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扬天下 第一百三十六章:牢狱之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原來肖一远的部队已经赶到,肖一远见前军几乎全军覆沒,心中恼恨之下,几乎发了疯。命令炮船不惜弹药,疯狂投射霹雳弹。

    朱罗国大军撤退不及,损失惨重。炮船疯狂投射不到一个时辰,几乎所有的霹雳弹都消耗干净。这个时候,胡志海统领的战船也赶到战场。斗舰开路,拍杆把那些朱罗国的独木舟纷纷拍碎,火箭呼啸而出,朝密密麻麻的的朱罗国士兵飞去。

    “不好。快撤。是那个人。”德拉特大喊着,惊慌失措地下达着命令。

    然而,撤退已经來不及了。呼啸而至的火箭,把一艘艘独木舟钉满。

    夜幕降临,战斗却还在持续。不,这已经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大屠杀。原來是朱罗国士兵屠杀帝国将士,现在是帝国将士屠杀朱罗国士兵。

    赵顼的前军无意中充当了引出埋伏的诱饵,前军覆灭之后。肖一远的北路军及时赶到,展开反击。刚刚结束大战,乱糟糟一片的朱罗国大军遭到掩杀。朱罗国几乎无法布置有效的反击,他们的埋伏战术,正好被肖一远所部新研究出來的捕鱼战术所克制。

    朱罗国的独木舟太密集了,先是遭到帝国炮船疯狂的集中打击,随后又遭到艨艟火箭漫射,接着又是斗舰开路。朱罗国的无论是密密麻麻的独木舟,还是少许战船,都沒有逃出被焚烧的厄运。焚烧过后,又被帝国的斗舰拍成碎片,朱罗国士兵大部分掉入水中。

    而在水中,朱罗国士兵的攀爬埋伏的战术,又被帝国的捕鱼战术死死克制住。无数的朱罗国士兵就像海中的鱼儿一般被捕杀。

    战斗持续到天亮,而这时,周侗率领的二十万中军也已经赶到了。朱罗国一夜之间就有近六十多万大军丧命海上,整个海上真的被染红了。朱罗国加上帝国,一共有七十多万人命丧于此。

    “青木指挥使,找到官家沒有,”周侗焦急地问道。

    “周安抚使,都找遍了,沒有发现。日本天皇,三佛齐国王,都沒有找到。石指挥使已经找到了,李向安李总管也找到了。不过,他们都处于昏迷中,沒法问到官家的下落。”青木和尚拱手回应道。

    “周安抚使,要不要上报军机内阁,”十大骁将之一的孙文成问道。

    “不。官家沒事,无须上报。青木指挥使,再加派人手,一定要尽快找到官家。”周侗否定了孙文成的建议。

    孙文成的建议也是对的,这样的大事是必须要上报的。不过,如果上报,那么就会引起不必要的混乱。满朝文武都不希望赵顼干涉政事堂的运作,但是,如今大宋的政治制度并不完善。一朝天子一朝臣之下,很难相信,新的皇帝会不会否定现在的政治制度,甚至废除现在的政治制度。

    帝国大军仍在疯狂地朝朱罗国坎奇港口、内洛尔港口进攻着。周侗看着海中前赴后继,登陆进攻的帝国士兵,看着一片火海的战场,看着群星点缀的天空。神秘地说道:“紫薇星出禁中,光芒大盛。官家必然无恙,青木指挥使安心寻找即可。”

    帝国大军整个的登陆过程十分平静,按理说,朱罗国至少还有六十万大军驻扎在朱罗国国都坎奇附近。帝国大军登陆后,必然会再次遭到进攻。然而,朱罗国丧师六十万之后,朱罗国其它大军竟然一哄而散,朱罗国的统治瞬间崩溃。

    三十万大军登陆完成后,沒有遭到任何有效的抵抗。很快,便将朱罗国国都坎奇团团围住。此时,朱罗国国都兵力不足十万,朱罗国亡国在即。

    朱罗国,国都坎奇,王宫。

    罗泽图拉一脸颓废地坐在王座上,只是他不再想着什么军国大事,而是在回忆着自己的一生:少年忍辱负重,一番煎熬,终于拉起了自己的势力。后來击败了婆罗门祭祀贵族,将国家牢牢地攥在了自己的手里。终于,最后奋力一击,杀死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登上王位,一展胸中抱负。仅仅两年,完成了土地丈量,从婆罗门祭祀贵族手中夺取了大量的土地,国家走向强盛。又是两人,东征西讨,国家版图扩大了三分之一。整个朱罗国都在他至高无上的王权中颤抖。

    “大王,德拉特丧我国六十万大军,罪当处死。”朱罗国的宰相之一三泰里跪在地上磕头道。

    “现在不是追问责任的时候,湿婆大神降下了他的愤怒,谁有抵挡得住,现在,本王要的是退敌之计。”罗泽图拉知道三泰里与德拉特一直是不对付的,有意避开这样的争论。

    “大王,下臣俘虏了中华帝国三千多人,其中还有三个国王。这三个国王在中华帝国身份应该不低。因为失败和胜利來得一样快,一直沒有时间审问他们。或许退敌之计就在他们身上。”朱罗国大统帅德拉特跪伏建议道。

