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阴书令最新章节!

    智缘这位大伯的好友,用白公鸡来过命,将孝义身上的七针煞要转嫁到我身上,利用煞气和鬼气对冲,来抵消我身上的九阴鬼气,只是后面出现了让人难以预料的情况。

    按照大乘佛教来说,像鸡啊,羊肉啊,这些荤腥之类的东西要避讳。但智缘师伯属于小乘佛教的密宗。对于密宗之人来说,身在红尘,那就要在红尘之中摸爬滚打,一切顿悟之际,皆是佛缘,百行无忌。

    事不宜迟,现在利用大雄宝殿佛晕将孝义的八字煞气给屏蔽掉,这样,七针煞就会找不到下煞的对象,再让我吸取煞气,最后再破掉施术之人的人偶,阴阳的回魂咒将孝义的魂魄从施术之人的手中夺来。

    道理就是这样的道理,但做起来我知道,不是那样简单,老和尚和老阴阳在后堂密谋了一会的法事,能简单吗?

    大雄宝殿上,释迦摩尼的金身法像前面,佛香袅袅,火烛点点,上面两个一百瓦的灯泡,照的大殿里一片明亮。

    智缘老和尚和陆贱人站在一起,在释迦摩尼佛像面前,伴随着一声“稽首皈依苏洗涤,头面顶礼七俱骶。今我称颂大准提,只愿慈悲垂加护,南无阿弥陀佛!”佛咒,便开启了今晚了法事。

    对于前面的佛咒,我在一些mp3音乐里面也听过,觉得平淡无奇,想不到现在被智缘师伯和陆贱人这样唱诵出来,整个大雄宝殿里面似乎有一种神圣的佛光在闪耀,那亮度,就是上面的两个百瓦的灯泡都比不过,但仔细一看,大雄宝殿和平常一样,似乎这佛光只是人的一种错觉而已。

    我的左手,这会突然有一种被千百根钢针刺肉的感觉,赶紧缩进袖子里面,才好多了。

    这让我意识到,左手的九阴鬼气被佛光所克制,自己以后在神性的东西前面,要注意些,否则被误伤就不好了。

    佛光克制住了大雄宝殿里面所有邪性的东西,包括孝义身上的七针煞这会也显得蠢蠢欲动。

    大伯看着供案上的孝义,那脸上时不时的黑气闪过,明显就是煞气正在折磨这孩子。

    “元元子,你上前来。”大伯招呼我到供案前。

    我很不情愿地走到元元子身边,大伯也没有征求我的意见,一把抓住了我的左手,然后让我的手掌和孝义的手掌重叠在一起,五指对齐,由于孝义的手掌小,又担心在入煞的时候,我受不了那种疼痛,恐手指滑落,直接用红绳将们两人的每个手指头绑起来。

    就在佛祖的坐像下面,我的手掌这会就像有九根电钻正在打眼,那种彻骨铭心的疼痛,直接让我冷汗直下。

    大伯看了我一眼,对智缘说道,“老和尚,赶紧开始吧!”

    “恩,佛爷晓得,你这老光棍不要催我。”

    我虽然疼痛难忍,但我的耳目没有失聪,听到智缘这样回答,我脖子的青筋直冒,双腿不由自主地打颤。

    出现这样的状况一方面是因为疼痛疼的,另一方面是被智缘给气得,敢情受疼痛的不是他自己,不是陆贱人啊!

    智缘看了我一眼,虽然嘴上说不要催他,但也明白我已经到了疼痛的极点,如果在疼下去,我就昏迷过去了。

    昏迷的人,那神识和灵魂就会休眠,如果这会煞气入体,重则就是丧命,轻则也是个半身不遂的植物人。

    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老和尚,大声说道,“陆观,将红木箱子里面的大无量诸病灵符拿出来,快点!”

    强忍着疼痛,我撇过头一看,陆贱人拿来竟然是一张棕树叶子,后来才知道这玩意叫贝叶。

    贝叶上面画着的符箓我一点也不认识,毕竟这属于佛宗的东西,和阴阳家不是一个套路。

    老和尚拿住贝叶符(大无量诸病灵符),然后放在孝义的胸膛上,大声念道,“八部天龙金刚令,自赤书玉字八伏,龙文保制劫运使,病去煞失无量至,南无阿弥陀佛!”

