线。”

    魔姬听了,轻笑:“就知道你这小子精,放心,我以最快的速度送你们到尽头,首先你们要先找到漠荒原上最高的一棵植物,到哪里你就知道如何去尽头了。”

    魔姬给完信息又回归了沉寂,还在一旁苦思冥想计算回去路程的欧阳西决突然听到祁修的声音:

    “漠荒原最高的植物在哪里?”

    “最高的植物?”欧阳西决看向祁修,“我想想,漠荒原最高的植物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漠荒原最有名的植物。”

    “在哪里?”

    “找那个干吗?”

    “带我去。”

    祁修一副不愿多说的冷淡脸,欧阳西决看得有些心塞,又不跟他说,不过他相信祁修要找那个植物肯定不是突发奇想。

    “好的,不过去之前我们先给臭小子的伤做个防护吧,让他的保鲜期延长些。”

    欧阳西决虽然不能完全治疗亚舍,但是有办法延长可治疗时间。

    两人齐心给亚舍的整个手臂加持了一团能量球,让源源不断的灵气无时无刻滋养着伤口,不让伤口死化。

    祁修把亚舍背在背上,几人用最快的速度朝那个最有名植物飞去。

    漠荒原上空很少有人飞行,不是因为不能而是不敢,看似平静无害的湛蓝色中潜伏着无数捕猎者,稍不留神,就会被他们分食殆尽。

    祁修他们一飞至上空就明显感到四面八方直射而来的阴森恶意,蠢蠢欲动。

    对所有恶意分外敏感的欧阳西决,坐在扇子上不禁打个寒战,尤其其中几股视线,毫不掩饰的欲.望犹如一条条吐着红芯的长蛇爬满他全身的肌肤,毫毛都被激得竖起。

    他极其厌恶这种感觉:

    “祁兄,你说那里面到底都藏着什么东西,怪让人恶心的。”

    祁修没有回答,他不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因为里面的东西一旦现身证明他们将有场恶战。

    “释放强威。”

    祁修对欧阳西决说,自己的灵剑外萦绕的淡青色灵气大增,一股逼人的气势由祁修处震荡而出,周身形成一个扇形威压层,空气中游串着一丝丝若隐若现的剑芒,向外界表达的意思只有一句话“惹者亡”

    在一旁的欧阳西决神经紧绷,瞬间明白祁修刚才说的话,立马也释放出压制的古宝强威。

    两人在空中形成一个三米禁区,云层中蛰伏着的生物骚动一会儿后逐渐归于平静,他们从这两个人身上感到来自生命的威胁。

    祁修三人有惊无险地穿过大半个漠荒原,安全降落在目的地。

    几人眼前是一大片青草地和一弯湖泊。

    “绿洲是漠荒原中最有名也是最宝贵的地方,这边的猎物多,不过也很危险,真不知道漠荒原哪里没有危险,有你要找的植物吗?”

    欧阳西决收回扇子,望着漫漫绿色,不由感慨,“还是绿色看得舒服,总是黄色看得眼睛疼。”

    这里的青草虽然长得比外界要高但是都只堪堪长到小腿肚处,祁修感觉这些不是他要找的最高植物。

    “魔姬,这里是吗?”

    “咦,没想到还真的被你找到了。”

    “这里是?”听到魔姬肯定的回答,祁修反倒有些诧异,难道这些青草就是他要找的东西?

    “呵呵呵,这些青草可不是我说的最高植物,本以为你们还要找好久,没想到最后倒瞎猫碰上死耗子,算了,你的那个小子注定命不该绝。”

    一直关注着他们行踪的魔姬知道祁修的诧异,既然最终还是来了,那她就做个好人不再戏弄,送个顺风车,为他们也为自己。

    “接下来,我的话你要听好,当明天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湖泊后,你们要在阳光偏移之前到达与照射湖面相对应的湖底,找到湖底最高植物的第三片叶子,并且含在嘴里。记住,叶子不能吞下也不能丢失,你过去和回来都要靠它。有什么事你可以喊我,不过我想到时候你也没精力问我。”

    魔姬说完又沉寂了,她要好好的养精蓄锐。

    原来最高的植物藏在水底……

    祁修目光幽幽望向平静无波的湖泊。

    “祁兄,是这里吗,不是我们再去别处找找。”欧阳西决见祁修一直看着湖泊,一动不动,心开始痒痒,感觉基友(大雾)是个行走的秘密库中,有许多小秘密,可就是不告诉你,心塞塞。

    “不用了,找到了。”祁修两只黑色的眼睛直勾勾看着欧阳西决,黑色的眼瞳黝黑内敛,犹如两颗深邃的黑洞,什么都有却又什么都没有,欧阳西决回望的时候看得都有些发痴。

    “我会拿到凤英花,接下来的时间我想拜托你帮我守着亚舍,别让他伤口死化,我拿到凤英花后会回荒原城找你们。”他说完又顿了顿,“谢谢。”

    “!!!”

