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叩仙门最新章节!

    夏小乔听见屈政亮终于要动手,而且就连关慕羽都赶了过去,很想问问详情,但眼下显然不是适当的时候,就暂且按下,先问谢夫人母子的情形。

    “他们昨晚投宿在县衙,估计是防备有人要营救谢夫人他们,不过这样更好,咱们在县衙里有兄弟,动起手来也不用顾忌误伤无辜。”

    张大海说着伸手在茶杯里沾了点水,在桌面上画了一下县衙的地形图,“后院是知县一家人住着,这五个人带着谢夫人母子住了前院,谢夫人母子分别被软禁在正房东西里间,堂屋里有两个人值守,还有两个分别睡在东西耳房,最后一个应该是睡在倒座房里。除了他们五个,另有四个县衙的差役在院子的出口和墙外巡视看守,我们的人就在这四人之中。”

    张大海把情况介绍的清楚明白,又说:“这里要动手救人原本就不难,现在连老宣都在,就更不在话下了。依我看,你们二位到时直接进去救人,我们在外接应,等你们带着人出来,我们断后掩护,夏姑娘意下如何?”

    夏小乔点点头:“就这样吧。”跟张大海约定了暗号,就扯了一把宣谋,趁着天还没亮起来,出门往县衙去。

    宣谋一脸不情愿的跟在她后面,聚气传音问道:“你怎么那么爱管闲事?”

    “这不是闲事。”

    夏小乔简单答过,已经看到前面不远处的县衙大门,她轻轻掠过街口,悄无声息的飘到了院墙外停住,侧耳倾听县衙院内的情形,等宣谋跟着掠到她身边时,她已经确定了里面没人走动,正都沉浸在好梦当中。

    她冲宣谋使了个眼色,然后跟他一同飘身而起、跃到了县衙院内。这里正好是前院,他们落脚之地是个狭窄走道,夏小乔听到有人在前面角落打呼,就跟宣谋往后走了一段,找到大内侍卫软禁谢夫人母子所在之处的院门,门前果然有两个差役守着,但也都靠着墙正在打盹。

    夏小乔跟宣谋两个飞速靠近,将那两人点了昏睡穴慢慢放倒,然后从门上翻了进去。

    里面院落很小,四面屋子围起来,只留一方小小天井。她让宣谋去倒座房,自己走到正房门前,左手扣了两枚暗器——都是她新制的,还加了料,虽然没有修真界的麻药见效那么显著,但用的是她青囊里从修真界带来的有毒灵药,中者手足无力、动弹不得,这会儿用来再合适没有了。

    她伸手在门上试了试,确定里面没有栓门,就回头看了宣谋一眼,跟他同一时间用力推开门,手上暗器也随之打出。

    堂屋内两个大内侍卫,一个歪在东面太师椅上打盹,一个躺在西首躺椅上打鼾,两人倒都还算警醒,听见动静一齐睁眼,却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暗器打在了脖颈上。

    夏小乔一眼都没有多看他们,径自进了东面里间,走到垂着罗帐的床前,伸手撩起床帐。

    与此同时,一柄闪着寒光的长剑直直刺到她面门前,夏小乔退后一步,手中柳叶刀陡然出现,架住那把剑,并贴着剑身削了下去。柳叶刀极其锋利,她又用了巧劲,只听一声脆响,长剑应声断成两截。

    这时她也已经看清床上偷袭她的人,看形容正是这几个大内侍卫里领头的那个,夏小乔下手不再容情,反手一刀直取对方咽喉,同时左手探出,趁对方在床上不便向后闪躲,只能平移时,伸掌在他百会穴上一拍,就将他拍晕了。

    她转身在房内找了一圈,没找到人,刚要出去,一个大内侍卫听见动静奔了进来,一看这副场景,立刻高声示警:“有刺客!”

    话音刚落,从堂屋门外飞进一个暗器,直直打在他背上,他哼了一声软软瘫倒,也不动弹了。

    夏小乔此时也赶到了门前,看到宣谋站在倒座房门口,刚要开口,就见他指指身后,说:“都在这里呢。”

    她赶忙冲到倒座房,果然看到谢夫人母子正互相搀扶着往外走,忙上前去帮忙扶住谢夫人,并低声说:“婶婶,是我,小乔。我一接到叔父的信就赶过来,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让你们受苦了。”

    谢夫人面色苍白,精神萎顿,听了她的话才稍微放松一些,低声回道:“我们还好,就是你叔父他……”

    夏小乔在她回话时,已经听到外面纷杂的脚步声正靠近这里,忙说:“婶婶放心,我一定想法把叔父也救出来。咱们先离开这里,详情过后再说。”说完就叫宣谋,“你带着谢二哥,我带着夫人,咱们冲出去。”

    宣谋一脸不耐烦的走过来,伸手扯住谢荣国的手臂,飞身而起,越过院墙走了。夏小乔则将谢夫人背到身上,也跟着纵身飞跃而去。

    县衙内的差役大呼小叫着接近,看到他们高来高去的,一时傻了眼,等追到外面,已经完全不见了几人的影子,此时县衙后面又突然起了浓烟,差役们顾不得追击,都慌忙赶去灭火,深恐烧了县衙。

    夏小乔那边带着谢夫人母子很快就与张大海等人汇合,张大海一见他们就说:“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回寨子吧!”

