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冢 第三十七章:开启杀戮的摁钮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张静?你怎么会突然问她?”

    刘静奇怪的看着司徒戈,他会问张静的事情这让她有些始料未及。

    “也没什么,只是之前和她碰见过几次,觉得她是个很有趣的女孩”

    司徒戈自己都嫌弃自己这个烂借口,假的要命还完全在一个不恰当的地点问着一个不恰当的人。

    “在哪?”

    刘静完全没有被司徒戈那种画圈圈的态度给糊弄过去,她很警觉的问着。

    “额..图书馆,我没想到她和我的喜好很像”

    司徒戈一边别扭的找着借口一边在心里把欧阳龙祀骂了个狗血淋头。

    “...怎么你想追她?她可是结婚了的人了”

    “什么?不,只是到现在为止我都不是很了解你周围的事情,所以想多了解了解你的朋友”

    司徒戈在心理默默的为自己点个赞,这都能被他圆过来,他也真是够厉害的了。

    刘静完全没有被司徒戈的态度影响到,她想的是另一件事情。

    司徒戈号称在追求她,但她从始至终都没有从司徒戈的身上感受到某种喜欢的情愫。她很确定这个男人接近她是有很强的目的性的。她对自己的判断完全没有任何怀疑的地方,因为这种人她曾经见过很多。

    “...而且,老实说,她表现出来的态度和她的性格...感觉有些不搭配”

    司徒戈看到刘静似乎没有那么强的抵触心理之后,又抛出了一条理由。他活了那么久,自认为看人还是比较准的,张静的性格应该是那种小家碧玉的温和性格,但是她表现出来的却是非常强势的样子,他有点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女人表现出来的会这么矛盾。

    张静依然没有回答司徒戈的问话,只是安静的喝着自己的饮料。

    “...那看起来感觉像是在模仿你的行为模式...”

    看到张静似乎并不打算搭理自己这个问题,司徒戈又抛下了一个重磅消息。这其实只是他的一个猜测,但在看到刘静猛然停顿的动作之后,他知道自己蒙对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静警惕的看着司徒戈,这种事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到,就算有人心思紧密的感觉到了某种关联性,却也绝对不会往谁模仿谁那里去想,最多只是会觉得这两个人有些相似而已。

    “很明显不是么?她说的语气和有些动作,感觉就是的你的翻版”

    司徒戈装作完全没有发现刘静警惕,反而理所当然的说着自己的感觉,那种太过理所当然的语气成功的让刘静卸下了警惕性。他观察了这个女人已经有段时间了,她或许还不是很信任他,但也多少对他放松了一些警惕性。

    “张静...她..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可以更强一些,这样才可以在商场上立足”

    不出司徒戈所料,刘静话语委婉的解释着这件事。但在司徒戈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刘静的语气太过轻松了,这完全不像是一个人正常该有的反应。

    “...你不介意?”

    司徒戈试探着询问道。正常人不可能不介意一个在自己身边努力模仿自己的人出现。偶尔或者一小阵子可能还能忍受,但从他对张静的观察来看,这种模仿已经刻入了张静的血液里,对于不了解她的人而言恐怕就会认为这是她性格的一部分....或许已经可以算是性格的一部分了,有些谎言再说的太久之后真的会变成现实。

    “...不”

    等了很久刘静才给出了这个回答,还是个莫能两可的回答,她究竟是不介意张静在模仿她还是否定自己不介意这件事。

    司徒戈什么都在没说,他知道刘静是那种绝对不能逼得太紧的人,所以他需要耐点性子等着。果然就像他所预想的那样,没一会儿刘静自己就开始谈论着自己的这位闺蜜。

    从她们认识的时候起一直到现在。那种琐碎的描述方法,听起来好像毫无任何逻辑关系的话让司徒戈发现了两件事。

    第一:张静是那种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好女孩,实际上自尊心和独占欲都奇强。她不能忍受自己的软弱于是在慢慢的模仿着刘静的性格做事,本来是个很拖沓的女孩现在变成了一个干练的事业型女强人。

    第二:刘静对此似乎也并非一点芥蒂都没有,但这一切都是毫无证据的猜测,她也只能对此视而不见。

    “你..没想过摆脱这种现状?”

