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叩仙门最新章节!

    夏小乔和慕元廷在殿外等了许久,殿门才终于打开,段白鹿带着十二峰主鱼贯而出。各峰峰主都神情严肃,离开时依次向宫主段白鹿告退,态度之恭敬,与刚刚在殿中时判若两人。

    “跟我回去。”慕白羽走到夏小乔身边时停都没停,只少有的冷着脸丢下这么一句话。

    夏小乔赶忙跟上,心里不停猜测里面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最后提都没提一句她功法已毁、变为魔修的事,难道是段师伯不想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所以叫师尊私下处置?

    她心里七上八下的跟着慕白羽乘鹤飞回紫霞峰,此时也没有心情感概什么“她竟然还能有回来的一天”这种事了,只垂头敛目,亦步亦趋的跟着慕白羽。

    许元卿已经先他们一步回来,就等在乾辰洞外,慕白羽见到大弟子,交代一句:“叫元静、一徒、程均都过来。”然后大步进了洞府。

    夏小乔跟着进去,见师尊在主座上坐下,就找了个不远不近的地方,踏踏实实跪下了下去,师尊没发话,她便也不出声,只跪着认错的模样。

    慕白羽也不理她,就这么晾着夏小乔,直到许元卿把他门下直系的弟子都叫了过来,才开口说:“今日宫主召集各峰峰主,要各峰整肃风气,严加管教弟子,还出了新规,以后每十年会考评一次各人修为,每人可择选一项自己最擅长的参与考评。下月的门内竞技结束后,就将开始第一次考评。”

    许元卿等人听了这话都有些惊讶,其实四极宫早先也有门内大比,不过针对的都是外门弟子,像他们这种内四峰的亲传弟子从来都是在师尊栽培下专心修炼,可没听说过还要考评的。

    “届时宫主会安排考官到各峰考评,考官自会根据个人不同的修为设置各项考试,考评结果分三等,一等为合格,二等稍差,门中各项供应份例从此减半,三等降为外门弟子。”

    此言一出,许元卿等人已不只是惊讶了,慕白羽看见他们的样子,反而笑了笑,说:“刚刚师兄说出此言的时候,各峰峰主的神情与你们差不多。但这还只是开始,以后各人收弟子之前也要考评,没能通过考评的不许收入门下。你们几个我都不担心,在你们自身这个修为上,各项法门都是出类拔萃的,剩下那些,也是该好好管管了。”

    “剩下那些”指的显然是原本紫霞峰脉系的弟子们。以前夏小乔就听大师兄说过那些人不争气,这次还趁乱想把慕白羽拱下去,慕白羽自然乐见他们被考评卡住,跌一个大跟头,从此抬不起头来。

    段白鹿真不愧为一派之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掐住了各人命脉,有这个考评等着,各峰再没闲工夫明争暗斗,肯定都一股脑的去想怎么让弟子通过考评,不要被减了份例了——份例里其他的东西还罢了,丹药和灵石这两样,谁都不嫌少,哪怕一时用不着,也可以拿到外面去换法宝。

    更不用提最后还有个降为外门弟子兜底,若真个降为外门弟子,还有什么脸面再留在四极宫?这比杀了他们还让人难受呢!

    “元卿带人去通知一下吧,叫大家也知道知道,早作准备。元坤这次闭关赶不上,可以下次再考评,就不用惊动他了。”

    许元卿应了“是”,忍不住看了一眼一直跪着的夏小乔,想说什么,慕白羽却没给他机会,“一徒和程均都跟着你们师尊去帮忙。”

    两个徒弟都答应了,许元卿没办法,只得看了师妹林元静一眼,带着两个徒弟告退出去。

    林元静等人在外面就听许元卿说了夏小乔已经回来之事,但进来时,碍于师尊面色并不好看,又直接说起了正事,根本没有机会跟夏小乔打招呼,又见夏小乔一直跪着,师尊看也不看她一眼,就知道师尊心里恐怕不高兴,更不敢多言。

    这会儿大师兄冲她使了眼色,林元静等他们走了,就试探着说:“小师妹几时回来的?”

    夏小乔先看了慕白羽一眼,见他没什么表示,低声答道:“跟大师兄一同回来的。”

    “元静去外面等着。”慕白羽等夏小乔回了这一句,终于开口。

    林元静看师尊面色,应该不至于大发雷霆,也就听话的退了出去。

    “没想到我慕白羽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慕白羽等洞府门关上,厅中只剩他与跪着的夏小乔时,忽然冷笑道,“说说吧,从你和元廷进了龙宫一直到今日,都有什么该跟我说的,细细讲来。”

    夏小乔只得把已经说过好几次的话又重新讲了一遍,最后说道:“弟子知道已铸成大错、无法挽回,愿听凭师尊发落。”

    慕白羽问:“你段师伯给你看过了?”

    “是。”

    “他怎么说?”

    夏小乔就把段白鹿的话重复了一遍:“段师伯说,‘也不知是你们的造化,还是孽缘,竟然真的碰上了那魔头’。”

    慕白羽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虽然气运已变,但终究还是比旁人运气好些。既然师兄无意大动干戈,你就先去穷究阁思过,过得一两年,我说你资质不堪为我的入室弟子,将你逐出门下,也就顺理成章了。”

    原来段白鹿今日的举措竟是一举两得!夏小乔听了慕白羽的话才明白过来,段白鹿应是不欲给人知道四极宫的弟子与魔修有关联,所以将此事掩下,叫慕白羽私下处置,正好又有严格限制收徒之举,倒是可以顺理成章、不露痕迹的将此事解决。

    夏小乔深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便低头叩首,说:“师伯和师尊大恩,小乔没齿难忘。”

    “曲文轩去了哪里?他可还会回去那个凡人寨子?”慕白羽没有应夏小乔的话,另问道。

    “弟子不知,他只说有事去办。”

    慕白羽又问:“你看他功力如何?”

