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第五百三十六章 最终一战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最新章节!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叶东淡淡的点点头,而后毫不在意的说道:“远不止如此,雪怡你相信我。ww.Ige.cOM半年之后,这十二万的罪徒将会完全的成为绿阶罪徒,或许……或许用不了半年吧!”

    这番话,虽然让凌雪怡的脸色也是变了几变,但相较于欧阳琪来说还是有着天地之别的。

    欧阳琪只觉得自己的心如同被狠狠的砸了一拳,身子不由自主的都是出现了摇晃,他根本没有想到,眼前的这青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十二万的黄阶之上的罪徒,这是何等恐怖的战力,这股势力较之他们欧阳家也是不遑多让了,但是这整体的战斗力却绝对不下于自己的家族的。

    自己的家族有着百万的罪徒大军。但是更多的是赤阶与橙阶的,哪有像叶东的势力一样,十二万的罪徒竟然都是黄阶之上的。

    甚至他还说出在半年之后,都将会达到绿阶,若是那样,这罪徒魔原当真是要改朝换代了。

    叶东并没有理会欧阳琪,因为他的心中十分清楚,既然欧阳家想要与自己联手,那就必须要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也好生的掂量一番。

    叶东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处于被动的地步的。所以这番话她才没有避讳欧阳琪,叶东要做的不仅仅是要她见到眼前的东西,更是要让他明白自己手中握着多少的底牌。

    即便是欧阳家拗不过那两大家族,但是若要对自己动手的话,也是要有所顾虑的,就算是他突袭了自己的横川城,但此处也不过是自己的四分之一的势力,剩下的人他是找不到的,毕竟他们已经是改名而走,并且分散了出去。

    欧阳琪的心中自然是无法知晓叶东的想法的。她此时依旧没有从那震撼之中回过神来,此刻的时候,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是在叶东的身上,她在猜测着,这到底是个怎样的男子,这一切他又是怎么做到的。

    同时她的心中也是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在回去之后都要极力的劝说自己的父亲,一定要站稳立场,因为她感觉眼前这名叫叶东的青年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种可怕是他无法想象的,因为她不知道叶东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自己在一个半月之前被他救下的时候,他的势力还仅仅是起步的阶段,这一个多月竟然发展到了如此恐怖的境地,当真是为所未闻之事。

    “叶东,你……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属下,为什么都是没有了被界气侵染的状况?”

    闻言叶东心中一震,看来自己还是疏忽了,竟然将此事忘记了,但是既然她知道了那也好。

    欧阳琪既然已经知道了此事,叶东也就没有隐瞒,毕竟随后他是要与欧阳家族结盟的。

    这种结盟是最危险的,之中并没有丝毫的承诺可言,所靠的便是他们之间的实力,若是实力对等,这种结盟就是可靠的,而若是不对等,很可能会出现破裂的事情。

    叶东也是知道的,在他们知道自己有能力化解界气的话,将会使得他们之间的结盟关系更为牢靠。

    这种牢靠便是建立在叶东本身的实力之上的,至少此时叶东已经是知道了,欧阳琪知道自己的底细之后,回去必然会跟他的父亲说清楚的,而这也是叶东想要传达的东西,这样的话,才会真正的断绝他会与自己破裂的可能。

    “欧阳姑娘,请吧,今夜便是在这横川城之中度过,明日一早我们便赶往你们家族所在的接天城,去拜会前辈!”

    欧阳琪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因为她觉得眼前的这青年十分的神秘,仿似有着太多的秘密一样,自己根本无法将这一切都是看清楚。

    在凌雪怡的陪同之下,欧阳琪走进了那巨大的建筑之中,这一夜便是如此的过去,当清晨的灰蒙蒙界气弥漫的时候,叶东他们已经是告别了诸葛遥与罗摩,向着那三万里之外的接天城而去。

    这一路上叶东都是沉默着,此时的时候,叶东经过这一年多的时间,实力已经是到了一个临界点,似乎到了突破的迹象。

    三万里原本对于叶东与凌雪怡来说,并不是太远,但是欧阳琪的实力毕竟很低,故而他们走的极其的缓慢,而这也是给了叶东一个机会。

    这一日,叶东感受到身上的气息已经是到了膨胀的地步,在他盘坐下来的时候,凌雪怡与欧阳琪都是露出费解的神色。

    几乎在同时,他们感受到叶东的身上出现了两道的光环,这光环出现的瞬间,凌雪怡已经是明白了叶东的举动。

    “你不要打扰他,此时他处于进阶的状态,我们离他稍远一些!”凌雪怡拉着欧阳琪急速的向后退去,在刹那之间便是离开了叶东的身边,来到了不远处,小心的戒备着。

    叶东身上的气息此刻已经是攀升起来,这这瞬间之中便是弥漫出来强横的气息,这气息攀升到了顶峰之中。

    当着气息攀升到顶峰的时候,叶东的身体之中竟然传来了恍若雷鸣一般的声音,这声音响彻的瞬间,叶东的身上已经是出现了极其恐怖的气息。

    就在凌雪怡他们诧异的瞬间,叶东的身上猛然浮现出来火焰,在这刹那之中她们都是感受到这种恐怖的温度。

    这种温度出现的刹那,已经是让欧阳琪出现了深深的惊骇之色,而叶东此刻却是没有丝毫的异常。

    当他身上的火焰更盛的时候,体内的雷鸣之声也是越来越大,几乎就在膨胀到顶点的时候,这火焰猛然的爆发出来,雷声也是瞬间达到了一个顶峰,而后在刹那之中便是恢复了平静。

    当回归平静之后,欧阳琪见到叶东身上已经是出现了白色的光芒,那是传说中的天阶!。

    凌雪怡眼带着笑意望着叶东,而后轻声说道:“你的实力又突破了,想不到是在这个时候,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魔原之中!”

    叶东站起身,而后轻声说道:“突破总比不突破好,若是我的实力此刻能晋升到归一的境界,那我便是省却了诸多的束缚了!”

