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的救赎 010 金陵十三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萧的救赎最新章节!

    第十章

    漆黑的河水无法预知深浅,萧森瀚一个杨柳插进水中,然后在水下游动到另外区域,哪知道这河水深度完全不到一丈,他的头部撞在河床的石板上瞬间失去知觉。

    正好此处水流迂回叠加,河水底部形成一股暗流,直接将萧森瀚的昏迷身体推动,转眼间就有数丈的距离,连续的几次推动,直接漂浮出锦衣卫的视线。

    领头的百户侯本想追击,可借着众人围拢之后的火把,整个河水面中看不出任何逃生的痕迹。

    “这是咱们金陵的饮用水渠,最深的地方不过两丈,最浅的地方不到一丈,你看?”

    百户侯听下面之人一说,才想起这是皇城所有百姓的饮用水,他本想安排人下河追捕,可想到明天上朝无数言官弹劾他的奏折满天飞,正好被他们抓住把柄,恐怕大都督都保不了自己。

    百户侯越想越胆战心惊,立马安排几个得意的兄弟沿着河水渠流动方向寻找一下,于是带着剩下之人开始新一轮的排查。

    整条饮水渠贯穿整个金陵城,等萧森瀚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迎面而来是一股刺鼻的花粉味。

    “姐姐们,他醒了!”

    端着汤药的妙龄少女,大约十五六岁,宛如精灵一般起身推开门,叫嚷道:“姐姐们,公子醒了!你们快上来瞧瞧!”

    萧森瀚轻声问道:“这里是哪里?”

    萧森瀚留意到这是女子的闺房,墙角放着一盏古筝,木制阁楼外依稀可以听见河水流动之声。

    妙龄少女咯咯笑道:“公子这是我家。我叫花妙儿,姐姐们都叫我小花猫,公子可以叫我小花。”

    萧森瀚这才发现自己被换上了明朝男子特有的服饰长布青衫,腼腆的问道:“人如其名,妙不可言!我的衣服是你换的吗?”

    花妙儿害羞的说道:“我去岸边洗衣服,遇见公子晕倒在岸边,是三姐林青子将你救起,你的衣服也是三姐为你换的。”

    这时又有三位妙龄女子进来,花妙儿低声念道:“大姐,二姐,三姐。”

    三位女子之中,一位年纪看起来三十出头,感觉美丽容颜正在消退,问道:“公子怎么称呼?”

    萧森瀚轻声回应道:“在下萧明,字森瀚。敢问各位姐姐们如何称呼?”

    花妙儿叽叽喳喳叫嚷道:“这是我大姐谢芳芝,我们的老板娘。旁边这位温柔的丽人就是我二姐涂琴,她的琴声可是我们美凤班一绝。这位侠骨清风少女就是我三姐林青子,她的功夫十分厉害噢!”

    萧森瀚十分客气的依依点头回应,说道:“谢谢各位姐姐的救命之恩!请问这里那里?”

    三位女子眼神微微变化,仿佛有难言之隐,花妙儿尖叫道:“公子这是青楼。”

    大姐谢芳芝脸色十分不悦,三姐林青子的眼神恨不得把小花猫爆打一顿,只有涂琴腼腆笑道:“让公子见笑了!”

    萧森瀚顿时做起来,自言自语的说道:“好地方,我要的就是青楼这个地方。美凤班这个名字太俗气,完全没有任何吸引力,我可没多少时间耗在这里……”

    萧森瀚思考半秒,吼道:“我建议你们改个名字,就叫做金陵十三钗!”

    四女集体汗颜,一种完全无视萧森瀚的眼神,心里都在思考她们到底救了一个什么样的疯子。

    二姐极度不愿意的问道:“公子可感觉身体有什么不适合?要不要请郎中给你瞧瞧?”

    萧森瀚忍不住说道:“各位姐姐们,我快要被你的香气熏晕了,看着你们个个花枝招展,我是眼花缭乱,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了……”

    花妙儿咯吱叫道:“公子真是好眼光。”

    林青子板着脸,心里十分失落的说道:“我先出去了。”

    谢芳芝也想跟着林清子出去,可却被涂琴拉住。她们本来对萧森瀚抱有极大希望,可他这番话让们无比的失落。

    萧森瀚虽说不是专业警校毕业,但察言观色的能力比起专业刑侦人员弱不了多少,他已经感觉到她们有求于自己,而自己也需要她们这个平台完成自己的任务。

    萧森瀚直接说道:“各位姐姐一定有事相求吧!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能帮助你们地方我一定尽力,算是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其次我需要你们这个地方。”

    谢芳芝选择沉默,涂琴轻声问道:“公子可是读书人?”

    萧森瀚想了想,并不知道她们口中的读书人寓意什么?是读书之人,还是读过书之人,还是要考取功名才叫读书人?轻声道:“算是吧!”

