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以暗恋之名 第74章 番外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嗯,在一起了哦,纲吉和京子很幸福的在一起。你们……一直都深爱着彼此。

    “纲?!纲!”

    朦朦胧胧中,睡的正香的沢田纲吉被人摇醒。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在看清来人是谁后,沢田纲吉打了个哈气,揉了揉眼睛。

    “是山本啊?怎么了吗,突然这么着急?!”

    “什么突然这么急?!现在可是深秋,直接睡在楼顶会感冒的!”山本武对沢田纲吉呲了呲牙,灿烂一笑,“对了,刚才你是在做梦吗?!我刚才好像听你在喃喃什么……”

    “啊,那个啊……”

    沢田纲吉干挠着头,下意识的想要找个借口跳出这个话题。在找到合理的借口之前,上课的预备铃声忽的响起。暗暗的松了口气,沢田纲吉站起身一边往楼梯走一边侧身:“都打预备铃了,我们还是赶紧回教室吧。不然云雀学长又要整顿风纪。”

    沢田纲吉,15岁,并盛中学三年级。

    自从家庭教师里包恩来到他的家里后,沢田纲吉就开启了一段不同寻常的人生。虽然一开始很抗拒,但在里包恩的教导下一步步成长,沢田纲吉有了许多值得信赖的朋友。

    现在的沢田纲吉,对彭格列也没有了一开始那种“它是个大、麻烦”的想法。每日与守护者兼好友一同上下学,晚上在里包恩的地狱式教育下学习里世界的知识,现在的沢田纲吉即使废柴属性偶尔会被唤起,可是可以这么说,他正在向成为一位合格的首领道路迈进。

    在所有人中,里包恩可以算得上是比沢田纲吉还要了解沢田纲吉的人,适当的激励督促沢田纲吉,里包恩做的比任何人都好。只是,可能连里包恩本人都不知道,沢田纲吉的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个动人的秘密。

    那是在初二暑假的一天,好不容易了结十年战可还是要训练的沢田纲吉结束忙碌的一天,回到家打算换衣服休息。可悠闲的时光还没开始,正换着一半衣服的沢田纲吉就被跟里包恩决斗结果非常正常的以失败告终不停哭闹的蓝波打中了十年火箭炮,再度来到十年后的未知世界。

    再度来到十年后的世界,沢田纲吉曾经想过会不会知道些不同的未来。在八兆个世界中,总会有那么一个世界的他是个正常的平凡人。可等粉色的烟雾完全褪去,沢田纲吉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女子。

    那是个长相十分耐看的女子,说话很柔,声音很好听。与京子相像却有明显不同的女子给沢田纲吉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尤其当这位女子温柔的为他整理衣物的时候,沢田纲吉仿佛能听到他心跳加快的声音。

    即使不认识眼前这位陌生的女子,可那时沢田纲吉却下意识的明白,她是十年后的他重要的人。因为当时的他还深深的迷恋着笹川京子,他直接出口问出了他日后后悔莫及的问题。

    而当时那位笑的极暖的女子给出了什么表情呢……对,如果真要形容的话,可以用被整个世界抛弃,只知道默默哭泣的孩子来定义。

    就算那时的她还是笑的很暖很甜,可沢田纲吉就是知道,这个温柔如水般的女子在哭泣。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双灵动的黑眸不会欺骗有超直感加成的沢田纲吉。

    可明明距离见到那位陌生女子已经过了快一年了,为什么他还会经常梦到那位仿佛承载着整个世界光芒的女子?!

    “嘛,纲你走的慢一点,老师不会这么快到教室的!”身后山本武爽朗的声音打断了沢田纲吉的回忆,“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感觉纲好像有心事?!”

    “怎么会?!那是山本的错觉。”

    *

    时间过的飞快,眨眼间就到了初中毕业的日子。因为初三经历了继承式,沢田纲吉在九代目的要求下要去意大利学习。不止沢田纲吉本人,守护者们也是如此。

    毕业总能带着点名为离别、伤感的情绪,偌大的校园中有大亲友间相伴最后逛校园的感慨,也有兄弟间畅快淋漓相约庆祝远离校园的呐喊。但这些终归还是占小部分,更多的,还是女生或男生打算在毕业前将潜藏在内心的感情宣之于口的告白。

    与众人不一样,沢田纲吉并没有如两年前的他所幻想的那样约京子出来并告白对方。与狱寺隼人和山本武他们打了声招呼来到安静的楼顶,沢田纲吉望着蔚蓝的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纲君,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柔和的声音自沢田纲吉的身后响起,“总感觉不知不觉间,纲君比以往沉默了许多。”

