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老公,顶级宠! 第一百零三章 困局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北城春色最新章节!

    天很快就暗了下来,赵绫虽知道今晚是有事情发生,可是到底也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即使又准备也可以说是没有准备。

    她从回廊里穿过来,站在路口,苏泽书房里没有点灯,许是还睡着,又或许离开了府里。这就是他说自己书房是唯一安全的地方的原因了。因为这书房是有密道的。

    赵绫转过头去,月辉洒在水池了,波光粼粼,水光潋滟,这夜晚的池水边,水风格外的清凉,四处都透着莲花清甜的味道。

    不远处,依稀可以可见熙熙攘攘的声音。看来苏泽所预料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或许说是他算计的事情已经发生了。眼下,她任然不知道是什么。

    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闯进府来,赵绫正想看是何人如此大胆,一抬头,一双眼睛却看见了皇帝,竟是皇上来了。

    赵绫惊讶的看着皇上,来不及问安。皇上一拂衣袖,问道,“太子在何处?”

    赵绫只得答道,“书房。”

    皇帝神色严肃,没有平日里的一点慈爱,“领路。”

    赵绫便走在前面,她内心也惴惴不安,此刻皇帝亲自来府中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苏泽又真的在书房里吗?

    可是她还是领着皇帝到了书房门口,太监直接将门推开。屋子黑漆漆的。太监点了灯,皇帝进屋去,屋中一片狼藉,可是太子却不在此处。不由得勃然大怒。

    一拍桌案,正准备发话,却见苏泽从书房角落里的柜子旁走了出来,他似乎喝了许多酒,脸颊通红,踉踉跄跄的几步跪在皇帝面前,“父皇万安。”

    皇帝看着一地的瓜子花生和酒坛子,又看着醉酒的儿子。揉了揉眉心。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见过他许多样子却不曾见过他连政事都不问的样子。

    皇帝站起身来,问,“你可有去过慕府?”这句话问完,皇帝都觉得自己像是问了一个笑话。苏泽喝成这个模样,连走都走不稳,谈何出府。

    苏泽惊讶的看着皇帝,冲着皇帝摇摇头。

    赵绫便顺势道,“今日太子都不曾出过书房。”

    皇帝坐下去,扶着软榻,“起来吧!”

    苏泽一个站不稳,赵绫上去扶了一把。

    皇帝的语气却忽然变得平缓起来,“朕让你回府反省,你就是这般反省的。”虽然还是在斥责,可是却没有强烈的怒意了。反而是送了一口气的意味。

    见他喝成这样,什么也听不进去。便让赵绫扶着他去床上歇息了。

    赵绫扶着苏泽走。感受到背后一股目光紧紧的盯着他们二人,今日皇帝来府,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可又是张贵妃在从中作怪?

    苏泽压低声音,用小到只有她可以听见的声音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你等着看张贵妃倒霉就是。”

    “你这次可会除掉张贵妃?”赵绫问。

    苏泽坚定道,“已经放过她好多次,这次不会了。”

    赵绫送了苏泽回房,便转身去了皇帝面前,“父皇深夜到访,可要在府中用膳?”

    “不必了。”皇上道。

    皇帝只是吩咐,“明日太子醒来,让他入宫见朕。”

    随后皇帝便带着众人离开了府里。

    赵绫好奇,明明来势汹汹,却没有发作,这其中可又是出了什么事?但总归是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这世上不会有什么是没有缘由的。

    恭敬的送了皇帝出府。皇帝才出了太子府,赵绫便迫不及待的去找苏泽,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方才他一句张贵妃要倒霉了,让她更加好奇。苏泽如何不费一兵一卒,在府中就击败了张贵妃呢?她更好奇他的本事。

    苏泽笑着看着她,“你是想不明白的。”

    赵绫不想再被他吊着胃口,便道,“那你快告诉我。”

    “今日早上,我不是派了小石头去幕府闹腾。我要去幕府的消息自然会有人透露了出去,你想想,太子勾结提督大人,意图谋反,可是大罪?”

    赵绫点点头,苏泽继续道。

    “所以有心人只是以为我今晚会与提督大人见面,所以报告给了父皇,父皇来府中不就是探看我是否在府中。我如何能洗清嫌疑,只有喝醉了且是醉的不省人事最能洗脱嫌疑。”

    赵绫问,“你为什么要给这么一个机会,让敌人先对你动手。你根本不可能与和你舅父联手的。”

    苏泽冷声,“这不是她动手的机会,而是我把她引到陷阱之中的鱼饵。”

    赵绫好奇,“你继续说,我反正想不明白。”

    苏泽将她搂在怀里,笑起来,“后面的事情你就慢慢看着吧,我若是告诉你了,就没意思了。”

    苏泽又嘱咐道,“你记住,不管是谁要求见你,你都不要见。”

    如苏泽所说,果然秦婉兮要见自己。赵绫便只是不见。

    可赵绫已经敏锐的感觉到,太子府外风浪翻天。她微微一笑,忽然明白,或许苏泽是借力打力。果然是好法子,搅得外面天翻地覆,自己在府中却安然无恙。

    他利用储君变化,政权之间的平衡,索性是将一锅粥搅乱了。而他又将如何借此击垮张贵妃?这成了赵绫最好奇的问题。

    清风拂过脸庞,她微微撩了撩额边的碎发,背过身,靠在栏杆之上。她相信,不论是如何,苏泽绝对不会输。并不是他生来就不会输,而是他虽年轻却身经百战,且屡败屡战。输了一时算不得什么,只要活着,就会有赢得希望。这便是她这些年,苏泽所教会她的。

    她蹲下身,坐在垫子上,纤纤玉手从凤栖琴上滑落过来,便开始轻轻弹着,许久不曾碰琴,琴音却十分清亮。一首落雪,一气呵成,仿佛置身与这个冰天雪地的晶莹世界,干干净净,没有纷扰。

    任由府外的世界如何变化都与他们无关,他们就在这一方院子里,请清静静,没有纷扰。

    夜风吹得酒醒,苏泽听见琴声,从屋中走了出来。扶着栏杆走到她的身边。“你怕吗?”

    赵绫没有松手,拇指捻过琴弦,轻轻道了声,“不怕。”

    一句轻飘飘的不怕,却意味着千言无语的不离不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