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霸主在乡村 001 归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恐龙霸主在乡村最新章节!

    “贾总?你不是三年半?怎么才两年就出来了?咱们那五十万的账是不是应该……还有那次吃饭,我替你花的了两万块也该一并还了吧?”

    一辆黑色宝马停在贾麒麟身边,一个胖乎乎的男子人头伸出来,戴在脖子上的粗大金链子晃荡了下,阳光下闪闪发光。

    “刘总,五十万的账你应该找法院。至于两万块的饭钱等过阵子手头宽松点还你吧。”

    一个留着平头,穿着灰色T恤短裤的年轻男子平静说道。

    “是吗?其实你还不如在里面多待几年,五十万看来指望不上了……不过两万块过一阵子可要一定记得还。”

    胖子咧嘴一笑,缩回了头。

    “对了,上次饭局听王总私下对李总说,你欠他的三百万他会拿你的两颗肾和一双腿来还得。这阵子小心一点,能躲就尽量多躲躲。”

    宝马车里飘出这句话后扬尘而去,车轮子转起的泥水溅了贾麒麟一身一脸。

    年轻男子眉头一皱,眼里闪过两道阴冷的光芒。

    右手缓缓捏紧,指节发出咔嚓咔嚓清脆声响。于此同时,身上一股威势散发,拳头四周的空间的有一层浅浅的涟漪荡漾开来,若是仔细看的话,手指缝隙里还有一道道微弱的金色游丝。

    “叮当……”

    一阵手机铃音响起,年轻男子轻吐一口气,从兜里取出一块纸巾轻轻擦过脸上的泥水,接着取出手机。

    手机收到一条短信,发件人备注是女王大人,他的模特女友。

    都说患难见真情,他虽然生意失败进了牢房,但女朋友“不离不弃”,在他刚进去的那一阵子还来看望了他,安慰他东山再起从头再来,她会一直等着他的。

    点开短信,短信内容是:麒麟,听说你出来了,有件事情要给你说一下,我们结束吧。还有,我下个月就和恺威结婚了,希望我们以后各自好过,彻底断了联系,不要纠缠,好聚好散。

    年轻男子愣了一下……缓缓侧过头,失神的望着东南方向,嘴角微微一颤。

    “哗……”

    手心一道金色光芒闪烁。

    “咔嚓……”

    崭新的手机像蛛丝一样裂开一道道缝隙。

    半响……

    年轻男子回了神,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回头拿起手里的手机,手机面目全非,布满密密麻麻的缝隙。

    “唉……去吧……”

    看了眼路边的护城河,远远抛了出去。

    “噗通……”

    溅起一片水花,手机彻底没入了河里。

    “哎呀……”

    “他把手机丢了……”

    那边公交站牌等车的几个乘客发出惊呼和低声交谈。

    ……

    “呃……”

    年轻男子低头看着右手手心,手心一个斜立的“z”形淡金色符号,就像天气预报里面的雷电天气图标。

    这不是纹身,也不是小孩贴纸之类的小玩意不小心粘在手心,而是前一阵子做了一个梦。

    梦里一个白胡子老头身穿一件浅灰色的长袍,脸上堆着虚伪的平易和蔼,讪讪对他说……

    我#……

    ……老夫找了你三千八百二十五年了……

    实话告诉你……

    你有成神的潜力……

    当然,信不信由你喽……

    不过还是先助你一臂之力!

    手心一阵剧痛惊醒了他,醒来后,就看见了手心的这个神秘符号。

    ……

    “5路车终于来了!”

    那边公交车牌下的乘客有人发出惊呼。不远处,一辆绿色的公交车就像矜持的少女徐徐而来。

    众乘客蜂拥而去。

    年轻男子收起手臂,也迈开脚步小跑过去。

    公交车走走停停,半个小时后到了火车站,年轻男子下了车,走到售票大厅买了火车票,火车票是五号车厢022座位。进了候车室,不一会儿就检票了,跟着拥挤的人流队伍上了火车……

    刚好座位靠窗,安安静静坐在座位前,望着窗户。

    火车一个轻轻摇晃,动了起来,外面的景物也跟着动起来,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响,外面的景物变幻越来越快,越来越模糊……

    他叫贾麒麟。

    从小没有父母,十六岁爷爷去世,辍学进入社会。

    凭借还算灵光的大脑和一股狠劲儿,打拼十年,终于有了一份不小的事业,豪宅名车嫩模女友的标配也齐了。

    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他也一样,一场被人精心算计的资金链断裂,让公司瞬间陷入瘫痪状态,进而引发一系列恶性反应,他拼尽各种手段所有本事也无济于事,转眼间市价上亿的公司崩塌,他也债墙高筑被债务人起诉锒铛入狱。

    好在他在里面表现不错,立了几次功后提前一年缓刑出狱,也算重见光明。

    “越鸟巢南枝,狐死必首丘,十二年了……该回去走走了。”

    贾麒麟嘴角挤出几丝僵硬的笑容。

    ……

    十二个小时的车程看似很长,其实很短。车到站后,天早就亮了。

    绥石县,贾麒麟的家乡。

    这是个西北地区的国家级贫困县,十几年的时间,除了新建了几座大楼,翻了几倍的物价,其余并没有多大变化。

    他在县城并么有多作停留,吃了一碗绥石县的特色小吃羊杂碎后,进超市随便买了点东西,来到体育场斜对面小等了五六分钟,就等到一辆回家的班车。

    这趟班车并不能直达他们村子,只是绥石县通往隔壁梓州县的路过他们村子几里外的出口。

    记忆中,山沟出口到村里只有一条泥泞的土路,每到夏天下雨的时候,土路上到处都是泥坑,相当难走。

    “师傅,三里砭桥头停一下。”

    贾麒麟估摸着快到山沟出口处了,提前说道。

    “好的。”

    班车司机回复道。

    几分钟后,班车停下来。

    “三里砭到了。”

    司机回头喊道。

    “哦,好的。”

    贾麒麟起身下了车,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条不算宽敞的水泥路,弯弯曲曲通到山沟里面。

    “居然修了水泥路,早知道我就打车了。”

    贾麒麟耸肩尴尬一笑。

    也是啊,十几年了,他都经历了那么多次人生的起伏,这些偏僻的小山村也自然会有些或大或小的变化了。

    “也不知道村里还有人认得出他?离开这么多年了……”

    贾麒麟朝山口走去。

    刚走几步,身后传来叮当的清脆铃铛声,止住脚步转身一看,一个头上裹着白毛巾老头,坐着驴拉车上,手里拿着一根红柠条,赶着毛驴慢悠悠的走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