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脱万象 第三百二十三章 讨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三百二十三章 讨伐

    “杀!”浓郁的杀气冲天而起,笼罩在上北城废墟,几十万民众群情激愤,天地间充斥着萧杀。

    影魅的嘴角不露痕迹的上挑,轻轻收起手中的黑色卷轴,这卷轴上书写着李一鸣的十宗罪,她方才用了整整一个小时,宣读完了它的全部内容。

    以恶为能,忍作残害。

    阴贼良善,暗侮君亲。

    刚强不仁,狠戾自用。

    入轻为重,见杀加怒。

    逞志作威,辱人求胜。

    沽买虚誉,包贮险心。

    乘威迫胁,纵暴杀伤。

    强取强求,好侵好夺。

    秽食馁人,左道惑众。

    轻蔑天民,祸及苍生。

    每一条都是罪该万死,每一条都是罪无可恕,罪孽之深,人神共愤。这当中有民众已经知道的,也有民众还不知道,有真实发生过的,也有刻意渲染的。

    杀!只有一个字能消除天地间的杀气。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安民心。

    “她到底要干什么?”人群外围,青巧巧迟疑的开口,弄这么一出,激起民愤,有什么意义?当权已经下了通缉令,声明认同了李一鸣的罪孽,可到了李一鸣那个层次,这有用吗?

    “这是功心,她在逼李一鸣出来。”青玲珑缓缓开口。

    “李一鸣心怀天下,还记的他曾经说的吗?穷善其身达济天下,可如果这天下苍生都颓弃他呢?以李一鸣的心性……”

    “她是要毁了李一鸣的道。”胡子凝重的开口。

    “现在杀李一鸣是民心所向,甚至可以是说是天道所想,一旦动手,其他的护道者不可能站出来。李一鸣将要独自面对。”青玲珑环顾四周,人群中潜伏着不少护道者,但大多数神情淡漠,持观望的态度。

    李一鸣,已经彻底被孤立。

    “不会那么简单,以李一鸣现在的实力,再加上柳梦,单凭影魅和云亦远,杀的了他?”眼镜男沉声说道。

    “还有后手,你看,她又要搞什么?”

    随着青巧巧的疑问,高台上被缓缓走上来一群人。这些人义愤填膺,面目狰狞,神情扭曲。其中一人刚刚上台,就从影魅手中抢走话筒,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

    “李一鸣!你个畜生,你还我儿子!”

    “李一鸣,你还我丈夫命来!”

    “李一鸣,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一人开口,其余人瞬间爆发,如排练好的一般,在高台上一字排开,仰天长泣。

    霎时间,高台上哀嚎不止,鬼哭狼嚎。

    影魅却是微微一笑,随即调整情绪,再次拿起话筒,指着高台上的人一个一个介绍起来。

    原来,这些都是曾经死在李一鸣手中的死者家属。他们有喜联社的、有云雨集团的、还有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

    群众的怨恨被眼前凄厉的哭声引动,那些在鬼门关中失去亲人的民众开始缓缓落泪,喧闹的废墟哀声一片,怨恨逐渐转化为仇恨,冲天的杀气再次凝实起来。

    “今天,我们还请来了一位特殊的人。”哭声渐响,完全没有停止的趋势,影魅却是不露痕迹的挥了挥手,再次拿起话筒。

    随着她的动作,高台上哭泣不止、咒骂不断的人群,忽然井然有序的退下高台,但完全被仇恨蒙蔽心智的民众,似乎都没发觉异常。

    人群退去,高台上缓缓被带上一个神情呆滞的中年妇女。

    “卑鄙!”胡子浑身颤抖,如果不是眼镜男死死压制,说不定已经冲上高台了。

    “这一位,是李一鸣未婚妻的母亲。”影魅看着高台下疑惑的民众,指着中年妇女平静的开口。

    简单的一句介绍,全场哗然!

    霎时间,各种咒骂此起彼伏,恶毒的言语充斥着整个废墟。

    “李一鸣!你个骗子!”高台上的中年妇女忽然凄厉的喊道,身型一个踉跄,跪倒在地。

    “你还我女儿……你还我女儿……”中年妇女跪在高台中间,失神的喃喃着,一切来的太过突然。

    失踪的女儿忽然回来,她喜极而泣。

    宠爱的女儿终于成婚,她欣喜若狂。

    嫌弃的女婿身家惊人,她欣慰有于。

    可仅仅一夜之间,所有的欣喜化为泡影,自己女儿所选之人,竟然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

    柳梦的母亲彻底奔溃了……

    “妈……”一声心痛的呼喊忽然从高台上响起,虚影折叠,柳梦一身黑衣素裙出现在高台之上。

    “梦?梦,走,快走,跟妈回家,我们不结婚了,我们不要他的房子,听话,跟妈回家,妈就只有你了,妈不能再失去你。”忽然见女儿出现,柳梦母亲惊喜的从地上跳起,一把冲到柳梦身前,拉着柳梦就语无伦次的喊道。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柳梦的眼角溢出泪水,看着如痴如狂的母亲,张了张嘴,却几乎说不出话来。

    “跟妈回家……跟妈回家……”柳梦母亲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死死的抱着柳梦,将柳梦往高台下拉。