    谢子澄想尽办法,还是没甩脱大内侍卫,如今到了这里,确实只有把人送到桃园寨才最安全,更不用提夏小乔不能守着他们母子,还得去追寻谢子澄的下落,便听了张大海的,带着谢夫人母子一路赶去了桃园寨。

    关慕羽不在寨中,主事的是三当家汤子锐,夏小乔跟他也熟悉,将事情经过说了,最后道:“我还得去打探世叔的下落,只能麻烦三当家先收留谢夫人母子了。”

    “夏姑娘怎么这样客气?咱们又不是外人。这件事我已经听说了,也安排了人去打听谢前辈的下落,夏姑娘先休息一下,说不定很快就有消息了。”

    张大海也说:“姑娘放心,便是没有你和谢指挥使这层关系,谢前辈的事,咱们也不会袖手旁观。我有位兄弟受过谢前辈恩惠,曾对我说,谢前辈虽行的是商贾之事,却无愧仁人义士四字。咱们桃园寨别的还罢了,仁人义士有难,那是必定要管的!”

    汤子锐点头道:“正是如此。”

    夏小乔见他们如此急公好义,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她先去安顿了谢夫人母子,安慰了他们几句,又问了谢子澄的安排。

    “其实自从老爷去东京探望屈丞相后,我们还没见过他。上个月我收到老爷的信,叫我和二郎离开德章镇,去南阳旧友家里等他,到时一同南下避祸。我们在南阳住了半个多月,没等来老爷,却等来了那几个大内侍卫,他们说是老爷请来的镖队,我不明就里,见他手上有老爷的信物,就跟着他们走了,没想到……”

    谢夫人说着落下泪来,夏小乔低声安慰了她几句,又把自己收到的信拿出来给她看了,谢夫人看完眼泪落得更急:“这可怎么好……他们一定是已经把老爷和大郎抓了,小乔,你、你有法子救他们父子出来么?”

    夏小乔握住谢夫人的手,柔声说道:“婶婶放心,皇帝这么做,也不过是想拿您一家威胁谢大哥,好让他站在皇帝那边,反屈丞相,只要谢大哥见机行事,皇帝不会轻易伤害他们父子的。”

    她花了点时间安抚住谢夫人,确定她什么都不知道之后,就去见张大海,问他关慕羽进京的事。

    “大当家也才走了没几天,这次是屈丞相亲自写来的信,说皇帝身边围绕了些奸佞小人,其中有江湖高手,他身边人手不足,请大当家推荐几个可靠的人去帮忙清君侧,大当家就带着我们寨子里几个高手去了。”

    桃园寨四大天王里,张大海的武功确实排不上号,所以这次他和郭秀清就被留了下来,跟汤子锐一起留守,其他两位天王、包括夏小乔见过的廖东来都跟着关慕羽去了京城。

    “皇帝身边又多了江湖高手么?”夏小乔莫名想到了曾经在颍川城刺杀屈政亮的傅一平,便问张大海知不知道皇帝身边的人都是什么来头。

    果然张大海第一个提到的就是傅一平:“是多了不少,其中风头最盛的就是自称来自东海派的傅一平,他说他是傅逢春的养子。”

    “养子?他不是傅逢春的亲生儿子么?而且傅逢春不是跟皇室有仇么?皇帝怎会信任傅一平?”

    张大海惊讶:“他是傅逢春的亲生子么?姑娘怎么知道的?你认得他?”

    夏小乔点点头:“我初下山时,无意之间救了叛军的官员,还因此与谢荣民生了些误会,这才有后来苗长青等人追拿我的事。当时跟谢荣民捣乱的人就有傅一平,之后我们一路从鲁地同行去了商都,他在鲁王和刘起俊那里都混得如鱼得水,还曾经在颍川出现,参与刺杀屈丞相,如今怎么摇身一变,成了皇帝身边的红人?”

    张大海听的神色变幻,神情越来越凝重:“原来如此,他如此善变,肯定有重大图谋……据说皇帝原本也不怎么信任他的,是彭春阳作保,傅一平还求皇帝认可傅逢春驸马的身份,说自己别无所求,傅逢春就这点遗愿,希望死后能跟湖阳公主合葬,皇帝可能觉得这要求合情合理,就相信了。”

    “他说傅逢春死了?”夏小乔沉吟片刻,“我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对了,彭道长现在还在宫中吗?如果他也护着皇帝——我说句实在话,张大哥你不要介意——就算你们都去,恐怕也无济于事。”

    张大海爽朗一笑:“彭老道的本事我当然知道,不过姑娘放心,他已经回终南山了。这老道机灵着呢,哪会给皇帝出这么大的力气,不过他倒是放了两个徒弟在皇帝身边。天师教的人知道了消息,也派了几个高手去护卫皇帝,弄得宫中乌烟瘴气的,也是该清一清了。”

    “我就知道屈丞相称病只是韬光养晦,他现在应该已经完全痊愈了吧?”这样三起三落的人,做事肯定非常周全,更不用提他还有兵权在手,夏小乔并不担心他们不会成功,她担心的是之后的事,“他信中可许诺了保全桃园寨、既往不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