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叩仙门最新章节!

    当初往五湖城来的时候, 顾虑到送信人, 夏小乔他们有意掩藏了实力,并没有全力赶路, 所以用了十天才到。现在是回程, 已经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且要防备有人半途拦截袭击,夏小乔就施展全力驱动法器, 不过三天就已经走了大半路程。

    曲文轩迁就着夏小乔的速度,还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是以半路埋伏、想趁火打劫把夏小乔抓回去立一功的几个魔修, 还没等动手, 就被他察觉了藏身之处。曲文轩自己并没动手, 他传音告诉了夏小乔, 夏小乔假作不知,驱使法器飞到这些魔修上方, 在魔修现身伏击之时,出去好好松了回筋骨, 还抓了个俘虏回来。

    夏小乔用刚绑过牛成刚的系霞纱把那位千娇百媚的女魔修捆了起来,丢在同样动弹不得的廖梅旁边,叫唐池翰好好盯着。

    路上经过两天的多方询问, 唐池翰已经找到了妹妹唐慧柔——她并不在知微岛最底层这些苦工女子之中,而是因为胆小听话,被调去了木坞厨房做事。贺秋带人举事后,她是第一批加入进去帮忙的, 所以并没有受伤,事成之后,还跟着贺秋等人离开了知微岛,到城外等候。

    由她这番经历也可以想见,唐慧柔并不像她的名字和表现出来的那样胆小柔顺,她只是为了活下来做了伪装。至于她没有在自由后选择回家,一是因为她知道母亲已经病死,哥哥也下落不明,二是害怕廖梅不死,在牛成刚的支持下,会报复她们这些人,所以她索性跟着贺秋她们走,先找一个地方安身,却没想到竟能因此见到亲哥哥。

    时隔七八年,兄妹两个历经千辛万苦后再见,难免又哭又笑的叙说别后之事,说到咬牙切齿处,那个酿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牛成刚的外甥女,自是要被拉出来折磨一番。好在唐池翰知道分寸,并没有当着众人见血,也不叫她呻/吟出声,只慢慢折磨,其他只等回到东灵山再说。

    兄妹相认之后,自也要来见过师尊夏小乔的。夏小乔回想起当初自己亲眼目睹他们受欺辱而有心无力,这会儿颇觉扬眉吐气,也庆幸唐慧柔没有死,让她这份耿耿于怀终于能抒发出来,从此解了这桩心事。

    也因为有唐慧柔联通两边人,知微岛逃出来的人知道了前后因果,对夏小乔的防备之心也降低不少,唐池翰趁机把东灵山的大致情形给大伙讲了一下,特意提到他们寨子里就有很多凡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寨主的照拂下过得非常安稳。

    贺秋等人见夏小乔和唐池翰虽然修炼的是魔功,为人却非常和善,都放下心来,倒是韩吉欣姐妹四人,一时难以改变既定看法,始终戒备的缩在角落,跟谁也不搭话,离廖梅更是远远的。

    夏小乔不想节外生枝,所以路上始终让廖梅昏迷着,新捉回来这个女魔修又不一样,她叫唐池翰看着,想办法套些话出来,自己仍是专心驱动法器赶路。

    两日后,他们终于回到东灵山,夏小乔和曲文轩绕到山峰西北方才降下法器。夏小乔当先下去,看到小湖之东已经盖起了一排排木屋,不由冲着来迎接的卓仪赞道:“卓长老真是能干,这才不过五六日,就把木屋都盖好了!”

    卓仪抱拳回道:“卓仪不敢居功,接到尊主传令后,卓仪就去向师少侠求助,师少侠又找了周二当家,大伙齐心合力,才能这么快就把一切准备妥当。”正说着,看到曲文轩也过来了,他忙带着人一起向曲文轩行礼,口称“尊主”。

    韩吉欣师姐妹以及贺秋等人这才知道那个貌不惊人的“随从”竟是堂堂前魔尊曲文轩!一时看夏小乔的目光都更加敬畏,须知凭美□□惑男子、甚至依赖强权都不难,但像这位夏寨主这样的,能将前魔尊当属下使的,她们还从没见过!

