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之万兽无疆 第100章 名为巨大的进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综]声优界“大神”.最新章节!

    第一百章名为感情的进展

    在黑衣宣告也进入艺能界后,龙介还以为要发生什么呢,结果自己转头就被安排出国动手术,就算发生什么也跟他无关了。

    太少见了,秀一这么明显地表现出对谁的抵触,看来他不是一般地讨厌黑衣啊……龙介不禁感慨。

    南野秀一看着龙介眼神有些涣散,担心地摸了摸他的额头:“难受?晕机吗?不要看窗外,要不要睡一会儿?”

    正身处飞往德国的飞机上的龙介听话地点头,然后被南野秀一不由分说地喂了水然后戴上眼罩调整好座椅按下去躺好了。

    完全被抢了表心意机会的深田美幸:“……”那是我儿子!

    总觉得……儿子是不是太听邻居家竹马的话了……一点主见都没有啊……好希望是她想多了啊……

    注意到美幸眼神复杂的注视,南野秀一淡定地冲坐在龙介另一边的对方微笑示意,气定神闲的态度颇有种在说“这是我该做的”的意思。

    心情微妙的美幸只好安慰自己,儿子有人肯这么用心地照顾是好事啊,只要别是她想的那样……可就算真是那样她又能做什么!儿子根本不听她的好吗!

    到了德国后美幸也没定酒店什么的,直接借住在了熟人家。

    “是法兰兹.冯.休得列杰曼大师的别墅哦,龙介还有印象吗?几年前他也住过我们家——”

    龙介无奈地说:“妈妈,他是世界级的指挥家,我当然有印象。”

    美幸兴高采烈地继续说:“他现在在英国演出,大概要过阵子才回德国,而且他平时也不住这里,不算很打扰,不过毕竟是在别人家——”

    龙介脸色苍白地再次打断了她:“我们知道。可以休息了吗?”

    美幸看看龙介的脸色,心疼地说:“去吧去吧,你们的行李之前就已经送到房间了,你是二楼从右边数第二个房间,秀一君是第三个。”

    南野秀一把龙介送到房间。虽然是平时没什么人住的客房,但显然刚被打扫过。可以看到落地窗外的夕阳和被夕阳映成橙红的海水——总体而言,是个非常适合病人静养的环境。

    龙介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南野秀一叹了口气:“不要穿着外套上床啊,裤子也快点脱掉,先换衣服。”

    “一会儿……暂时不想动。”龙介在床上翻了个身,侧躺着看南野秀一收拾行李,“辛苦你了。”

    南野秀一心情很微妙。自从圣杯战争结束之后,他这种微妙的心情就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了。

    以前龙介虽然偶尔也道谢但完全感受不到诚意,现在倒是有诚意了…………但你为什么还是赖床上不下来!!!真觉得我辛苦就下来帮忙啊!!!

    果然是被他以前惯出毛病来了吧……不过没办法,人类这么脆弱,要好好养才行,何况龙介身体素质比普通人还差……要么就从小事开始养成好习惯,比如从不挑食开始?上次逼他吃青椒转头就犯了胃病,到底是不是巧合……

    妖狐深刻地反思了起来,手上却丝毫没闲着,依然习惯性地整理着东西。他翻出了家居服,扔上了床:“换上这身。”

    龙介依然一动不动,盯着行李箱旁边:“为什么还带着小提琴?”

    “这是你妈妈整理的,你难道一眼都没看过带了什么吗?”南野秀一走过去准备把这个犯了懒癌的家伙好好收拾一顿,“不过也猜得出原因,如果是来那个休得列杰曼的家里,大概是想有机会让你演奏给他听吧——好了,起来,给我换衣服——”

    “再躺一会儿嘛……”

    “马上就要吃饭了,吃完再躺。翻个身,你这样我不好脱。”

    龙介咕哝着翻了个身,背对着南野秀一趴在了床上,衣服被扒下来大半截,双手因为袖子的缘故背在身后,听着窸窸窣窣的动静似乎是正在给他解开衬衫袖口的扣子。

    终于把衣服给脱了下来,妖狐也有点不耐烦了:“裤子总归可以自己换了吧,要不要一会儿吃饭我也喂你啊?”

    龙介保持趴着的姿势艰难地扭头:“只要你不强行喂我不喜欢吃的,我是无所谓啦。”

    南野秀一微笑着开始扒他的裤子。

    没想到友人来真的,龙介总算肯动起来了。他按住南野秀一覆在自己的裤腰上的手,冷静地说:“这个我可以自己来。”

    咚咚咚。

    两人齐齐扭头看去,深田美幸眼神高深莫测地站在门外敲着门板:“男孩们,我出门办点事,你们想吃什么自己跟管家说。”

    等她离开后,龙介语气平淡地问:“我总觉得妈妈的眼神有点奇怪,是错觉吗?”

    “不是错觉。”早就知道深田美幸什么时候往楼上走的妖狐也语气平淡,“她大概觉得我们两个的姿势不太对,误会了什么吧。”

    龙介茫然地审视了一番,看了无数小说动漫的他反应很快:“等等,难道妈妈以为我们两个要做-爱?可我们两个什么关系她难道还不知道吗?连门都没关不就是因为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吗?何况都还是未成年……哦,你是成年狐狸——不过妈妈不知道,所以这有什么好误会的?”

    本来还想借机试探龙介的妖狐顿时被这坦荡正直的反应给噎住了:“……为什么你的第一反应就是做-爱……你跟谁做过吗?”

    龙介开始往身上套衣服,他随口答:“我之前就是个性-冷淡,怎么可能做过……而且我才国一啊!”