    老和尚的贝叶符和净煞咒一念完,孝义脸上慢慢地平和下来,我遭殃了,伴随着咒语的结束,不但我的左手疼,接着就是浑身疼,脑袋疼,就连下面的小弟弟也疼。

    我想喊出来,但疼得我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我心里那个担心啊,担心我的小弟弟啊,如果被这煞气给报废了,我的后半生怎么办,我们老侯家的香火由谁来继承,因为我记得大伯说过,媳妇是别人家的好,孩子还是自己的好,别人家的媳妇可以为你解锁好多姿势,自己家的孩子和你没有隔阂……

    我很想晕过去,但在净煞咒和贝叶符的作用下,我只有疼,然后就是麻木,接着眼前一阵阵地发黑。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能说我还在站着,身上的冷汗一阵阵的发凉。

    “爸妈,爷爷,我咋睡在这里了呢?”这时孝义的那微弱的声音,将我的意识从麻木中唤了回来。

    大伯上来赶紧解掉我手上的红绳,我被陆贱人背着放在后院的禅房中。

    就在老和尚的土炕上,我虽然很想睡过去,但这会左手心里面,非常地痒,我恨不得用刀子将手心里面的肉给剜掉。

    大伯这会也进来了,毕竟在佛祖坐像下面,施展阴阳先生的术法,有些折扣,在禅房里面来进行“过命”,没有佛法的排斥,那效果可以保证。

    孝义进来躺在我身边,看了我一眼说道,“元子叔叔,你怎么洗澡去了?”

    我很想骂一句,你dog日的,眼瞎了,这全身汗津津的,还不是被你害的。作为当代汉语言文学的大学生,我骂不出来,更主要是我没有力气骂。

    手掌里面抠心挖嗓子地痒,我忍耐着,眼睛在看着大伯怎样给孝义“过命”。

    只见大伯将剩下的两根没用的红绳,合在一起绑在孝义的左手上,另一头绑在鸡脖子上。

    鸡也许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这会在大伯手里扑腾起来,结果被大伯捏住鸡头,念了一段闭鸡令。

    过去的阴阳先生行走四方,第一个要会闭狗令,如果到人家借宿,被看家狗狂吠,那种感觉很不爽,闭狗令也就成了看家绝活。第二个就是闭鸡令,阴阳先生做法,有很多时候都要用鸡,那鸡不听话,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吗。第三个就是游神令,在陌生的地方,阴阳先生都会借用当地的日游神和夜游神来明辨阴阳,堪舆地理,知晓风物。

    大伯的闭鸡令一念完,白公鸡很是乖巧地趴在地上。

    “鱼儿,火香三柱,给我拿来!”

    鱼儿哥到前殿取檀香去了,大伯掏出先前贴在孝义脸上的三张黄裱府,摆在炕沿边上。

    三柱火香被大伯的引火令点燃之后,用火头在孝义的额头,心口,肚脐眼的位置点了三下。

    然后插在炕沿的砖缝里,“剑来~”,鱼儿哥将铜钱剑递给大伯,炕沿上的第一张黄裱府被大伯用剑尖升起,“一符一层天,三符八字开,今日我施回魂咒,魂归人体命归鸡。”

    刚说完,鱼儿哥手里的法铃急促地摇晃起来。

    大概过了十五秒,三张符都要烧完的时候,大伯手里的铜钱剑越来越重,似乎有东西在往下压。如果剑尖低于炕沿,那这一次的“过命”就失败了,看来对方施展邪术之人,这会也是拼了。

    大伯也怒了,手指头划过铜钱剑的边缘,指尖血在剑面上形成了血珠,滚动起来。

    血珠不断地滚动,大伯气冲丹田,犹如风雷般的声音吼道“紫府神君,赤帝黑工,六府流液,百病不侵,金津保命,回符吉庆,三元元主,列在神庭,制魂成身,面生五蕴,急急如律令。

    李孝义还不归来?”

    回魂咒一念完,剑面上的血珠,顿时沸腾起来,大伯的脸膛也变成刚下完蛋的鸡冠子,红彤彤的。两鬓的汗珠就像佛陀的脑袋,正在不断地往出渗。

    坐在一旁的老和尚,刚才进行过“入煞”的法事之后,现在也变得筋疲力尽,再说佛家和阴阳家的法术神通体系也不一样,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大伯施展九牛二虎之力,来召回李孝义的魂魄,破除他的八字命数。

    过了两分钟,大伯这时身体已经抽搐起来,那神情,简直比看村头的李寡妇洗澡都高潮。但是我明白,大伯这会进行着最后的一搏,身体抽搐不是什么愉悦的表现,而是已经将一身的精、气、神全部用在了铜钱剑上面,用在了破除李孝义的本命八字上面。

    好在大伯这些年以来,虽然在阴阳术法上面进步不大,功底基础那可是很扎实的,召回孝义的八字魂魄现在已经到了比拼功底的时候。

    香烛一点点的变矮,眼看着炕沿边的香烛都要燃尽,如果香烛燃尽,孝义的魂魄还不归来,大伯和智缘老和尚那就真的是声明扫地了。

    就在最后一缕香烛要燃尽的时候,大伯突然一口鲜血喷在铜钱剑上,顿时铜光大作,剑身一轻,白公鸡的开始颤抖起来,一分钟后,这白公鸡突然飞到炕沿上,引劲打鸣,大伯瘫倒在地上!

    雄鸡一唱天下白,魂魄归位,这过命的法事算是成功了,我也很高兴,只是我内心里面,还在为这这钻心的手痒焦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