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主在手 第50章 白头吟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锦一望着撑在自己上方的人,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没太把这话当回事,扯了扯他的衣袖,安抚似的改口道:“好了好了,我认输,不要你负责了,可以了吧?”

    然而萧丞似乎对于她的出尔反尔无动于衷,微微俯下.身子,和她柔软的身体贴得严丝合缝。

    他把脸埋在了锦一温暖的颈间,薄唇也贴在她的耳畔,若有似无地轻蹭过她发间的肌肤,低声道:“若是咱家当真了,怎么办?”

    “……”

    也不知是那道吹拂在耳边的呼吸的缘故,还是因为萧丞的皮肤带着些微凉意,总之锦一的身上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时间动弹不得。

    她觉得自己真是不中用,每每到了这种至关重要的时刻,就会有一种功力尽失的错觉,什么力气都使不上来,没有哪一次是不留遗憾地度过的。

    虽说锦一也十分痛恨这样不争气的自己,可惜这一次也还是没能逃过这般悲惨的命运,被萧丞这变本加厉的行为刺激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的脑子里又是一片空白,原本还很没心没肺的笑容也僵在了嘴角,声音听上去有些飘虚不定,就像是没有根的浮萍,推了推他,故作轻松地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相信我说的话了?”

    察觉到锦一有些不自在的身子后,萧丞也不再逗她了,躺在她的身侧,大掌包裹着她柔柔的小手,对她这一莫须有的指责很是无奈,叹道:“咱家又什么时候怀疑过你了?”

    “哼,看吧,你又想抵赖了。”

    一遇到翻旧账这种事,锦一总是精神百倍,立刻把刚才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轻哼了一声,这回是真的掰着手指,开始一一例举他的罪行了。

    作为被数落的对象,萧丞也不为自己辩解什么,就这样抱着她,任由她一张小嘴喋喋不休着,等她说完后还摸了摸她的脑袋,就像是在慰劳她似的。

    “……”这又是什么,以德报怨么?

    锦一被这不走寻常路的反应弄得摸不着头脑,就当这一回合是自己胜了,于是打算先歇一歇,可没想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忽得在头顶响起。

    萧丞的嗓音一如既往地带着些冷意,握着她的手却是暖的,有些不着边际地问道:“被皇上审问的时候,害怕么?”

    还在他怀里蹭来蹭去的人身子一僵,似乎没有想到他会再一次提起这件事,毕竟她已经在极力回避这个问题了。

    不过……她害怕么?

    锦一试着回想了一下,然而理应永远留在她心里的一道坎儿,如今她竟反倒有些想不起当时的感觉了,仿佛这件事并没有给她造成多大的心理阴影似的。

    又或者是因为,她至始至终都相信萧丞,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会来救自己,所以好像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以至于尽管直到最后他也没能赶来,她也不怪他。

    这样来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在此刻已经显得不太重要了,只要现在她还是好好的,不就好了么。

    锦一不想再让他因此而自责,于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往他的怀里又钻了钻,开着玩笑唬弄了过去,冷哼道:“哼,这笔账以后再好好和你算,反正你尽早做好用一辈子来补偿我的打算吧。”

    为了以防待会儿还一直在这个话题上绕来绕去,说完后她又赶紧催促道:“时辰不早了,你明儿还要进宫,快些睡吧。”

    听着她不着边际的答案,萧丞知道她这是不愿意回答的意思,便也没有再强迫她什么,拍了拍她的后背。

    他的力度和节奏都拿捏得恰到好处,拍着拍着,锦一的睡意也渐渐袭来,可是谁知当她一闭上眼睛,眼前却忽然浮现出了一张稚嫩的面孔,击退了那些睡意。

    唉,她只顾着自己,倒是忘了在这件事里最无辜的人,真要说起来,她今日的遭遇同小皇子的一比较,恐怕压根儿就算不了什么。

    这个认知让那些歉疚和难过的情绪一同涌上了锦一的心头,顿时又变得清醒无比,却没有抬头,也没有睁眼,就这样静默了片刻,而后才小声开口问道:“萧丞,我能不能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嗯?”

    “你以后……会要了小皇子的命么?”

    虽然锦一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不过她一直都知道,萧丞的野心可能远不止是当一个东厂督主。

    如果日后真要争夺皇位,为了不留后患,必定会将这些前朝余孽都处理干净,而小皇子恐怕将会沦为第一个牺牲品。

    毕竟如今唯一一个真正待他好的皇后也走了,这宫里已经没有人能再护他安好无忧了。

    至于皇帝,这会儿对他好也不过是因为对他心存内疚罢了,指不定这内疚能维持几天,更何况到时候他也自身难保,更别提小皇子了。

    萧丞的手还在她的后背上轻抚着,就像是在哄三五岁的孩童睡觉,可应该早睡的分明应该是他才对,听了这话后,只是反问道:“你希望我怎么做?”