    凌雪怡轻笑一声,而后说道:“莫要再想了,事情还是要一步步的来的,更是不能有任何的毛躁,毕竟此事是不能着急的!”

    “走吧,我们这就去那接天城,叶东到了那里你才会真正的明白,你的横川城与接天城有着多大的差距!”

    叶东淡淡的点点头,而后朗声的说道:”用不了多久,我也会送你这样的一座城池,只要你喜欢的话!”

    叶东的双目之中虽然没有任何的神采,但是凌雪怡能从叶东的话语中感受到那种暧昧的气息,故而双颊变得有些红。

    而这一幕恰好落在欧阳琪的眼中,让她顿时明白了,在他们中间,关系必然是不浅,甚至有可能是一种令常人羡慕的关系。

    这种关系,在凌雪怡的面颊上变得已经很是明白了,而在此时的时候,叶东的语气之中也是带着深深的挂怀之感。

    叶东身上的气息已经是变得极其的稳定,故而他们都是不敢再做丝毫的耽搁,起身之后,便是向着那远处的接天城而去。

    这一走便是整整的半个月时间,因为欧阳琪的实力并不高,所以他们只能是顾忌着她,加之此时叶东他们都是没有什么太过紧要的事情,故而倒也是走的不急。

    当半月过后,叶东他们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之外,如凌雪怡所讲的一样,这城池较之那横川城不知道大了多少,远远看去便仿若一座接天的山峰,透着一种让人心中极为震撼的威压。

    这种威压弥漫在叶东的身边,让叶东第一次在这魔原之中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的出现,让叶东的心中浮现出来一种心惊的气息。

    叶东虽然看不到,但是心中却是异常的清楚的,他对着凌雪怡说道:“这座城果然是威势惊天,你说的不错,这较之我的那座横川城不知道大了多少,并且我能感受到这其中有着诸多强悍的气息隐现,看开欧阳姑娘的家族当真是一方霸主,相比伯父也是名震魔原的一方枭雄了?”

    欧阳琪的脸上带出些许的惊喜之色,而后轻声的说道:“叶东兄你说笑了,我的爹爹若在真的名震魔原,也就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如此的为难了!”

    “对了,欧阳姑娘一直都在说,那两大家族到底是什么家族,有着怎样的势力,我看着接天城已经是十分的罕见了,相比姑娘的家族也是极其的具有威望的,难道还有人能与你们并驾齐驱不成?”

    欧阳琪闻言扑哧笑出声来,而后清脆的说道:“你来自那魔原的边陲之地,不知道我们欧阳家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在这魔原的北部,一共有着五座大城,其中一座是便是那罪徒盟的鬼幽城,此城距离此地八万里,而剩下的四城分别有着我们欧阳家、西门家、上官家、还有宰父家,每个家族都是控制着一座城池!”

    “当然,这五座城池是最大的城池,而如那种横川城之流的城池,有着无数之多,这五座城池的附庸城池便是有着数百之多,现在你知道这魔原之中的势力分布了吧?”

    叶东点点头,他没有想到在这魔原之中竟然是如此的分布的,此时叶东已经是知道了,这罪徒魔原之中竟然竟然是如此的恐怖。

    若是这样来说的话,这魔原的北部都是被这五大家族所控制了,这而其中的种种似乎都是不似叶东看起来那么简单。

    叶东的身上浮现着一种骇然的气息,因为他知道,在此时的时候,自己的实力与之相比还是差了太多啊。

    即便是自己的手下都是实力较高之人,但是饿虎架不住群狼,叶东的心中十分清楚,除非自己的手下都是到了青阶,不然是无法弥补这种差距的。

    但此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叶东只能是放下心来,他的心中明白,只要自己按照计划行事,加上自己龙脉之气的生机之气,自己的属下一定会实力攀升起来的。

    凌雪怡的双目定在叶东的身上,此时她的目光之中,满是欣慰的是深色,他望着叶东说道:“我等着你将同样大的城池送给我,到了那个时候,你也就不必如此羡慕他们的城池了!”

    叶东的心中淡淡的一暖,他知道凌雪怡是看出了他的落寞神情,故而才是如此说的,而这也是让叶东的心中腾起了阵阵的温暖之意。

    她说完之后,目光之中透出温暖的柔然,这股柔色叶东看不到,但是能清晰的感知到。

    “叶东兄,凌雪怡姐姐,我么进去吧,我的爹爹此刻应该已经等的很急了,此事还是莫要推脱了,不然的话若是被那两大家族敲定之后,那事情就到了来不及的地步了!”

    叶东的心中十分的清楚,若是自己不能与欧阳家族联手的话,那罪徒盟便是会统一了整座魔原,这是叶东极其不想看到的,也是他必须不能让其发生的事情。

    叶东望着他们说道:“你放心,你所说的事情我们都是明白的,自然也是不会让欧阳前辈多多等待的,我们这就进去,尽快去与前辈商定这件事情!”

    他说着,便是腾身而起,但是记在这气息浮动的瞬间,叶东见到那巨大的城墙之上开始浮现出来密密麻麻的身影。

    这些身影出现的瞬间,叶东感受到道道强大的气息出现,这气息出出现的瞬间,让叶东的心中蓦然的一惊,这并不是因为这一道道的身影太过强悍,而是因为那些身影太多太多,此时看起来似乎是无边无际一样。

    叶东粗略的估计之下,这城池之上的罪徒几乎有着数十万之多,从那猩红的双目之上可以看出,此刻这些人都是那身材高达两米的罪徒。

    这些罪徒的气息无比强横,而这也是让叶东不得不从新审视这魔原之中说的势力,叶东根本没有想到,这城池之上竟然真的有着如此之多的罪徒。

    当初无论是凌雪怡还是欧阳琪说起来的时候,叶东的心中多少都是有些怀疑的,也正是因此,叶东此刻才是表现的如此的震撼。

    在欧阳琪的带领之下,叶东与凌雪怡跟随者她走进了接天城之中,因为有着欧阳琪的陪伴,那些人在此刻的时候,虽然仍旧是表现出一副凶狠的样子,但是在此时的时候,他们已经是没有了那种冲动,只是有着一种淡淡的戒备之感。

