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穿成反派监护人(系统)最新章节!

    酒店室内设计的十分富丽堂皇, 鲜花气球摆成一个个心形形状又显得有几分潮流。

    来回走动间,女士的裙子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弧度,绅士的燕尾服西装笔挺,满堂衣香鬓影, 纸醉金迷。

    角落处。

    顾寻侧过头对身边人耳语, 她眼角弯弯,眼睛闪闪发亮,笑起来露出的小虎牙很可爱。

    “肥瘦正中,甜而不腻, 红烧肉真的非常好吃。”

    说话时,顾寻手里的筷子也没有顿住, 飞快夹起红烧肉,樱桃张口的小小, 挺直腰板细嚼慢咽。

    坐有坐相,吃有吃相, 衣食住行, 每一方面都有证据的讲究。

    顾寻在吃这方面最有讲究,老饕鬄, 会品尝美味, 当然消灭美味也是最快哪一个。

    只有吃的快才是最食物最大的尊重。

    顾寻一本正经说着自己的歪理。

    陈默扑哧一笑,撑着下巴说:“你说的都对。”

    “默默, 你也赞同我?”

    受陈默影响, 顾寻在各种场合礼仪方面的认知, 也慢慢知晓。这种场合, 再喜欢也要保持姿态,不能让其他人看不起,她说话时面无表情,吃到肉瞬间,眼睛眯起来,比吃到人间极致的美味还要开心。

    这样的顾寻,陈默看着,嘴角也忍不住勾勒起弧度。 “那我可以拜访这个酒店的大厨,跟他学这道菜,还有你刚刚喜欢吃的甜品,我想把你喜欢吃的都学会。”

    啊啊啊崽崽真乖真懂事!

    顾寻好开心。

    不管是不是出于真心祝福赵余年,还是别的原因,现在各行各业顶端人物都来到这里,聚集在一起的时候,这里顷刻间就变成名利场。

    一个发展人脉的社交场合,不会有人想要错过,你来我往间,名片互相递过去不少,赵落书已经在赵氏掌控实权,很受其他人的欢迎。

    想要跟她攀扯关系的人有很多,很多看到赵余年结婚不讲究门当户对的适婚青年,充满利益打量目光放在赵落书身上,如同打量一件货物。

    赵落书眼底蕴含的暴躁越来越明显。

    看了一眼顾寻……

    她笑的好开心!

    赵落书有点嫉妒了,不,她怎么可能去嫉妒顾寻。

    “赵总,赵总?你是在走神?”有人轻声道。

    “我在看,今天的婚礼真热闹。”赵落书嘴角勾起一抹礼貌笑意,和面前的商业伙伴聊完最后一句话,也给商业伙伴介绍的新人一个礼貌性握手。

    对方是个长的不错的年轻男人,手指划过赵落书手掌心,旋即用力,笑嘻嘻把握手改成拥抱。

    “我对赵总倾慕已久,希望能有机会能好好合作。”

    青年是电子新贵,开了一家公司,前景被很多人看好。

    赵落书神情没有变化,面容清冷地说:“合作,可以,我会找人好好评估一下你公司的前景,然后和你联系合作事宜。”

    是收购还是打压,具体看能不能赚钱。

    她笑的很冷静,也很理智,误以为对方是要投资的青年,还想要给赵落书一个拥抱,这次有警惕性的赵落书直接避开,呵呵冷笑。

    顾寻起身去洗手间,对着镜子补妆,镜子是正方形全身镜,洗手间只有她一个人,灯光一闪一闪,光线也随着忽明忽暗。

    不远处,有蹬蹬蹬的脚步声传过来,是高跟鞋踏在地板,摩擦的声音,忽远忽近。

    【顾寻:该不会闹鬼吧?】

    【系统:不可能有鬼的!】

    【顾寻不相信:你不觉得这很像鬼片的开头?】

    一般这个时候,她的身后应该贴上一具冰冷的身体,有人对着她的耳边说话。那个身体说话时吐露出来的气息是冰冷,不是热乎乎的。

    回过头一看,那个身体是妹子,穿着艳红色的裙子,还有很长很长的头发,她的舌头也很长很长。对方看到她,很开心,因为对方可以用头发把她绞死,长舌头一卷,把她吃掉。

    【系统:你想象力这么丰富,可以去当作家了。】

    顾寻谦虚一笑,惭愧惭愧,作文经常满分。

    顾寻手臂摆动间触碰到柔软的肌肤,细腻、滑嫩、像丝绸一样。

    可是这里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身后什么时候站了另一个人?

    有热气氤氲到她的耳畔。

    顾寻捏着口红的手吓的一哆嗦,直接从唇瓣划过直至脸颊。“谁?”

    “是我。”赵落书出声,顾寻恰好扭过头,四目相对,眼对眼,顾寻的瞳孔很清晰倒映赵落书的身影,是人,还是真人,她默默松口气。

    顾寻瞪圆眼睛,说道:“落书,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特别像我看过的电影角色。那个角色是个小可爱,也是像你一样,莫名出现,站在主角的身后。”

    赵落书挑眉,淡淡说:“然后主角被那个小可爱给吓到?”