    欧阳西决听后一头雾水但是却又心潮澎湃,祁修竟然第一次这么温和的跟他说话,还说了这么多,最后还跟他道了谢!

    “祁兄,你的意思是你已经知道凤英花在哪,但是想独自一人去摘?!”嗯,欧阳西决觉得自己可以在狂喜中抓到重点简直不能太棒。

    “是的”

    “不行,前路危险重重,我怎么能放心你一人前去,要去也要一起去,亚舍你放心我可以找我的朋友照顾,保证状态良好等到我们回来。”

    欧阳西决反对得义正气凛然且自我感觉滴水不漏,可都抵不过祁修的直接忽视。

    “我现在护送你们返回荒原城,亚舍就拜托你了。”

    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祁修又背起亚舍踏上剑往荒原城飞去,后面的欧阳西决又是在寒风中萧瑟,能不能别这么任性,听听基友的心声啊。

    一身浩然正气的欧阳西决遇上态度坚决无缝鸡蛋的祁修,完败,最后只能含泪答应留下照看亚舍,虽然依旧不死心。

    当晚,亚舍醒来,知道了师兄为了自己要独自去往危险未知的地方,内疚与担心胀满他整个心脏,又一次他深深感到自己的弱小,不甘在他的心底埋下一颗小小的种子。想要变强的欲.望前所未有的浓烈。

    祁修没有在荒原城多停留,他必须赶快赶回堰墨湖。

    黑夜中的漠荒原危机重重,专心消灭时不时冲出的障碍物的祁修没有发现,他身后悄悄跟上了一个人。

    祁修重新到达堰墨湖的时候,天的那边开始散发微蒙的亮光,绵延的沙漠呈现阴阳相半的景象,一方黑暗一方光明,祁修静立在湖畔,看着远处的光芒一寸一寸吞噬浓稠的黑暗,直至第一缕阳光穿过层层沙丘照射进死灰般的湖面。

    那瞬间,隐匿在祁修身后的人还在纳闷祁修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就看着祁修一个移步幻影跃进湖泊,在岸边只留下道残影。

    “!!”

    欧阳西决按捺不住了,一脸惊讶,“祁兄怎么就跳进去了,他不知道这湖里有多凶残,哎呀呀,都怪我没跟他说,不行,得去救他上来!”

    一个脑热,欧阳西决也跳了进去,等他睁开眼,他发现浩然正气自行在体外形成一个防护圈,减轻水压,压力锐减的欧阳西决在湖里一遍游一遍寻找熟悉的身影,可是这个湖似乎大得没有边际,水很清,他可以清楚看到百米处水里活动的生物,但是只限于百米,以他的神识他可以应该看到更深更远,但是在湖底他的神识被限制住了,无法再延伸。他都不知道游了多久,一直都是墨蓝色的水,生物静寂得有些可怕。

    他没有遇到传闻中巨型凶猛的水兽,也没有遇到行踪莫测的致命毒物,只有一片死寂,他想发出声音但是紧闭的嘴巴迟迟开不了口,没有感到多大的水压,但是他却感觉自己呼吸开始急促困难,心脏像被一只利爪穿握,慢慢收紧,全身的空气被硬硬生生掠夺掏空。

    祁兄,你到底在哪……

    “啊!!!!!啊啊啊啊——”

    欧阳西决的精神状况濒临奔溃的临界点,他有种感觉如果他仍由这么下去,他就会永远被留在这个湖泊里,真正的死亡,他不要就这么死去,他不甘愿死在这个鬼地方。

    他拼着最后一口气终于喊了出来,嘶哑的喊叫如一把利刃刺透墨蓝幽暗的湖底,不远处突然亮起一点光,颤巍巍地晃着。

    欧阳西决死死盯着那点光亮,奋不顾身朝那点游去,他已经感受不到他的四肢,心中只有那点光。

    修长的四肢随着水波上下游动,凶残的湖水在他的身上显得分外温柔安静,灵动而又优美。

    虽然在祁修眼底,他只看到一个人形白影以光的速度朝他驶来。

    双眼微眯,眼里带着危险的光芒,然后下一秒消失在湖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