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冥回创世曲 第四十八章 月色下的彼岸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地狱冥回创世曲最新章节!

    上官冉东看着自己那惨不忍睹的断腿,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安巴特尔他们故意做出的样子,但是他依旧不能接受自己断腿的这个事实。看着那已经不属于自己身体一部分的左腿,上官冉东放声大哭了起来。

    “行了,看这样子,今天我们是走不成了。”安巴特尔看了看天色说道,“好了,大家忙活了这么久,也都累了,都去睡觉吧,我一个人守夜就好了。”

    “大哥,要不我陪你一起吧。”司徒烨对安巴特尔说道。

    “兄弟,不用了,我扛得住,这点小事不用你操心了。”说着安巴特尔示意众人回到营地休息。

    路上,李雅静再次喋喋不休,抱怨着帐篷里睡得不舒服什么的,也没有人理会她,任她一个人唠唠叨叨个没完。

    “高峰……”紫鸢距离高峰比较近,喊了他一声。

    “嗯?”高峰听到紫鸢的声音之后,回过了头,“紫鸢啊,什么事?”

    “谢谢……”紫鸢轻轻地说道。

    “谢……”开始,高峰还没反映过来,不过马上就明白了,笑着说道,“没事,举手之劳。主要是那个家伙太可恨了,不分青红皂白就是给你一顿数落,我最不爽他这样的了,不客气。”

    紫鸢笑着点了点头。夜色下,高峰看到了紫鸢那山里姑娘特有的质朴,以及那种浑然天成的一种清新淡雅,毫无粉黛的渲染,却透露出一种月光般的高洁,高峰在这一瞬间,不由得看痴了。

    而紫鸢也发现了高峰正在盯着她,双颊顿时荡起了一抹红霞,娇羞地将头扭过去,不再作声,快走了几步,与高峰拉开了一段距离。

    “真是‘万蕊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啊!”看着紫鸢的背影,高峰难得的正经了一回,而且还说出了这么富有诗意的话,恐怕日后想起来,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啧啧啧!犯花痴呢?”这个时候,一个憨厚的声音响起来,“咋的,对这小妞有意思?”

    高峰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肥胖的人影走过来,原来是和周连胜他们一起厮混的那个齐宏。

    “跟你有关系吗?”高峰挑眉说道,“你有什么事就说,没事我先走了。”

    “别别别啊!高大少爷,有没有兴趣聊聊?”齐宏满脸堆笑地看着高峰,让高峰心里一阵恶心。

    说真的,高峰实在是讨厌周连胜一行人,但是和司徒烨一样,他也知道,在这种地方还是不要内讧的好,所以,忍住心底的反感,说道:“我跟你有什么聊的?”

    “其实不瞒你说,兄弟我也相中了这个小妮子,要不要咱俩哪天找个机会把她给办了?”齐宏开始了意淫,“就这小身段,再看她那小样儿,就知道,肯定还是个雏儿,玩起来肯定爽歪歪,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你特么放屁!”高峰破口大骂,“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看你胖那个比样,跟个瓢似的,还有你那头型,炮轰的脑袋还来个雷劈的缝——咋的?中间那个是避雷针啊?”

    “你好!”齐宏生平最讨厌别人说他胖了,这会儿听到高峰毫不留情的说自己胖,而且比喻成“瓢”,更是怒从心头起,也顾不得高峰的身份,说道,“瘦得跟猴儿似的,还整个非主流天蓝水洗发,装杀马特呢?”

    如果是平时,高峰肯定是第一个冲上去对他拳脚相加,打他个满脸桃花开,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但是现在,他只能忍着,不为别的,就是因为他不能破坏整体的团结——即便只是表面团结。所以,高峰只是怒哼了一声,离开了。

    终于来到了营地,在安巴特尔的安排下,众人都去睡了,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在那里守着篝火,同时也担任着警戒的职责,因为这里的毒虫猛兽实在太多,稍有不慎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安巴特尔必须要时刻保持高度警惕。这对于他来说,也算是这个时候的一种职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此时,已经是月上中天,月亮的清辉洒向大地,在他们的前面,是一个小小的湖泊——说是湖泊,还不如说是一个小型池塘,月光洒落在池塘上,搭配着湖面那点点波纹涟漪,就像是金沙,不停地跳动。

    忽然,在安巴特尔偶然抬头的瞬间,他看见了在那池塘的边缘,有一片火红,在月光之下,是那么的扎眼,让他心头猛地一动。

    安巴特尔站了起来,朝着那个地方走过去,揉了揉眼睛,仔细看去,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心痛。

    “彼岸花吗?曼珠沙华?”安巴特尔口中喃喃地说道,“茵梦……那是你吗?”

    茵梦,这个名字,是安巴特尔深藏心底的痛,也是安巴特尔永远不能忘记的人。

    他不停地叨念着“茵梦”这两个字,他不停地呢喃着,不停地问着。

    他清楚地记得,曾经,也是在这个月光下,彼岸花开满岸的时候,他一生的挚爱,那个把自己比作曼珠沙华的女孩儿,那个柔情似水的女孩儿,永远的离开了他。

    “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

    “忘川河水彼岸花,奈何桥上续旧情……”安巴特尔看着那火红的曼珠沙华,想着那曾经伊人的音容笑貌,他的眼角凝结了一滴晶莹,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茵梦,你记得,无论如何,我都要做到我答应过你的!你记得吗,我们说过,曼珠沙华开满彼岸的时候,就是我们两个携手的时候。”安巴特尔此时完全没有了那种淡定从容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忧郁、坚决与阴鸷——他想起了曾经和茵梦的点点滴滴……

    “如果有一天你再也联系不上我,不要问我去了哪里……”

    “那里很远很远,不要去找我……”

    “曼珠沙华花开之际,就是我再见你之时……”

    “当你老去,是否会记得‘茵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