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叩仙门最新章节!

    师无言不是夏小乔对手,被她两扁担就打得翻了篱笆逃跑,夏小乔也不追他,笑着跟赶车进来的师无语打招呼:“师姐姐!许久不见,你一向可好?”

    师无语把马车停稳,轻巧跳下车辕,也微微露出一丝笑意来,“我还好。”然后转身撩开车帷,扶了一个须发皆白、硬朗挺拔的老者下来,正是她和师无言的师父琴痴。

    琴痴下了车,夏小乔迎上来叫了一声:“琴爷爷……”接着就看到梅元化和葛中依次从车上出来。

    徐老也迎上来寒暄,大家说着话进了屋子里分宾主坐下,梅元化就说:“久等你们不来,正好我们也觉得闷了,就索性坐船来蜀中瞧瞧,到时咱们同回寨中也方便。”

    “这可巧了,”徐老笑眯眯的看一眼夏小乔,又看一眼宣谋,“他们两个正说要今日出发东去,顺路去探望你们,这下可好,省了路上奔波了。”

    梅元化有点惊讶:“是么?”

    夏小乔笑道:“我是想一路东去、散散心的。不过也不急,三位爷爷一路辛苦,可用过饭了?”

    师无言挨在门边站着,一听这句,立刻说:“没有,正饿着呢!小夏这一年手艺大涨,给咱们弄点好吃的吧!”

    夏小乔瞪了他一眼,先去泡了一壶峨眉山产的雪芽茶,然后果真去了厨房,在师无语帮忙下,煮了一锅鸡汤馄饨,捡了几个芝麻饼,又装了两盘徐老早前做好的小菜待客。

    吃过饭,琴痴叫师无言帮着师无语收拾残羹,罕有的自己主动开口说话:“我们启程之前,收到了寨中来信,武当两位长老云石和云鹤登门求见,请大当家就梅定贤和《自然经》一事给个准话,好平息武林纷争。”

    云石道长?不就是春阳子提过的那个武当高手?他们怎么也对这件事这么感兴趣?夏小乔面露疑惑。

    “这几个月吴越、岭南、西北等地都有人冒名称手上有《自然经》摹本,引得十数个门派介入纷争,有名号的死了二十余人,武当派一向自诩名门正派之首,自然是要管一管的。”

    夏小乔皱眉道:“这不会是任继业搞的吧?”

    宣谋却不管这些,插嘴问道:“那么梅爷爷确实是神医梅定贤么?”

    梅元化轻叹一声:“这个名号我已经多年不用了。”他承认了之后,接着又说,“但所谓道家宝典《自然经》,我却从没见过。就连琴兄也从未得到过这本书。”

    这是连琴痴的身份一同证实了,夏小乔看看琴痴,又看看梅元化,问道:“所以这本宝典并不是真的存世流传?”

    琴痴道:“反正我是不曾见过,我拿给梅兄作为谢礼的是一本医书,号称华佗散秩的遗作《青囊经》。梅兄仔细读过,证实系伪作,我才去把骗我的那小贼杀了,谁知他们会扯上什么《自然经》。”

    “可梅爷爷如此长寿,既非修炼内功的缘故,又与道家经典无关,谁人肯信?”宣谋又一次插嘴。

    梅元化闻言看看棋痴葛中,又看看琴痴穆飘萍,微笑道:“其实我也不知。身为医者,我是比一般人注重养生之术,但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能活到这个寿数。原来只当是阎王忘了收我们几个老家伙,加上我们各自有所好,专心钻研,谁也不计算时日到底过去多少,直到这次出门,我才知竟已活过了百岁。也许就是因着我们几人各有爱好,两耳不闻天下事,只一径苦心钻研,这才活成了人瑞吧。”

    夏小乔闻言若有所悟,看梅元化捻须而笑,琴痴面上平静无波,葛中鼻孔抽气、胡须颤动,一时竟不知接什么话。

    “不过是俗人的想头,”葛中安静了半日,到这会儿终于忍不住气哼哼的插话了,“就他们过的那日子,还想长生不老?现在就死都嫌太早!一个个庸庸碌碌、随波逐流,就给他们百岁寿命,又有何用?不过是多耗费粮食而已!”

    宣谋立时要跟他作对:“我就想这么碌碌无为、一事无成的活,还非得多吃粮食,那也是我的活法,怎么就不能多活几天了?”

    葛中冲着他翻了个大白眼:“那你就活你的去,打听我们做什么?”

    夏小乔怕宣谋还要跟葛中吵,忙插嘴道:“葛爷爷别理他。既然寨中有事,你们几位是打算回去?”

