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肉粽客最新章节!

    几乎是在我脑中闪现出“暴君水蛭”这个词的同时,那东西已是奔若游雷般一口咬住了队伍中间的小袁,从胖子博命一扎到它暴起发难,一连串变故就发生在短短几秒间,众人无不惊骇欲死,队形猛然间全乱,混乱间我看到那怪物的整个口器都罩在了小袁头部,将他整个头颅咬至没颈。我脑子“轰”的一声涨得老大,心知小袁这下肯定没救了。

    果然,也就一俩秒的工夫,那血口怪物又将头部一扬,队伍中的小袁赫然已是具无头死尸,颈腔中的血水喷出数米之高,轰然倒进了泥水之中。

    这一幕在场之人无不看得真切,几乎全都吓傻了眼,我见小袁顷刻间毙命,心中一堵,几近暴怒,抄起手中的探棍使全力直接朝那怪物身上抛去,同时手一挥,也顾不上周围人听不听得见,连动作带怒吼的对众人咆哮道:“跑!!!”

    胖子和彩柳不愧是胆色过人,几乎在那东西咬掉小袁整个脑袋的同时,他俩已是将手中的刀具及探棍全都送入了那怪物体内,那怪物本来尾部就被胖子定住,现在又遭重击,吃痛间没有规则地开始在水里空中乱舞怪扭,我也不知从哪里生出的气力,抓起背后也不知是谁的肩膀衣领,就朝沼泽对岸扔去,目瞪口呆的其余几人方才惊悟,连忙不要命似的朝对岸游去,走在我前面的查四这会儿已是回转身形,趟着水朝队伍中段奔来。

    因为之前让他打头阵开路的缘故,所以我把几根探棍中最长的那支给了他。我见他在水中右脚往后一挪,马步一扎,双手持着尖锐的探棒就直接朝那怪物的口器处扎去,力道狠准有力,毫不迟疑。

    我看查四将那怪物扎翻入水,抓住时机催促众人赶紧往对岸奔游,这时那怪物似乎已将尾部被胖子扎入的那支探棒甩将开,一摆尾,竟将游在附近的小刘扫出水面老高,直接连人带背包扫进了我们一直避让着行走的沼泽深处去。

    我嗓子眼一哑,还没支出声响,就见小刘在远处泥水里扑腾了几下便不见了踪迹。我几乎怒火攻心,迈起步子刚想往小刘消匿的地方游去,胖子冷不丁一掌打在我背上,我转头看他一对圆睁的怒目隔着防毒面具的镜片正瞪着我,几乎都要喷出火来,嘴里似乎是在吼着什么,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拽着一并趟了水,直朝对岸奔游。

    我再回头看的时候见彩柳伙同查四已再次将那水中怪物扎住,查四扎着马步一搭手,彩柳运足借力,竟硬是在沼泽水面腾空飞起老高,我见她手中寒光一闪,几柄利刃已是破空直刺向那翻腾搅滚着的污水秽泥中去,而她自己也早借力落在了我们前面更加靠近岸边的地方;查四在托起彩柳的那一刹那间也早就一个鲤鱼打挺,像浪里白条似的冲我们这边游将过来,速度惊人,丝毫不比那怪物慢腾。

    在我目瞪口呆间,队伍里所有人几乎都上了岸,并在胖子和查四的拉扯下迅速远离了沼泽水边,见水中那怪物没有追击过来,众人这才泄了力,全都瘫坐在了地上。

    可能缘于方才场面突发激烈,死里逃生的几人竟都没有只言片语的交流,全都楞目对视,隔着防毒面罩谁也看不到谁的脸,一时间林中阒静无声,谧默如坟。好半晌,我才听闻小陈抖着惨绝人寰的嗓音问了句:

    “那……那是什、什么东西……啊?啊?”

    没人作答,我惨白着脸颤抖着双手退下了罩在头上的防毒面具,嘴唇张张合合,却不知该说点什么。

    胖子伙同查四快速检查了下队伍里仅剩的小陈及小沈的身体状况,又点燃几只香烟脱裤退靴的开始烫烧自己和其他几人身上附着的水蛭蚂蟥,彩柳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只在清理周身的污水淤泥。我傻愣在地上,胖子递烟给我我都没察觉。

    我扭头看他,想故作镇定却还是满面惶恐,记忆里我从小到大无论闯过多大的祸捅过多大的娄子,也从来没有闹出过人命,此时此刻却完全不知道应该这么做;胖子一看我表情就明白了,也没说什么,索性把烟点了强行塞我嘴里,末了,又重重拍了拍我肩头,然后转身帮查四整理背包亲点装备去了。

    胖子就是这样的人,行多于言,我知道他这是在安慰我,让我别想太多,以前我俩横行街头与人斗殴比狠那会儿,我偶尔也出现过情绪低落或是惶恐不安的时候,每当如此,胖子总是抹抹脸上的血污扫扫身上的泥土,用力拍拍我的肩膀安抚我,只不过那会儿年轻,他总要配上些灭别人志气长我俩威风的台词,现在年岁见长,虽是省去了污言秽语,但习惯依旧如故,依旧站在我边上,做我最坚实的后盾,以自身为准则告诉我,“怕个锤子,有你纪哥在,天塌下来我都给顶着,谁******都别想欺负咱!”