    登上了接天城,叶东才真正的知道了这城市如何的威势,那看不到边际的城池,此刻时候已经是彻底的展现在了叶东的感知之中。

    这感知之中没有太多的不同,若是非说出有所不同的话,那就是此时这城池之中出现了太多的罪徒。

    这座城池,较之横川城大出许多,不仅如此,这城池之中的罪徒也是多了太多,叶东一直觉得横川城像是一个要塞一般,但是与感知之中的这接天城相比,的确是小巫见大巫了,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他们的到来自然是引起了阵些罪徒的轰动,但是叶东并没有丝毫的惊慌,他知道一般来说这罪徒虽然神智不清的,但是此时他依旧是能明白,他们还是具备一些简单的认知的,至少自己的主人是认得的,认得子自护的主人,自然也是认识这些家人的。

    叶东的想法如此,故而也就是理解现在这些罪徒对于自己的态度了,故而便是没有在说什么,直接随着欧阳琪向着那高处走去。

    他们的速度不慢,但是也不快,这接天城便是整整走了半天的时间,这半天之中几乎就是在罪徒的人群之中进行的,两侧已经是站满了密密麻麻的罪徒,但是当他们见到欧阳琪的时候,那双马努之中的凶狠之色都是已经消失了。

    叶东眼见看不见,倒也是省下了诸多的事情,他们向前走出的时候,叶东就如同看不到他们一样。

    半天的时间过后,他们终于是到了这接天城的城主所在的地方,虽然他们没有走上前方,但是叶东自己的心中也是明白的,此时这城主府之中的大多数人已经不再是罪徒,而是如他自己一样,是活生生的人。

    叶东进入其中的时候,虽然见不到,但是能感受到在正前方有着一道极其强横的气息,这气息的确切实力叶东不知道,因此此人似乎在极力的收敛着。

    在这城主府之中,更多的人都是有着青阶境界的实力,足足有着数十人之多,在此时的时候,都是带着浓郁的杀气。

    叶东感受到那气息的瞬间,眉头不由的深深皱了起来,而就在这时,他感知到其中一人身上的气息出现了浮动,并且脚步挪动,向前迈出了步伐。

    叶东能轻易的感受出来这气息之中带着的杀气与蔑视之意,那道凛冽的气息直接奔着叶东而来。

    “欧阳琪,这就是你所说的盟友,难道就是这个乳臭未干的青年,就凭他也配和我们欧阳家联手,要我看你的当真是没有见过世面,如此一人,能有什么本事,你这是对我们欧阳家的侮辱!”

    他的话,让欧阳琪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的难看,而后脸色铁青的说道:“欧阳白雷,你不要欺人太甚,在此时的时候根本没有你说话的资格,你还是把你那跋扈之气缩回去吧,,免得在贵客面前丢人现眼!”

    那欧阳白雷的脸色瞬间便是大变,而后阴狠的说道:“你带来的这人,你应该是明白的,不过是个小子而已,并且我感受不到他身上丝毫的气息波动,难道这样的人就是你找来的盟友?”

    “欧阳白雷,你莫要在此丢脸,赶紧退下去,不然的话,我要爹爹以家法处置你!”

    叶东在一侧,能听出来此人的话中无比的跋扈,但是这不是让他最为恼怒的事情,因为这样的人,是最容易对付的人,但是真正让叶东恼怒无比的是,眼前那居于正坐上的人,此人应该就是那欧阳家的家主,他此时竟然一言不发,这才是叶东真正恼怒的地方。

    叶东知道,这欧阳家主也是在试探自己,但是这种态度让叶东极其的恼怒,此刻他的心中已经是升起了杀机。

    他能感受到,在一侧的凌雪怡此刻已经是到了爆发的边缘,而欧阳琪也确实是维护他的,但是既然他们如此的对待自己,那么叶东自己也知道,自己也是无需客气了,软柿子才是人人捏的。

    他向前一步说道:“欧阳姑娘,跟一个败类有什么好说的,跟这样的人浪费什么口水?”

    “你说谁是败类,你这样的人也想与我们欧阳家结盟,当真是笑话?”司徒败类在此时已经是彻底的恼怒了。

    叶东微微一笑,口中淡淡的说道:“难道你不是叫欧阳白雷,败类……这本身便是你自己的名字,难道我说错了不成?”

    凌雪怡原本恼怒异常,但是听到叶东的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而后轻笑道:“琪琪,叶东的确没有说错啊,他的确是叫欧阳败类的,你说是不是?”

    欧阳琪此刻已经是明白了他们话中的意思,也是笑着说道:“是啊,雪怡姐姐,他的名字就是叫做欧阳败类的!”

    三人的话让欧阳白雷脸色变得铁青,他身上的气息瞬间攀升起来,此时身上展现出来青阶的实力,一道深青色的光芒顿时浮现。

    在出现的一瞬,无论是凌雪怡还是欧阳琪,嘴角都是浮现一丝冷笑,他人或许不知道叶东的实力,但是他们都是明白的,这样的实力与叶东对手,那当真是自己找死。

    但欧阳白雷显然是没有察觉到什么,在他说完的瞬间,已经是向着叶东爆射而去,同时口中说道:“我看看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时候,叶东的心中杀机顿时浮现出来,他感受到那欧阳白雷的临近,深山的体玄经脉已经是运转起来。

    没有丝毫的迟滞,叶东引动了身体之中的龙脉之气,他的心中此刻已经是下了杀心,既然这些人如此的羞辱自己,那么自己也当真是不能忍受。

    那龙脉之气在体内运转的刹那,欧阳白雷的身子已经是到了他的近前,一道雄浑的气息此刻浮现在叶东的身前,似乎要将叶东活生生拍死。

    叶东的身子没有动,因为他此刻运转的是体玄的气息,故而在他的身上并没有丝毫的气息浮动,仿若他此时真的是不具备实力一样。

    但就是这看似无能之人,在与欧阳白雷撞击在一起的时候,身子竟然没有丝毫的后退,非但如此,更是将欧阳白雷活生生的震飞出去。

    任何人都没有看清叶东的动作,他们甚至连同叶东的气息都是没有感觉到,但即便是如此,这青色一阶的欧阳白雷此刻却是倒飞了出去。

    欧阳白雷此刻十分的恼怒,他只是觉得被一股大力震飞,同时自己的手掌传来一股温温热之感。

    活动了一下身子,似乎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他的脸色不由的变得极其的难看,迎着叶东骂道:“你使用的什么妖邪之法,我看你这瞎子就不是什么磊落之人,所以莫要怪我手下无情!”

