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地狱冥回创世曲最新章节!

    大雪纷飞,一片片温柔的雪花盖在母狼和幼崽的身上。上天都被这天地间温存的母爱感动至极,便天降棉絮,让她们温暖的彼此依偎在一起。就好像母狼和幼崽并不是逝去,而是沉沉的进入梦乡。

    安巴特尔悠悠的从包里取出一盒烟,分别递给他们,然后缓缓的问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余人都纷纷转过头望向齐宏,高峰突然拍了一下脑袋,惊叫道:“难不成,是咱们前行的时候,你突然喊肚子疼,要去方便,还不让我们等你,是那个时候吧”?这一句话把司徒和安姬儿点醒了。

    只见齐宏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说道:“嘿嘿,我只是想把它带回去,当宠物炫耀一下。没想到,它妈妈居然会一路跟来”。

    “畜生!你还好意思说!雪山中的任何动物都有灵性。倘若你被绑票了,我看你还能大言不惭的说这句话吗?有两个臭钱就无法无天,没有教养,真想揍你一顿,教你做人的道理。”安巴特尔破口大骂道。

    “看在你救我的份上,我不屑和你争辩。”齐宏漠视的看向安巴特尔,然后撇过头和高峰说道:“高峰,你看这里天寒地冻的,不如我们把它们的狼皮扒下,做个保暖的披风如何,反正都死了,披在我们身上,也算死得其所”。

    高峰还没来的及开口大骂。安巴特尔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右手直接穿到齐宏右胳膊的腋下,一个转身,左手紧紧掐他的脖子,然后用力向后一仰,将齐宏勒的都喘不过气。

    安巴特尔愤怒的看向他,狠狠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如果,你再敢亵渎这两匹狼,我保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只要我一个呼唤,就可以让它的同伴来招呼你。你不是自认为很有身份,任何事情都想体面么。可以,就让这群狼为你举行天祭吧。这才是死有所得,你说呢”?安巴特尔冷冷的说完,目光就像冰锥一样,让齐宏背部的汗毛竖起,脊梁骨发冷。他知道,安巴特尔不是说笑,这可真是背了,这里面的人都深不可测,武功绝对都在他之上。齐宏吓得赶紧求饶,慌张的说道:“大-大哥,不敢了,我不敢了”。

    安巴特尔这才作罢,然后回过头才发现安姬儿正仔细的用手捧起一把雪,慢慢的为它们盖上,一遍遍轻柔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轻柔的就好像诉说着什么。悲哀而苍凉。眼里蓄满了泪水。

    只见安姬儿从脖子上取下自己的丝巾,放在它们的身上,然后又用雪将它们压实。安姬儿将手放在它们的身上,慢慢抚摸着说道:“离开这里也好,这样你们便会到达天堂,在哪里,只有欢笑,没有痛苦”。说完便起身向这两只狼深深鞠了一躬,便转身径直走到机舱里。安巴特尔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然后对着大家惆怅的说了一句:“我们走吧,此地不宜久留。那群狼很快便会赶来”。

    大家点点头,便庄重的向它们鞠了一躬,齐宏害怕安巴特尔,也照猫画虎的对着狼鞠躬,便赶快返回机舱收拾物品,准备出发。

    安巴特尔他们一行人走了好久,直至露营点完全和身后的雪山融为一体。无边的雪山,孤独的人群犹如蚂蚁一样向前挪步,四周的雪山包围着万物,却不知道,有一群狼在雪山上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司徒,干我们这行,在雪山里狩猎是长有的事情。但我们有规矩。一招能致命的便是上天赐予的美食。我们绝不猎杀幼崽和繁衍生命的生灵。一旦误伤,我们肯定会放它们走的。你对神灵尊敬,它自然也会保佑你们的。”这句话看起来是说给司徒的,实则是有意无意的在警告着齐宏。齐宏虽然非常不满意,但也不敢说什么。

    安巴特尔回过头,神情凝重的对安姬儿说道:“人各有命,你也不要难过了。命运不是你自己可以对抗的”。司徒听后点点头,也认真的安慰着安姬儿,希望她能看开一切。殊不知,安姬儿听完安巴特尔这一句话后,浑身剧烈的颤抖,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嘴唇,一个人冥思。

    雪下的越来越大,大雪已经淹到膝盖以上的部位。虽然刚下不久,雪地非常松软,但像踩在棉花上,没有一点抓地力。抬腿都非常吃力,不到一会一行人都气喘吁吁。

    山间的风越来越大,欲将他们刮跑。雾气蒙蒙,都看不到前方的路,低头走了好久,突然听见一些噼里啪啦冰雪破裂的声音。

    安巴特尔皱眉大叫道:“不好,快跑,雪崩来了”。说完环顾一下四周,带领大家往地势较高的地方奔去。

    脚下的雪地发生剧烈的晃动,安巴特尔惊喜的大叫道:“快看,前面有山洞”。大家便拼命的逃了进去。

    跑进山洞,穿过幽长的通道,安巴特尔立马把大家拦住,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现在所处的是什么环境。完全可以说是被冰柱装饰的宫殿。司徒向前一看,才发现安巴特尔所在位置的下方居然是万丈深渊,悬崖深处是刺骨的冰水。要不是安巴特尔拦住了他们,大家就都掉了下去。

    奇特的风景,冰柱长短不一的垂直悬挂,晶莹剔透。山洞周围有一圈仅能容纳一人的行走的环形道路。宫殿的正中央是一个悬挂的冰柱。连接两边的是一条华丽,被雪冰冻的索桥。山洞的另一头有几个狭小的洞口,从外面透进光亮,不知道另一边是什么。

    安巴特尔齐宏和高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在索桥的另一边。

    司徒望向安姬儿,然后示意安姬儿站在他的前面。他想在安姬儿身后保护着她。司徒这个人话很少,但心思缜密,会慢慢的融入你的生活,不让你排斥。安姬儿对司徒感激的点头,然后扶着冰桥小心翼翼的向前移动,欲追住安巴特尔他们。

    就在这时,外面一声巨响,洞里天崩地裂的开始坍塌。洞中间的冰柱因外力直接砸断冰桥。

    安姬儿一个手滑,不幸掉入下面的深渊。

    司徒见状无暇顾及其他,一个纵身也跳了下去,在下坠的过程,耳边的风灌进耳朵里,发出嗡嗡声,震的头都快要炸掉。

    司徒一个瞬间抱住安姬儿,就在快要落水的一刹那,司徒从兜里掏出钉枪,朝峭壁一处射去。钉枪有力的刺进冰冻的悬崖上。只见两人就像钟摆一样不停大幅度的摇晃着。

    刚稳定下来,又一波地动山摇,只听见高峰大喊一句:“司徒,抓紧,小心”。钉枪随着晃动从峭壁上快速的滑下一截。洞窟里的冰柱剧烈的从上空掉下。冰桥另一边的洞口也被冰块掩埋。

    雪花纷飞,断桥残雪,安姬儿闭上眼紧紧的抱着司徒的腰部。两人吊在半空。司徒的手腕在铁链上又用力的缠了一圈,手部已被勒的变黑,他温柔的对安姬儿说:“别怕,有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