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叩仙门最新章节!

    等范氏和严仁宽都沐浴更衣毕,一家三口挨着在床上躺下,丰姐儿左手握着娘、右手握着爹,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还要严仁宽继续讲故事,严仁宽就说:“你先给爹爹背背你近来学的功课,背的好了,爹爹就给你讲。”

    丰姐儿就松开了手坐了起来,范氏拉住她:“坐起来做什么?”

    “要给爹爹背功课呀!”丰姐儿答道。

    范氏失笑:“怎么背功课还要坐起来?”

    丰姐儿摇头:“不是坐着背,是站着背。我给祖父背功课都是站着背的!”说着站起来给严仁宽背起三字经来。

    夫妻两个都笑吟吟的看着小女儿,待她背完一齐夸她,严仁宽还问:“躺着还会背么?莫不是躺着就忘了吧?”夫妻两个一齐大笑,丰姐儿鼓起两颊:“躺着也会背的,我是怕背着背着睡着了,才站着背的!”她常这样,背着背着就睡了过去。

    范氏把她摁倒:“睡着了就睡着了,怕什么?本来就是要睡觉了呢。乖丰姐儿,背的真好,想要什么东西,娘奖给你。”

    丰姐儿眼睛亮亮的:“真的么?”看见她娘点头,她赶忙寻思,有什么是自己想要却一直没有的,哪知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范氏一只手拿着绢扇给丰姐儿慢慢扇风,见她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脑门上还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就拿了帕子给她轻轻擦了擦,擦完又轻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记。另一边的严仁宽觉得妻子今天有些奇怪,就低声问道:“你今日是怎么了,好像有什么心事?”

    范氏一面慢慢的摇着扇子,一面轻轻的答:“我今日才知自己以往竟是做错了,亏得有娘提醒我。”然后把今日的事跟严仁宽都说了。

    严仁宽听完反倒对妻子有了几分内疚:“这也不怪你,都是我不好。我一心只扑在书院上头,家里家外都要你一个人忙活,连教导儿女都要你一力承当,你一个人哪能样样都做的那么面面俱到?原是该我来扮严父,你做慈母,因着我万事不管,才要你严厉起来教导孩子们。文英,这些年,辛苦你了。”

    因着刚才逗丰姐儿,范氏本来心里已经好了的,这时听丈夫说了这一番话,心里一酸,眼睛湿润了起来:“你这是哪的话?我们既是夫妻,自然就该相互扶持,你外面事忙,家里的事我不承当谁承当?”

    严仁宽听了范氏这两句话,心里更觉对不住妻子,隔着丰姐儿伸手去握住妻子的手:“总之是我不好,当年我一意孤行带你回乡,累你受了这许多年的苦,我却连一官半职都无,文英……”

    范氏打断他:“怎地忽然说起这些来?做官也好,居家也罢,只要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在一处,我再没有不知足的!”

    严仁宽心中感动,就想探了头过去亲妻子一下,不料丰姐儿忽然翻了个身,嘟哝了一句,吓得他立刻缩了回来、又松了手。范氏见到窃笑了半晌,最后也躺下低声说:“睡吧。”

    第二日一早范氏给丰姐儿擦脸的时候,她慢慢清醒了,忽然说了一句:“娘亲,我知道要什么了!”

    范氏仔细的给她擦了脸,柔声问:“要什么呀?”

    “我要一个妹妹!”丰姐儿脆生生的答道。

    范氏一愣,旁边侍立的青杏、金桔都憋不住笑了,就连穿好衣服坐在外间的严仁宽都听到了笑了出来,范氏脸一红:“胡说什么?哪来的妹妹?”

    丰姐儿见她娘敛了笑容,又有点胆怯了,小声的说:“别人家的妹妹不好,我想要个自己的妹妹。”

    要自己的妹妹这可不容易,严家兄弟三个,一共生了四个女孩,二房就占了三个,还都比丰姐儿大,除非严仁达的媳妇李氏这一胎生个女孩,不然上哪给丰姐儿找妹妹去?

