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男的奋斗 第一集 孝与爱(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场景一(白天,深秋叶落,高二教室,10-15分钟)。

    人物:一号主角剑鸣(因常代师授课,有大师兄的绰号,性格内向,为人狂傲,心中却有潜在的自卑,极度暗恋水诗柔。),男配孙老师,二号女主水诗柔(外表高冷,内心火热,漂亮有酒窝,易脸红,心思单纯善良,只想好好的学习,对感情反应迟钝,打死也不怀疑剑鸣的人品!),女配蔚楠楠(水诗柔的同桌),高二一班学生。

    镜头1(5-7分钟)

    课间休息,剑鸣倚窗观景,望着楼下枯叶纷落,心中甜甜的幻想——一身侠客装束的他,与仙女般的‘水诗柔’在落叶中舞剑,两人四目爱意交织,犹如神仙眷侣。

    剑鸣(目蕴浓爱,脸上写满幸福):柔儿,接我一招情意绵绵。

    ‘水诗柔’(柔情似水,两个小酒窝绽满痴笑):呵呵,乳燕归巢!

    ‘水诗柔’投怀,剑鸣幸福的满脸挂笑,连口水都流了出来,目光也从窗外转向现实中的水诗柔。

    感受到剑鸣的目光,水诗柔双腮立红,樱、口刚启,上课铃声却不合时宜的响了……

    水诗柔轻吁一口气,立刻坐正了身体,双手不由轻揉双腮。(羞涩)

    剑鸣轻声一叹,无奈的回到座位。(失落)

    镜头2(2-3分钟)

    孙老师(文质彬彬,非常干练的教师)出场,捧着教案,边走边看,表情有些凝重。

    铃声止,孙老师走上讲台,把教案放在讲桌上,抬头望向同学们。

    班长:起立!

    五十多名学生起立,齐呐:老师好!(尊敬)

    孙老师(挤出一丝笑容):

    请坐(和蔼)。同学们,在上课之前,我先说一件事,因为高三会考需要用教室,咱们得休息两天,这节课结束以后,大家就能回家了,后天过来上晚自习。

    学生们心中窃喜,有几人欢呼,场面有些嘈杂。

    孙老师脸色一沉,有些不悦:唉,这有什么可以高兴的,咱们的学习任务这么重,时间本来就紧,再耽误两天半……,唉,回家后要好好复习,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候!(恨铁不成钢),好了,现在开始上课,大家翻到第96页……

    哗啦啦的翻书声,争分夺秒的讲课声!(压抑,阴暗的高中课堂。)

    镜头3(2-3分钟)

    下课铃响了,孙老师意犹未尽的合上教案,殷殷的嘱咐学生:唉,高中时期是人生的分水岭,一分一秒都至关重要,这个时候你们多努力一分钟,以后就能少流一份汗!因此,未来两天半一定要认真的复习,千万不要浪费时间,哪怕一秒钟!(心有不甘,他根本就不想把教室让出去!标准的严师,恨不得盯着学生们学习!)

    学生们(急着回家,恨不得把老师踹到大西洋):知道了!

    孙老师轻叹一声:好了,下课吧,路上都慢一点,一定要注意安全,回到家千万不要忘记了复习!(尽职尽责的老师!)

    孙老师终于走了,学生们狂野的欢呼,急急忙忙的收拾东西离开。

    镜头4(2-3分钟)

    剑鸣满是喜悦,快速的收拾好东西,高兴的跑到水诗柔身边:诗柔,快点收拾啊,我先回宿舍拿衣服,一会儿在车棚门口等你。(剑鸣与水诗柔是一个镇的,每次回家都会同行,此刻是他最快乐的时光,可以和暗恋的人儿在一起。)

    水诗柔双腮再红,头颅轻点:好。(双手依然不紧不慢的收拾,外表依然冷淡。)

    剑鸣高兴的跑出教室……(暗恋!暗恋的人儿多痴傻,纵然只是一句对白,也能让他受用好几天!)