    夏小乔倒没注意她们,她见周霜不在此地,师无言倒是混在人堆里看热闹,便叫他去把周霜和闻樱都请过来帮忙。

    师无言飞跑回去,很快就把周、闻二人叫了过来,夏小乔让她们二人去与唐池翰、贺秋一起给大伙安排住处,这样就不用卓仪那些人插手了。

    因时间仓促,为了安置这一百多人,周霜他们只能就地取材、伐木盖屋,让贺秋等人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住。至于屋子里面,有的垒了锅灶土炕,用的是之前魔修们盖房子时剩下的材料,材料用完,其余那些就只能先暂时搭个木床,简单家具是从桃园寨里匀出来的,铺盖不够,又出去采买了一些,总算是大致收拾的能住人。

    但就算是这样,本来忐忑不安的凡人女子们还是觉得很满足,各自与相熟要好的姐妹住到一间屋子,很快就把这一百多人安置进去了。

    周霜还怕大家饿肚子,来之前就让寨子里的寨民准备饭菜,说一会儿做好了就送来。她到了修真界以后,还是第一次见到此间凡人,见她们个个蒙受苦难,样子就跟下界遭了灾的百姓一样,自不由心酸,更想多尽一份心力。

    夏小乔没有让韩吉欣她们也住进去,毕竟她们和贺秋等人之前不是一个阶层,也许之前还有矛盾,她把这四个人留在了身边。至于唐慧柔,自然是被唐池翰安排到他住处先去休息了。

    “夏寨主。”

    眼看着都安置完了,阎吉韵忽然怯怯开口叫夏小乔,她转回身,阎吉韵又怯怯的问:“你……你想把师尊怎么样?”

    哎呀,差点把廖梅忘了,夏小乔叫过闻樱来,指指仍昏迷不醒的廖梅:“这个就是廖梅廖门主,你先把她带回去关起来。”又叫住已经往吊楼走的曲文轩,问他捉回来的女魔修怎么处置。

    卓仪也已经看到了被扔在地上的女魔修,他低声向曲文轩回禀:“这是焦丽娘,是冯未宇手下八大长老之一,爬床上位的。”

    曲文轩偏头看了一眼,回道:“你捉的人,你自己处置。”

    夏小乔就叫卓仪:“不如卓长老带回去审问审问,我身边没人擅长这个,审问的时候,你可以带着小唐一起。”

    卓仪看了曲文轩一眼,曲文轩摆摆手:“去吧去吧。”然后就什么也不管了,一路走一路跟路高至点了好些菜叫他去做。

    夏小乔看没什么事了,叫周霜带着韩吉欣四人先回去,她自己把唐池翰和师无言都叫过来,带着他们在木屋四周设了阵法,这两人都不懂阵法,她正好教教他们,然后在阵法基础上又设了结界,先暂时顶着。

    做完这一切,她才真正觉得松了口气,回身往寨子里走,唐池翰亦步亦趋的跟着,到结界外,夏小乔就说他:“跟着我干嘛?还不快去看看你妹妹!对了,她们这些人在知微岛都吃了不少苦,一会儿我请梅爷爷和闻樱姐去给大家把把脉,看看有没有需要治病调理的,趁早治起来,别落下病根。正好给小柔也好好看看。”

    唐池翰也不说别的,双膝跪地咚咚咚给夏小乔磕了三个头,“师尊大恩,弟子来日必粉身以报!”

    夏小乔忙伸手扶起他来,以玩笑口吻说:“我可没什么事要你粉身碎骨的。本来咱们就是患难之交,你非得拜入我门下,那就更是亲如一家了,还说这些干什么?”

    “就是就是,客气什么?”师无言在旁边背着手,“不过小唐你以后见了我是不是也得改口了?”

    夏小乔横他一眼:“改什么口?各论各的!”又打发唐池翰回去,进了结界以后就问师无言,这些日子山中有没有事。

    “能有什么事?”师无言百无聊赖的说,“风平浪静的,我闲的都快长毛了!”

    “既然你闲着,那你替我跑个腿,请梅爷爷过来,带着药箱啊!”她支使了师无言走,自己去议事厅,周霜和闻樱正陪着韩吉欣四姐妹坐着喝茶,见她进来,都一起站了起来。

    周霜就笑道:“寨主这一趟可真是辛苦。”

    “还好。”夏小乔也笑,“出了一口恶气,救了这么多人,我心里高兴,根本不觉得辛苦。”又叫大家坐。

    都坐下以后,她不等韩吉欣等人开口,自己先说:“既然到了这里,就不忙说别的,大家都先休息休息,周姐姐给她们四位安排两间房,先住下来。”又安抚韩吉欣等人,“不要怕,我虽然修炼的是魔功,却并不是那种令人闻之色变的魔修,就连外面那些也不是,相处长了,你们就知道了,他们和我们没什么不同。我们寨子里也有法修,闻樱姐就是,所以你们尽管先住下来,其他的慢慢再打算。”

