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恶人 第二十六章:沙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跟我走便是了!”

    姬运回道。造兵坊外,天已漆黑如墨。

    一人赶路显然比两人一起走要来得更加方便,姬运仍旧选择带着陆小元。

    就是因为,他不想谎言被揭露之后,还让人抓到人证。

    而显然,他忘了陆小元是有主的。

    他们踏出造兵坊不久,就模模糊糊的看到了前方站着几个人影。

    姬运心头一惊,随后又是一定。

    他最怕就是中年执事还未死心,那他就危险了。

    此刻虽然看不清晰,却绝不是中年执事。

    中年执事也不会那么傻,干这种事还会带帮手,且,没必要。

    “啪!”

    好像是火石摩擦的声音,一点火星出现,随后‘蓬’一声,火光浮现,照亮了周边四五米。

    姬运和陆小元顿时看清了这几人的长相,为首一人,长相普通,眸光平静,竟是邵云飞。

    身后则是三个身材高大的青衫青年,看服式是外门弟子。

    “云飞少爷!”陆小元低声惊呼,听声音就知道他很害怕。

    “小元,你真是好大的狗胆,先前骗我也就算了,惩罚你居然还跑了,这会连夜又想去哪?”邵云飞淡淡的说道。

    其实他早就发现陆小元跟姬运勾勾搭搭,没有当场戳穿,只是因为造兵坊里不好动手。

    所以早早就叫上了人,等在门口不远。

    是人都有交际圈,普通的外门弟子有普通的朋友,他邵云飞同样有一批深有背影的‘朋友’。

    如果他对陆小元的‘背叛’置之不理,他的朋友非得引为笑谈不可。

    “墨迹什么,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姬运陡然发出一声厉喝。

    他是真急,这里距离造兵坊不算太远。

    对他来说,在这里多待一分钟就等于加深一分钟的危险。

    “马尾小子,你是不是在找死!”

    邵云飞冷气森森的说道。对于一直以为都在刻意模仿爷爷,平静淡然处世的邵云飞来说,出现这种语气,说明他心头已经产生怒火。

    “是不是找死,让你试试就知道了!”

    姬运胳膊一动,脚下爆出雷步,快如闪电的出手。

    邵云飞并没有看到陆小元被姬运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那一幕,中年执事出手那会,姬运又毫无反抗力。

    虽然爆出了惊艳一剑,却被中年执事轻易解决。

    因此,邵云飞从来没看出姬运的深浅,当然也就谈不上重视。

    但是,他现在懂了。

    可惜已经晚了,他的脖子已经落入姬运手掌,对方只要稍稍一用力,他就会命丧黄泉。

    本也不应该如此容易。

    邵云飞资质一般,在其爷爷的培养下,也已是后天境九重的境界。

    奈何毅力着实不佳,娇生惯养下,对于武技一道,这种需要日复一日熟悉,磨炼的东西,疏忽的不是一点两点。

    这就造成了,他明明身怀多种远远强于普通外门弟子的武技,可论真实实力,战斗力,或许只比陆小元强那么一点点。

    那还只是切磋,不是搏命的情况下。

    这会遇上个一心要走,又不要脸面直接偷袭,关键速度远超常人的姬运,这种结果也就不算奇怪。

    “马尾小子,赶快松手!”

    邵云飞带来的帮手出声,却不敢轻举妄动。

    “啪!”

    姬运粗暴的一拳打在邵云飞肚子上。

    邵云飞痛得闷哼,倒不是硬气,而是脖子被掐,叫不出来。

    “马尾小子,云飞少爷可是邵长老的孙子!”又一帮手出声。

    姬运抬手又是一拳。

    “马尾小子....”

    姬运又是一拳。

    没人说话了,不是他们不想说,是他们真心不敢。

    他们说一句,姬运就打一拳。

    整的好像他们故意引诱他打邵云飞出气一样。

    邵云飞要是秋后算账,他们就惨了。

    “我记得你说打狗要看主人!我现在连主人都打了,你要怎么办?”姬运问道。心里还是很解气的。

    同是长老孙子,邵云飞却没任宇那么硬气,眸子里露出了哀求之意。

    姬运却没打算这么放过他,头也不回的叫道:“小元,你报仇的时候来了!”

    他这是要让陆小元也出出气,怎么说陆小元也是自己的小弟了,不能总让他办事,也得给点甜头尝尝。

    “大..大哥,不用了,我看看就挺好的!”陆小元结结巴巴的回道。

    要他去欺负欺负普通弟子,他还有这个胆量,可要他去打邵云飞,浑身都长胆,他都没这个勇气。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别说做大哥的没帮你!”

    姬运说道,也不勉强陆小元,扭头看着邵云飞的帮手的说道:“你们三个,留下火把,脱了衣服,马上去废器山,不到天亮不准回来!”

    “为....”

    其中一个帮手,‘什么’两个字没说完,姬运已经一拳打在邵云飞身上。

    他的真气量控制的很好,能够破开邵云飞的真气防御,又不会真要了他的性命。

    眼看邵云飞都快被打哭了,瞥向他们的目光都快吃人了,这三个帮手不敢再犹豫,脱掉衣服,裸着身体,双手捂着下面,光着屁股,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他们也躁得慌。

    “挺忠心呀!”

    姬运轻叹,脸上露出羡慕。

    他也很想拥有这么一群为虎作伥的小弟。

    不过,羡慕归羡慕,他可没忘记正事,反手一个手刀砍在邵云飞脖子上,将他打昏,又叫陆小元脱光他的衣服,一把火烧个精光。

    暂时不用担心他们回去通风报信之后,姬运连忙招呼陆小元,尽挑小道,疾步离去。

    说来也真是不可思议,这么短的时间内,姬运将造兵坊,中至执事,下至弟子,统统得罪了个遍。

    这拉仇恨的速度,估计说出去都没人信。

    姬运觉得一定是这里的风水肯定跟他有冲突,决定以后还是少来为妙。

    在姬运跟陆小元离去不久,胖子姜杰悄悄从一颗大树后离开。

    刚刚在造兵坊内,他看到中年执事一脸阴沉的向姬运走来,顿觉不妙,立刻就先溜了。

    可是又舍不下姬运承诺的精石,一直就等在造兵坊大门口。

    终于等到姬运出来,却带着陆小元。

    胖子有些奇怪,深怕被陆小元算账的他,当然没敢出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邵云飞接着也出现了。

    更夸张的是,被姬运当成沙包打了一拳又一拳。

    他不知道姬运哪里来的胆子这么干,只是丹药,他却是不敢再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