    还是那样温暖、阳光的笑脸,可不知道为什么,笹川京子这张姣好的脸庞却不能给沢田纲吉如往常那般心动的情绪。

    “啊,只不过想在最后的时候看看校园而已。”沢田纲吉笑了笑,平静的给出了答案。

    “其实啊,纲君……”笹川京子并没有纠缠于刚才的问题,笑容中竟多了几分羞涩与甜蜜,“我今天找纲君是想……”

    散发着柔光的眼睛唤起了沢田纲吉的记忆,记忆中那仅仅五分钟的相处却给沢田纲吉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恍惚间女子的脸好似与京子重合,下一秒,反应过来的沢田纲吉下意识的堵住了京子未说出口的告白。

    “对不起,京子。”在那一刻,沢田纲吉的双眼深深的隐藏在刘海里,“你是个非常好的女孩,但……对不起。”

    不再看笹川京子的表情,沢田纲吉微微鞠了个躬,快速的离开了楼顶。

    也许在某个平行世界的他与那位女子相遇并在一起,只是为什么,现在的他也开始奢望这个世界能与她相遇并创造一个名为“爱”的奇迹?!

    *

    在意大利上学的日子是苦涩、难熬的。

    磕磕绊绊的学会意大利语并完成高中三年的课程,沢田纲吉与守护者们顺利的踏入意大利的某所著名的大学,开始更进一步的深造学习。大一的生活多多少少都带着悠闲与怡情,等升到大二的时候,终于能游刃有余处理热情的意大利女性告白的沢田纲吉某日突然心血来潮,在平日不常去的区域散步看风景。

    也许上天真的听到了沢田纲吉的期盼,也许是命运的指引,只一眼,沢田纲吉就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女子。

    与那时的短短五分钟的见面所不同,这时的女子看上去要相对生涩稚嫩些。蹲在地上的她手速极快的收着掉到地上的信件,而在她的身旁,一个大大的珠红行李箱伫立。

    “啊……”

    光顾着凝视突然出现的她,沢田纲吉这才反应过来迅速过去帮忙。骨节分明的大手将一封封的信件捡起并递到女子的手里,在这一刻,沢田纲吉都能听到他颤抖的声音。

    “给你,应该没少东西吧?!”与令他情不自禁沦陷的黑眸对视,沢田纲吉的棕眸中满是细碎的光芒,“我是沢田纲吉,不知能否知道你的名字?!”

    因为不知道姓名不知道出身,就算是有了彭格列帮助的沢田纲吉也无法寻找他日思夜想的女子。现在这个女子能再度出现在他的面前,沢田纲吉好似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grazie……诶?!你是日本人?!”女子的眼睛中突然迸发出温暖的光,好似为能在异国遇到同乡而感到兴奋,“沢田君你好,我是中岛由衣,是一名交换生,请多多指教。”

    要怎么形容这位叫做中岛由衣的女子的笑容呢……

    沢田纲吉在由衣诧异的目光中与由衣痴痴对视,毫不刺眼的阳光正好打在沢田纲吉清秀的侧脸上,为沢田纲吉增添了无法言表的魅力。

    中岛由衣的笑容,真的能净化一切,洗涤心灵。

    *

    如愿以偿的能与痴念多年的女子见面,沢田纲吉即使面上不表,可在最初的日子里心里却美上了天。

    在与由衣的相处中,沢田纲吉知道了由衣学习很好,知道了由衣非常喜欢可爱的小动物,知道了由衣很会弹钢琴,知道了由衣是个外表看上去柔弱,其实内心很坚强的女子,这样的由衣,让在里世界中已经小有名气的沢田纲吉移不开眼。

    恰到好处的与由衣逐渐缩短距离,仗着学长以及学生会部长的身份,沢田纲吉在不惊动由衣的基础上让由衣逐渐习惯他陪伴在她的身边。在某个天气晴朗的下午,为了话剧公演的事情,沢田纲吉与由衣边散步边敲定细节。打过招呼后,沢田纲吉并没有一上来就与由衣商定,而是从家常开始。

    “我有次在学生会无意间看到了你的档案。”与由衣并排走着,沢田纲吉细致入微的顾及着由衣的脚步与速率,“没想到,由衣在高中竟是话剧社的社长大人。”

    “喂喂,纲吉君,什么叫做没想到我是话剧社的社长大人啊!不许小瞧人!”由衣听后萌萌的嘟起了嘴,挥舞着粉拳与沢田纲吉抗议,“其实也是因为妈妈喜欢话剧啦,我妈妈上学的时候也是话剧社的,爸爸还把妈妈年轻时的照片拿出来呢!”