    “啊?我……我么?”锦一没想到他会反过来问她的意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能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啊……这些都是你们官场上的事,我没有资格指手画脚,只是……小皇子救过我一命,我理应报答他一些什么吧?”

    说完这番话后,她又兀自叹了叹气,觉得自己这么说好像有些自私,因为她提出的要求似乎有些太强人所难了。

    既想要萧丞平安无事,同时还奢望小皇子能健康长大,这世上哪儿有这么多鱼和熊掌兼得的事呢。

    这么一想,锦一生害怕他也会变得和自己一样为难,于是赶紧伸出双手,在虚无的空气里用力地挥了挥,仿佛想要将刚才说的话都挥走,反悔道:“不行不行,刚才那些话不作数,你还是按着自己的计划来,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萧丞轻笑了声,在黑暗里抓住她的手,将它们又放进了温暖的被窝里,抵着她的额头,低声道:“嗯,我知道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锦一终于又安安心心睡去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等她第二日早上醒来,不光萧丞不见了,就连前一天晚上的那些温情也全都化成了泡影。

    她……居然被软禁在了这座府邸里?!是嫌她待在他身边碍事么?还是他又要背着她做什么危险的事了?

    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锦一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为什么萧丞会在一夜之间发生如此之大的转变,可惜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

    这几日她呆在这府里,就像是与世隔绝了一般,对于外面发生的所有事都一概不知,能够接触到的就只有邵生一人,偏偏他又不肯告诉她半个字。

    再这样下去,锦一真的觉得自己身上都快长蘑菇了,只好又开始缠着门口守着的人,软磨硬泡道:“邵生,你就不能偷偷放我出去一下么?”

    邵生双手拢在袖子里,白了她一眼,“督主说了,你只能在这府内走动,别的地方都不能去。”

    其实他的心里同样十分不愉快,毕竟要不是因为还要在这府里守着锦一,他兴许还能去宫里帮帮督主,为他分担分担。

    现在倒好,什么忙都帮不上不说,还得成天和一个拖后腿的家伙待在一起,他每天过得简直是度日如年啊。

    “那你好歹也同我说说,萧丞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啊!”

    “……”说了又有什么用,反正也无法改变现状,只会徒增烦恼。

    邵生不想再同她扯这些有的没的,于是作势把门关上,锦一当然不会让他得逞,拼命拉着门,不让他得逞。

    谁知就在这时,走廊上忽然传来了一道两人都心心念着的声音,语气悠闲道:“看来咱家不在,你们倒也玩得挺自在的。”

    邵生一听,立马回头看了看,见居然是萧丞,一时间惊喜得也不和屋里的人争什么了,立刻放开了手,高高兴兴地叫了声“督主”。

    可怜屋里的锦一还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也忘了自己正在和外面的人斗争,等那股和她抗衡的力量一消失,她也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等到萧丞推门而入的时候,她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冲他笑了笑,还下意识地伸出双手,一副摔倒了求抱抱的模样。

    然而锦一才刚把手举起来,又忽然想起自己好像不应该开心,于是立马收了回来,耍赖似的坐在地上,板着脸,不高兴地说道:“你还知道回来啊。”

    闻言,萧丞只是无奈地笑了笑,而后弯下腰,把还在闹别扭的人抱了起来,又转身吩咐邵生,让人把准备好的晚膳端到这里来。

    好在锦一也不是毫无分寸地耍性子,知道自己应该抓紧时间,要不然等一下他就又走了,她心里的那些疑惑也不知道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得到回答了,于是先问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你什么时候回宫里啊,用了晚膳就走?”

    望着她那双剔透的眼睛,萧丞竟难得有些闪躲,抬手替她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笑道:“咱家还没走,你就开始舍不得了么。

    “……”还真是不害臊。

    锦一十分不屑地撇了撇嘴,为了表现自己才没有舍不得他,又换了个问题,直接问道:“那你最近是不是在背着我做什么危险的事?”

    这几天她有事没事就在府里转悠,或者蹲在墙角偷听,希望能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她还真从下人的口中听见了一些风声,不过都是众说纷纭。

    有说这段时间朝内动荡不安,也有说皇帝突然病重,甚至还有说要和邻国打仗,总归都不是一些什么好事情。

    可是萧丞听了她的这话后,对于这个问题避而不谈,只是问道:“你不是一直想离开宫里么。”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又要把我扔下么?”锦一也顾不上什么回答了,立刻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双手环抱在胸前,坐在凳子上,一副谁也没办法把她赶走的架势,十分认真地说道,“哼,我告诉你,我哪儿也不会去,你这辈子别想再甩掉我了!”

    最近她一直在想,如果两年前的萧丞也像现在这样,那么他们现在会不会有所不同,直到此刻,她终于忽然想通了。

    迟一点就迟一点吧,至少她想要的已经来了,只要萧丞还在她的身边,这就足够了。

    不过这番充满市井无赖气息的话还是让萧丞忍俊不禁,意味深长道:“咱家倒是第一次见姑娘家逼婚。”

    “……”又转移话题!