    蔚楠楠神经兮兮的靠近水诗柔:诗柔,这下你相信了吧?大师兄平常犹如石头,整天板着脸能吓死个人,可一到回家的时候,他就高兴的不得了,肯定是在暗恋你!(八卦)

    水诗柔脸蛋一红,眉头不由一皱:哼,你就会瞎说!回家谁不高兴,别把大师兄想的这么龌龊好不好?(极力维护剑鸣,水诗柔很纯洁,一直坚信剑鸣是正直的!)

    场景二(白天,室外,12-15分钟)。

    人物:剑鸣,水诗柔,蔚楠楠、同学甲乙丙丁……

    镜头1(车棚外,人群中。3-4分钟)

    剑鸣犹如大多男生一样,背着大包,提着小包,一路小跑的来到车棚外。(男学生习惯把脏衣服攒起来,以便月底打包带回家。)

    车棚门口人声沸腾,百千学子喧嚣着取车回家,不喜欢拥挤的剑鸣在门口等着。不多时,水诗柔与蔚楠楠联袂赶来,她们的包很小,带的东西不多。(农村女生多勤快,喜欢自己洗衣服,回家不用打包)

    剑鸣的棺材脸在看到水诗柔的那一刻绽放笑容,几乎是跳着脚招手:诗柔,我在这里呢!(激动的忘形)

    蔚楠楠见状嘿嘿一笑(坏笑):嘿嘿,诗柔,你自己看吧,现在的大师兄更像是猪哥哥,呵呵!

    水诗柔眉头微皱,不满的反驳:哎呀,你就会乱说,剑鸣哪有那么不堪啊!(不信大师兄心坏,坚决不相信!)

    蔚楠楠白眼一翻:“得,当我什么也没说,先走了。”(无奈,暗笑水诗柔的单纯至傻!)

    水诗柔挥了挥手:“呵呵,后天见,路上慢一点,注意安全!”(闺蜜间的问候?就是那种感觉,不是女的,估计应该如此,另外,水诗柔很善良。)

    蔚楠楠边跑边回应:知道了,后天见!有大师兄的贴身保护,你一定会很安全,我就不多说了,呵呵!(调侃)

    “你……,哼,下流!”

    水诗柔俏脸先红,暗斥蔚楠楠不纯洁,然后,缓缓的走向剑鸣。

    “剑鸣,他们到了吗?”

    “还没有,咱们先去推车子吧?”(剑鸣强装是正人君子,可迷离散乱的目光,彻底出卖了他的内心。)

    “嗯。”(水诗柔视剑鸣为挚友为大师兄,乖巧的服从?单纯的信任,习惯的依赖)

    两人并肩走进车棚,过往的学生多行注目礼,剑鸣脸上有一丝得意,心儿乱跳,手指轻颤,幸福与兴奋激烈交织。(小男生的表现)

    镜头2(车棚内,3-5分钟)

    学生渐少,剑鸣与水诗柔走进车棚,来到停车的地方,两人的自行车真实的反应了他们的形象。

    剑鸣的自行车是老式破旧的大梁车(大金鹿,属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产物,全盛时期可以载四五百斤,是农村最早的致富工具,用自行车载菜去卖,现在早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自初一就陪伴剑鸣,至今已近五年(买的时候就是破车,目的是为了防盗,估计丢在大路上,也只有拾荒者会喜欢)。

    水诗柔的是新式全新的女式自行车(不是现在的小轮车,能带人的那种),小巧漂亮。两车静静的、紧密的停在一起,正犹如此时的两人……

    “呵呵,剑鸣,你这车就像位老爷爷,是咱们学校最老的一个,快看,又没气了,呵呵!”(瞥及剑鸣的自行车扁了后胎,水诗柔开心的笑了起来,他们从初中相识,相处了近五年,关系非常亲密,可以毫不顾虑的开玩笑!)

    “啊!这可怎么办?”(剑鸣恼得直挠头,车子虽然破旧,但总可以骑着与水诗柔并行,如今没气了,会不会丧失与女神同行的机会?担心!)

