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兵王俏总裁 第150章 又大又白还很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上门兵王俏总裁最新章节!

    第150章 又大又白还很软

    “你怎么只吃馒头啊?”

    宁馨看着叶北就买了两个馒头回来,有些奇怪的问道。

    现在公司里总裁总监都去参加博览会,被提拔上来的人事副总监宁馨就成了贺总的代理人。

    所有命令都由贺星辰传达给她,然后她下达执行。

    毕竟在这个公司里,贺星辰最信任的就是沈妃卿了,但这次博览会十分重要,迫不得已之下,贺星辰便带上了沈妃卿一起去参加。

    提前将李长峰这个不稳定因素调走,随后提拔了一下宁馨,怎么说她也算是星辰集团的老人了,而且与叶北关系很好。

    那么差不多也算是可以信任。

    便临时定为了副总监,在贺星辰不在这的时候,看好下面的人。

    这个博览会只有短短一周,贺星辰提前三天过去准备,说起来也就是十天的事。

    她可是不信这么短的时间里,还能出现什么太大的变故。

    因此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宁馨是近期贺总想要提拔的人。

    看到她在这里吃饭,没一个敢凑过来。

    这让她很是郁闷,一看到叶北的身影,顿时激动的把他叫了过来。

    “你、你不会是没钱吧?”

    宁馨算了算,现在似乎的确还没有发工资啊!

    那叶北没钱之下,干吃馒头就再正常不过了,当年她为了替父亲还债,帮母亲买补品,也做过这种事。

    一时间,一股同病相怜的感觉油然而生。

    “不不,我就是单纯的喜欢吃馒头而已。”

    叶北捏了捏手中的大馒头:“你看,这馒头又大又白,捏起来还这么软。”

    说着,又凑上去咬了一大口。

    而宁馨听到这话,顿时联想到了什么,脸蛋羞红。

    将盘中的菜往前推了推,宁馨觉得或许叶北只是好面子才不承认。

    上次救了她们一家,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叶北干吃馒头呢?

    “哎,这怎么好意思呢?”

    嘴里说着不好意思,手上也不闲着,夹起一块红烧肉便塞进了嘴里,一脸的陶醉:“嗯,肥而不腻,入口即化,不错不错!”

    宁馨犯下筷子,看着叶北这幅样子,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了,跟你说个事。”

    “啥事啊?”

    三两口把馒头塞进嘴里,咽下去后便随口问道。

    “是这样的,我爸他拿到那个李扒皮退回来的钱之后,又重新开始做生意,现在也有了些起色,所以就想请你去吃个饭……”

    李扒皮?

    叶北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个李扒皮就是上次那个被自己教训的李老板啊。

    “没事没事,咱俩这关系,帮你不是应该的嘛!”

    叶北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然而这话听到宁馨的耳中,再联想到上次再电影院叶北说她是女朋友,一时间一股羞涩之感涌上了心头。

    “反正你今晚一定要来啊,我妈一直挺想见你的,我爸也想感谢你。”

    “好说好说,既然伯父伯母们盛情难却,那我就去一趟吧!”

    反正贺星辰又不在家,顾天佑睡小车班,叶北一个人更是懒得做饭,能免费白嫖一顿饭,倒也不错。

    简单说了一下,随后宁馨便又去忙碌了。

    蹭了顿菜,叶北便又优哉游哉的回到了小车班。

    “呵,这帮孙子又开始睡觉。”

    一脚把门踹开,便看到沙发上,椅子上,一个个的都躺着人,而中间的桌子上摆满了空荡荡的饭盒。

    没人打牌,叶北顿时觉得无趣,走到顾天佑躺的沙发旁边,戳了两下。

    “嗯,叶北,抬起来……”

    迷迷糊糊的嘟囔一声。

    “抬起来?”

    听到这话,叶北顿时脸都绿了,立马放弃了跟顾天佑这孙子挤挤午休的想法。

    紧了紧裤腰带,随后叶北便出了小车班,跑到贺星辰的休息室去睡觉了。

    这一觉睡的是天昏地暗,醒来之后叶北差点以为已经第二天了。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五点,估摸着宁馨也快要下班了,就一骨碌爬起来。

    开着贺星辰的车,叶北便向着附近最大的购物广场驶去。

    怎么说也是头一回去看老宁,多多少少也要带点东西啊!

    “这有个座驾就是好,出门真方便!”

    开着车,叶北舒服的靠在座椅上,不由得发出了感慨声。

    “至少省了打车费。”

    贺星辰忙着参加博览会,自然是乘飞机去了,那么这十天里,她留在星辰公司的车可就任叶北摆布了。

    因此叶北现在倒也算是意气风发。

    然而没走两步,就悲剧了。

    此时正经过一个行人较少的道路,由于渐渐入冬,天黑的较晚,再加上道路照明也不好,叶北就这样撞上了一个过路的人。

    似乎是个醉汉,在哪不好竟然在大街上晃悠,结果就这样被叶北撞了出去。

    但照理来说,以叶北这个反应是不可能会撞人。

    可意外就是发生了。

    “啊!老邢啊,你怎么了?”

    此时,马路边立即跑出了一个中年女子,跪在醉汉的身边,苦苦哀嚎着。

    “人没事吧?”

    下车走过去,皱了皱眉,叶北看着一脸痛苦的妇女,神色有些古怪。

    “你,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跑不掉的,我已经被报警了!”

    那个妇人声嘶力竭的嚎叫着,死死地指着叶北,仿佛想要将他生吞活剥了。

    然而叶北并不在意,俯下身自伸出手想要探一下脉搏。

    “你滚开!”

    那妇人一下将叶北推开,随后继续抱着那名醉汉痛哭。

    不对劲。

    这是叶北对于这件事所给出的评价。

    看到丈夫被撞了,第一时间想到的,应该是叫救护车,而不是报警!

    再看这个妇人的样子,为什么会等到叶北撞上才出现,并且说已经报警了?

    难道她是知道这个叫老邢的醉汉要被装,所以提前报警了?

    而且根本就不让他去查看老邢的伤势,就更不正常了。

    “有趣。”

    叶北倒是有些好奇,能出现这种情况,九成是这个妇女给老邢买了保险,然后想要独吞了赔偿的费用,顺势离婚!

    他倒要看看,这个妇女是想怎么演这场戏。

    刚才他蹲下的那一刻,就已经看清楚,这个老邢,已经死过一次了!

    随后,叶北便又钻进了车里,找个舒适的姿势便躺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