    但是就在此时的时候,叶东的嘴角迸发出一到讥笑:“你当真要执意如此,莫说我没有给过你机会!”

    欧阳白雷的脸色铁青,望着叶东怒喝道:“今日你有命来,无命走,你给我受死吧!”

    叶东的口中冷笑一声,而后声音淡淡的说道:“这可是你自找的,龙某从来不主动找别人的麻烦,但是你想杀我,也就莫要怪我不客气!”

    “燃!”

    随着叶东的口中轻吐,那原本跋扈异常的欧阳白雷突然发出一声惨烈的嚎叫,几乎在同时,所有人都是看到,他的身上猛然燃烧起来一道黑色的火焰。

    这火焰似乎在欧阳白雷的体内燃烧一般,他的身体此刻不断的扭曲着,皮肤之下竟然有着火焰在跳动。

    在这同时,这城主府所有人都是蓦然心惊,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同那正坐之上的人,此刻也是身上气息猛然浮动起来。

    “做人不能做的太绝,眼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这道声音便是那正座之人发出的,声音显得很是冰冷,似乎带着深深的不慢之意。

    但叶东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针锋相对的说着:“不知道若是此时受伤的是我,或是身死的是我,你们会不会要他住手,之前我已经是警告过他,但是你们谁又曾放在过心上?”

    “你……这是我欧阳家,难道你不怕老夫翻脸不认人?”那人已经是恼怒异常。

    他身上的气息此刻也是瞬间迸发出来,叶东初步估计,此人的实力在青阶的七重境界左右,但这实力还不至于让叶东退缩。

    “欧阳家怎么了,难道欧阳家就能如此的欺辱人,若是你们真的如此,那这欧阳家也是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叶东说完,手臂挥动,几乎在同时那小青已经是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小青身上的气息浮现出来,让这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倒吸口冷气。

    而这并没有完,几乎在同时,凌雪怡身上的实力也是释放出来,那紫阶巅峰的实力展露的刹那,让那正座之人也是浮现出凝重的表情。

    “燃!”

    叶东的口中再度的说出这个字,而后那欧阳白雷已经是彻底的倒在了地上,随后挣扎了几番之后,再也没有了丝毫的生机。

    “哥哥,你说还要杀谁?”小青从欧阳白雷的体内出现,双目之中闪烁着恐怖的杀机。

    欧阳琪此刻也是彻底的傻了,他没有想到叶东叶东的身边竟然有着如此之多的蓝阶高手,这是她从不知道的事情。

    而此刻,她的心中还是有着积分的畅快之感的,欧阳白雷飞扬跋扈,欧阳琪早已经是看他不顺眼了,今日死了倒也是自己做下的孽。

    但是她的心中还是有着几分的担心的,这担心不是因为叶东斩杀了欧阳白雷,而是他不知道自己的爹爹欧阳锋会怎样对待叶东。

    欧阳锋之前对待此事的态度,让欧阳琪也是极其的恼怒,毕竟无论怎么说她的命是叶东救下的,并且他是来与自己的爹爹结盟的,怎么会在这城主府之中闹出这样的笑话呢。

    此刻,这场中的局势异常的紧张,每个人的实力都是在青阶之上,这般的实力释放出来的气息已经是十分的强横,在不断的碰撞之中,让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是有着深深的惊惧之感。

    尤其是欧阳琪,她的实力也不过就是黄阶,此刻在这些青阶的罪徒释放出来气息的时候,她已经是感受到了一股难以承受的威压出现。

    叶东傲骨挺立,在这刹那之间,他已经是将小炎和凤虞都是释放出来,而正是因为他们的出现,让那正前方那道强横的气息出现了波动。

    “好了,都住手吧!”这是欧阳锋的声音,叶东知道自己已经是赢得了他的尊重。

    而在欧阳锋的身侧,另外一人却是按捺不住的说道:“家主,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将白雷斩杀,若是此时传出去,我们欧阳家的脸往哪里放,还青家主给个说法?”

    欧阳琪闻言冷哼一声:“之前的种种大家都是见到了,我们欧阳家的脸已经是丢完了,这时候倒是怕丢脸了,早干什么去了?”

    这番话,让欧阳锋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他沉吟片刻说道:“罢了,他本就是个不争气的东西,当着贵客的面,做出如此之事来,莫说是他此刻已经是死了,即便是没有死,我也不会放过他,此时就算揭过了,日后谁也不准再提,更不准走漏出去,免得沦为其他家族的笑柄!”

    叶东此时才是真正的明白了,原来这欧阳锋早是已经看不惯那欧阳白雷,今日恰好借助自己的手将他除掉了。

    这样一来,他既是除了自己的心头之患,又给自己来了个下马威,同时将仇恨拉到了自己的身上,这当真是一箭三雕的好计策。

    而这也是让那个叶东明白,看来这欧阳锋不仅仅是实力高深无比,城府也绝非是常人所能比的,看来日后与之打交道的时候,一定要万分的小心才行。

    “这位想必就是叶东贤侄了吧,之前一直无缘得见,今日一见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老夫还未感谢贤侄搭救小女之恩呢,刚才的事是老夫管教不当,还请贤侄莫要放在心上才好!”