    “回去倒不急。武当那两位道长也没有不依不饶的意思,大当家明确否认后,他们就走了。”梅元化接过话来,“我是听无言说你们在锦城住得很舒服,就想过来瞧瞧。”

    说是瞧瞧,其实还是担心夏小乔和宣谋心中怀有芥蒂。这番话谈完之后,葛中就叫徐老陪着进城去四处逛逛,师无言也跟着去了,琴痴和师无语各自去休息,梅元化又特意留下跟夏、宣二人聊了半晌。

    他性情温和,言辞恳切,除了说明当日之事外,还提到桃园寨,说关慕羽为人一向光明磊落,对夏小乔和宣谋能仗义援手感怀在心,从头到都没有一丝一毫怀疑过他们二人,此次出行,也很怕麻烦了他们,这才派了两名高手暗中保护。

    夏小乔其实到这时已经完全不介怀了。说起来这些事也都是人之常情,而她一直没有跟桃园寨直接联系,也没有应师无言之邀去探望梅元化等人,其实是因为她有些不好意思,是她自己道行不够,一不能看破世情,二不够洒脱,说了只求无愧于心,却还是在意旁人对自己的看法,对旁人的认可存着执念。

    现在她看开了这些,自然的就不把这些事情担在肩上,谢荣民那边的消息又一直是战事顺利,所以她更觉得没什么必要联系桃园寨。因此她听梅元化说了几句之后,就接过话来把自己的想法说了,表示自己是真的释怀。

    梅元化见了她的神情,确信她是出于真心,这才放下心,又说夏小乔若是有事要东去,就赶紧去,不用顾虑他们,左右他们也得住下来,在锦城消磨一段时光。

    夏小乔确实有点事。她昨天收到的信还是谢荣民写来的,谢荣民本来在屈政亮奉召回京时留在了商都驻守,他当时已经无可回避的认识到,君权和相权之间的矛盾已不可调和,皇帝为了对抗功高盖主的丞相,扶持起了外戚,同时身边还多了很多谢荣民都不认得的亲信。

    屈政亮有意留他驻守商都、稳定敌占区形势,谢荣民的父亲谢子澄也写了几封信来叫他回避两边争端,谢荣民自己也是左右为难,就干脆眼不见为净,留在了商都。

    但年底皇帝又突然下旨把他召了回去觐见,一直到现在都没放他回商都,还要将一个宗室女封为郡主许配给他。谢子澄见势不妙,在回乡祭祖时,就把妻子和小儿子留在了德章镇,他自己偷偷去东京见了当时在雒阳养伤的屈政亮,一直到上个月,听说皇帝逼儿子迎娶宗室郡主才陪着屈政亮一同回到京城。

    谢荣民写这封信时,已经由谢子澄出面婉拒了皇帝好意,说谢荣民早已定亲,那个定亲对象当然就是夏小乔。所以谢荣民在信里说,他父母不日就将南下到蜀中来下聘,并商定婚期。

    夏小乔一看就知是托辞,而且信中明说是来蜀中,就必定不是真的到蜀中来。她之前也与谢荣民通过几封信,知道谢子澄在越国有些产业,所以他更可能是让父母带着弟弟避祸到越国去。至于他自己,早已经泥足深陷,不到屈政亮和皇帝之间分出高下,是不可能脱身的了。

    所以她才打算立刻出发前去接应,却没想到自己还没出门,梅元化等人就到了。不过这事也不急,谢家总得作势往蜀中来,路上肯定要乔装打扮有所耽搁,也许她还可以等等谢子澄的确切消息,直接去半路接应。

    打定了主意,她就陪着几位老人在锦城内外游览了几日,还帮梅元化和葛中乔装,免得被任继业的人追到踪迹。除了四处游览,她还捉到师无言陪她切磋刀法,师无言虽然不是她的对手,但对敌经验比她丰富得多,短短几日,夏小乔已觉获益匪浅。

    然后她就收到了谢子澄辗转托人送来的信,问她能不能北上到南阳一带接应谢夫人和谢荣国,他没有提到自己,信写得非常短,字迹也很潦草,显然写的时候非常仓促。

    夏小乔到锦城之后,谢荣民就把她的行踪告诉了父亲,所以夏小乔也收到过谢子澄写来的信,主要是交代她父母本来的产业和德章镇那所大庄院,说已经帮她立了女户,产业都转到了她名下,让她回家去住,不会逼迫她与谢荣民成亲。

    她为了确定真假,拿出那封信来,请梅元化帮忙辨认过,确定是谢子澄的亲笔信之后,立即就要出发。

    梅元化嘱咐了一句,叫她遇上难处记得联系桃园寨,夏小乔答应一声,出门就走。她自己出门,也就不用坐车坐船或者骑马,一路全力施展轻功,经南浦过巫山,仅用了七日就回到了襄阳地面,也是到这时,她才发觉身后跟了个尾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