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粽客 第二十四话:夜明古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肉粽客最新章节!

    二十来分钟之后,我和查四回到了洞口前的营地里,胖子见我忧心忡忡,便问我怎么回事,我拿出一包乳白色的东西递给他,胖子疑惑的接过手凑到面前闻了闻,马上咒骂道:“他娘的,什么玩意儿?这么臭,屎啊?”

    “还真是。”我叹了口气,往地上一坐,点起支烟来。

    胖子闻言奇道:“嘿?你们进洞老半天,就捡坨屎回来是要干什么?难不成这东西还值几个钱?”

    查四摇摇头,但马上又点点头,我对胖子说道:“这东西确实是粪便,不过医书上称之为夜明砂,也叫天鼠粪,是种按年份区分的珍贵药材,现在上百年的一克都难求。”

    胖子半信半疑,一旁的小陈抖声问我,“……既然这么值钱,那……这是、这是什么东西的粪便啊?”

    我知道小陈在担心什么,便安慰他道:“哦,这夜明砂啊,其实就是蝙蝠粪。”

    蝙蝠粪确实是种名贵的药材,不过一般来说上好的蝙蝠粪都是呈棕褐色颗粒状的,并且没有任何气味,千年级别的听说呈金黄色带茉莉香,不过那种稀罕货见过的人也没几个,另外蝙蝠靠吃昆虫为生,在它们的粪便里经常能找到许多有光泽的昆虫头部、眼睛和没有消化掉的小翅膀,一眼望上去全是由这些东西折射形成的小亮点,故美名曰夜明砂。

    小陈一听原来是只是蝙蝠,顿时松了口气,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在喃喃自语安慰自己:“哦,这深山老林的,有山洞有蝙蝠也还正常,正常就好,正常就好。”不过话才说完他马上又问我道:“唐、唐哥,是……是什么样的蝙蝠啊?你们有没有看见?有没有尖牙利爪?是不是……吸血的?”

    方才手电光柱下的景象我现在还记忆犹新,据说在非洲有种靠吸食人畜等活物鲜血繁衍存活的蝙蝠,长相丑陋,生性凶猛,跟飞蝗似的尤爱成群结队的捕食,很是恐怖。我有幸见过那类血蝙蝠的照片,这会儿在脑海里对比了一下,感觉并不像——都不说像了,简直跟背后山洞里的有着天壤之别。

    我旋即摇了摇头,和查四对视一眼。“是狐蝠。”查四说道。

    小陈似乎没听过这个种类的蝙蝠,正等着查四解说解说,我打断查四话头问他道:“除了这个山洞,还有其他路没?你去找找看,绕一点也没关系。”

    俩害相侵取其轻,能把稳一点就尽量把稳一点为好,我是这样想的,之前着急赶路是为了能把染了热害病的同事赶紧带到考古队救治,现在也没这个必要了,绕一点就绕一点好了。

    查四点点头,收拾了一下就闪进了树林里去,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就赶了回来,我问他怎么样,他直摇头。

    胖子早就在这洞口前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见查四没找到其他可走的地方,便嘟囔道:“嘿,不就是些蝙蝠嘛,有蛇都不怕,墨迹半天干蛋啊?”

    我站起身来,看了看周遭众人,告诉他们,既然没有其他路径可以走,那么现在看来只能进洞了,蝙蝠的习性就不科普了,但是一会儿进了山洞都要蹑手蹑脚的走,不能发出任何声响,现在是白天,洞里的蝠群这会儿全挂在头顶上方睡觉,我们也不能打火把,只能开手电筒,而且大家都别往头上看。末了,我又让众人把准备好的火把放在身上可以快速抽拿的位置,万一走背字,也能在最快时间燃起火把驱赶蝠群。

    一切安排妥当,众人便一个挨着一个的往那漆黑深邃的山洞中摸将进去。

    山洞规模不小,虽是幽长,空气质量倒是没什么问题,出于安全考虑,我还是让众人重新戴起了防毒面罩,像蝙蝠这一类喜好在夜晚活动的夜客,往往对闪闪发亮的东西最是感兴趣,比如人的眼睛。我小时候听老人讲过一个真实的故事,当然,说的不是蝙蝠而是夜枭——就是猫头鹰。说以前有家人,家庭条件尚可,于是给家中的小儿子买了只才孵化不久的猫头鹰当宠物,那小儿子对那小猫头鹰也是极为宠爱,从不会走路一直悉心照料到它羽丰毛瑞,几乎顿顿都是自己亲手喂肉给水,感情极好;那猫头鹰呢,打小便和小主人朝夕相处,习性也甚是乖巧。小主人见它通了人性,渐渐长大也就不再把它关在笼子里了,像小猫小狗那样任那猫头鹰在家里四处飞窜,结果在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那猫头鹰冷不丁一啄子啄瞎了小主人的眼睛,听说当时直接把眼珠子都啄勾了出来,场面极是惨烈,可见这类畜生无论你对它多好,都是怎样都通不了人性的,所以民间一直也都有“乌鸦反哺,夜枭弑母”的谚语。