    叶东暗骂一声老狐狸,但嘴上却是带着笑容的说道:“前辈过誉了,晚辈不过是运气好些罢了!”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贤侄不必如此自谦,人不可狂妄,但是若过度的自谦反而没有了磊落之感!”欧阳锋也是话中带着笑意。

    叶东点头:“前辈的话,晚辈记下了,多谢前辈指点!”说完,叶东一挥手,小青那丈高的身躯便是消失不见。

    “贤侄,若是老夫没有看错,这应该是具备灵智的火焰吧,不知道将那败类烧死的是何种火焰,恕老夫眼拙,当真是没有看出来?”

    叶东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那种火焰名为龙脉之气,乃是专门燃烧人灵魂的火焰,之前的欧阳白雷便是被焚烧了灵魂,所以才会身死,但前辈请放心,既然我来到接天城便是实心实意的与前辈结盟而来,所以只要没有人故意挑衅,这火焰石绝对不会灼烧自己人的!”

    “燃烧灵魂……难道世间真的还有这种火焰?”那之前说话的人,也就是跟欧阳锋讨要说法之人,双目中闪烁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欧阳建仁,你之前应该也是看到了,白雷身死的时候,火焰似乎是在他的皮肤下面燃烧的,所以此人所说应该错不了!”

    欧阳建仁的略有所思的点点退,而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叶东,暗道若是真的与其动手,还是莫要沾染到身上才好,一定是要避开与之有身体的接触的。

    而欧阳锋此刻也是眉头微微的皱起来,他望着叶东看了片刻,说道:“贤侄所说为真,这世界上当真存在着这种燃烧灵魂的火焰?”

    叶东点点头:“前辈所问,晚辈必然会是如实告知的,这种火焰也是晚辈偶然所得,所以晚辈才说,具备这身实力完全是运气所致!”

    “贤侄请坐,今日之事是老夫疏忽了,没有想到那败类真的会动手,希望贤侄莫要迁怒与老夫,不然的话,老夫当真回事寝食难安的!”欧阳锋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叶东心中冷笑一声,暗道你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来,若不是你的指使,那欧阳白雷会在此刻突然的发难,即便是他跋扈无比,但想必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这笔账我先记下了,日后咱们慢慢算。

    心中如此想着,但是叶东的口中却是说的十分客气:“前辈说笑了,既然那败类如此跋扈,想来是与前辈无关的,不然的话,前辈怎能眼看着他送死呢?”

    “额……!”

    欧阳锋的话被噎在喉中,脸色也是变了几变,到此时他才知道自己低估了眼前这青年。

    但欧阳锋不愧是老狐狸,转瞬便是恢复了自然,而后笑着说道:“贤侄乃是贵客,而那败类也是极其的狂妄,一左一右老夫都是帮不得,所以才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好了此事过了就算过了,接下来我们说说结盟的事情吧!”

    叶东点点头,而后说道:“好,晚辈来到接天城就是为了结盟而来,只是不知道前辈有什么想法?”

    欧阳锋扫视了四周一眼,见到除了凌雪怡与叶东,剩下的都是自己的心腹,才是说道:“结盟之事,凌雪怡姑娘曾与我说起过,我们也是有着这样的意向,但是你知不知道我们一旦结盟,将会面临怎样的压力?”

    叶东笑着说道:“我当然知道,听说西门家以及上官家都是反对结盟的,而宰父家则是独善其身,似乎没有要插手这动乱的意思?”

    “唉,西门家以及上官家,都是收受了罪徒盟的巨大好处,所以他们才是一直反对结盟,即便是结盟也是要和罪徒盟结盟,而不是和我们,而宰父家并不是想独善其身,而是此时他们已经是自顾不暇,他们的家族之中发生了一件大事,此刻内乱尚未解决,自然谈不上解决外忧!”

    欧阳锋的语气很是失落,叶东知道,这一点他并没有撒谎,或许此时的形势就是如此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欧阳锋才是一直在左右权衡,毕竟与叶东结盟就意味着与罪徒盟抗衡了,这样的生死存亡之事他不得不慎重。

    其实他的心中明白,自己的势力迟早都是要被罪徒盟同化的,而这也是最终的一条路,之所以给了叶东这样的机会,不过是因为叶东乃是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再有一点他想看看叶东有什么样的实力,反正说到底自己也不会吃亏。

    叶东闻言,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起来,而后说道:“前辈,你应该知道,若是与罪徒盟结盟,那就等于是归顺了他们,因为魔原的东部已经被罪徒盟统一,南部想必也是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了,而当他们统一了东南两个方向之后,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吞并西部与北部,任何人都逃脱不掉的!”

    “这一点老夫何尝不明白,只是他们已经许下了莫大的好处,并且北部的鬼幽城已经是被他们占据,所防范的便是我们这几股势力结盟,眼前的形势远远要比你所了解的复杂!”

    欧阳锋的话,也是让叶东暂时陷入了沉默之中,若是真的如欧阳锋所说,眼前的局势根本就是一条死路。

    上官家与西门家不会同自己这一方结盟,显然是罪徒盟分化的结果,而宰父家此时自顾不暇,单单凭借他与欧阳家,这势力岂能与统一了东部南部的罪徒盟抗衡,这无异于是以卵击石!

    但只有有着些许的希望,叶东都是不愿意放弃,他思来想去,此时的欧阳家也是墙头草,左右摇摆不定,与其在这里耗着,倒不如想想倍的办法。

    “前辈,不知道宰父家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让诺大的家族自顾不下呢?”

    闻言,欧阳锋带着赞赏深深的看了叶东一眼,而后说道:“宰父家的少家主天生便是九阴绝脉,已经是在一年之前陷入了昏迷之中,此时这宰父家已经是划分为两派,一派是说要等着少家主的苏醒,而另一派则是说要从新选拔新的少家主,毕竟家族的命运不能托付在一个残废的人身上,所以此刻的情形是自顾不暇!”

