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叩仙门最新章节!

    赵元坤见到这一幕也惊了一下,立刻伸手拎着程矫的领子把他薅了回去,“你还没喝多怎么就撒酒疯?别吓着我师妹!”

    程矫人被拎回去了,眼睛却还充满兴味的看着夏小乔:“我都不知道表哥居然恋/童。”

    这话一说,夏小乔脾气再好也忍不了了,看在他是少庄主的份上,夏小乔没扔出系霞纱绑人,只一拍桌子站起来说:“我总算知道大师兄为何习惯劳心劳力了,从小就要看着这样不省心不着调的表弟,不凡事多想,怎么能应付?程庄主就没打算多生个儿子?真不怕倚梅山庄败在您手里?”

    她从小到大没跟人争执过,便是小时候和兄弟姐妹偶有口角,她也是不出声躲到旁边不理人的那个,这会儿当面和此地主人说了自己认为很重的话,夏小乔已觉呼吸粗重、眼角湿润,连双手都有点颤抖。

    她不想当着这么多人哭出来,当即离席而去,程矫却仍轻浮的说:“咦?怎么走了?还真生气了?”

    辛一徒是晚辈不好说话,直接起身去追夏小乔,慕元廷则缓缓站起来,目光冷冷看向程矫,一句话没说,只将袖子向桌案上一挥,人立刻飘出亭子外,亭中却轰然一声巨响,连桌案带碗盘一起爆裂开来,酒渍羹汤、各种食物残渣溅了猝不及防的程矫和赵元坤一身。

    接着亭内四根柱子应声开裂,赵元坤和程矫见势不好,忙一齐纵身而出,刚到外面站定,一座精美凉亭已成瓦砾堆。

    赵元坤皱眉看着程矫:“你惨了。”说完摇摇头,也纵身往湖面上去追小师妹。

    夏小乔转身出去亭子,眼泪就落了下来,她一路低头疾走到湖边,也不用人引路,自己原路返回,踏着莲叶往对岸走,竟一丝不错,把害怕她跌下去而追上来的侍女都吓了一跳。

    辛一徒还在侍女后面,当着倚梅山庄的侍女,他也不好说话,就这样默默跟到岸边,刚要开口劝解背对着他的夏小乔,慕元廷已经走上来拉住夏小乔往外走。

    “慕师叔,这是去哪?”辛一徒一看他们走的方向不是回住处,忙跟上去问。

    慕元廷一贯的言简意赅:“走。”

    “去哪?”

    慕元廷却不答了,这时脱了脏污外袍的赵元坤也追了上来,一把抓住慕元廷的胳膊要把夏小乔从他手里抢出来,慕元廷却不放手,反而带着夏小乔往边上一躲,目光冰冷的看着他。

    赵元坤刚才被溅了一身,已经满心火气,他又一向厌恶慕元廷,此刻面对慕元廷充满敌意的目光,登时大怒:“慕元廷,你不要欺人太甚!放开我师妹。”

    夏小乔满脸泪痕,看赵元坤和慕元廷之间剑拔弩张,也顾不得自己的委屈了,忙用力挣扎,说:“慕师兄,你先放开我,三师兄你生什么气啊?”

    “我生什么气?你慕师兄连人家亭子都拆了,我要是一句话不说,人家程家当我们是什么人了?”

    夏小乔刚才只顾自己生气掉眼泪,也没注意身后,听了这话往湖对岸看了一眼,果然灯火通明的湖心岛上,那座伟岸亭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没杀他已经是看着他是主人了。”慕元廷一直拉住夏小乔不肯松手,并十分难得的说了一长句话。

    赵元坤立刻冷笑出声:“你?杀少庄主?你莫不是被人捧为天才,昏了头吧?一个刚筑基的小子,敢张口闭口就说要杀一个融合期圆满修士,真是欠教训!”

    慕元廷根本不理他,仍旧拉着夏小乔往外走,并对她说:“我们走。”

    “去哪?”夏小乔扯着他问。

    “离开这儿。”

    “你先等下,慕师兄。”

    夏小乔站住不肯走,赵元坤也上来要推开慕元廷,辛一徒见势不妙,忙上前劝解,“师尊此刻不在,不如先回去,等师尊回来再慢慢分说,慕师叔,你何必这样意气用事。”

    夏小乔也说:“对啊,慕师兄,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一句玩笑话……”

    “玩笑你哭什么?”慕元廷用同样冰冷的目光看向夏小乔。

    她吓了一跳,在这样直接的目光下,也说不出缓和的话了,只能说:“我们毕竟是跟大师兄来做客的,不要让大师兄难堪。回去吧。”

    赵元坤要不是被辛一徒拦住,又顾虑到程家的仆从都看着,真的特别想狠狠收拾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顿,就顺着夏小乔的话说:“还不如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懂事!”说完一把推开辛一徒,自己先往小院走。

    夏小乔看慕元廷还是不肯动,就轻轻推推他拉住自己胳膊的手,说:“慕师兄你手劲儿好大,我胳膊疼。”

    慕元廷这才缓缓松手,看着她问:“不委屈?”