    后来不管锦一问什么问题,都能被他以各种理由唬弄过去,最后连整个人都被唬弄了,和他盖上棉被睡了一晚上。

    醒来以后,她又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身边,发现果然又是空荡荡的一片,已经料到这个结果的锦一只是小小失望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谁知道下一瞬便又听见了一个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声音。

    “本皇子还是第一次见像你这么能睡的奴才。”

    “……”这声音……是怎么回事?

    锦一顿时睡意全无,猛地睁开眼睛,没想到映入眼帘的还真是那张故作严肃的小脸,被吓得连话都不会说了,直接问道:“你……你怎么在这儿?”

    “嗯?你还不知道么?”小皇子今儿心情不错,便没有再去计较她的没规没矩,又同她解释了一番,“大伴害怕我待在宫里会想母妃,所以偷偷瞒着父皇,让我出宫玩玩。”

    锦一的脑袋还不怎么清醒,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果然不是她熟悉的环境,而且时不时还会颠簸几下,并不像在陆地上那样平稳,于是赶紧推开木窗看了看,寒风立马扑面而来。

    外面是一望无际的水面,既看不见来路,也望不见终点,她一时间被绝望吞没,觉得自己的这一辈子可能也会像这般让人看不见希望了。

    她的情绪就快要决堤,声音颤抖地问道:“那他有没有说……我们要玩多久?”

    “这个么……大伴倒没说,反正他说他到时候会来接我们,让我们只管高高兴兴玩儿便是了。”

    小皇子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小腿儿还在半空中晃来晃去,一时间又想到了什么可能性,小脸立马板了起来,拿出身份压她:“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难道还不想同本皇子一起么?哼,你这个奴才,还真是不识趣……”

    他还以为自己被嫌弃了,谁知道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旁边传来了被压抑着的不太明显的哭声,吓得他赶紧抬头一看,没想到床榻上的人居然哭了起来。

    “……”他说话说得太重了么?

    头一次面对这种情况,小皇子明显没什么经验,有些手足无措,连忙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跑到她的面前,用自己的衣袖替她擦眼泪,笨拙地安慰道:“诶,你哭什么啊,我……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玩笑话,你别哭啊。”

    只可惜安慰并不管用,锦一哭得更难过了,把脸埋在手掌里,晶莹的泪水透过指缝渗了出来,一滴一滴落在棉被上,泅出一朵朵没有生命的水花。

    ***

    离开京城的数月,季节也历经变化,早已从寒冬进入了酷暑,百姓们也脱下了厚重的棉袄,换上轻薄的衣裳,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就连心情好像也因此变得轻松了许多。

    而一直吵着要回宫的小皇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吵了,就像是和锦一一样,似乎已经接受了再也回不去的事实,无所求地生活在山上的一座庙宇里。

    这座庙规模不大,好像也不是太有名,平日里香火不太旺盛,所以常年失修的寺庙看上去有些破破烂烂的,好在庙里的主持和其他和尚对他们都很好。

    不过不管在哪里,小皇子都是主子的命,而锦一也只有老老实实地伺候着。

    这天,她又起了个大早,发现庙里好像比以往热闹一些,小沙弥告诉她,说是来了位大贵人,捐了很多香火钱,多到足够把寺庙里里外外重新修葺好几百遍了。

    在衣食住行四样中,锦一对于衣住行的要求倒不高,毕竟之前在宫里,条件那么苛刻都熬过来,更何况如今的情况还不错。

    反正现在的她啊,除了伺候小皇子,已经对其他的事不太关心了,顶多就是希望能吃上一顿肉。只是在寺庙里提这种要求,显然是有再多银子都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所以锦一也只能想想便作罢,继续老老实实打扫她的院落。

    清晨的山间还有点没有散去的雾气,清透的阳光也变得有些朦胧,好在没有正午那般灼人,迎面吹来的微风还透着股凉意。

    等到锦一打扫完的时候,薄雾已经散去,她站直身子,伸了个大懒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不经意间瞥见早已过了花期的桃树下站了个人,背影清俊,穿着打扮不像是什么普通老百姓。

    她心想这位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大贵人吧,刚想离开,动作却又在触及到他手腕上那串佛珠的时候,忽得一滞,而后再也挪不动脚步了。

    树下的人好像也察觉到了她的视线,缓缓转过了身子,朝她望过来,整个人在阳光下显得有些不真实。

    过于熟悉的目光让锦一浑身变得僵硬,眼泪顺势夺眶而出,模糊了视线,却又很快就被她用手抹去,似乎生怕就在这么短暂的一瞬间,不远处的人又会消失不见。

    和他分开的这段时间里,她每天晚上都会幻想着他们重逢后的画面,可是如今一句话都说不来,只是站在原地,冲他张开了双臂。

    还好这一次萧丞说话算话,真的来接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