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的救赎 004 断袖之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萧的救赎最新章节!

    第四章断袖之交

    系统提醒:“宿主拥有语言天赋,可以主动学习当地语言。”

    萧森瀚忍不住骂道:“垃圾系统你给老子爬开点!”

    “兄台,在下眉州苏轼,请问前方就是CD府吗?”一位身穿青色长衣,头戴黑色鼎形帽,背着竹子编制成的背篓,大约二十左右年轻学子。

    “苏你老母!”萧森瀚破口大骂。突然想起这名字怎么那么熟悉,不停的问道:“你刚说你叫什么?”

    “在下眉州苏轼,字子瞻这次与父亲苏洵,还有弟弟苏辙一起来CD府参加省试,不料途中与他们走散。”

    苏轼一直打量着萧森瀚,见萧森瀚举止怪异,衣着另类却不失美感,心想:“这就是省城的之人?虽说父亲来过几次省府未与我谈及此事,这就是州府与省府的差距!”

    萧森瀚惊讶的下巴都差点掉在地上,语无伦次的叫道:“我认识你!”

    苏轼一脸茫然,问道:“兄台何时何地见过本人?”

    此刻萧森瀚巧遇历史中的名人,如同遇见现实中的明星一样激动,说道:“你不就是苏东坡嘛?我还知道你是三苏之一,我记得我在历史书中见过你,哈哈!”

    苏东坡思索着,轻声问道:“三苏是什么意思?你口中的历史书是哪里?”

    苏东坡这样一问萧森瀚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赶紧解释道:“三苏就是你老爸,你,还有你老弟,你们三人合在一起就叫三苏。这历史书是我家那地的老地名,你没听过很正常。”

    苏东坡一脸窘迫,道:“兄台说话真是风趣。不过这样形容家父与兄弟的关系也很恰当,敢问兄弟尊姓大名?”

    萧森瀚想了想,学起苏东坡的学子风范,说道:“在下萧明,字森瀚。”

    “森瀚兄有礼。”苏东坡恭敬举手作礼,萧森瀚学着他的动作回礼。

    苏轼从萧森瀚动作判断出此人一定也是读书人,于是问道:“敢问森瀚兄在CD府哪所学院读书?师承何处?”

    萧森瀚有点犯难,他打定要与苏东坡结交一番,至少也要弄一篇他的墨宝,说道:“社会学院,师傅他老人家不让我等提他的名号,让东坡兄见笑了!”

    苏轼一脸向往的表情,道:“是东坡冒昧了,想必你师傅一定是高人。”

    萧森瀚见苏轼完全相信自己所说,自信的说道:“这是当然!对了,我想起你家做的东坡肘子最好吃,你随身带了吗?”

    苏东坡脸色瞬间就红了,萧森瀚突然想起这东坡肘子是苏东坡成名之后,她老婆的拿手菜。他这个时候还就是一个处男,老婆都还不知道在哪里,哪里知道什么东坡肘子。

    萧森瀚笑着解释道:“东坡兄刚与你开了一个玩笑。我与你相见如故,不如我带你进城,咱俩举酒言欢如何?”

    苏东坡整理一下自己长衫,拱手道:“森瀚兄此话正好我意。东坡打搅了!”

    “你就不要那么客气,你以后可是流芳千古的名人,我巴结你都不来及,何来打扰之说。”

    苏东坡汗颜道:“森瀚兄处处抬举我,为兄我只是普通学子,并没有功名在身,你如此说真是折煞为兄。”

    “咱们兄弟就不必如此见外!我从遇见你的那一刻我就相信必定高中。”

    萧森瀚一点都不客气,伸手拉起苏东坡就往城内走。苏东坡气喘吁吁跟着,说道:“森瀚兄慢点。”

    萧森瀚忍不住咕噜一句:“东坡兄就你这小身板恐怕不行吧!我来帮你背背篓。”

    萧森瀚扶住苏东坡的背篓,往自己身上一套,苏东坡高喊道:“森瀚兄使不得,使不得。你可是堂堂社会学府学子,师承名师,怎能如此降低自己身份?我大宋开国以来重文轻武,以如此行为岂不是自降读书人的身份?”

    萧森瀚这小背篓背的可是十分开心,试想:“谁能穿越成为苏东坡的书童?”几年的警察生活让他锻炼出一个强悍的体魄,此刻等于架着苏东坡进了城。

    苏东坡被萧森瀚放下之后,顿时弯身着说道:“森瀚兄如此自降身份帮助我,我东坡感激不尽。恳求森瀚兄自重身份,以后不要如此鲁莽。请森瀚兄正视自己读书人身份,否则东坡将与兄台断袖之交。”

    萧森瀚想不到独领文坛数百年的苏东坡思想也是如此古板?终于明白为何宋朝几百年都弱不禁风?原来根源就在这里,看来我很有必要给苏东坡洗洗脑。

    萧森瀚解释道:“东坡兄此话是不是太武断了。读书人为何不能学武弄枪?学武之人为何不能做读书人?”

    苏东坡红着脸争执道:“自从太祖杯酒释兵权之后,我大宋才能结束武人篡权的历史,我大宋才有今天的国泰民安。我大宋开国以来,一直以文人治天下,彻底阻断武人祸害百姓的历史,这不是我大宋成功之处吗?”

    “东坡兄说一句见外的话,都是为皇帝老子打工,何必要如此区分文人与武人呢?”

    苏东坡顿时瞪着眼睛看着萧森瀚,感觉这话不应该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更不应该出现此时此地。

    “当今皇帝仁爱有为,森瀚兄非要贬低我等,咱俩就就此别过吧!”

    萧森瀚拉住苏东坡,笑道:“咱们不要纠结这个问题,找个酒楼喝酒吧!”萧森瀚知道这番话在苏东坡身上是行不通,大宋一百年的灌输不是自己一言两语就能点醒一人。国家上层决定一切,假如苏东坡真被自己这话点醒,他的仕途之路恐怕比历史中他的仕途之路更为艰辛。

    苏东坡十分不悦,萧森瀚再次解释道:“东坡兄怕是误会我的意思,你想想咱们读书人身体不好,如何治理天下?就算你有抱负,也没有时间与精力去施展。就算你想为皇帝陛下分忧国事,可自己身体不行也会让皇帝陛下不悦对不对?为兄只想劝你平时没事多多锻炼身体,没事在家多做一点床上运动。”

    苏东坡红着脸想了想,感叹道:“森瀚兄此话很有寓意,东坡受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