    “委屈。”夏小乔眼睛还是红的,却尽力露出笑容来,“但是师兄不是帮我出气了吗?我们先回去等大师兄。”

    慕元廷似乎还是很不高兴,却并没再说什么,转头也往小院走,辛一徒松了口气,走到夏小乔身边递给她一条干净手帕,说:“师尊一定不会叫小师叔白受委屈的。”

    夏小乔接过来,一边擦脸一边说:“我不是为自己委屈。”她是不能听别人那样说大师兄,事事周到事事完美的大师兄,有这样一个表弟本来就够倒霉的了,好心好意管他,他背后竟然还这样说大师兄,哪有这样做人的?现在回想起程矫说的浑话,小姑娘依旧觉得很生气。

    辛一徒哄着她说:“是,师叔是为了师尊,弟子知道的。咱们回去吧。”陪着夏小乔回去小院,发现赵、慕两位师叔都坐在小楼堂中,一左一右,都冷着一张脸,辛一徒还没迈步进去,已经觉得自己要被冻住了。

    “我先上去休息了。”夏小乔也不太想面对这两位互相看不顺眼的师兄,干脆躲去了楼上。

    来迎接的侍女兰儿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他们去赴宴这么快就回来,且个个脸色不好看,也猜到只怕是自家少庄主又惹事了,一句话不敢问,只殷勤服侍夏小乔擦脸。

    擦干净了脸,夏小乔就让兰儿退下,自己倚坐在床边发呆。说起来,今天其实更要怪三师兄胡说八道,什么叫她是大师兄的心尖尖?这种话也是能胡说的?也就是在修真界,要是在她本来生活的下界,这等话也算得上淫词浪语了,还不被人打死?

    大师兄是对她好,可大师兄对谁又不好呢?他虽然对三师兄比较严厉,也常收拾他,可那还不是为了三师兄好?不然就三师兄这脾气,不好好管着,还不得成另一个程少庄主?

    想着想着,夏小乔不由叹了口气,发自肺腑的为大师兄感觉疲惫起来。紫霞峰大小事务,两个师妹、一个师弟,还有两个徒弟,就算辛一徒可以刨除,已经够大师兄忙的,他自己还要修行呢!也难怪师尊说大师兄进益不显,都是被他们这些人拖累了。

    她就这么杂七杂八想了一大堆,越想越为大师兄委屈,越想越替他心累,越想越觉得心疼,恨不得自己立刻就能长出三头六臂来帮着大师兄才好。

    想到三头六臂,童心未泯的小姑娘很快就幻想出自己三头六臂的模样,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能笑出来,看来没什么事。”

    许元卿的声音忽然响起,夏小乔吓了一跳,循声望去时,许元卿就站在大画屏旁边,正含笑望着她。

    “大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夏小乔又惊又喜,忙垂下双腿,要穿鞋下去,许元卿却已经走过来按住她,说:“坐着吧。我听说程矫又惹祸了,就回来看看。”

    他神情温柔,目光仔细的在夏小乔脸上身上看过,最后定在她眼睛上:“被那混账气哭了吗?”

    夏小乔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不是。第一次跟人吵架,太激动了。”

    许元卿忍不住笑起来,伸手轻轻摸了两下小姑娘的头:“下次不用客气,对程矫可以直接用系霞纱,然后叫元廷和一徒把他扔湖里去。”

    “不太好吧,毕竟在人家府上做客呢……”

    “也是,他下次应该不敢了。”

    “可是大师兄不是陪庄主在见客么?”

    许元卿道:“嗯,不是什么要紧的客人,我露个面已经够了。你休息吧,我下去找元坤算账。”

    “啊?”

    “他自己惹的祸,还在旁边看热闹,都不如元廷,我把他绑起来,跟程矫一起沉湖里洗个澡。”

    夏小乔:“……这样好么?”

    许元卿说着话已经站起身,抬手又在小师妹头顶揉了揉,笑道:“或者按我本来想的,打断他们俩的腿,把他们绑一起做彼此的拐棍?”

    “那还是洗澡比较好……。”

    许元卿笑道:“我也这样想,毕竟我们还要带着元坤走呢,我可不想再多带一个惹祸的祖宗。你先不要睡,等我收拾了元坤,我们再一起吃点东西。”

    夏小乔立刻露出灿烂笑容,重重点头:“好。”

    许元卿转身出去下楼,很快夏小乔就听到楼下传来赵元坤的声音:“大师兄?哎?你干什么,大师兄?放开我,你要干嘛?我又做错什么了?”

    接着声音越来越远,直至完全听不到,楼下也寂静无声,好像所有人都走了一样。

    ---------

    (订阅超乎意料的惨淡,极其惨淡,是都去看盗/文了吗?那我下一章开始做防/盗/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