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第七百七十七章 进入花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最新章节!

    “谷师父,现在是什么情况?”李墨白看向谷山水问道。

    谷山水没有回答,只是召唤出一只蝴蝶伴生宠,把那只白蚕的尸体带了回来。

    然后谷山水把白蚕的尸体切下来一部分,喂给了另外一只蜘蛛,蜘蛛吃了白蚕的尸体后,一直没什么反应。

    谷山水又从自己的佛牌当中,挑出了一个奇怪的佛牌,那佛牌外面像是一个透明的小玻璃瓶,里面装着黄色的液体,液体里面泡着一个婴儿模样的雕像。

    谷山水把外面的玻璃瓶打开,倒了一些黄色的液体在剩下的白蚕尸体上面,液体碰到白蚕的尸体,立刻渗透了进去。

    谷山水拿着佛牌,口中低声念着什么,同时把元气渡入佛牌之内。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也不见那白蚕的尸体有什么动静。

    谷山水收回了佛牌,又看了看旁边吃了一部分白蚕尸体的蜘蛛,神色凝重地说道:“白蚕的尸体内没有毒素,它并不是中毒而死,刚才我用控灵之术,想要凝聚白蚕身上残留的灵识,结果却没有成功。”

    李墨白听了这些,已经明白了谷山水的意思:“也就是说,生命之花本身并没有毒,白蚕是因为失去了灵魂而死吗?”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不过灵识并不完全等同于灵魂。”谷山水说道。

    “能不能查出是什么东西吸了白蚕的灵识?”李墨白问道。

    “没有发现其它生物介入,最大的可能就是生命之花吸走了它的灵识,不过这也只是推断。”谷山水说道。

    这个推断让李墨白和周文都是心头一沉,如果真是生命之花在作怪,他们穿越花河就会变的非常危险,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被吸去灵识。

    “这似乎与吸灵谷的吸灵虫似乎有些相似,它们之间会不会有关联?”李墨白问道。

    “暂时还不清楚,需要更进一步研究。”谷山水召唤出了许多鸟类的伴生宠,让它们从天空中飞渡花河,向着远处飞了过去。

    伴生宠在花河上飞了好几圈,似乎都没有什么问题,这让周文他们多少好受了一些。

    如果能够从空中飞渡花河的话,就可以免去很多的麻烦。

    收回了伴生宠,谷山水让谷楼和谷禾打开了他们背上的竹笼,竹笼里面竟然有一个蜂巢,里面有多毒蜂进进出出。

    周文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蜂巢,他之前没有注意,没想到谷楼和谷禾背着的,竟然是这么一个东西。

    里面的毒蜂明显不是伴生宠,也不能算是次元生物,应该是地球毒蜂的变异品种。

    被谷楼和谷禾所驱使,那些毒蜂从蜂巢中飞了出来,飞向了花河的上空,结果飞了没有多久,一只只毒蜂就从空中掉落了下去,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掉入了花丛中。

    所有的毒蜂无一幸免,全部坠落花丛。

    众人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伴生宠没事,毒蜂却全死了,估计人进去也会和毒蜂一样。

    谷山水又做了一些试验,他身上奇奇怪怪的东西很多,看的人眼花缭乱。

    等谷山水停下来之后,李墨白才问道:“谷师父,有没有办法穿过花河?”

    “办法到是有,不过只能防止灵识被吸走,里面是否还有其它的危险,现在还不知道。”谷山水沉吟道。

    “都已经走到了这里,万没有回去的道理。”李墨白说道。

    谷山水点点,从口袋里面摸出了几个佛牌分给周文:“你们把这几个佛牌挂在脖子上,自然能够保你不被吸走灵识,不过有几个禁忌需要遵守。第一,戴上之后,不要随便取下来,等出去之后,我再帮你们取下来。第二,每天需要滴一滴鲜血在佛牌上,不可间断。第三,不可以食荤。这三条必须遵守,否则会有麻烦。”

    李墨白接过佛牌之后,直接戴在了脖子上面,然后刺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佛牌上面。

    说也奇怪,那滴血一下子就透进了佛牌之中。

    “这佛牌中封印着什么伴生宠?”周文拿着佛牌,有些好奇地问道。

    这个佛牌和刚才谷山水使用的佛牌很相似,分为三层,一层透明晶体,二层黄色液体,最里面是一个黑色的婴儿雕像。

    “封印伴生宠的佛牌,现在叫正佛牌,我这个是自己制作的,里面封印的不是伴生宠,而是蛊,虽然有些邪门,只过只要遵守规则,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切记,一定要遵守规则,否则必有大祸。”谷山水再三警告他们。

    李墨白说道:“谷师父的家族以前是养蛊的,后来谷家搬到了清莱附近,学了当地的技法,对于佛牌和古曼童等东西都有很深的研究,如今自成一派,就算是在清莱,也找不出几个人能够比得上谷师父。”

    周文按照谷山水所说,喂了佛牌一滴血,然后挂在了脖子上面。

    众人都挂好了佛牌,然后在谷山水的带领下,进入了花河。

    果然如谷山水所说,他们挂上了这个佛牌之后,并有发生被吸收灵识的问题,一行人在花河中穿行,目之所及都是花海,其它什么生物都没有,虽然看起来很漂亮,却也有一种孤寂的感觉。

    周文原本想要让谷山水帮他看看从萧斯身上弄来的那几条佛牌有什么用,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这里距离清莱不远,若是被萧家的人知道萧斯的佛牌落在了他手上,难免会惹上麻烦。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月亮升上了天空。

    月光下的花河,仿佛披上了一层神秘的纱衣,看起来美丽而又惊悚。

    “啊!”谷楼突然惨叫一声,摔倒在了花丛之中,双眼泛白,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口中溢出白沫,像是发了羊癫疯一样。

    众人都是心中一惊,谷山水的反应最快,一把捏住谷楼的嘴,强迫他的嘴巴张开,然后拿出一个小瓶,对着谷楼的嘴倒了下去。

    周文原本还以为小瓶里面是药,可是谁知道却看到瓶子里面爬出来一条类似于蜈蚣的虫子,直接钻进了谷楼的嘴巴里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