    想起这些事,我心里突然好受了许多,扭头朝来时的血雾沼泽看了一眼,仍是一片飘忽弥漫着的血色。

    稍作休整我们又退离到了距离沼泽很远的丛林间,没人说话,大家各自整理了下行囊背包便准备继续前进,不想刚走了没几步,小沈就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我急忙过去查看,只见他俩眼翻白,浑身抽搐,我赶紧招呼查四把之前熬制的草药翻找出来给他喂上,没想到草药还没拿到手里,小沈突然蹬了蹬腿,一口气没上来,竟就这么死了。

    我一下瘫坐在地上,俩眼直勾勾盯着死透了的最后一个行政同事小沈,急火攻心,胸中猛觉堵咽,口中一甜,竟吐出口血水来,胖子急忙过来拍我的后背,被我抬手拦了开去。直盯着看了良久,我方才起身,长叹一声,招呼胖子和小陈跟我找个地方挖坑埋了这倒霉的同伴。

    查四见一时半会走不了了,便闪身进了丛林里,不一会儿抱了大捆干柴枯枝回来准备升起篝火,彩柳则在一旁清点自己的装备,我和胖子小陈等人回来的时候,篝火已是烧得噼啪作响。大家围着篝火分吃干粮,也没人开腔。不知怎的,我内心渐渐平复如水,什么都没再去想,只望着熊熊篝火发呆。

    是夜,小陈已在帐篷里熟睡,胖子和查四白天找了些坚固称手的枯木树枝回来制作防身武器,彩柳也在篝火前闭目盘膝打坐,我全无睡意,也没进帐篷,便跟他们一起坐在篝火堆前。

    一直到后半夜的光景,篝火前就只剩我和查四俩人,我想起点事儿,于是拿出地形图给查四,问他道:“还有多远?”

    查四这会儿已将做好的尖锐木棍摆放好,接过我递将过来的地形图只瞅了一眼便又还给了我。

    “这地图没多大用,这条路在地图上是没有的。”

    我自然也知道这一点,点点头也没接话,查四接着说道,“这条小路寨子里以前有人走过,速度快的话一天半到俩天的时间就能到达殷谷,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冲他摆摆手,我并没有责怪他带我们走上这条凶险万分的捷径的意思,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赶到殷谷与考古队汇合,如果山涧小道是第一波进山那伙人炸毁的,那么何副队长他们说不定也是另辟通道进的谷,指不定他们是不是也在雨林中和我们有差不多的遭遇。

    我跟查四合计了一会儿,查四表示过了沼泽地离殷谷就不远了,顶多再耗上一到俩天的时间就能抵达;我木然点点头,没再答话,查四让我多少睡一会儿,天亮还得赶路,我依了他,也回了帐篷。

    第二天我们走的还算稳妥,一路上也再没发生什么惊骇之事,只是短短几天就折了三条人命,众人心头都蒙了一层阴影,彼此之间的交流少了很多,我心里装着事儿,也没过多发表什么言论,只埋头赶路,临近傍晚左右,我们一行人停在了一个巨大的林间山洞前。

    山洞洞口入眼甚为宽广,约莫能有俩张东风卡车车头大小,一眼望进去深不见底,漆黑一片。这回我长了记性,让众人先在洞口前临时扎营休息,自己伙同查四先进洞探查探查,胖子本来执意要跟我们一起进洞,我想着留彩柳一个人在外面保护小陈倒也没问题,不过要是全进去了,那也没什么探查的必要了,去俩个人就足够了。

    我和查四轻装简行,带了火把和武器就摸进了山洞里去,洞中怪石嶙峋,洞壁上湿漉不堪,我俩一路摸索缓行,倒也没见到什么危险的东西。查探多时,我回头瞧见身后的洞口已是缩得只有间宿舍房门大小,便招呼查四可以原路折返了,查四拉住我,示意我观察脚下的地面。我这才留意到在我们脚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很多黏稠的乳白色物体,我俯下身去挑起一点凑到眼前看了看也没看出是什么,闻了闻只觉得腥臭无比,我眉头一皱,这是……?

    查四用手指捻了捻,也凑到鼻头一闻,我看他脸色一变,我还没问怎么了,就见他急忙熄了我俩手中所持的火把,摸出手电筒打亮,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将手中的电筒朝远处的洞穴上方一扫。顺着手电的光柱望去,我头皮一炸,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