    范氏只得哄她:“妹妹没有,娘叫人去做了泥娃娃给你玩好不好?做几个胖胖的小姑娘给你玩。”

    “行,我要抱鱼的!”丰姐儿一听有泥娃娃,就把妹妹的事忘到了脑后。很快严谦和严诚就都过来了,一家人起身往正院去吃饭。

    后来刘氏听说了此事,还私下跟范氏说:“你瞧,丰姐儿也想要个妹妹呢!等时机合适了,你和阿宽再生一个,不要担心,娘帮你带。”倒把范氏说的脸通红。

    曲默然很快就去了严家私塾读书,严景安还特意去私塾里观望了观望,见这孩子虽然没什么基础,学的倒很认真,虽然也有贪玩的时候,却比同龄的孩子懂得分寸,连毛老先生也夸了几句。刘氏听了也略略放心,还特意嘱咐严谦平日多照顾一些这个表弟。

    严诚听说了曲默然的事迹后不免更刻苦了些。他看在自家住的黄悫、来上课的李俊繁和刚去私塾里的曲默然,个个都是认真努力的,只觉得心里着急,生怕被落下。每日里上课时认真苦读,下了课因为严老先生总有课外活动,他的功课都是在晚饭前后写,每日睡前还要再温几遍书。

    这样过了几回,他身边的紫荔就劝他:“哥儿要看书也别晚上看,再把眼睛看坏了。”他听了觉得有理,晚上不看了,早早睡觉,第二天却一早就起来读书,身边伺候的奴婢们也只得跟着早起,没几日眼下就都有了青影儿了。

    范氏一开始听说还很欣慰,长子性子有些跳脱,难得次子这样勤恳,实在难得。可过了几天,看着这孩子有越来越刻苦的趋势,又怕他累坏了,每顿饭都做了鱼汤叫几个孩子喝。

    严景安自然也察觉了,因为严诚的刻苦,黄悫也延长了温习时间,他欣慰于两个孩子知道上进,却也觉得需要给他们松松劲儿。于是这一天上课他先讲了子路里的片段:“子夏为莒父宰,问政。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两个男孩跟着诵读,奇怪的是,这一天严景安并没再教他们旁的段落,只叫他们一直背诵,然后就去给李俊繁讲解了。等给李俊繁讲解完了,又去教丰姐儿,直到午间下课,也没再教他们新的内容。等到下午更是只上了半个时辰的音律,就要带着他们俩和严谦去凫水,还问李俊繁:“繁哥儿可要一同去?”

    李俊繁受宠若惊:“可以么?”之前严先生带着男孩子们去凫水都没叫过他,他心里是有些失落的,可也知道大概严先生是怕自己不会凫水,有个什么不妥不好跟自己父亲交待。没想到今日严先生竟会开口叫自己。

    “当然,你以前学过凫水么?”严景安笑着问。

    李俊繁恭恭敬敬的答:“家父命人教过学生。”

    严景安摆摆手:“下了课了,不用这么拘束。那好,我叫人去你家和你父亲母亲打个招呼,你跟着我们一块去!”

    丰姐儿眼巴巴的看着凫水团又多了一个人,自己却依旧不能去,直把嘴撅得老高,用刘氏的话说,都能挂个小酒壶了。她正赖在刘氏身上缠磨,范氏忽然急火火的大步而来,连通报都没等就进了门,刚进来就说道:“娘,京里来信了,想是三弟妹生了!”说着把手里一封信递到刘氏手上。

    刘氏也很激动,接过了信又塞回给范氏:“你念给我听。”

    范氏就拆了信,先上下浏览了一番,给刘氏报喜:“三弟妹生了个女孩儿,母女均安。”

    刘氏双手合十念佛,又叫范氏念信。信是严仁达写的,前面自然先是问候二老和兄长嫂子、侄子侄女,再次才是说李氏于六月十七日产下一女,母女均安,请父母大人勿念。

    范氏念完一页翻了篇,看第二页时又是一喜:“真是双喜临门,娘,三弟信里说小姑有喜了,他写信的时候已经三个月了!”

    刘氏简直喜得不知如何是好。幼女已经出嫁好几年,却只生了一女,幸得亲家是明理的人家,女儿女婿也很恩爱,才没有什么不好听的话说出来。可女人家总是要生了儿子才有依傍,如今听闻小女儿终于再次有孕,直把满天神佛谢了个遍。

    还说:“还是鸿恩寺的菩萨灵验,我上次去的时候就给二姐儿许了心愿,这次淑贞也顺利生产,咱们真该去还愿!”立时就催着范氏去预备,还叫晚上加菜庆祝,这一忙活竟忘了去告诉严景安一声。

    等晚饭前严景安带着三个孩子回来时,一进院门就闻到了满院飘香,他抽了抽鼻子:“今儿可有口福了,你们祖母叫人做了黄鳝。”说着带着几个孩子进了正屋,刘氏笑着迎上来:“你鼻子倒灵!”

    严景安哈哈一笑:“我这等贪吃之人,鼻子都灵,今日这是有什么喜事,居然做了黄鳝?”

    刘氏刚说了一句:“你猜猜。”旁边丰姐儿就嚷了出来:“我有妹妹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