    就算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也足够让在异国求学的由衣与原本想着和由衣有更深接触的沢田纲吉拉近距离。明明称呼只是由沢田君转变为纲吉君,可也让沢田纲吉开心的笑的不停。

    “我啊,原本对话剧的喜好一般,但看了妈妈以前表演的录像带后真的迷的不行!所以爸爸那个有了妻子就能抛弃女儿的重妻轻女男直接让我在选填社团时选话剧社,完全不让我考虑自己的喜好。”

    由衣的父亲奥利弗是位意大利人,意大利人骨子里那奔放的个性让奥利弗追求由衣的母亲中岛绫川时受到了不少磨难。因为追的过程很辛苦,在一起后,奥利弗成功成为了一个妻奴,事事以妻子为最优先。

    “结果啊,在经历过一次话剧表演后,我啊……”

    好似小孩子在细数珍宝般,沢田纲吉侧头温柔的凝视着因为兴奋激动而小脸红红的由衣。边走边打开遮阳伞举在由衣的头顶,沢田纲吉只是温柔的望着由衣而下意识的摒弃了周围的声音。

    “……那个,纲吉君。”由衣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小脸上多了一抹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太吵了,总感觉纲吉君有点不在状态。”

    “完全没有,我听的很认真,由衣能喜欢上话剧真的太好了。”轻柔的口吻好似在安抚小孩子,沢田纲吉的笑容里满是怜惜,“我觉得,能遇到由衣真是太好了……”

    “说什么呢,纲吉君……”

    桃心脸上沾染诱人的红晕,由衣不自然的别过了脸。两只小手挥舞着驱散脸上炽热的高温,由衣轻咳了几声,明显不好意思的转移着话题。

    奇怪,为什么她觉得心跳好似跳漏了一拍?!

    “纲吉君,这次话剧是由话剧部的文字编辑写的,貌似是公主与骑士的恋爱故事。”一提到喜爱的话剧,由衣的小脸上洋溢着兴奋,“不知道这次会是由谁来担任话剧的男女主角,我看了剧本,超级喜欢!!”

    由衣很喜欢这次的剧本吗?!

    棕眸微微一转,沢田纲吉还是如往常那样与由衣开心的聊天,可心里却打起其他小心思。

    *

    全校公演的话剧总算定了男女主角,但令人惊讶的是,女主角只是个刚加入话剧社没几个月的交换生,男主角竟由校园的风云人物,大二的沢田纲吉出演。

    因为当时的角色是抽签定的,当女生们听说由衣要与那个不食人间烟火,拒绝了无数女生告白的沢田纲吉搭戏时,她们一半欢喜一半怨恨,欢喜于沢田纲吉会出演温柔帅气的骑士,悲伤于这么重要的女主角竟被由衣夺去。尤其是话剧社的女生,毕竟,知道剧本的她们很明白,整个话剧的□□就在于男女主角的吻戏。

    秘密的彩排一次又一次,时间最终来到了公演的那一天。当换好公主裙的由衣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时,早已换好服装等在一旁的沢田纲吉竟然看直了眼。

    “纲吉君,我这样是不是很奇怪?!”有些紧张的抓了抓刚烫的一次性卷发,大大的波浪卷让由衣更加迷人,“我总觉得这个裙子的领是不是低了点。”

    那公主裙的领正好在胸口附近,由衣下意识的捂着,深怕会走露春光。一直秘密观察四周的沢田纲吉自然发现了周围男性惊艳的目光,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沢田纲吉抓着由衣的手跑到演员休息室。

    “由衣真好看,好看到让我想把你珍藏,不让别人觊觎……”

    “真是的,纲吉君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个痴汉?!”有些受不了的笑了笑,由衣对沢田纲吉时不时的撩妹技能快给跪了,“纲吉君请注意你的翩翩公子形象!”

    话剧的表演十分精彩,尤其在公主将手放在骑士的手上时,骑士那郑重的宣言。伴随着骑士那句“我永远深爱着你,你是我唯一”的话语,沢田纲吉缓缓的抱住由衣,二人的距离近到能感受到对方打在彼此脸上的气息。

    “喂喂,纲吉君,太近了!这跟剧本设定的不一样!!”僵着张脸,由衣面部保持微笑与沢田纲吉小声的说话,“纲吉君……啊!”

    “小心!”

    不知是什么原因,高高挂在舞台正中央的吊灯竟然直直的坠落下来。如果没有沢田纲吉及时抱着由衣躲避,此刻的由衣只怕已经毙命。

    “由衣,你没事吧?!”