    欧阳锋说到此的时候,语气之中带着深深的无奈之意,叶东知道,这是同为一个大家族的悲哀,两派相争,自相残杀,这种事情时常会在这样的大家族之中上演,如同之前欧阳锋借自己之手除掉欧阳白雷一样。

    这是一种勾心斗角的权利之争,深陷其中的人都是会被这漩涡卷着向前走,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因为人心早已经被这权势所套,除了暗自相争,再也没有其他的路可走。

    欧阳锋必然是能体会到这一点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表现的如此,也正是因为这样,叶东似乎看到了欧阳锋身上不一样的地方。

    这是每个人的选择,有些时候你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说到底,都是为了生存,虽然叶东不知道欧阳锋除掉欧阳白雷的目的,但显然他们之中已经是很早就出现了裂痕,几即便这是两代人。

    宰父家的情形此刻也是如此,想必两派都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也正是这样,叶东的心中才是明白,或许在这两派林立,互不相让的宰父家,有着一个突破口。

    这也是之前叶东所想的,他心中明白,气势欧阳锋已经是有了如上官家和西门家那样的想法,毕竟此刻的北部五城之中,上官家与西门家暗地里实则已经是归顺了鬼幽城,也就是依附在了玄冥塔之下。

    而欧阳家若是和叶东结盟,这无异于是与这三大势力的直接抗衡,这是他欧阳家承受不起的,也是欧阳锋不可能做出的事情。

    而若是加上宰父家,则会是完全的不同,按照欧阳琪的说法,宰父家几乎是这北部五城势力最强大的,假设叶东能解决掉宰父家的麻烦,那便是可以邀请宰父家共同结盟,想必在那时他们是不会拒绝的。

    这样一来,加上叶东这股外来的势力,北部五城将会形成两大派,一派是宰父家、欧阳家以及叶东,而另一方便是以罪徒盟为首的上官家和西门家,这才是欧阳锋所能接受的底线,毕竟他不能讲自己的家族置身于万劫不复的地步。

    只有这样,欧阳锋才多少能看到一些希望,这也是他向自己透露宰父家事变的真实目的,要的就是看看叶东有没有这个本事。

    如果有,他欧阳家必定会与叶东结盟,若是没有,那对不起,欧阳家宁肯归顺了罪徒盟,也绝对不会以身犯险。

    想通了这一层意思,叶东仿若将那眼前的迷雾都是拨开了,顿时觉得局势变得明朗起来:“前辈,不如带晚辈去宰父家一趟,晚辈初来乍到,总该要去拜会一下吧!”

    欧阳锋的双目之中闪烁精芒,而后说道:“你当真是决定了,这可是一条死路的!”

    叶东点点头,说道:“我知道,只是不去拜会宰父家,晚辈也就该辞别这接天城了,岂有不去的道理!”

    “爹,叶东在说什么,什么如果不去宰父家,就要辞别接天城,他来到此是与爹爹你商议结盟之事的,跟宰父家有什么关系呢?”欧阳琪一脸的不解之色。

    不仅是他,此刻城主府之中,除却叶东与欧阳锋之外,只有凌雪怡带着清明的笑意,显然所有人都是被他们二人的对话弄懵了。

    见到欧阳琪依旧是如此,凌雪怡不由的轻笑一声,而后低头在欧阳琪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当她说完的时候,欧阳琪的眼中才是露出明悟的神色,但是她的双目之中却是带着深深的担忧之色,因为她的心中不知道,叶东这样做会不会有效。

    在她想着的时候,欧阳锋的话再度的传来:“贤侄,那宰父家的大小姐与琪琪自幼便是好友,老夫年岁已高,与贤侄这般说话,便是有些劳累,不如让小女陪同你们去吧,老夫再城中敬候佳音!”

    叶东的心中一突,暗道这果然是个老狐狸,但既然欧阳锋已经是如此说了,叶东也只能是点点头。

    “既然如此,那晚辈就告辞了,此时还是速速解决为好,不然的话,难免夜长梦多!”贞厅岁技。

    “好好好,既然贤侄已经是有了打算,那琪琪你便是陪他们去吧,我等待着你们的好消息!”欧阳锋说着的时候,目光之中透着欣慰的神色。

    叶东只好与欧阳锋等人告别,带着凌雪怡与欧阳琪向着外面走去,但当叶东转身的时候,他感受到在一侧有着一道冰冷的杀机透体而来,这杀机正是来自那欧阳建仁的身上,叶东不由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而后向着外面走去。

    当他们来到接天城之下的时候,欧阳琪有些不悦的说道:“爹爹也当真是的,为什么不能与我们一同前去啊,虽然说宰父凝与我是好友,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要爹爹出面才好,不然怎么能结盟呢?难道爹爹连这个道理也是不懂吗?”

    叶东闻言,挂着淡淡的笑容说道:“你爹怎么会不懂得这个道理,他这样做是为自己留了一个后手!”

    “叶东,你说的话我怎么有些听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说的明白一些?”

    叶东无奈的耸耸肩,而后说道:“你要知道,宰父家是这北部最大的势力,你爹也是说过,之前在没有发生变故的时候,宰父家是最反对罪徒盟的,只是现在陷入了自家的内乱之中,你爹此时是绝对不会去宰父家的,因为他怕将来一旦罪徒盟统一了北部,那他将会被人疑心!”

    看着欧阳琪略有所悟,叶东接着说道:“此刻那上官家与西门家定然是已经是归顺了罪徒盟,而你的爹爹若是此时去宰父家,那就会让罪徒盟知道,你的爹爹要与宰父家结盟,这是罪徒盟绝对不会允许的,必然会对你们两大家族出手,这才是你爹真正的顾虑!”

    “那既然是如此,为什么还要我带着你们去,这不是一样的道理吗?”欧阳琪依旧不解。

    叶东苦笑一声:“你去当然是不一样了,你与宰父家的大小姐自幼便是相识,你去不过是出于你们之间的友情,我问你,若是你前往那宰父家,接待你的将会是谁?”

    欧阳琪不假思索的说道:“当然是宰父凝了,难道要她爹爹来接待我不成?”

    叶东点头:“这就是了,你去的话,是宰父凝接待你,这说明你们只是朋友的关系,若是你的爹爹去的话,相比就应该是宰父家的家主接待了吧,总不能也是让宰父凝接待吧?”