    嗯……性-冷淡这个南野秀一还真猜测过,毕竟这种事受情绪影响太严重了,情绪出问题的话,只剩下生理本能还真不好说。现在龙介提起这个话题,妖狐的眼神就下意识地往下瞄了一眼:“那么现在没问题了?第一次来过没有?”

    “……来是来过。”龙介回忆了一下,带着明显不太妙的眼神死撑着说,“现在当然也……没问题了……”

    妖狐的表情似笑非笑了起来。他一挥手用妖力远远地带上门顺便上了锁,语气悠然自得地道:“是我的错,一直没有关心你这方面,不过现在开始也来得及……”

    “等等,你没义务关心这个吧。”龙介平时非常不会看气氛,现在也正确地察觉到友人产生了奇妙变化的气场。

    “怎么能说没义务呢。”南野秀一慢条斯理地说,“你父母把你交给了我,你表哥也把你交给了我,就连我妈妈都要我好好照顾你……竟然遗漏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都没脸见他们了。”

    龙介黑线:“我觉得你不说就没人会知道……而且我也没问题啊!”

    “让我亲眼见见才能放心,你骗了我也不止一回了。”妖狐诱哄他,“放心,就算你真的不行,我也有办法帮你,所以别怕,告诉我真相。”

    “这要我怎么告诉你真相!我说了你又不信!而且你锁门干什么?……我会换衣服的,我现在就换,你不要闹了好不好?”

    大部分时间都比偶尔暴躁的妖狐还要处变不惊的龙介,此刻终于被少有地在他面前表现出咄咄逼人态度的友人逼得露出了有点惊慌的表情。

    南野秀一斜倚着床柱,抱胸道:“换吧,我看着。”

    龙介发觉示弱也不好用了,友人简直就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强势得要命,明明以前的话这时候已经妥协了……是因为觉醒了妖狐的妖力吗?感觉真的最近性格在变……说起来这个问题真的这么重要吗,妈妈为什么要出门,要是现在来打断该有多好……

    在胡思乱想中,龙介把衣服扣子都扣好了,接下来是裤子。他的手放在腰带上,迟迟没有行动。奇怪了,以前又不是没当着秀一的面脱过,这次为什么会不想脱,果然是气氛不对劲……

    南野秀一明知故问:“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你为什么不出去,你难道就不需要换衣服了吗?”龙介机智地问。

    妖狐挑眉,从善如流地开始解自己衣服扣子。

    龙介被这不按套路来的人搞的瞬间懵逼:“你在这脱干什么?”

    “所以我说你根本就没看你妈妈都给你带了什么……箱子里也有我的一套衣服,原本放在你家的。”南野秀一比龙介故意拖延时间的动作可快多了,话没说完扣子就都解开了,衬衫里面什么都没穿,他就这么敞着衣襟随手把龙介按倒在床上,“你动作也太慢了,要不还是我来吧,顺便给你检查一下……你哪里我没见过,挡什么挡。”

    龙介顺着友人的话思考了一下。

    是啊,那是秀一,是他的朋友,他们都一起洗过澡泡过温泉,他有哪里对方没见过?都是男人,所以他到底在紧张什么?这种事男生之间很常见啊!

    于是他一下子就想通了!

    南野秀一无语地看着龙介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放松了下来,恢复了往常一脸随你便我不管事的样子,还叮嘱他:“你轻点。”

    妖狐:“……要不算了。”他的心好累啊,还是不试探了。

    “别啊,你赶紧一次性的确认好,省的下次还拿出来说。”大概是出于男性对某方面特别在意的微妙心理,龙介反而不干了。

    被对方本来好好的结果又变成不是他想要的反应给气着了,既然龙介主动要求,南野秀一也不会好心停下来。他默然地抽走了龙介的腰带,一手解着裤子的拉链,一手恶趣味地沿着衬衫下摆伸手摸了上去,停在心脏的位置,感受着龙介突然紊乱的心跳。

    “喂……”就算想通了,龙介在妖狐故意营造的气氛下也又开始感觉别扭了,“你别压着我心脏,手拿出去。”

    南野秀一一本正经地说:“我只是怕你激动过头犯了心脏病。”

    “可我不会很激动的……唔!”

    龙介闭嘴了。

    妖狐安慰地亲亲他的眼角。

    过了一会儿,龙介才语气压抑地再次开口:“可以了吧……我已经证明了……”

    “你打算就这么忍着吗?”妖狐这次是真的惊异了。他只是在试探顺便逗着龙介玩,真要让龙介憋出病来那才叫没办法跟别人交代。

    龙介沉默了一下,不知又想了什么,语气有点委屈地说:“你耍我很好玩吗?”

    “……嗯?”由于龙介的脑回路向来神奇,南野秀一已经猜不出他在想什么了。

    “明明……黑衣说你都不想做我朋友了,你也没否认……但还对我这么好,现在……啊!……现在还这样……检查只是借口吧,你到底想做什么?……嗯……”他眼角泛红地忍耐着,却不拒绝,眼神堪称清明而理智地直视着南野秀一,“你到底想干什么,告诉我原因,不要想着耍我玩。”

    妖狐眼神复杂地低头看着他,没想到平时总表现的抓不住重点的龙介心思竟然如此细腻,连他都没看出来。

    之前黑衣提了一句,他把话题岔了过去,龙介没继续问他以为是忘了,原来是一直在等他主动解释……

    自从暗黑武术大会结束后,属于妖狐的冷酷、占有欲和毁灭欲,逐渐地强烈了起来。

    认清了自己的感情后,他一直想试探自己对龙介有多重要。跟龙介的愿望比,跟龙介的家人比,却一直不敢直接询问,害怕得到不想要的答案,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阴暗面,对龙介做些不好的事情。

    现在并不是他算好的坦白的最佳时机,但既然龙介起了头,那么有些事情,的确需要说清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