    暖棕色的眼眸中有藏不住的慌乱,沢田纲吉不顾周围人的惊呼和喊叫与由衣保持男上女下的姿势。两人的唇瓣靠的极近,在由衣刚反应过来逃过一劫后,由衣的脸突然变得深红,慌乱中推开沢田纲吉离开了舞台。

    “我、我才没有不好意思!反、反正现在话剧也演不下去了,我先去后台休息!”

    *

    半龟缩半不好意思的躲了沢田纲吉几天,当沢田纲吉再度出现在由衣面前时,是在一个音乐教室。

    教室中的由衣透过窗子望着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不知多久,察觉到沢田纲吉存在的由衣小脸一红,好似有些害羞的低下了脑袋。

    “纲吉君,你怎么会……在这里?!”由衣的双手不自觉的拧着衣角,“那天对不起,那么失礼。”

    “没关系,那天是我唐突了。”

    跟没察觉到由衣的窘迫一般,沢田纲吉一步步走进教室坐在椅子上一副聆听的样子。注视着沢田纲吉那张清秀的脸,由衣脸上的红晕加深,有些不自然的撇过了眼睛。

    “如果纲吉君不介意的话,那我给你弹奏首钢琴曲算作赔礼。”

    在沢田纲吉点头应允下活动着手指,由衣悄悄咽了咽口水,在心跳加速中弹奏出肖邦的名曲——离别曲,动人的曲子在空中流淌,宣泄的感情拍打着内心。当由衣按下最后一个音符后,她有些紧张的站起身,直视着沢田纲吉。

    “纲吉君,这首钢琴曲对我和我家人来说是首非常重要的钢琴曲!所以,所以……”顿了良久,由衣好似在为自己鼓气,“三日后,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说完,由衣不顾一切的跑出了教室。坐在椅子上的沢田纲吉眨了眨眼睛,突然笑出了声音。

    无论这首钢琴曲有什么意义,他都会用一生来铭记。

    *

    由衣所说的三日后很快就到了。

    在学生会干完所有事,沢田纲吉静静的坐在办公室的沙发里等着由衣的到来。因为每周的这天沢田纲吉都要来学生会整理文件,由衣是知道他在这里的。

    “咦,沢田君不走吗?!”同在学生会,也是日本留学生的藤野加奈子疑惑的望着沢田纲吉,“文件都已经处理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啊,抱歉,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啊,原来如此……”藤野加奈子咬了咬唇,在沢田纲吉诧异的目光中红了脸,“其实我一直有件事想告诉沢田君。”

    “什么?!”因为在想着由衣的事,沢田纲吉的反应慢了半拍,“藤野桑有什么事?!”

    藤野加奈子与沢田纲吉同属于一个部门,因为工作上的往来,沢田纲吉与藤野加奈子还算熟悉。对于藤野加奈子,沢田纲吉只留下了她做事认真负责的唯一印象。

    “其实,沢田君,我一直喜欢着你!”

    边说着,藤野加奈子快速上前了几步,与沢田纲吉离的极近,如果在远处望去,不知情的人会以为他们在亲腻。

    “嘭!”

    东西掉在地面上的声音尤为明显,当沢田纲吉推开藤原加奈子时,只看见由衣跑远的背影与掉在地上,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心急的想快速追上去,沢田纲吉突然被藤野加奈子拽住了手臂。

    “非得是她吗?!沢田君,我一直喜欢你!当初话剧的抽签也是你搞的鬼吧?!为什么非得是她,那个明明很平凡的交换生中岛由衣!”藤野加奈子边哭边宣泄着,那样子尤为楚楚可怜。

    “对不起,藤野桑……”面对藤野加奈子的眼泪,沢田纲吉只是微微皱着眉,“我只独爱她一人而已。”

    抽出手臂捡起巧克力追上去,一直锻炼的沢田纲吉很快就找到并追上了由衣,不顾由衣的挣扎毫不犹豫的将由衣抱进怀里,沢田纲吉安抚着由衣的情绪。

    “你走开,沢田纲吉,你这个讨厌鬼!你都有了女朋友还来招惹我!亏我想在爸爸向妈妈表白的日子对你……”咬住唇瓣咽下话语,由衣看上去很不甘,“你这个人,好差劲!”

    “才不是女朋友,我只喜欢你!”双手搭在由衣的肩膀上,沢田纲吉心疼的看着由衣的泪眼,“我不管你是不是讨厌我,但我只喜欢你!所以,能不能把你余下的时间都留给我一人!”

    *

    当沢田纲吉看到由衣流着泪呆呆的望着他半哭不哭时,沢田纲吉便知道,他已成功创造出他想要的“爱”的奇迹。

    第三卷:思之如狂,完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