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叩仙门最新章节!

    从锦城出来时,夏小乔特意选了个没用过的面具,将自己乔装成一个中年女子,又换了一身粗布衣裳,连她自己揽镜自照都看不出镜子里的人是谁,别人肯定就更看不出来了,所以跟踪她的人,应该不是认得她的那些冤家对头。那会是谁呢?

    此时夏小乔正好到了一处小镇,也不管天色还早,就进了小镇。这小镇距离官道比较远,所以只比一般的村庄大一些,并没有像样的集市,也没有正经的客店,只有一间小小酒肆,以卖酒为主,兼做一些简单的下酒菜。

    她进去坐下,要了一碗粟米饭、一份野菜汤、一碟腌菜,一边吃一边探察四周,这小镇如此之小,那人要是跟了进来,她肯定能立即察觉。

    很快夏小乔就把饭吃完了,那个跟着她的人却并没有跟进来的迹象。她问了酒肆主人能不能借宿一晚,主人说家中窄小,把她介绍到了隔壁杂货铺家中去。

    杂货铺的门面后面有座小楼供店主一家人居住,另外还有东西厢房,店主就把她安排到西厢空着的房间里。夏小乔给了点钱,要了壶热水,然后就一直注意外面的动静,可直到夜幕四合都没有任何异常。

    是那人没有跟进来,就在外面监视她的动静?还是,来人武功高到她无法探听到?

    夏小乔寻思不出结果,干脆趁着外面夜深人静,偷偷出了杂货铺,在镇子外围绕了一圈,还是没找到那人的踪迹,最后只能放弃,回去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起来又继续赶路。

    这一次她没有在襄阳城停留,直接穿城而过,到晚上也没休息投宿,而是一径往南阳奔去。

    那种被追踪的感觉没再出现,也许那人只是认错了人吧,夏小乔把这事丢在脑后,在天亮之后,直接进了南阳城,找人打听了路途,找到了谢子澄信中提到的谢夫人母子暂居之处——城东一处民宅。

    这处宅子的主人是谢子澄做生意时认识的一个朋友,据他信中说是十分可靠的,然而夏小乔赶到这里,敲门问时,主人却说谢夫人母子已经于前日离开了。

    “谢兄找了镖队来护送嫂夫人他们南下,前日上午就出发了。”

    镖队?谢子澄信中可没说过他还请了什么镖队,夏小乔赶忙追问来的镖队有几个人,衣着长相都是什么样子,他们南下的第一站又是哪里。

    夏小乔有谢子澄随信送来的信物,主人就知无不言了,“一共是五个男子,领头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着就孔武有力,穿一身青布道袍……”他大概描述了一下五人的长相,又说谢夫人是坐着马车带着从人离开的,但第一站去哪里,镖队和谢夫人都没提,只说南下。

    夏小乔向主人道了谢,告辞离开,匆忙回身出城。从南阳南下,最方便的路自然还是襄阳,她一路边赶路边打听,却丁点消息都没打听到。到襄阳城后,又往各处客栈酒楼去探听,仍旧没有谢夫人等人投宿过的迹象。难道他们没走襄阳?

    她心中焦急,没有办法之下,想起梅元化的嘱咐,便去了码头旁边桃园寨的落脚点。

    当初任继业没找到梅元化,回到襄阳后,曾经派人去桃园寨租的大院子寻衅闹事,还杀了人,之后桃园寨就舍弃了这个大院,另找了隐秘的落脚点。夏小乔来之前,师无言把这个落脚点的详细情况告诉了她,她这才能找过去。

    落脚点明面上是个货仓,出租给往来客商使用,所以这里人来人往的,她进去也不惹人注目。夏小乔说了暗号,掌柜的就把她带进去见了此地管事,夏小乔跟管事把情况一说,管事立刻答应下来,并安排人出去打探消息。

    人多好办事,事情安排出去,午后就有消息传回来,说从襄阳南下确实没有这样的一行人,但有人在新野附近却看到了两拨人发生争执,一拨是家仆打扮,另一拨恰好就是五个身强体壮的男子,与夏小乔所描述的镖师形象吻合。

    “后来怎样?”夏小乔听说其中还有个年轻公子,一下子对上号,忙追问道。

    “后来他们就上了车继续往前走了,但不知为何,在白牛镇又转了弯去了穰县,咱们的人正追去穰县接着打听。”

    夏小乔听到这里,立刻起身:“我也去看看。”肯定是出了什么事,那几个镖师大有问题!

    管事见她着急,就问:“可是事情不对?要不要在下传讯请寨子里的兄弟沿途拦截?”

    “先不要打草惊蛇,先请大家留意吧,有消息就传到穰县去。”

    她跟管事约定了联络方法,就动身向穰县疾行,在傍晚赶到了县城内,并找到了桃园寨的人。

    “夏姑娘,您要找的人找到了,他们今日已经到了雉县。咱们的人还沿途找到了几具尸体,正是那位夫人的家仆,兄弟们看情势不对,已经跟上去埋伏了起来。”

    雉县就在伏牛山南麓,距离桃园寨不过四十里路,正是关慕羽的势力范围,夏小乔略微安心,向那人道过谢,然后写了封信,请他帮忙送到桃园寨关慕羽手上,自己则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再次启程,赶往雉县。

    虽然人已经在桃园寨的监视之下,但夏小乔还是无法不着急,谢子澄既是她父亲的结义兄弟,又为她一家操办了后事,还用心经营夏家家产,并交回到了她手上,如今危急之时,谢子澄将妻儿托付给她,要是她没能及时赶到,将人救回来,怎么对得起他这番恩情?

