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冥回创世曲 第五章:纨绔子弟的悲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地狱冥回创世曲最新章节!

    “滴滴滴滴.....”司徒被手机铃声吵醒,这是司徒回家后的第三个星期,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但无奈老爷子对自己下了禁足令,被迫待在家里休息。

    “司徒你这小子,听他们说陆轩让你去参加魔鬼训练营,你居然答应了?陆轩那小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脑子里的坏水比牛毛还多,这些年你们一直处于针尖对麦芒的状态,这次他肯定是专门针对你的,你怎么还答应?你不怕他对付你?”高峰在手机另一边狂吼。

    司徒用双手揉了揉耳朵,睡梦中的神经被高峰的高音波蹂躏至醒,顿时让司徒没有了睡意,司徒笑了笑,甭看高峰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在兄弟里面是最关心自己的。这小子整日粗口连篇,如果哪一天对你彬彬有礼起来,你脑子肯定只有一个想法,不是他疯了,就是自己今天撞鬼了。一点都不夸张,因为在高峰骨子里就没有谦让二字,说的不好听些,就是一个混迹在上层社会的地痞流氓。

    像他们这种阶层的孩子,每个人与身俱来的身份不同。有的是自祖辈开始便是含金钥匙出生,后人铭记着祖辈遗留下的祖训,世世代代相互勉励监督,从小便有极强的家族荣辱感。这种庞大的家族凝聚力会让任何一个对手都忌惮三分。经过岁月的沉淀,逐渐衍变成一种信念,经久不衰。一个家族的历史相较于它旗下的企业更让人尊敬;

    还有一种是一夜暴富的富豪。对于上层人士来说,这种富人比比皆是。相较于暴发户旗下的产业,是非常不稳定的。有的因突然融入上层生活,大手大脚,盲目的投资,所以很快便会身败名裂,司徒有很多朋友最后就变成这样。司徒较好的一个好友李莫言,把花钱作为一种嗜好,疯狂的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在很多时候,就连司徒都觉得不值得购买的楼盘,他会为了开发商的花言巧语,满足自己当下的虚荣感,便决定购买楼盘。因为没有头脑的投资,很快便会亏空。无奈之下,为了逃闭高额债务,随父母躲在国外。

    临走时他对司徒说:“我一直羡慕你们的家庭,直到我也站在和你同一个高度时才发现,在你们的阶层,你们比我们更高瞻远瞩,甚至可以说,你们比我们更会规划每一分钱的用途。曾经觉得你们只是出生好。现在我不得不承认,是你们的家族信念、学识以及人脉,让你们的家族企业根深蒂固。有些东西,我根本学不会。那就是是你们骨子里的贵族血统,我发现,这些年我除了学着和你们一样花钱,甚至比你们还要大方,也只有这样,我内心可怜的自尊心,才会觉得我已经融入你们的生活,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没有,走到今天,我才发现,你们优秀的教养和睿智的经商头脑,这些东西我永远都学不会”;

    一夜暴富的本质其实存在很大的争议,很多人单方面认为全靠运气,当然这种占很大的比例,但更多的是像高峰父母这样。在合适的时候,抓住了机遇,做常人不敢做的决定,再加上比常人更努力的奋斗,天时地利人和都统一的时候,幸运就会降临!外人眼里的运气,在司徒眼里,是由衷的佩服和尊敬。高峰父母和别人不同的是,再踏入上层社会以后,与优秀的企业家交流沟通,不断总结经验,融入自己独特的经营模式,就像一匹黑马,脱颖而出,并且企业越做越大。

    高峰的父母都是房地产商,在很多知名的企业都有自己的股份,高峰自己的住宅也遍布全国各地。用高峰自己的话来讲就是:“呃,房产嘛,不过就是为了邂逅不同区域的异域女子,然后一边浪迹天涯一边创造炎黄子孙”。

    高峰把每一个和他在一起的女子都称为红颜知己,我们常常打趣他说,“高峰,什么时候把正牌夫人介绍给我们啊?”这时他便略带伤感的回答道:“谁知道呢?婚姻对咱们来说不过是强强联手,然后彼此利用的工具。世人都羡慕我们的背景,也有人批判我们的作为,觉得我们薄情冷酷放荡不羁,司徒你说,除了花天酒地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又能做什么。报纸成日报道我们这类人对这个无情对那个无义,你说我们又敢对哪个女子动情?我从不敢对她们许下承诺,因为我知道我没有能力去承担丈夫应尽的职责。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活得太TMD窝囊,就像傀儡一样依附在别人身上,任由他们摆布。为了家族的利益,最后我不得不连我最心爱的女子也得放弃,你说我们活得还有什么意义?”说完便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在墙上,一下,两下,墙被砸的有些发晃,血迹斑斑的形状在雪白的墙上特别刺眼,高峰一边宣泄着心中的不满,然后把湿润的双眼别过一边,低声说道:“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那些普通人,遇到喜欢的人可以一起相爱,一起厮守。然而我们却不敢奢求这种别人觉得最习以为常的事情,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纵然荣华富贵又有何用。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太TMD不像一个男人。谁会知道放手那一刻会多么难受。呵呵,明明自己心痛的要死,为了让她死心,我硬逼着自己做出薄情的样子,真是报应啊,看见她嫁给别人,我真的好想冲过去把她拉走,带她私奔。可我实在没脸面对她”。说完便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巴掌,然后便低下头一个人抽搐着。

    然后大家都沉默了。是啊,对于像他们这样的孩子,他们真的没有选择结婚伴侣的权利,就像封建社会一样被父母操控着,在他们十多岁的时候就明白,他们将来注定会与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人结婚生子,变成政治联姻的牺牲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