    阎吉韵还是关心师尊,又问夏小乔打算怎么处置。

    “廖梅此人,用恶贯满盈来形容都不为过,阎姑娘一直问我怎么处置,是何用意?”夏小乔敛了笑意,正色问道。

    韩吉欣拉了一把师妹,不叫她说,自己解释道:“小七平常与师尊、与廖梅最亲近,一时难以割舍,还请寨主勿怪。”

    夏小乔没说话,韩吉欣又说:“还有一事,我们四姐妹商量过了,要脱离廖梅门下,将她赐的‘吉’字弃之不用,我从此改名韩欣。”

    乐吉菲跟着就说她改回本名乐芳菲,排行第四的谢吉薇改叫谢薇,阎吉韵最后一个说话,“我本名叫阎云。”

    夏小乔点点头:“这样也好。那就先回去休息吧,一会儿饭好了,我叫人送过去。”

    周霜就起身带了人走,夏小乔这边把范明野、汤子锐等人都叫来,等周霜回来,跟大家把此行结果和收获都讲了,又大致说了自己后续的安置计划,包括分拨粮食、建造可长久居住的房屋等等,让周霜和汤子锐列一个采买清单出来,好派人出去采买。

    商量完这些事,夏小乔吃过饭,就带着梅爷爷和闻樱去木屋给大家挨个把脉诊视,一直忙活到夜深,她索性不回桃园寨,就留在木屋这边休息了。

    第二日早上她把廖梅提出来弄醒,带着桃园寨各首领管事、已开始修真的其他徒众、唐池翰兄妹和牛成刚的外甥女,连同韩欣四人,一起去了木屋那边,又将这边的一百余人都召集出来,当众再次数说了廖梅的罪行,问她可认罪。

    廖梅还存着侥幸之心,很爽快的认了罪,没想到夏小乔竟然说:“你认罪就好,念你本也是苦命之人,又好歹修成金丹,我就不折磨你,许你体面离世,你是自己动手,还是要我帮你?”

    廖梅哪里肯死,百般求饶,又叫她几个弟子帮忙求情。阎吉韵——阎云见到此景颇为不忍,她到底并没有真的承受师尊作恶的苦果,所以仍念着旧情,但她刚迈出一步,还不曾开口,就被韩欣、谢薇齐齐拉了回去,捂住嘴不叫她说话。

    夏小乔只当没看到她们几个的动作,铁面无私的说:“你既然自己不肯动手,那就只好我来了。”她伸出玉白无瑕的右手,按在廖梅头顶,劲力一吐,廖梅只哼了一声就金丹碎裂而死。

    “小唐。”夏小乔没有看死去的廖梅,转头叫唐池翰,“你也当着大伙说一说那人犯了什么罪行,然后我许你和小柔手刃仇人。”

    唐池翰重重点头,拉着妹妹越众而出,将牛成刚的外甥女如何陷害他们、以及他们兄妹这些年的遭遇大略说了一遍,最后他跟唐慧柔一起持刀刺入仇人心口,终于报了大仇。

    他们的经历与贺秋等人多有相似之处,看到这里,人人觉得解恨,只是难免有人觉得廖梅死的太快,便宜了她,不若留着她好好折磨,更能平复众人这些年心中郁积的愤恨。

    “我知道你们心中所想,你们觉得仅只这样不够,但是留下她慢慢折磨,真的能让你们以后的日子过得好吗?你们拼死一搏,从知微岛逃出来,难道只是为了向廖梅复仇吗?”夏小乔适时站出来,扬声问道。

    贺秋胆子最大,向前一步说:“夏寨主,我们只是凡人之资,这一生已经被她们迫害至此,以后再好又能如何?”青春耗尽,美貌不再,还不如百倍千倍的把当初受到的苦楚还回去,也算畅快一次,就这样让廖梅死了,她真不甘心!

    当一个人走到绝境的时候,想法大概不外如是,夏小乔能理解,所以她并没有像那些人以为的会生气,反而向着贺秋一笑,说道:“我本身也不过凡人之资,但如今呢?我刚刚亲手杀了一个金丹女修!我知道你们心中还存有发泄不出的愤懑怨恨,也有很多人不甘心如此,梦想着成为强者,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一切不是梦,机会就在你们面前!留着你们心中郁积的这些愤懑怨恨和不甘吧,把它们当宝藏一样珍藏,因为这些,迟早会让你们成为自己都想不到的强者!”

    她们很快就会知道,将这些情绪只发泄在廖梅身上、把自己变成和她一样残酷恶毒的人不但没有益处,还很亏!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越改越爆字数!晕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