    “呵呵,老爷爷累了,就让它歇歇吧,骑我的吧。不过,呵呵,大师兄辛苦了,驾驶工作就交给你了!”(水诗柔特兴奋,今天有些逆风,她真的不想骑行,如今大师兄的车坏了,正好让她偷懒。感情白痴!)

    “啊!这……,可以吗?”(幸福来的也太快了吧,剑鸣觉得自己更像在作梦。初哥本色!)

    “当然可以了,咱们已经认识五年了,你又是大师兄,我才不怕你抢车呢!”(单纯,得意的笑,只为了偷懒!)

    “……,好吧!”(尽管兴奋的沸血煮肺,却不感表露出来!不是虚伪,而是怕亵渎佳人,初哥本色!)

    “呵呵,这就对了嘛!”

    水诗柔高兴的开了锁,把自行车交由剑鸣推着,两人各怀得意的走出车棚。

    等了一会,同路的甲乙丙丁等才赶过来,剑鸣不耐烦的抱怨:哎呀,每次都这么慢,真啰嗦!

    同路甲女:哎呀,没办法啊,我们都不在一个班,可不像你们俩,初中是前后桌,高中两次分班都在一起,羡慕嫉妒恨啊!

    剑鸣:“……”(心中得意万分,双目中全是幸福,坚信真有月老在,已把他的姻缘红线与水诗柔的系在了一起)

    “呵呵,别羨慕嫉妒恨了,快点推车出发吧,今天顶风呢。”(水诗柔也是颇为得意,与其他人相比,她的确很幸运,至少班中永远有一个剑鸣是认识的。女孩的依赖?)

    甲女:“咦,剑鸣,你的爷爷车呢?”

    “……,坏了。”(剑鸣颇感难为情,自己的车的确太老太破了!)

    甲女:“啊!那你咋回家?”

    “呵呵,大师兄带着我回去!”(水诗柔非常得意,酒窝中满溢笑容)

    甲女边向车棚走,边小声嘀咕,心中特别羡慕嫉妒水诗柔的漂亮,哀叹自己没有追求者。(同性攀比)

    “呃,你们……,羡慕嫉妒恨啊,我咋就没有护花使者呢?”

    甲乙丙丁推了车,众人一起上路……

    镜头3(大路骑行,5-8分钟)

    逆风,剑鸣卖命的骑行,虽然有汗水溢处,但因载着水诗柔,脸上满是幸福。

    水诗柔抓着剑鸣的衣服,美目望着艰难骑行的甲乙两女,满是得意的笑。

    “呵呵,大师兄,累了换我骑会儿。”

    “哈哈,我不累,你坐好就行了。”

    “呵呵,真希望你的自行车次次坏!”

    “……”(剑鸣心中暗思:我也想啊,这么载你一辈子就好了!)(2-3分钟)

    分镜头a——(1-2分钟)

    剑鸣不由陷入幻想,载着水诗柔上了大学,又载着水诗柔步入婚姻的殿堂……

    (幸福的幻想,笑容泛滥,口水横流,打湿了衣襟。)

    分镜头b——(2-3分钟)

    到了一个村庄路口,这是通往林村的,剑鸣来不及擦口水,便急忙停下了车。

    “呼……(长吁一口气,看似累的,其实是失落的,刚才还没有幻想入洞房,真可惜!),我到了,诗柔,你们路上慢一点,千万要注意安全!”

    “呵呵,知道了,看你累的,衣服都湿了(笨女人,明明是口水打湿的!),后天15点就在这里等我们吧。”

    “哦,好啊,后天见!”