    柳梦微微闭眼,抬手在母亲的额头轻轻一点,柳梦母亲身体一软,倒在柳梦怀中。

    “想必大家都听明白了?这位就是这李一鸣的未婚妻,柳梦。”对上柳梦冰冷的目光,影魅却是豪不躲闪,指着柳梦玩味的开口。

    现场再次掀起一片咒骂,柳梦的绝世容颜并没能减少人们对她的厌恶。

    “柳梦,听到了吗?看到母亲这样,是不是还要挡在那个男人身前?”影魅戏虐的看着柳梦,冷笑的开口。

    “我只是个女人,我嫁给我的男人。我的男人如要建功立业,我会安静的在家相夫教子;我的男人如果归隐山田,我会默默的织衣耕布;我的男人如果要救济苍生,我和他一同赴汤蹈火;我的男人如果要屠遍九洲,我会要这个世界生灵涂炭……”柳梦望着四周群情激愤的民众,缓缓开口。

    前三句,柳梦语气温婉,带着柔情,可到最后一句,却如同九幽冰川破世,寒意穿透灵魂,瞬间覆盖整个上北废墟。

    冲天的杀气和怨恨仿佛被这一句话浇灭,几十万人瞬间鸦雀,彻骨的寒意冻的所有人瑟瑟发抖,他们第一次意识到,他们口中的大魔头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而在人群当中,一个娇小的身躯却是忽然一震,眼角缓缓流下泪水,这不是忧伤,不是痛苦,不害怕,不是恐惧。

    而是幸福……

    这人,是吴佳。

    “怪不得你不接受我。”吴佳轻轻抽泣,脸上浮现一丝笑容。

    “这才是爱情,柳梦好伟大。”杭城民政局的门口,拿着结婚证的少纤温柔的靠在赛高胸口,满眼都是羡慕和憧憬。

    “你也想像她那样?”赛高同样看着街角的大屏幕。

    “嗯。”少纤用力的点着头。

    “首先,你要有个男人。”赛高耸了耸肩,拨拉了一下肩膀上的蕾丝吊带……

    “你们的儿子,给你们找了一个好媳妇。”人群的另外一边,李怀北拍了拍身边神情复杂的一对中年夫妇,由衷的感叹。

    “一鸣他……”李一鸣的父亲神情呆滞。

    “他是英雄,是救世主。”李怀北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双手轻轻一抬,抓起两人消失在人群中。

    “哈哈哈哈!好一个柳梦。这就是护道者,这就是李一鸣!”影魅看着抱起母亲腾空而去柳梦,忽然仰天长笑。

    “李一鸣!你还要躲在女人身后吗?”影魅高声呼喝,柳梦已经现身,李一鸣一定就在附近。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高台上空忽然雷光闪动,一个修长的身影临空而立,俯瞰苍生,傲视天下。

    “终于出现了……”影魅的嘴角不自然的弯起。

    “那就是李一鸣?”被柳梦震慑的民众在见到李一鸣后,情绪渐渐恢复。只是更多的人眼底都闪烁着诧异。

    他们见过的李一鸣,都是视频中凶狠残杀、煞气弥漫的样子,而此刻的李一鸣,临空虚度,气质不凡,阳光刚毅的脸颊菱角分明,修长的身躯健壮挺拔,尤其是那平静的神情和淡漠的眼眸,怎么看都无法将他和那个杀人狂魔联系到一起。

    “杀人狂魔,你还我儿子命来!”疯狂的怒吼忽然从人群中爆开,一声凄厉的咆哮响起。

    “又是他们……”青玲珑眯着眼睛,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却又是刚刚上台表演的那几个死家属,很明显,这是被特意安排在人群中的。

    “恶魔!”

    “灾星!”

    “血债血偿!”

    “杀了他!”

    一声怒喝重新点燃了人们的疯狂,各种谩骂和诅咒从人群中响起,仅仅一瞬间,寂静了片刻的杀气重新在废墟中凝聚。

    “李一鸣?怎么样?”影魅挑了挑眉,煞有其事的看着李一鸣。

    “护道者,守道、卫道、护道。可何为道?”李一鸣仿佛没有听到下方的谩骂,也没有看到影魅的挑衅,而是仰首望天,平静的开口,他立于虚空,可声音却清晰的传遍废墟。

    “何为道……曾经我也迷茫过。念乃魂所生,魂乃人之本。或善,或恶,它都是人。惩恶扬善也好,虚诬诈为也罢。这是本性,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七情六欲。抛开这些,人不再是人,善非善,恶非恶。无恶,岂能存善?无魔,又何来神佛?”

    李一鸣的声音飘渺却直透人心,那些民众听不出所以然,可那些混在人群的中护道者,却是一个个紧锁眉头。

    “何为道?本心即道。护道者,守道、卫道、护道,坚守本心即可。当日,我苟延残喘只为生存;今日,我顶天而立只求本心。”李一鸣说着,慢慢低下头,平静的目光从几十万人身前扫过。

    “有朝一日这天真的塌了,我仍会站在此处,撑起这天,哪怕受千夫所指,万人唾骂。”

    “如诺你们真希望我死,只要能杀我……悉听尊便……”李一鸣缓缓台手,神情依旧平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