    “当然有,我曾想过毕业后去外地工作,但是母亲病了..走不开”

    刘静揉了揉额头,这种诡异的关系早已令她身心俱疲。她和高智勇本来毫无瓜葛,最多的关系仅仅可以算得上是她是他女朋友的室友这一点而已,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其,他们三个关系变成了这种奇妙的友情,每次当她想从中抽身的时候,要么是高智勇要么是张静都会有着很多的理由将她留下来。

    开健身俱乐部的时候,刘静原本没有打算把高智勇算进来,是高智勇自己硬插了一脚进来,他的到来也让原本资金紧张的俱乐部有了充足的流动资金,对刘静而言这实在是个无法拒绝的理由。

    “高智勇似乎很喜欢你”

    司徒戈试探性的问着,他应该没有猜测错,他见过几次高智勇去俱乐部里找刘静时看着她的目光实在是难以说他们之间只是友情。这也是为什么俱乐部里会拿他们三个之间的微妙的关系乱开玩笑的原因。

    刘静没有回答,但她沉默的态度在司徒戈看起来就是默认了。

    看着刘静沉默的样子,司徒戈不经冒出了一股无名的火苗。

    “哦,这么说起来你打算维持着这种状态,享受着虚拟的家庭,从这两个人身上去感受自己被需要的自我满足??”

    司徒戈并不想这么说,但是刘静的态度却令他无法控制自己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怒火。他调查过刘静,对她的过去也非常了解,他可以理解在那种环境下刘静为什么会养成如此不轻易相信人的性格,也能明白为什么在这段极不正常的三角关系中,她每次想要抽身却最终都没能抽身的原因。

    可即使他清除掉知道这一切,却依然无法压制住自己内心那股无名的怒火,苛刻的话语连他的大脑都不需要通过就从嘴里吐了出来。

    “...还是说,你期待着那天那些三人行的流言变成现实?”

    一杯发烫的咖啡泼在了他的脸上,阻止了他接下去所有的话。刘静看了他一眼转身拿起自己的手提包就离开了这家小店,留下司徒戈一个人尴尬的坐在那里接受着店铺内其他人的注目礼。

    “话有点说过头了啊”

    旁边的沙发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了偷窥的嗜好,阿龙”

    “我也不知道一向很会哄女人的你怎么会说出这种找骂的话....”

    欧阳龙祀从旁边绕了个弯,端着自己的咖啡站在司徒戈的旁边,带着一点点嘲讽的说着:

    “这可真不像你”

    司徒戈完全没有理会欧阳龙祀的讽刺,反而直接抓起欧阳龙祀的西装的衣摆擦掉脸上的咖啡,他也知道自己说的有点过头了。

    “有什么信息?”

    懒得去理会司徒戈这种孩子气的报复,欧阳龙祀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对面问着。

    “你不是都听到了么”

    “我脑子没你那么好使,并没有听出来什么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张静很危险”

    对于司徒戈的总结,欧阳龙祀只能报以冷淡的目光凝视着,他完全不知道司徒戈是怎么从刚才那一串的谈话中得出这个总结的。

    “都已经死了四个人了,当然很危险”

    “不,我说的是性格”

    司徒戈不在满嘴跑火车的胡扯着,从刚才刘静断断续续的话里,他看到的是一个自尊心极强而且占有欲也极强的女人,他对刘静的讽刺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察觉到刘静已经察觉到张静的问题所在,但却装作没有发现的样子。

    这种女人逼急了鬼知道会感谢什么事。

    “那理由找到了么?”

    “可以猜出来大概,问题是第三个受害者为什么会被卷入其中有点想不明白”

    司徒戈已经大概串了起来这几个受害者和张静之间的关系,但是第三个那个叫万敏的女医生为什么也会被杀。

    “...这个我可以回答你,张静曾经去过万敏的诊所”

    欧阳龙祀在警察里面的好友已经告诉了他这些事,他们想不通的是第四个死亡的人和张静之间的关系。

    司徒戈看了一眼欧阳龙祀,事情已经差不多串起来了,那么接下去“主厨”也该开始下油热锅了。

    “如果驱动张静杀戮的理由是对她家庭的占有欲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行动就也能猜的到了,天龙冢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她所拥有的东西全部夺走,将她彻底逼上疯狂的杀戮之道上...”

    “...能避免么?”

    “...你想直接杠上天龙冢?”

    “确实...这个问题太愚蠢了.....”

    没人知道天龙冢会用什么手段来开启这段血腥的杀戮。

    张静正在厨房里做晚餐,越来越大的肚子让她的行动开始有些迟缓。她有些担心自己的体型的变化会让高智勇有所嫌弃,思考着要不要明天问问刘静她的俱乐部里有没有适合孕妇的瑜伽操。

    大门响了一下,高智勇应该回来了。

    “马上饭就好了!”

    张静高声告诉着自己的老公准备吃饭,但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智勇?”

    张静奇怪的从餐厅里出来却看到空无一人的客厅。

    “奇怪?我听错了?最近开始有幻听了?”

    厨房里正在火上炖着的汤发出了紧急的声音,张静急急忙忙跑向厨房想要把火关掉,却不想在路过餐厅的时候,一脚踩在了湿滑的大理石上狠狠地绊了一跤,和地面做了最亲密接触的鼻子发出剧烈的疼痛但还不等张静有所行动,从小腹中传来更剧烈的疼痛令张静一下刷白了脸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