    “那是自然,我爹怎么说也是这接天城的城主,自然是该他们太苍城城主接待!”欧阳琪一副理所当然的摸样,显然他还没有领会叶东话中的意思。

    叶东点点头接着说道:“如此一说便就是了,你的爹爹去,定然是那太苍城城主接待,而这在外人看来就会不一样了,而若是你去的话,则会是完全的不同,毕竟你是去找宰父凝的,这不过是你们之间的私人交情,我说句难听话,无论是在你们欧阳家,还是在这宰父家,真正做主的都是男儿,而你们怕是根本进不了这决议层?”

    此刻,这欧阳琪才是真正的明白了,她已经彻底被叶东这番话所震动到了,没有想到仅仅是如此简单的一件事情,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的用意。

    而就在她触动的刹那,叶东已经是接着说道:“你爹的做法,也是为你们欧阳家着想的,若是一旦宰父家就此衰落下去,那罪徒盟势必会将这魔原的北部所统一,也就是说在此时的时候你爹的一举一动都是十分重要的,将来若是真的罪徒盟统一了魔原北部,你们欧阳家也不会落到宰父家那样的境地,这才是你爹真正的打算!”

    “你的意思是说,我爹是希望我们能结盟的,但是此刻他不得不做出两手准备,也就是说这乃是无奈之举!”欧阳琪似乎在此时才真正体会到他爹的苦心。

    但稍后叶东便是叹口气说道:“你爹这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他是没有办法了,不然的话怎么会如此做呢,毕竟他的肩上扛着你们整个的欧阳世家!”

    “走吧,不知道前往那太苍城还有多少时日呢?”叶东似是自语,也像是再问欧阳琪。

    欧阳琪点点头说道:“要前往那里并不费事的,你们跟我来,我们这里有着传送点的,用不了半天的时间,便是能到太苍城,若是走的话,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毕竟我们相隔有着五万里!”

    “传送点……那是什么东西?”叶东不由的有些诧异,这是他第一次听说这个。

    欧阳琪一面向着接天城的一侧走着,一面说道:“传送点我也解释不清楚,反正只要是进入其中,再出来的时候就到宰父家了,我以前都是这样去的!”

    “那为何在横川城的时候,你还要步行回来?”叶东的心中不由的充满了疑问。

    闻言欧阳琪不由的扑哧一笑:“从横川城传送过来……那也是要在横川城有传动点啊,这是相互的,我们接天城有,而太苍城也是有,所以才是能相互传送的!”

    叶东这才是明白了,接下来他想要看的就是看看那传送点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五万里竟然能在瞬间传送过去?

    可是当他们走到此处的时候,见到的是一名看守的大汉,这大汉见到欧阳琪的瞬间,慌忙说道:“属下参见小姐!”

    “你把门打开,我么要进去,要去太苍城!”欧阳琪此刻当真是有着一副世家小姐的样子。

    但是那大汉却是面色凝重的说道:“小姐,不是属下不开门,而是城主吩咐过,没有傲天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那是说别人,我难道也不行?”欧阳琪被这下人所阻拦,脸上顿时觉得挂不住,说话的语气也是带出了深深的不满。

    叶东抵达太苍城之后,见到城主之后直接就是开门见山,将自己所来的用意说的清清楚楚。

    那太苍城主虽然十分的不愿,不过当叶东以及欧阳琪都是阐明了其中的厉害关系之后,和城中的谋士商量了一番之后,便是同意结盟了。

    两座城池都是和叶东结盟之后,叶东没有丝毫的犹豫,挥兵直上又是连续拉拢了另外三座城池。

    随后六方势力集结了起来,而后便是向着罪恶深渊的中间部分杀了过去,那一路直上击溃了罪徒盟的势力。

    然而当叶东他们重症旗鼓,前往最中间之后,却发现那里走出的罪徒至少都是有着蓝阶的实力,甚至很多的人都是在紫阶以上。

    这是叶东和凌雪怡万万没有想到的,所以他们不敢直接开战,而是两人结伴进入了其中。

    当进入其中之后,叶东感受到了一种极其庞大的压力,当然那种压力不是来自那些紫阶的罪徒们。

    而是来自盘坐在一棵古树上面的老人,那人已经不知道存活了多少年,总之身上弥漫着一股子前所未见的强大压力。

    这种压力的出现,给了叶东相当难受的感觉,因为他知道,对面这个老人无比的强大。

    “你是谁?”那老者缓缓的开口了。

    “你又是谁?”叶东丝毫不惧。

    “我是徐福!”

    “徐福?”

    叶东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震惊的,当初在楼兰古国的时候,阿伊纯说他们的祖先曾经蒙受过一人的恩泽,那时候的叶东就猜测到了是徐福,毕竟阿伊纯说了,他带着一千的童男童女!

    “我是青龙!”叶东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青龙?”

    徐福呵呵一笑:“又是青龙,这一次来也是为了调遣兵力,外面又是有着大事件发生了?”

    “是的,生死存亡的时刻!”叶东点点头。

    “那你带来了那个东西没有?”当然带来了。

    叶东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两个半块的虎符,说完的刹那,已经是将其扔到了徐福的手中。

    原本叶东是有着一个的,但是在斩杀白虎的时候,他从白虎的怀里找到了另外的一半。

    叶东当初猜到罪恶深渊是徐福的时候,他就是想到了虎符是兵符,所以他才是将这个东西给弄到了手。

    “当年发生了什么?”叶东更想知道当年自己父亲来到这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回去会自杀。

    还有,到底是不是自己娘出卖了父亲?

    “当年的事情,等你上去之后你就知道了!”徐福说着,朝着天上指了指,那棵树延伸到了紫色的天空之中。

    “上去?”

    “对,就是上去!”

    徐福点点头:“你知道这里为什么是罪恶深渊吗,因为这里是世界的最底层,上面就是活尸的世界,再向上就是你们所在的世界!”

    “走吧!”

