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兵王俏总裁 第98章 地下场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98章 地下场所

    “是我,我是他远房侄子,我听我叔说,这里能玩两把…对吧?”

    叶北装作一副急迫的样子,搓了搓手,笑着问道。

    “哦?那既然是老宁介绍来的,就没问题了,跟我来吧。”

    说着,黄毛瞥了眼叶北的着装,便不在意转身领路去了。

    眼前这人一看也是个穷逼,不过老宁能拉个人进来,也算他懂事,虎哥那边说不定还可以多宽限宽限他。

    无视掉身后宁智森焦急的拉扯,叶北抬眼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嗯,应该不在这里……”

    整个屋子里空荡荡的,除了一个沙发,便什么也没有了,显而易见的,赌场的真实所在并不是这里。

    “叶北,你可千万不要赌博啊!”

    此时宁父看到锅盖头走开,赶忙跑到叶北身边,凑过去低声提醒道。

    “没事老宁,不是我吹,我可是赌王弟子,这种小场面随随便便就赢他几千万。”

    叶北拍了拍宁智森的肩膀随意的安慰着。

    以他这水平,放到哪个赌场也都能排的上号。

    要是他们这个小赌场能请来赌王那个水平的人,叶北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可是他们不能,他们没这个资格,充其量不过就是出出老千罢了,不过说到出老千,叶北可没怕过谁。

    “好了,进来吧。”

    此时锅盖头手中掀起了一块地板,而地板原来的位置则暴露出了可供二人通过的洞。

    借着通道内的灯光探头看去,下面是层层台阶,通往地下。

    此时宁智森也紧张的走了过来,冲着叶北点了点头。

    “就是这里。”

    随后二人便走了下去,期间叶北心中默数着,总共走了三十个台阶,倒是挺深。

    走到尽头后豁然开朗,才发现这里并没有叶北想象中那么简陋,整个屋子修饰的十分的精致。

    “大!大!”

    “玛德拼了!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

    “就老王你这身体吃得消吗还会所嫩模?”

    一阵嘈杂的声音传入了叶北的耳中,循声望去,只见大厅中间的桌子上围满了人,一个个皆是亢奋无比的拿着钱,招呼着下注。

    张远是虎哥手下的小弟,跟着虎哥混了四五年,可以说是元老级混子了。

    而他此时正在赌场巡逻,说是巡逻,其实不过就溜达溜达,就在刚刚,他接到了上面的电话,说是老宁来了,还带着一个远方侄子,这顿时让他兴奋异常。

    毕竟又有人上门送钱来了,能不兴奋吗?

    虽说张远并不知道虎哥为什么要针对宁智森,但这碍不着他拿钱啊,一想到上次只是演演戏就是上万块到手,这次更加的充满了斗志。

    此时看到走下来的叶北二人,眼睛一亮,顿时兴奋的迎了上去。

    叶北看着赌场中兴奋的人们,刚冒出过去捞两把的想法,却被赶过来的张远拦了下来。

    “哟,老宁领朋友过来玩啊?”

    张远装作很亲切的上前慰问道。

    “啊?是、是啊,我侄子说想要过来见识见识……”

    宁智森看到迎过来的张远,有些畏惧的解释着。

    眼前这个人可是催债催的最狠,打我也是打的最多的啊!

    想到前几天因为还不上钱被痛打的样子,宁智森额头上不由有些冒冷汗。

    听到他的话,张远暗自窃喜。

    果然又有生意上门,不过这个亲戚看穿着不怎么样啊,能有多少油水可榨?

    “蚊子腿在小也是肉啊。”

    张远暗中感叹,下次再遇到这种冤大头可就难了。

    想通之后,张远更加热情了,整张脸洋溢着自认为亲切的笑容,

    “你干什么!”

    叶北看到张远这猥琐的笑容,顿时吓的退了一步。

    哥可不搞基,而且就算真搞也不跟你搞啊。

    看着张远脸上那密集的青春痘,随着一笑都挤在了一起,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惊异于叶北的反应,随后发现他看自己的脸的表情,顿时张远便有一股无名火生了起来。

    当年在学校的时候,张远便长了满脸的青春痘,让身边的同学一直躲着他,连老师也不待见他。

    最后忍无可忍的张远终于爆发了,将老师打了一顿,结果便是被学校以打老师的罪名开除,出来之后找不到工作就只能跟着虎哥混。

    “如果我没有被开除吗,现在应该还在悠闲的在大学教室里上课吧?”

    因此这也成了他心中的痛,而叶北这个反应无异于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一般,顿时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先放你一马,等待会把你榨干之后,在慢慢泡制你……”

    张远在心里盘算着到时候这么折腾叶北,但脸上却又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

    “请问这位小兄弟想要玩点什么?”

    直接无视掉站在前面的宁智森,张远直接朝着叶北问去。

    毕竟他可是知道这个宁智森早就被榨干净了,没有价值了自然也就无须理会。

    “嗯……你们这里有没有,就是那种象电视上的那种玩法?”

    叶北强忍着笑意,将自己装作是完全没有见过世面,只是在电视上看过赌场的纯洁少年的形象。

    而张远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电视上那种?

    心里想了想,这孙子说的是梭哈?

    “又是一个被赌神荼毒不浅的年轻人。”

    想明白叶北的意思后,张远不由得心中感叹,不过这样玩更好,梭哈输得更快啊!

    “有有有,我们虎哥就喜欢这种玩法,不过咱这边玩这个的不多,正好我带你去见虎哥。”

    随便扯了个理由,张远便引着叶北向着大厅后面走去。

    按照他的想法,只要把叶北领到虎哥那里,随便什么玩法,把门一关,今天不输得只剩内裤,这孙子是甭想出这个门了。

    宁智森到了现在倒也不再畏首畏尾了,既然都来到了这个地方,那么再怎么退缩也没什么意义。

    看着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宁智森,叶北不由的对他高看了一眼。

    不愧是做过大生意的人,这份气度倒是不错。

    这一点只能说是叶北误会了,此时的宁智森并不是什么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只不过是破罐破摔的心里。

    反正我来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大不了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不过就是连累了小北了。”

    宁智森有些自责,毕竟叶北是想帮他才落得现在这个险地,他就算再能打,双拳也难敌四手啊!

    他这半条腿迈进棺材里的老骨头挨顿揍无所谓,要是打死他那欠债就一笔勾销,那他也认了。

    可是叶北年纪轻轻的,又是未来女婿,如果让宁馨知道了因为自己连累了他……

    想着宁智森又叹了口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