    目送水诗柔等人离开,剑鸣仰天长叹,心中无限呐喊:水诗柔,我爱你!待水诗柔消失在视线中,他才兴奋难抑的回家……

    场景三(白天,剑家,16-20分钟)

    人物:剑鸣,父亲剑山,母亲林秀英。

    镜头1(8-10分钟)

    剑鸣因载了暗恋的人儿一程而得意万分,脸上满是幸福的喜色,兴高采烈的回家。

    分镜头a(5-6分钟)

    此时正值午饭时间(注,北方农村一日两餐,早8-9点为早饭,13-14时为晌午饭,晚上如果饿了,会在19时加餐,叫喝汤,一般不大吃。),一身褴褛的剑山与林秀英正在堂屋(客厅)吃饭,饭桌上摆着馒头、玉米粥(糊豆?方言,都称糊豆,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这两个字?),一碗黑乎乎的咸菜(大粒盐腌的甜菜疙瘩,久了会发黑。)。

    剑山:缸里的咸菜也快没了吧?

    林秀英:嗯,不多了,不过我又腌了不少茄子和辣椒,能吃到白菜下来。

    剑山不由叹了一口气:唉,这就好,咱们多吃点苦,孩子就能多吃点好的,他现在学习很紧,不能缺营养。

    林秀英:嗯,我知道了。(剑家一直很穷,特别是刚刚盖了房子,老两口为了供儿子上学,不得不从自己口中挤食,他们宁可饿着肚子,也想供出一个大学生)。

    正当剑山夫妇默默的吃咸菜就饭的时候,剑鸣兴奋的跑到堂屋中,毫无症兆的出现在父母面前:“爸、妈,我回来了!”

    “啊!”

    对儿子的回归,剑山夫妇非常惊讶,不禁惊呼出声,他们不想让儿子知道自己平常吃些什么,因此,双双下意识的遮拦咸菜碗。

    剑鸣本来因为高兴,并没有注意到餐桌上的东西,可剑山夫妇的下意识动作,彻底吸引了他的目光。

    心顿时碎了,双眼瞬间红了,却又努力的不让泪水流出来,因为剑鸣非常懂事,明白如果点破此事,会让父母更伤心。因此,他佯装什么都没有看见,强颜欢笑,但声音的颤、抖,却又出卖了他的内心。

    “爸、妈,高三的考试要用教室,我们放假了。哎呀,我的车子没气了,是和别人搭伙回来的,快饿死了,我先去洗洗,妈,你帮我舀碗糊豆。”

    林秀英惊讶过后,立刻掩饰的解释:“哎呀,今天我不愿意做饭,就没炒菜,没想到你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哈哈,我刚才还在说你妈变懒了呢,你不在家的时候,她都不炒菜了,就会欺负我。现在好了,儿子回来了,我要去买些熟肴回来。”(剑山唯恐剑鸣察觉真相,忙打算去买些熟菜回来。)

    暗泪淹心,剑鸣只想大哭一场,却又因为早熟,他强颜欢笑的阻止:爸,我也好久没吃咸菜了,正想吃呢,您就别去了,我先去洗洗手,妈,你先帮我舀碗汤,快饿死我了。

    “……好,我这就去舀,幸亏我今天烧的汤多,否则还真没你吃的呢。老头子,小鸣也饿了,等晚上再说买菜的事吧。”

    “唉,好吧,吃完饭,你就去买菜。”

    成功阻止了父母,剑鸣飞快的去洗脸,泪水在出门的那一刻哗哗的流。(心疼父母)

    分镜头b:(3-4分钟)

    洗了很久才稳定自己的情绪,剑鸣趁父母都在堂屋,悄悄的去了厨房,他心碎的发现,厨房中竟然连一片菜叶都没有。

    泪水再次无声的流下,剑鸣伤心的跑到厕所中哭泣,此时此刻,他忽然萌生了辍学的念头。

    “哎哟,你个臭小子掉茅坑里了是么?赶快出来吃饭,糊豆都凉了。”

    见剑鸣去厕所那么久,林秀英大为恼火,站在院中大喊。

    “呃,马上就来了。”

    擦干疯涌的泪水,平复内心的伤悲,剑鸣出了厕所,洗去泪痕与黯然,极为平静的去堂屋吃饭。

    “呃,好咸啊,妈,这是哪里来的咸菜?”

