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冥回创世曲 第二十九章:古怪的厢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地狱冥回创世曲最新章节!

    安巴特尔疑惑的问道:“老人家,您究竟怎么救活他的”?

    老人32家回答道:“这是祖传的秘方,不方便告诉你们。念你们还年轻,本性善良,我奉劝各位一句,这里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今晚暂且容你们在此休息。明天一早便起身离开。我现在就带你们到厢房看看”。大家点头称谢。一行人赶紧背起齐宏,跟着老人走去。

    老人蹒跚的走出大门,外面漆黑一片。周连胜和上官冉东举起手电筒在寺庙里乱晃。却见老人转过身凶狠的用拐杖将他们的手电筒打落在地。

    “老太婆,你这是在干什么?”周连胜生气的质问道。

    老人慢慢的说道“你没听人说过吗?半夜,莫要用手电筒,在寺庙里乱照。你难道,就不怕?当你乱晃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冤魂正朝你笑。又或者,你的肩膀上感觉被一个东西拉着。呵呵。”说完便开始阴笑。

    “快住嘴,你这个老太婆,大晚上的在这个阴森森的寺庙说这些作甚?”李雅静大叫道。

    她被这个古怪的老太太说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也不知道是她说的缘故,还是自己的问题。她明显感觉到肩膀有些发沉。现在的她不敢回头,更不敢四处张望,真害怕自己转头的某一瞬间,就发现,一张沾满鲜血,却面带微笑的女鬼朝她飘了过来。一想起这些,身上不惊又打了一个寒颤。

    老人慢慢的靠近李雅静,然后压低声音问道:“看起来你很怕,呵呵,难道,你不知道?”停顿五秒以后,突然大喊道:“在你身后,正有一个女鬼,趴在你的肩头和你说话呢。”

    “啊啊啊啊啊啊”李雅静显然被吓住了,开始发疯的大叫。

    司徒有些看不下眼了,便挡在李雅静的前面。对老人恭敬的说道:“您就不要开玩笑了,如果刚才我们有任何失言之处顶撞您,也请您见谅。我带她们向您道歉。”司徒诚恳的对老太太说道。

    老人听后没有说话,然后带着他们继续往前走。

    老太太自双目失明以后,听力异于常人。在她还没有进入里面之前,就听到一个女孩儿对佛祖出言不逊。还低声骂道:“什么破寺庙,连我家佣人住的宅院都不如。还不如养猪更实用些,也好比没有任何价值任其无声的荒废着。”想来也是被自己的念头逗笑,并从心里发出了一两声轻笑。由于声音特别低,以至于旁人都没有听见。

    至始至终,她一直都没说话,要不是刚刚说的那两句,老太太都不敢笃定是她。狂妄的女孩,寺庙这么庄重的地方,她身上却喷着浓浓的香水味。是该找个时候吓唬一下她,呵呵,看来她也有害怕的东西。

    老人慢慢的领大家朝前走。几十年居住在此,早已熟悉了寺院的一切。白天也是夜晚,晚上即使白天。对于盲人而言,心间点燃一盏灯,方可照亮欲行的每一条道路。更何况身边还有很多只野猫陪着自己。周而复始的日子,虽然无聊和沉闷,倒也过得清闲自在。没有外人打扰。割舍了凡尘的一切。

    大家跟着老太太绕道寺庙的后面,这才发现有后面盖起一排厢房。两间厢房连在一起,一扇木门掩一条细缝。这应该就是老太太的房间。透过窗户望向屋内,室内十分整洁,一切都按秩序摆放着。光看屋内的摆设,很难看出是一位双目失明的老人在此居住。

    几只野猫看见到家,便一溜烟的钻进屋内。找了一个暖和的地方,懒散的躺着。唯独那只蓝眼睛的黑猫还继续跟着老人。

    在老人的厢房旁边,另建了七间屋子。即使是夜晚,依然能感觉到禅房的破旧。

    大家跟着老太太慢慢走向这几间禅房。禅房的木门经过时间的腐蚀,外皮已经全部掉落。只剩下一大片被刮痕划过的痕迹。

    推开大门,并没有像地藏殿那样灰尘满天,竟是意想不到的干净。由于终年不见阳光,墙皮已经大片脱落,凹凸不平。

    司徒心里想,难道有人来过?这应该就是老太太说的找古宝的人吧。

    禅房的里面,是一个中式木床,一块洗的掉色的浅蓝床单,和一个简单的蓝色印花枕头。干净的棉被整齐的放在床头。床的周围用木头隔开。

    “这里已经很多年没有外乡人来此。东西有些简陋,各位就将就吧。就连你们眼前的被褥,都是村民去世时捐赠的。”老太太解释道。

    “什么?妈的,可真够是晦气。你居然让我躺在在死人的物品上面。不行,绝对不行!老太婆,你给我找一床干净的被褥。价钱你开。我可不愿意躺在上面。”周连胜谩骂道。

    “呵呵,干净的被褥?可以!钱我不要,用你的灵魂来做交换,你敢吗?你们谁需要,一起说,省得我再单独问了。”老者悠悠的说着,语气里并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成分,反而是那种不能再正式的语调了。

    周连胜第一个闭上嘴巴,暗自骂道:“靠,算我今天倒霉。”其余人更不敢提其他要求。

    司徒再望向四周的墙角,四面的墙角均有大片蜘蛛网。或许是因为老人家双目失明,才没办法清理干净。

    这里的禅房和别处不同,在墙壁的周围安置一排长长的木桌,桌子上面摆放着奇奇怪怪的铜罐。

    上官冉东好奇的用手去碰摸,想打开看看里面放着什么东西。刚抓住瓶盖,还没探头张望,突然老太太身边的那只黑猫,尖锐的叫了一声,一个纵跃从地上跳到了桌面,并用那只毛茸茸的利爪,迅速抓破上官冉东的手。

    上官冉东吃痛的叫了一声,正准备用脚踹它,却听见老人厉声喝道:“这里的东西你们不要乱碰,否则都给我滚出去。”

    司徒赶紧道歉,对老人家说:“老人家,您别生气,我们保证不再乱碰,大家只是好奇那只罐子里究竟装的什么?”

    老人慢慢的说道:“骨灰”。

    大家都深吸一口凉气,吓了一跳。

    只听上官冉东啊的一声,大家赶忙回头询问,上官冉东低头看了一下,连忙说道:“没什么,应该是被罐子划破了”。然后看向伤口,奇怪的寻找罐口的裂痕,并没有发现任何缺口。

    老人听见他这么说,便无奈的的摇摇头,快走出门前时,对大家说道:“早些休息,哪来的就回哪去吧”。

    在走到司徒的身边,老人望向司徒,低声说了一句话:“我想,我们还会见面的。”便径直离开这里。

    大家都累了,赶紧把齐宏扶下,便各自回屋休息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