    “三个国王,把他们带來,本王要亲自审问。”罗泽图拉察觉到一丝希望。

    几个朱罗国侍卫正要前去提人,三泰里急忙说道:“等等。大王,不用提审。下臣已经知道他们是谁了。”

    “他们是谁,”罗泽图拉惊疑道。

    “宋国的皇帝,日本的天皇,三佛齐的国王。”三泰里回答道。

    “这。”罗泽图拉陷入了沉思,半晌后,下令道:“德拉特,你立刻释放三千被俘虏的敌军士兵。三泰里,你给他们安排一个住处。妥善安排他们的生活起居。”

    “是。”德拉特、三泰里两人跪拜道。

    罗泽图拉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都退下。

    ···········

    朱罗国国都,一处行宫。

    赵顼、白河、占卑被安置在了这里。四十多个印度美女伺候着他们的饮食起居。

    “大哥,朱罗国国王这是搞什么鬼,这个囚犯当得太舒服了,印度人真会享受。”白河笑眯眯地问道。

    浴池占了半个行宫,白雾腾腾。赵顼、白河、占卑三人,趴在浴池边,各自享受着四个印度美女全身式的指压按摩。

    赵顼一会儿才懒洋洋地说道:“我怎么知道。美女虽好,搞多了也伤身子。说不定,他们就要这么弄死你。你可悠着点。”

    占卑也点点头,同意道:“这帮印度人,功夫了得。我是吃不消的。还是大哥厉害。”

    “哈哈哈。”白河大笑道。“厉害个屁呀。大哥这是定力了得。”

    “哦。”占卑舒服得叫了一声,接着说道:“好吧。还是二哥厉害。”

    赵顼挥了挥手,赶开了四个美女站了起來,“扑通”一声跳入浴池,畅快地游动起來。占卑紧随其后。白河好像具有后世日本人的天性,忍不住,正扑在一个印度美女身上活动着。

    “二哥。你都一天七次了。”占卑大喊道。

    “老三。你对朱罗国了解多少,对朱罗国国王了解多少,”赵顼一边在浴池中游动着,一边询问一旁的三佛齐国王占卑。

    占卑沉思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朱罗国信仰婆罗门教,属于湿婆派,主要信仰毁灭之神湿婆。传说湿婆有三只眼,四只手,分执三股叉与战斧等武器。他在焚烧死者的场地跳舞,在雪山中修苦行。因毁灭有再生意义,所以它是毁灭神和生殖的象征。他的妻子是雪山女神。湿婆派,否认婆罗门的特权,教派多,有点像中土说的百家争鸣。”

    赵顼越游游快,发泄完体力后,坐在浴池边大口喘气。占卑随后跟进,赵顼伸出手将他拉上池边,两人并肩而坐。占卑继续说道:“朱罗国这个国王有智慧,有权谋,是个大角色。杀父弑兄登上王位。后來废除了朱罗国许多陈规陋习,如寡妇殉夫、童婚、杀婴、神灵裁判,奴役战俘等等,此外,还创办学校,让女子受教育等。此外,他还丈量土地,打击婆罗门僧侣,减少赋税,推行军事采邑制度,强化中央集权。同时,有赶住发展农田和水利,特别

    视发展商业。”

    “重视商业,为了细兰海路控制权,所以才会东侵三佛齐,”赵顼插了一句。

    “可以这么说。罗泽图拉统一货币和度量衡,扩大商业交通网络,修建了多条驰道。建立了一支庞大的军队,东征西讨,短短几年时间,灭国数十。大有一统印度的征兆。”占卑点头说道。

    “哇,这么厉害。老三拍大哥马屁了,大哥雄才伟略,还用的着你说。”白河天皇也游了过來。

    “二哥,怎么这么快呀,哈哈哈。”占卑狂笑道。

    “快,拉我一把。”白河叫了一声。赵顼和占卑都伸出手,将白河天皇这头肥猪拉上了浴池。

    “和罗泽图拉比起來,我得往后靠。如果我真的雄才大略就好了,那也不会害得十万大军尽沒,也不会让两位兄弟跟着我受这牢狱之灾。”赵顼一脸黯然,惭愧地说道。

    “大哥何必沮丧,不是有一句话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吗,再说,这样的牢狱之灾,我还真想一直坐下去。”白河嬉笑道。

    “老三,按你这么说,朱罗国国王罗泽图拉是和唐太宗一般的人物了,”赵顼问道。

    占卑点点头说道:“大哥又考我了,儒家经典,史学大作,小弟正在钻研中。”

    “老三,让你多看书。你非说看美女养眼。现在好了吧,连唐太宗都不知道,”白河天皇笑话占卑道。

    “行了,别闹了。”赵顼严肃道。

    白河天皇与占卑国王两人知道赵顼这是要商讨军国大事了,也变得严肃起來。

    赵顼接着说道:“按老三的介绍,还有我们现在的处境。罗泽图拉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我估摸着,罗泽图拉要派人來谈判了。或许他会亲自來。老二,老三,你们看,他会提什么样的条件,”

    “大哥以为,我们的底线是什么,大哥非要征服印度诸国吗,”白河天皇沉思了一会儿,小心的探知赵顼的底线。白河天皇他知道,赵顼力主大宋征讨印度,就是为了征服印度诸国。这样的情况,哪里还有合约可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