    谢芳芝缓缓的喘了一口气,涂琴有点激动,刚要开口说话,口无遮拦的花妙儿叫嚷着:“那公子就可以帮着我们填词了,咱们美凤班就有救了。”

    萧森瀚惊愕问道:“填词?”

    谢芳芝瞪了花妙儿一眼,询问道:“萧公子难道有难言之隐?萧公子完全可以放心,此处绝对安全。”

    萧森瀚摆手道:“两位姐姐误解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除了填词之外,你们还有其他需要我帮助的地方?”

    谢芳芝看涂琴,涂琴望着萧森瀚,二女完全明白他这话的含义。这时涂琴突然脸红看着他,心有所思的想到:“难道萧公子有男女之情的想法?”

    谢芳芝看着脸红涂琴,淡淡的说道:“萧公子请你放心,就算我们美凤院现在举步艰难也不会少你的报酬。还请萧公子自重,我们卖艺不卖身。”

    花妙儿撅起嘴说道:“如果公子真的满腹经纶,我花妙儿就愿意跟着公子。”

    谢芳芝板着脸吼道:“小花猫你给我出去,你还未出阁怎能说出如此之话?”

    花妙儿一脸不悦走了出去,忍不住回头偷偷看了萧森瀚几眼,缓缓思索道:“自古红颜多薄命,可我命不由你……”

    花妙儿本是开国功勋的长孙女,五年前家族因为胡惟庸案牵连沦落风尘。她原本姓陈,沦落风尘之后连姓氏权利也被剥夺。虽然她外面看起来天真浪漫,可她内心十分渴望有朝一日能离开这里,过着普通女子应该有的生活,

    萧森瀚一脸尴尬,解释道:“两位姐姐真是误会我了。我的意思是说除了填词之外的事情?比如说为你们谱曲?为你们编舞?化妆?为你们量身打造属于自己的风格?”

    萧森瀚内心很矛盾,他很想说我还可以帮你解决意外怀孕之事。

    谢芳芝和涂琴激动眼神看着萧森瀚,异口同声问道:“萧公子真的可以为我们谱曲吗?”

    萧森瀚自信点了头,从小到大他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出色的音乐家,可是出生在警察世家。父母强烈反对萧森瀚学习音乐,最后萧森瀚还是考上音乐学院,学了四年音乐。最后还是妥协答应了父母,毕业之后遵循父母的安排,他的父母这才同意他上大学,可惜毕业之后就进了警队,他的音乐梦想就此搁浅。

    萧森瀚本想学习流行音乐,他的父母就是不同意,非要他学习什么古典音乐,还说就算你学了也没有,你是没有机会从事你的音乐事业,学习一下古典音乐还可以陶冶一下情操。就这样在父母的逼迫下,萧森瀚学了四年古典音乐。

    谢芳芝和涂琴似乎不太相信萧森瀚所说。因为在她们的认识中,所有的曲调都早已经定了下来,后人只需要跟着固定的方式吟唱,比如说很多词牌名就是如此。一般按长短为小令、中调、长调,一首词,有的只有一段,称为单调;有的分两段,称双调;有的分三段或四段,称三叠或四叠。按音乐性质分,词可分为令、引、慢、三台、序子、法曲、大曲、缠令、诸宫调九种。按拍节分,常见有四种:令,也称小令,拍节较短的;引,以小令微而引长之的;近,以音调相近,从而引长的;慢,引而愈长的。按创作分,大致可以分为婉约派和豪放派。

    萧森瀚是学古典音乐,知道很多词牌名,比如《秦楼月》《忆江南》》《如梦令》《念奴娇》还有一些固定的比如:《踏歌词》咏的是舞蹈,《舞马词》咏的是舞马,《唉乃曲》咏的是泛舟,《渔歌子》咏的是打鱼,《浪淘沙》咏的是浪淘沙,《抛球乐》咏的是抛绣球,《更漏子》咏的是夜。

    可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音乐的词曲已经达到一种新的高度,真正的词与曲早就分开,彻底打破过去的传统,萧森瀚完全可以信手沾来。

    谢芳芝和涂琴见他如此淡定与自信,她们不停的思考着,此人要么默默无名压根就是骗子,要么就是名动天下的大才子。

    萧森瀚从她们的眼中看出了犹豫,指着墙角的古筝笑道:“两位姐姐献丑了!”

    萧森瀚拿过来古筝,双手在上面游动。学习古典音乐之人,岂不会弹奏自己民族的乐器?

    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在古筝的伴奏一下,缓缓响起悦耳之声。情到深处萧森瀚忍不住唱了起来: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也真

    我的爱也真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不移

    我的爱不变

    月亮代表我的心

    轻轻的一个吻

    已经打动我的心

    深深的一段情

    叫我思念到如今

    …………

    “这是什么音乐?”谢芳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