    我听那故事的时候还小,也并不觉得恐怖,只是好羡慕其他同龄的孩子可以养猫头鹰这件事儿,现在走在这山洞里冷不丁想起来就觉背上一阵凉意,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脸上罩着的防毒面罩,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几道手电筒的光束在阒谧黝黑的山洞里晃荡,众人默契的猫腰前行,随着脚下排泄物越积越多,头顶上方黑暗里时不时传出的阵阵痉翅抽搐声也越加密集,要不是戴着防毒面具减弱了心理上的压力,恐怕这条路也没那么好走。走了好一会儿,我和查四便停了下来,胖子和小陈走的比较靠后,见我们不动了,都挪将上前想问问怎么了,我回头冲他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将手电光束一转……

    一堵“墙”便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手电光束中。

    狐蝠是种YN丛林里特有的蝙蝠群种,传闻在中国台湾某些地区也有它们的身影,这种蝙蝠的体型是所有同类中的佼佼者,又因头部酷似狐狸而得名,不过它们虽是体型硕大,但性情并不十分残暴,这也是我敢带队横穿山洞最根本的原因。我本以为只要我们小心谨慎一点,那么横穿山洞理应无碍,哪知道才穿行了一半左右的路程,就被堵在了洞中——面前从洞顶到地面七八米的间距里,竟是满满当当全挂满了狐蝠!

    这些狐蝠一只勾着一只的肩头,自洞顶倒垂下来,背对着洞口形成一堵天然的墙壁屏障,每只狐蝠的体长均在俩米左右,将前方道路堵得严丝合缝,连手电筒的光束都穿不过去,我们几人看的目瞪口呆头皮发麻,不知道这堵蝠墙是怎么回事,一时间只得停在原地不知所措。

    我看这些蝙蝠虽是行为诡异,但好在似乎全都紧闭着双目酣然熟睡,用手电筒扫了扫,我发现这蝠墙不止面前这几只,而是由成百上千只狐蝠倒垂而成,不由得心中发怵,这阵仗,别说是人了,即便是只老鼠都很难毫发无伤的穿行过去,更何况还不知道这山洞还有多深,鬼知道这蝠墙还绵延了多少里。

    我正踌躇着进退两难间,看到查四在对我比手画脚,我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连连摆手;他见我不解其意,索性摘下了头上的防毒面罩,我也赶紧拉开面罩,就听得他说:

    “用火。”

    我一惊,轻声反问道:“用什么火?干什么?”

    他靠近我小声说道:“我们趴在地上,然后放火驱散它们,这种蝙蝠跟有类蜜蜂一样,趴倒了它们就找不到人了。”

    我闻言又是一惊,像看着外星人一样看着查四,心说这么多他娘比人还高的蝙蝠放把火全惊醒了那岂是儿戏?!风卷残云似的连头大水牛都能被它们分分钟撕成齑粉,何况是几个人?这他娘什么馊主意?!于是连连摇头,不行,绝对不行。

    但查四似乎完全没注意我在干什么说什么,重新戴上防毒面罩就开始往背部手臂上涂抹地上那些污秽之物,背后几个人没听到我们之间的对话,以为有什么好办法,也学着查四的样开始快速涂抹起来,我一看这还了得,刚想伸手拉查四让他冷静点,再想个靠谱点的法子,就听得前方蝠墙深处传来一阵怪异的金属摩擦声。

    蝠墙深处有东西?

    我一愣,停了手,连忙把防毒面罩整个揭了下来,想侧耳细听,但洞中此时又恢复了死静,耳中什么响动都没有,我正疑惑着,就觉得身子一矮,查四已将防毒面具重新摁回到我头上,并将我整个人按趴在了满是蝙蝠粪便的地面之上。

    说实话我真的非常讨厌这种行为,这让我想起彩柳在那辽墓地穴沟渠下的对我做过的事儿,她当时也是这么二话不说就把我往那些尸泥尸膏上按的,现在又来个一模一样的神经病,这他娘都是些什么事儿啊?我正欲起身发作,就惊见查四“唰”一声点燃了手中的火把,像个神经病一样直接将手中烧得噼啪作响的火挺子朝面前那片蝠墙正中心抛了过去!

    ****!

    我脑海里只有这俩个字,身体本能的紧贴地面,双手抱头,刚想扭头看看其余几人怎么样,就感觉顷刻间四下里如同山摇地动一般,利刃划破空气的尖锐声掺夹着震耳欲聋的蝙蝠嘶鸣声在整个空间里如洪峰泄闸般炸然响起,久久不绝,我心理承受几乎快达到了极限,紧闭着双眼死命护住头部,不由自主的张开嘴也跟着疯狂四散的蝠群一并大喊起来。

    胖子,我去你大爷!这就是你找的人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