    徐福说完叹口气:“上面的大战在半月之前就是已经发生了,现在胜败如何我也不知道,不过你赶紧上去是紧要的!”

    “多谢!”

    叶东说完,身形一动已经是到了那大树的顶端,伴随着小青出现在他的身边,无边无际的罪徒都是到了这里。

    当然叶东选择的都是实力至少在蓝阶以上的罪徒,因为只有这样的罪徒,才是能够在战场之上发挥实力。

    轰!

    在这刹那,天空已经是裂开了,伴随着小青腾空而起,那些罪徒都是顺着古树纷纷像上面爬去。

    当叶东穿过最后一层阻碍抵达上面的时候,看到的是宛若修罗炼狱一般的惨烈景象。

    这般的景象着实震动了叶东的内心,他将凌雪怡抱在怀中,直接向着那正中所在的位置而去。

    那里有着一座巨大的废墟,在哪里叶东看到了无数的活尸,以及轩辕老家主他们,以及数之不尽的炎黄古武者。

    但是他们似乎都是受了重伤,因为当他们此时都是跌坐在地上,那前面是一个黑袍的老者。

    轰隆!

    叶东的出现,顿时引起了这场面的寂静,当这声响传出的刹那,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聚集到了叶东的身上。

    轩辕老家主他们,当然是充满了喜悦的,而那黑袍老者,则是充满了战意和杀机,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叶东。

    “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但我还是来了!”

    吟!

    就在叶东话落的刹那,一道巨大的咆哮声传了出来,叶东看到在那虚空之中骤然出现了一条血色的长龙。

    当这长龙出现的瞬间,小青也是发出一声嘹亮的长吟,而后宛若一道风暴一样冲了出去,和血龙厮杀到了一起。

    “怪不得那些活尸的眼睛都是红色的,原来都是这血龙的原因,今天我就将你们一同斩杀掉!”

    嘿嘿……

    那老者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随后目光之中爆发出盎然的杀机:“你们是龙的传人,我们也是龙的传人,那就让我们看看,到底是谁才是龙的传人!”

    黑衣老者说完,已经是朝着叶东攻击而来,叶东当然不会小看他,毕竟这人也是突破到了天阶!

    因此,他们之间注定是一场恶战,叶东的轩辕剑和湛卢剑已经是舞动了起来,一道道剑气撕破了长空。

    但是那老者也不是省油的灯,随手挥动,便是有着一道道无比恐怖的气息古荡出来,跟叶东惨烈的厮杀着。

    轰!

    终于,当叶东硬挨了那老者一拳之后,身体已经是爆发出了充斥整座暗黑废墟的气息,随后释放出了龙脉之气。

    龙脉之气代表的是生机,也就是这样的生机,将他们所有人都是惊骇到了,甚至包括那老者。

    生机之气蔓延,轩辕老家主他们一众人,都是感受到了磅礴的生机涌入了身体当中,之前的伤势也都是在迅速的复原着。

    这种复原不仅仅是伤势的修复,而是在这个时候将他们的实力也是提升了起来,瞬间便是达到了那种地阶的修为之中。

    与此同时,血龙此时也是发出了惨烈的惨嚎声,随后众人看到那血龙的头颅已经是被咬了下来。

    当血龙被咬下来的瞬间,漫天血雨洒落的时候,那老者也是发出了惨叫,因为叶东将他的头颅也是拧了下来。

    一场关系到两个界面生死存亡的大战落下帷幕,而叶东也是找到了自己的母亲,确切的说,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

    通过那遗物,叶东知道了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母亲出卖了父亲,但那完全是一片的好心。

    正是因为自己父亲没有听从母亲的话,所以才进入了罪恶深渊,因为不具备龙脉之气,吸收了太多的界气,从而导致了发狂发疯。

    母亲得知这件事情之后,便是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终于在某一日撒手了人寰。

    同时叶东也知道了当年出卖自己的人,但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那个人,因为那个人居然是罪月。

    但和自己母亲出卖父亲一样,罪月当年在东非,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她是叶东母亲从小收养的养女。

    当年东非,因为罪月早就接到了叶东母亲的消息,已经有活尸准备伏击他们,如果不是罪月,他们绝对一个都回不来。

    至于罪月的舌头,那是叶东母亲早就商量好的,所为的就是打消叶东的疑心,因为她怕叶东知道了一切,会冲进暗黑废墟,那样的结果,只能是身死其中。

    甘峰在龙脉之气的滋润之下,已经是恢复了神智,他和叶东深深的拥抱过之后,便是和甘棠激动的抱在了一起。

    当叶东他们从黑暗废墟走出来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苏然,姜彬等人,当然还有龙。

    叶东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龙早就被人偷换了身份,被囚禁了起来,当初姜彬那枚核弹所炸的地方,就包括了囚禁龙的地方。

    但是,那时候的龙已经是逃了出来,随后龙将计就计,扮演了假的龙,尤其是那次东里世家帮助神道教人尊逃脱之后,更是打入了权利的中心,从而和轩辕一族的人里应外合,直接消灭了神道教和八尺樱花,将自己的妹妹叶西给营救了出来。

    这对于叶东来说,当然是一件大喜事,于是便是告别了众人,前往了自己当年的老家。

    因为叶西说,会在那里等他!

    当叶东风尘仆仆的赶过去之后,看到站在那里的确实苏然,原来苏然早就将叶西接到了中南市。

    “东子,看什么呢?”看到叶东眼睛不老实的盯着自己,苏然忍不住嗔怪了一声。

    “没啥,然姐那里又大了!”

    “滚蛋……”

    “然姐装纯的样子,还是那么可爱……”

    面对这样的叶东,苏然很是无奈,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只好吩咐叶东上车。

    “然姐,我们去哪儿?”

    “回中南市!”

    “干什么?”

    “打比赛啊!”

    “然姐,如果这次我夺得WCG总冠军呢?”

    “那老娘就嫁给你……”

    苏然说完,发动车子向前方疾驰而去,留在原地的,是久久回旋的那句承诺……

    复制以下地址到浏览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