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地狱冥回创世曲最新章节!

    大家一听声音更是吓了一跳,赶忙把手电聚在一个地方,微弱的光线照到了一个老太太。老人手拄拐杖,蹒跚的朝他们走来。老人走路几乎没有声音,在幽静的深夜里只听见拐杖撞击地面发出的咚咚声。

    在老人身边围绕了很多只流浪猫。安巴特尔这才看清楚,原来那只蓝色的眼睛源于这些猫。因为猫身体本身就是黑色,所以才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

    只见老人蹒跚的朝门口走来,大家这才看清老太太的样子。

    老太太个字不高。最多一米六而已,大约六十岁左右,从年龄看,应该比自己的姨姨还要年长。微胖的体型,身材有些佝偻,老人弯着腰,背部顶出一块巨大的骨头。压得老人脸部都快贴在小腹。右手拿着一根拐杖,手部紧紧的握在拐杖的中间。走起路来都有些吃力。老人满头银发,扎了一个简单的发鬏。并用发网将其包住。发黑的脸上戴着一层黑纱。两只无神的眼睛突兀的盯着前方,一对深褐色的眼球凹进眼眶里。额头上方长满如波纹般细长的皱纹。老人手部发黑,皮肤没有一点光泽,犹如松树皮一样粗糙干裂。每个指头上留着很长的指甲,在指甲深处还残留着污迹。老人身着黑底绣银花高领长袄。不规则对襟纽扣。下身穿了一件纯黑色棉布及脚腕的长裙。在裙尾处绣着紫色花纹。一双褐色绣花鞋。颇有民国大小姐的风范。

    大家赶快为老人让路,但老人却没有从他们中间穿过,而是用拐杖用力敲了三下右手边的木门,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只蓝眼睛的流浪猫立马跳到老人的肩膀,老人继续往前迈步,眼看马上就撞到前面的桌子,安姬儿惊呼一声小心时,却见猫咪用爪子扒拉老人的右领,老人立马转身,顺利的绕过障碍物,大家这才发现老人不对劲。

    周连胜试探的用手在老人面前晃荡,却见老人眼珠动也不动,却用拐杖嫌弃的挡开周连胜的右手。

    老人说到:“不用看了,我眼睛瞎了几十年了。”

    周连胜吓了一跳,立马叫道:“我说你这个老太婆,我们进来这么长时间,你也不说话。现在跑出来装鬼吓唬人。这么大岁数害不害臊?”

    司徒听见周连胜出言不敬,立马喝道:“怎么和老人家说话的?”周连胜看见司徒生气了,也不敢说话,灰溜溜的躲在一边。

    老人并没有理会周连胜的话语,在听到司徒说话的时候,定了一下,然后悠悠的说道:“想必各位不是本地人吧?”

    司徒点点头应允道。

    高峰立马问道:“您是怎么知道的。”

    老人呵呵一笑,解释道:“这并不难猜,因为这里太久没有人来了。让我猜猜,你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老人继续说道:“难不成你们也是为了蛊宝?”

    司徒回答道:“什么古宝?”司徒没有听清老人说什么。只是大脑潜意思蹦出的同音字。

    老人一听这个反应,便知道他们并不知情,就没有再说什么,反而用右手举起拐杖指着前方,示意大家给她让路。

    大家不知道老太太要干什么,都往后退了一步。老太太静静走到齐宏面前,用拐杖碰了一下齐宏的身体,接着弯下腰把头低下,老者的脸部紧贴在齐宏的脸上,最可怕的事情来了。老人居然深吸一口气,悠悠的说道:“原来这里死了一个人”。

    大家都被吓了一跳,安巴特尔疑惑的问道:“老人家,你不是看不见吗?怎么可以断定这个人已经死了”?

    老人低沉的说道:“我眼睛虽瞎,但心却没瞎,常年和死人打交道,自然能闻到死人的气味。年轻人,不要对神灵不敬,否则下场只会和他一样惨”。

    然后把头撇向周连胜,目光空洞的盯着他。周连胜脚底顿时寒气四起。他一直在想,这个老太婆究竟是真瞎,还是装的。

    老人对着大家说:“你们谁能给我描绘下这个人的死状?如果你们还希望他活下来?”

    大家更惊讶了,安巴特尔感觉自己遇见高人了。

    司徒连忙说道:“老人家,他是七窍流血致死。已经没救了”。

    老人没有理会司徒的说法,然后用不知道什么完全听不懂的方言说了一通:“古达狭-夜空婚”等等,别的司徒也没有听清楚。不一会从老人的袖口钻出一只巨大的长毛黑蜘蛛。

    虽说是黑蜘蛛,就犹如蜕皮之后,黑色的皮肤就像撑开一样,直至透明。仔细观察,都能看见蜘蛛皮肤下的毛孔和红色的肉体。这只蜘蛛体型特别大,八只爪子长着密密麻麻的黑毛。蜘蛛顺着老人的胳膊爬到老人的手上。老人把手轻轻放在齐宏的身上。蜘蛛大摇大摆的爬到齐宏的脖子上面,突然张开倾盆大口,贪婪的吸食着齐宏的血液。可能还觉得不过瘾,径直钻进齐宏的衣服里面,只见齐宏的衣服一会顶起一个包,一会又移到另一面。

    高峰实在看不下眼,觉得齐宏已死,何必还要这么侮辱他?

    高峰生气的质问老人:“您究竟要干什么?他已经死了,您赶快让那只黑蜘蛛出来,不要再祸害他的身体了。”

    老人听完摆摆手,示意他安静,并慢悠悠的说道:“安静一些,再等一会马上就好了”。

    说来也奇怪,不到一会齐宏的身体开始产生反应,双腿竟有些抽搐,带动着脚腕不停的晃动。

    每一个人都感到不可置信。这种医学都无法解释的事情居然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他们的面前。

    蜘蛛终于从齐宏的裤脚下面钻出来,心满意足,就像喝多酒一样晃晃悠悠的走到老人的脚底,老人弯下腰,把胳膊轻放在地上,不一会,蜘蛛又钻进老人的袖口里面。

    安巴特尔立马给齐宏做检查,他吃惊的望着众人,惊讶的说道:“他活过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