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张家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最新章节!

    “春秋,你在干什么?做你该做的事。”张家大伯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张春秋并没有理会他,没听到女人回答,就自顾自的说下去:“地火动、尸花生、活死人,只有这三个条件齐备,旱魃天女才能够出世。”

    “就算我不出世,要灭张家,也是易如反掌。”旱魃天女的声音终于再次传了出来,她这样说,似是默认了张春秋所说的三个条件。

    张春秋继续说道:“那是自然,你若想灭我张家,也不需要反掌那么麻烦,只需要引动我等体内的魔性便可。不过我听说,地火是阴极之火,说是幽冥地狱之火也不为过,在地火中所生的尸花,更是万阴之源,与你的力量最为契合。”

    “你被镇压于此,一半是被镇压,但是另外一半,怕也是想要借助地火和尸花的力量,让自己更进一步。”

    “这些也是那个姓张的遗言?”旱魃天女问道。

    张春秋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现在看来,你差不多或者说是已经成功了,可是这种极阴的力量,根本无法突破规则的力量存在于世,那本就不是现世应该有的力量,所以你必须借助一个人类的身体,才有可能重新降临这个世界。”

    “但是这个人,不是一般的普通人,你所需要的,是能够承受极阴之火,但又不能是纯阴属性的体质,而这种体质非常罕见,就算是在无尽岁月当中受魔气侵袭的张家,怕是也只有我小妹一人拥有这样的体质。”

    “那又如何?”旱魃天女没有否认。

    “所以就算你再怎么强,就算你连手指都不用动,就能够灭掉我们张家,但是如果你得不到我小妹的身体,那你就无法真正立足于世间,依然还是只能躲躲藏藏的苟活于世。”张春秋说道。

    “春秋,你在干什么?”张家大伯声音激动,显然被气的不轻。

    若是旱魃天女被激怒,那么整个张家,就算是流落在外的张家子家,也难逃大劫,因为魔性已经深入到了张家人的基因当中。

    “家主……”见张春秋根本不理他,张家大伯想要让张思忧下令阻止张春秋胡说八道。

    张思忧只是淡淡地说道:“春秋是一个懂分寸的孩子,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张家大伯还想再说什么,那边的旱魃天女又说话了,他只能暂时忍耐。

    “你说的都对,那么,你敢用你们一家子的命,来阻止我出世吗?”旱魃天女淡漠地说道。

    “不敢,我只是有一个小小的条件,你若能出世,我张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提一个小小的条件不过分吧?”张春秋说道。

    “说说看,你有什么条件。”旱魃天女问道。

    “我要和你契约。”张春秋似是早就已经想好了,直接脱口而出。

    “这还真是一个小小的条件。”旱魃天女挖苦道:“难道你不知道,一但我融合了人类的身体,就不需要像普通守护者一样与人类契约,也可以突破地球规则的限制?”

    “我知道,你可以不用契约,但那并不代表你不可以契约,我的条件就是,你要和我契约,成为我的守护者,以十年为限,十年后你可自行留去,否则纵然是张家人死绝了,你也休想得到她。”张春秋抚摸着棺材说道。

    “张……春……秋……”张家大伯又惊又怒,他万万没想到,张春秋竟然会有这样的打算,这是拿整个张家的命在满足他自己的私欲。

    “你觉得,现在你还有资格与我谈条件?”旱魃天女说道。

    “有。”张春秋斩钉截铁的说道:“若是你能够强行夺走她,也就不需要与我们谈条件,既然你和我们谈条件,那我们自然就有谈条件的价值,你说对吗?”

    呼!

    地火猛的暴涨,瞬间把附近的区域都给笼罩在内,不只是张春秋,连带着张家的所有人,都被地火所笼罩。

    奇怪的是,张家人却并没有被烧死,甚至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被点燃,只是不少张家的人头发和眼睛,都开始向炽白色转变,手指甲也变的如同玉石一般,还在快速生长。

    不少张家人都痛苦的抱着脑袋倒在地上,好似在他们的脑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啃食他们的大脑一样。

    张春秋首当其冲,别人的头发还只是慢慢变白,他的头发却在瞬间全白,眼睛也变成了玉石一样的白色,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瞎子。

    张春秋的身体剧烈颤抖,可是他却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惨叫,更没有倒在地上抱着脑袋哀嚎,他依然扛着棺材站在那里,默默地忍受一切。

    他的头发,他的眼睛,他的指甲,甚至是皮肤,都在炽白的火焰中变的雪白,在火焰的焚烧下,似乎连他的生命力都在快速流失。

    “三十秒,你就会死去。”旱魃天女的声音再次传出,如同高高在上的君王一般。

    “春秋,你不要胡闹了,你会害死我们所有人的……”张家大伯强忍着头疼欲裂的痛苦,想要冲过去,代替张春秋把棺材送入尸花之内。

    可是他才刚刚站起来,就被旁边的张思忧一把按住。

    “二弟,你这是干什么?你也想让我们张家绝后吗?”张家大伯怒道,连家主也不叫了。

    张思忧面无表情地说道:“张家只有站着生的人,没有跪着死的鬼,要谈条件可以,那也要公平才行。她带走了我们张家的人,就必须要还一个回来。”

    “胡闹,去把张春秋抓回来。”张思忧命令自己亲信。

    可是他手下的亲信刚刚站出来,就被一个个张家人拦住。

    “你们……你们都不想活了?”张家大伯又惊又怒。

    “我们张家有祖天师,有英雄王,就像家主所说,自古以来,只有活着生的张家人雄,没有跪着死的张家废物,那怕是成魔,张家人也要做那混世魔王,而不是苟延残喘的魔犬……”一个行将就木的张家老人瘫在地上,双手用力抓着拐棍,强自支撑起上半身,对着张春秋喊道:“孩子,放手去干吧,张家人可以怕死,但不能死的窝囊,死也要死的痛快,老头子给你开路了。”

    嘭!

    那老人举起拐棍,一棍狠狠砸在自己头顶,顿时鲜血从他的头上流了下来,当场倒毙于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