    可是着急归着急,她的五感仍旧灵敏,离开穰县不久,就又感觉到身后有人追踪。这会儿夏小乔无心与对方周旋,却又恐怕来人会坏自己的事,路上几次兜圈子想甩开对方,都没能成功,干脆在到了一处县城后,翻墙进去屏息躲在了墙根底下。

    几息之后,那个人也渐渐接近县城,并很快就跃上了城头,夏小乔看到那人的影子被月光照得分明,出其不意的祭出系霞纱——她在锦城居住的这段时间,夜半无人练功时,曾把荔藤簪、碧光珠和系霞纱都拿出来试验过,发现这几样宝物虽然效用大打折扣,但还是能发挥一定作用,比下界的东西好用得多。

    她就曾用系霞纱捉到过山中机灵敏捷的野兔和雉鸡。系霞纱祭出时无声无息,可比鞭子之类的东西好用多了,这会儿她出其不意祭出系霞纱攻击敌人,果然也没落空,那个跟了她一路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捆成了粽子。

    夏小乔满意的从墙根下走出去,却在看清那人面容后愣住了:“怎么是你?”

    被捆得结结实实、怎么挣扎也挣不开的那一位正是脸色不太好看的宣谋。

    “你这什么玩意儿?”他臭着一张脸看着越捆越紧的艳粉色长丝巾,“快给我解开!”

    夏小乔本来想去给他解开的,但他语气这么冲,她又不高兴了,“你先说清楚,你为什么跟着我?”

    宣谋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倒没含糊其辞,直接回道:“我看看你去做什么。”

    “那你问我不就得了么?”夏小乔真是没想到他是这么个答案,“跟着我奔波千里,你不累?”

    宣谋哼了一声:“我是想看,又不是想听。”说完又催夏小乔给他解开。

    系霞纱本来默念法诀就可收回,但毕竟有些惊世骇俗,夏小乔就跳上城头去,伸手拉住系霞纱一头、并默念法诀,轻轻一抽就把系霞纱收了回来。

    宣谋一得自由,立刻就伸手来抢,夏小乔眼疾手快的把系霞纱塞回了袖子里,并飘身后退,跃下城头继续赶路。

    “你这是什么东西?给我瞧瞧!”宣谋追上来索要。

    夏小乔当然不肯:“我师兄给的防身宝物,怎么能给你看?”

    宣谋道:“你这东西有些古怪。”

    夏小乔避而不答,另说道:“你跟着我也行,但一会儿有事,你得帮忙。”

    “凭什么?”

    “不帮忙,你就别跟着我!”

    “那我路过总行吧?”

    “不行!你要是不帮忙还跟着我,我就再把你绑起来!”

    宣谋:“……”

    夏小乔见他迟迟不答,侧头看时,见他面色阴沉,忍不住笑出来:“好啦,你帮我个小忙,大不了我请你吃……你想吃什么?”

    宣谋认真的想了想,说:“鱼,糖醋鱼。”

    “好,成交!你帮我把人救出来,我请你吃糖醋鲤鱼!”夏小乔大方的说。

    谁知宣谋居然说:“我要吃你做的。”并举起三根手指,“三顿。”

    夏小乔想了想,跟他讨价还价:“可以,但你得帮我救三个人。”谢夫人母子之外,还有谢子澄呢,他信中虽然没提自己的行踪,但夏小乔猜测他肯定是另走一路,希望能引开追兵,让妻儿逃脱,却没想到最终还是没成功。

    “你的意思是,你要救的人,一人顶一条鱼?”

    夏小乔:“……你爱吃不吃!”

    两个人拌着嘴赶路,因为各自心中有气,也存了比试的心思,这一路走的飞快,天还没亮,他们就已经到了雉县,找到了桃园寨在此埋伏监视的人。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在此地埋伏的人之中,竟然有张大海。

    “张大哥,怎么是你?”夏小乔又惊又喜。

    张大海笑着跟他们打招呼,还说:“原来老宣也跟回来了。我在周大娘那里,收到传信召集人手,正好闲着无聊,就过来瞧瞧,来了以后才知道是夏姑娘的事情。”

    夏小乔也不瞒他,直接说了实情:“这次要找的人是我婶婶和弟弟,他们,也是谢荣民的母亲和弟弟。”

    张大海其实已经打探出那位夫人就是谢夫人,与谢荣民有关,闻言拍着胸脯说道:“姑娘放心,谢指挥使也帮过我们桃园寨的忙,谢家又是姑娘家里世交,咱们责无旁贷,一定平平安安把他们从这几个大内侍卫手里救出来!”

    “是大内侍卫吗?”夏小乔惊讶。

    张大海点头:“是,其中有一个是熟面孔,大内侍卫无疑。这个皇帝太不像话了,不过姑娘也不必担心,大当家已经进京去了,屈丞相不日就有动作,必能拨乱反正。咱们趁着天将亮未亮、他们还没起身的时候,偷袭救人,必能一举成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