    剑鸣吃了一根咸菜条,立刻眉头大皱,又咸又柴,非常难吃。

    “呵呵,还是咱家腌的那些,都三四年了,能不咸吗?”

    “哦。”(剑鸣闻言心更堵,当初他要去镇上读初中,家里便腌了一大缸咸菜,如今再吃,真像嚼木柴。尽管很难吃,他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因为他的父母就以此就饭。)

    看到儿子吃的直皱眉头,剑山堵心异常,为了抑止住泪水,也只能转移话题。

    “小鸣,你把车子放到哪里了?”

    “还在学校,等后天回到学校,我推去修修就行了。”

    “嗯?要不咱爷俩明天去推回来吧,外面修车的都胡要八要,没有家里便宜。”

    “……,爸,就是车胎没气了,我找人补补就行,不用这么麻烦。况且……,明天高三考试,咱们也进不去。”

    剑鸣原本打算让剑山换辆新的,可如今却难以开口,他终于明白了自家的真实情况。

    “我究竟该怎么办?辍学去打工吗?可水诗柔怎么办?”

    吃完饭,剑山去干活,林秀英去买菜,剑鸣一个人躲在卧室中哭泣,心中既想辍学为父母减轻负担,又舍不得心爱的水诗柔,千般思量,千般纠结,任肠煎心焚,依然难以决定。

    镜头2(8-10分钟。)

    苦恼的坐在书桌前,剑鸣脑海中不由想起了往日的点点滴滴……

    中考结束,他作为尖子生被镇中心中学录取,初一刚开学,甫一入教室,便引起同学们的嘲笑——

    “快看,他长得好丑啊!”

    “安静一下!剑鸣,欢迎你到一班来,我是你的班主任白老师,你坐第二排那个位置吧。”

    “谢谢白老师!”

    初来乍到,剑鸣并不张扬,道了谢后便坐到白老师指定的位置——一位女同学的旁边。他正想向女同桌自我介绍的时候,谁曾想——

    “白老师,他长得太丑了,我要求换个位置!”

    剑鸣:“……”

    白老师:“……”

    那个女孩最终还是换了位置,不仅如此,后续学生也是宁可坐在后排,也不肯与剑鸣同桌,直到水诗柔的到来。

    “你好,我叫水诗柔。”

    “你好,我叫剑鸣。”

    自此以后,两人就成了好朋友,由陌生到熟络,渐渐的开始各种打闹。

    这一天两人因为一道题发生了争执,剑鸣胸有成竹:诗柔,你这么做就大错而特错了。

    水诗柔大不以为然:我没错,是你错了!

    “你……,你头发不长,见识怎么也这么短呢!”(在学习上,剑鸣是非常狂傲,有时为了一道题,可以与老师争论半天!

    “你……,哼,我打死你!”

    水诗柔也恼了,抄起粉拳就是连环捶,尽管力度可以忽略不计,却也捶碎了剑鸣的心(暗恋上了)。

    对于这些事,剑鸣忘不了,也不舍得忘,就如此中了水诗柔的毒,懵懵懂懂的把伊人装进心里,刻到骨头上——

    永远忘不了迷人的酒窝。

    永远忘不了肉嘟嘟的脸蛋。

    永远忘不了恼极而发的连环粉拳。

    “小鸣,快出来喝汤了!”

    在回忆中,夜幕悄悄的垂下,林秀英的呼喊声,凝固了剑鸣脸上的痴笑,他擦干嘴角的口水,不由觉得幸福自骨髓深处,流遍了七经八脉,心中满溢出初恋(暗恋)的甘甜。

    他舍不得离开水诗柔,是真正的舍不得!

    (发誓要凑够一百万字,如此就可以骄傲的说,我也曾百万完本过。第一次尝试改写剧本,但愿熟能生巧,有一天能把自己的作品搬到荧屏上。)

    人生小目标:二十年努力攒钱,二十年后改编自己的小作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