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兵王俏总裁 第94章 有文化的流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94章 有文化的流氓

    “这小娘皮手真黑啊。”

    将贺星辰送回公司后,叶北揉着自己肋下青紫的伤口,一边抽着冷气,一边碎碎念念着将车子停好,接着便再次回到了小车班。

    听贺星辰意思是警告过下面的人了,那么宁馨的事倒也算是解决了,沈妃卿又不在这,而贺星辰还要筹划与恒升集团的合作事宜。

    此时的叶北难得的出现了一阵清闲的时光。

    一脚将小车班的门踹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叶北已经习惯了这种登场方式。

    “顺子!”

    “炸弹,就等着你这顺子呢。”

    “王炸,对三!快点的,给钱给……”

    刚一进门,便听到小车班中热闹的声音。

    此时的赵虎刚赢了一把,正是意气风发,准备趁着今天手气好的时候再捞两把的时候突然听到开门的声响,顿时吓了一跳。

    一看是叶北来了,顿时松了口气,接着急忙将桌子上自己赢的钱收了起来,随后咧着牙花子,屁颠屁颠的迎了上来。

    “北哥来了啊,快快,给北哥让座,让北哥玩两把。”

    俨然是一副狗腿子的模样。

    不怂不行啊,眼前这位可是位狠人,当初自称为贺总的表哥,人家不是啥事没有吗,啥事没有不就是默认了吗,这种角色是咱能招惹得起的?

    赵虎明白自己现在这份工作,成天没事的时候在这小车班打打牌吹吹牛逼,日子过的很滋润了,至于向上爬,他一个大老粗,除了能帮公司高层开车还能干啥?

    所以现在为了保住这份滋润的工作,赵虎不得不去巴结叶北。

    没办法,谁叫他得罪过老总的表哥呢?

    “不……嗯、那就玩两把吧。”

    叶北无视了赵虎的殷勤,本想拒绝他们,毕竟这点数额咱还真看不上。

    不过想到这一天在这待着也没啥事可以消磨消磨时间,便改口答应了下来。

    “哎哎,来北哥,坐我位置……”

    无视了小车班其他人诡异的眼神,赵虎殷切的用手扫了扫沙发上不存在的灰尘,接着便让叶北坐了下来。

    “北哥,我们玩的是斗地主,五块一把,炸弹翻倍,怎么样?”

    坐在对面的赵明德先是将规则给叶北介绍了一下。

    “我随意。”

    挥了挥手,接着叶北便坐赵虎的位置上,静等旁边李强洗牌。

    原本叶北只是为了消磨消磨时光才跟这群人打牌,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叶北发现自己玩了六七把,从来就没赢过。

    侧头瞥了眼蹲在自己身后的赵虎,只见他努力的憋着笑意,整张脸像煮熟的大虾似的看着叶北手中的牌。

    “这叶北手气可真臭……”

    这种话赵虎也就敢在内心说说,注意到叶北撇过来的目光,立马便正襟危坐了起来,一脸严肃的低头盯着手机。

    “唉。”叶北叹了口气,“何必要逼我呢。”

    “本来想要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们打牌,没想到换来的却是鄙视。”

    说着又看了看身后的赵虎,接着目光扫过在场围观的所有人。

    “不装了,我是赌王弟子,我摊牌了。”

    “噗。”

    身后的赵虎终究是没能忍住,接着赶忙将头埋了起来。

    对面的赵明德和李强也是嘴角抽搐,强压着笑意,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

    叶北也不搭理他们,在下一把的时候,悄悄的将牌换掉,这种手段哪里是几个小车司机见识过的,便是叶北当年也是输了个精光才学到手。

    稍加操作便将他们赢得昏头转向,一上午时间不知不觉中过去,短短的时间内叶北已经进账上千块。

    “不打了不打了。”

    赵明德眼看着自己的钱包逐渐的瘪了下去,而再瞧叶北的样子,这是刚来了兴致,再打下去恐怕自己连内裤都要输掉了。

    “真是邪门了,明明开始一手牌还臭的很,转眼就跟换了个人似的,难道真的是赌王的徒弟?”

    叶北身后的赵虎嘀嘀咕咕的,逐渐开始相信叶北的话,接着便琢磨着这么跟他学上两手,说不定到时候自己也发财了呢。

    “既然你们都没有兴致,那我们今天就到这吧。”

    叶北看着他们一副苦逼的样子,又摸了摸自己鼓鼓的口袋,心情大好下决定今天中午请客吃饭。

    接着便在围观的吃瓜群众的簇拥下奔向了食堂,留下欲哭无泪的赵明德二人

    而就在叶北他们在小车班打牌的时候,公司大厅门口却围了一群人。

    人群中央正站着两个人,一个满头黄毛的瘦高个和他旁边的胖子。

    二人拽着一个面容呆滞的中年人,其中黄毛看了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由得有意思优越感,谁能想到老子也有万众瞩目的一天?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厅上人越聚越多眼看着人差不多够了,黄毛终于才发话。

    “大家说欠债还钱,是不是天经地义?”

    此时所有人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好奇的看着。

    眼看众人没有回应,黄毛便恶狠狠的揪起中年人的衣领,使了使劲结果没有将他提起来,顿时觉得在人群中有些挂不住面。

    “啪。”

    清脆声响传入在场的每个人耳中,紧接着半躺在地上的中年人右半张脸红了起来。

    但中年人仍旧是面无表情的坐在地上,对于这一巴掌并无任何表示。

    “就这老瘪三,欠了老子钱,催了一年都不还,你们在评评理,父债子偿,对不对?”

    此时围观的人群开始议论了起来,但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表示些什么,毕竟眼前这俩人明显的混子,惹上了就弄一身骚,到时候想摆脱也摆脱不掉。

    黄毛看到在场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驳自己,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接着对着旁边的胖子摆了摆手,胖子会意,随后便掏出了一张纸条。

    而中年人看到这张纸,双目逐渐聚焦,死死地盯着这张纸,挣扎着想要将其抢过来。

    而旁边抓着他的胖子显然不可能这么容易就遂了他的意,死死的捏着中年人瘦弱的身板。

    “大家看看啊,这是凭据,这老瘪三已经把她女儿输给我们了,我们哥俩今天来,只为了讨债,可不是闹事的。”

    黄毛嚣张的扬了扬手上的字据,对着围观的众人叫嚣着。

    “叫…什么来着,宁馨是吧?把她给我叫出来抵债!”

    黄毛这波先礼后兵,先讲道理再要人的操作也是让围观众人懵住了。

    “他说的……似乎有道理?”

    欠债还钱没毛病,父债女偿似乎也没问题,众人不由感叹起来。

    真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而人群中的小刘听到宁馨的名字,顿时慌了,作为她的闺蜜一直听说宁馨父亲滥赌成性,没想到今天竟然连他女儿都卖了。

    “不行,我要去告诉馨馨!”

    想着,小刘便急匆匆的钻出了人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