    “弟子见识浅薄,在龙宫时只觉得曲文轩威能赫赫,他又有打通两界之力,将下界地方设为界门,想来功力是极为可怕的。”

    慕白羽点点头,又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起了一件不太相干的事,“你大师兄跟你说过没有,他本来是在奇松雪山附近的,那里有一个秘境正巧开放,曲文轩打通两界之时,修真界地动,引得雪山内雪崩,秘境入口就此被封住。你段师伯的弟子恰好在摩云山庄,他们赶去救援,想打开秘境入口,却在那附近发现了很多被雪崩埋起来的魔修。”

    夏小乔很是惊讶,“魔修也可以进秘境么?”

    “以前也有不少魔修混入秘境的。”慕白羽答道,“但他们这一回出现在那里,却并不是为了进秘境寻宝探秘,而是想趁火打劫,等修士们进去秘境以后,将秘境损毁,叫所有修士都死在里面。冯未宇处心积虑给修真界下的战帖,就这么被曲文轩无心之中给毁了,还折损了人手,定然不肯善罢甘休。”

    原来里面还有这样的内情,夏小乔听得惊奇不已,却并不明白慕白羽为什么跟她说这些,慕白羽显然已经不把她当成弟子看待,那他还花功夫跟自己说这些做什么?

    慕白羽并没卖关子,很快就说道:“我与你师徒一场,总算有些缘法,我虽然不满意你屡次不遵师命,却也不愿看你离开四极宫,堕入魔道。改弦更张确实不易,魔功更很难废除,但很难不代表没有办法,只要你能为正道修士立下大功,我就有理由替你去求门中各位老祖。”

    他说着手中突然出现一个小小的四方盒子,并把这盒子推出去,稳稳飞向夏小乔,“来日你离开四极宫后,若能想办法促成曲文轩与冯未宇决战,在他们斗得难分难解之时,把这盒子打开,就可为我正道修士立下奇功。那时你想回紫霞峰,自是名正言顺、众望所归。”

    夏小乔接到盒子,又听了慕白羽这番话,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应对,脸上自然带出了怔愣之色。

    “你的品性我是知道的,绝不会自甘堕落去修炼魔功,所以我相信你不是自愿的,既然不是自愿,难道你不想回到紫霞峰?不想与你师兄师姐们一□□炼道法?你失踪这一年多,元卿、元静乃至一徒程均,没有一个不在心中挂念你,你大师兄为了找你,更是常常几个月不在峰中,修炼都荒废了不少。”

    说到这里,慕白羽忽然叹了口气:“罢了,你是个有主见的孩子,自己去想吧。左右至少有一年的时间给你慢慢思量。那盒子不到我说的时候,绝对不要打开,记住了吗?”

    夏小乔点头:“弟子记住了。”

    “好了,去吧,叫你师姐陪你去穷究阁。放心,如今紫霞峰不会再有人去穷究阁将你掳走了。”

    夏小乔将盒子收了,起身告退,出去跟林元静打了招呼,两人就一同往峰顶穷究阁去。

    林元静一向寡言,见夏小乔心事重重的样子,倒是少有的主动开口:“既然师尊罚你去穷究阁思过,就说明此事过去了,不要担心。”

    “我知道,谢谢师姐。”夏小乔不便多说,就冲着林元静勉强扯出一丝笑意来,“师姐这段时日好么?”

    “很好。大家都很好。”

    夏小乔喃喃道:“那就好。”说完两人沉默着走了一段距离,她逐渐宁定了思绪,抬头看看前路,终于恢复如常,“紫霞峰也没什么变化。”

    林元静点点头,夏小乔又说:“可惜没见到三师兄。”

    “他一直闭关,不到突破,估计不会出来。”

    “二师姐也快结丹了吧?”

    林元静达融合期圆满之境也有些年头了,但结金丹到底与前面几阶不同,除了勤修苦练,还要看时机和缘法,有的人融合期圆满上百年都未必能结金丹,所以林元静只淡淡的说:“还差得远。”

    然后夏小乔就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姐妹两个就这么上了峰顶,进了穷究阁,随便找了一间静室坐下。夏小乔忽然想起自己本来是给林元静准备了礼物的,但是那礼物后来让她送给了田娇娇,便干脆拿了一方寒玉出来给林元静。

    “师姐,这是我在外面游历时得的宝物,灵气很足,据说对修炼很有好处,我本来想打些东西给你的,后来总是有事情,没来得及,索性给你这个,你自己看着喜欢什么做什么吧。”

    林元静也没推辞,接过来道谢:“好,多谢你。那你就在这里先休息吧,我回去也好告诉大师兄一声,免他担忧。”

    夏小乔起身相送,还请师姐帮忙提醒大师兄,替她向范明野道一声辛苦,并把他送回去。

    等林元静走了,空荡荡的房间里安静无比,夏小乔从青囊里取出她最后剩的一床被子铺好,躺下来反复思索慕白羽跟她说的那些话。这一次静室中并没有出现祖师神识,所以她想着想着就累了,还真的睡了一觉。

    之后几天,除了辛一徒奉师命来探了她一次,告诉她说归元已经送了范明野回去,还转达了表弟聂桐的问候之外,夏小乔一直独自呆在静室里——托曲文轩那几百年功力的福,她现在可以不用吃饭了。

    正当她以为她真的能这么安安静静在这里呆上至少一年的时候,许元卿就沉着脸带来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曲文轩派了人来接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