    顾寻一本正经地说:“只听到主角惊叫一声,被那个小可爱吃了。”

    赵落书:“……”

    到底是什么样的小可爱,张口就吃人。

    “那个小可爱特别可爱,就和落书一样。”顾寻一脸真诚,仿佛说的是她实打实的真心话一样。

    赵落书冷笑:“你这是在拐弯抹角骂人啊。”

    顾寻无辜眨巴眼睛,她小脸蛋白白净净,那道失手划开的口红印才显得特别鲜艳。

    赵落书拆开手里捏的湿纸巾,伸手帮她擦掉,察觉到顾寻身子一僵,抗拒她的接近。

    赵落书冷哼一声,故意放缓速度。

    一分钟可以搞定的事情,她非折腾成五六分钟。

    顾寻眉头一拧,怎么感觉赵落书是故意的啊。

    赵落书解释说:“我有颜控洁癖,看不惯别人在我面前邋遢。”

    顾寻很怀疑,长长哦了一声,赵落书什么时候有洁癖,她怎么一点都不觉得。

    顾寻干咳一声,说:“落书,人的美丑没办法控制,你这毛病要好好改改,不能歧视。”

    赵落书说:“改不掉,天生的。”

    顾寻震惊道:“那你要是看到丑的人怎么办?”

    赵落书:“忽略掉。”

    赵落书不是颜控,她只不过是要找个理由。没想到顾寻会对这个随口找的理由这么在乎,喋喋不休,赵落书额头青筋一根根抽着。

    想让她闭嘴。

    顾寻淡薄的唇形涂着艳红的颜色,启启合合,没有停顿地说:“那你看到长的好看的人呢?你是不是特别想要去亲近对方?那我长的这么好看,你要是想要亲近我的话,我……”

    赵落书憋不住,冷着脸说:“你闭嘴。你长的这么丑,我怎么可能喜欢你!”

    一针见血。

    扎心了。

    顾寻安静了,她觉得,赵落书的审美观一定很扭曲。美丑都分不出,她同情叹口气,是不是漂亮的人,在她眼里是丑八怪,丑八怪在她眼里,是大美女。

    这样的话……

    ……

    赵落书安静帮顾寻擦完脸,随后她去洗手,一遍遍用洗手液洗刷的手背发白,清水汩汩流淌,顾寻滴溜溜转着眼睛。

    这个洗手间是在三层,很少有人过来,此时灯光昏暗,一双透着苍白的手杵在她眼前。手的主人慢慢开口,要求她帮自己擦手。

    顾寻手指墙壁:“烘干机就再旁边。”

    “用纸巾比较方便。”赵落书摊着手,滴答滴答的水滴流淌。眉头紧蹙:“我刚刚手碰到脏东西,不干净,现在洗干净了,你要帮它进行最后一道程序,毕竟我有洁癖。”

    顾寻捂住眼睛,她都快要怀疑自己认不认识洁癖这个词,到底要怎么写了。

    赵落书倔强坚持。

    顾寻敷衍点头。“好吧。”

    …………

    婚礼已经过了最热闹的时分。

    慕思有了休息时间,她静坐在更衣室,造型师、服装师都被她打发出去,她的手机搁置在桌面,更衣室这里有好几套礼服,中式西式,传统潮流,配对的首饰是由知名设计师独家定制,光是看质感,就知道价格不会低。

    慕思手搁在桌面,无名指戴着猫眼宝石戒指,那颗宝石玲珑剔透。

    顾寻推开门,走进来。眼睛一下子就被戒指惊艳到。

    不过她也有。

    她把陈默戒指用红绳穿起来,挂在脖子上,藏在内衫中,走路上一晃一晃,挺好玩的。

    顾寻说:“我来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过来看你,你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慕思挺直腰板坐在椅子前,扭过头看着顾寻,慕思身上穿的是旗袍,裙尾开叉一截露出修长的美腿,旗袍是鲜艳红色,绣着龙凤呈祥,富贵锦绣山河图。

    她安安静静坐着,宛如民国时期的名媛闺秀。开口一笑,又是一副张扬明艳的西洋画,色彩齐聚,美的令人惊艳。

    “你要喝茶还是果汁?”慕思说。

    顾寻想到刚刚吃了那么多美食,揉揉小肚子,道:“茶。”

    慕思便给她倒了一杯茶,她穿着修身的旗袍身姿轻盈,和日常见到的那些身材笨拙的孕妇不同,起身时看不出一丁点怀孕的迹象,除了坐下去,肚子有点凹出来几乎看不出。

    顾寻捧着茶水,说:“今天你很美。”

    新娘子是婚礼当天的焦点,这一天步入婚礼殿堂的新娘子,最美不过了。

    她笑容真诚,夸奖的也很真实。

    慕思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花花。”

    她叫着她的名字,一遍一遍,哼唱成调子。

    顾寻抬头,一双眼睛有点迷茫。“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连这点时间都不愿意等下去,慕思嘲讽勾唇,道:“你说,为什么有的人一出生什么都有,有的人历尽苦难,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呢?”

    伸手在虚空,拼命想要捕捉,最后只能捕捉到一团空气。

    顾寻也不知道。

    慕思搁置在桌面的时间一直都在响着,震动着,慕思一动不动站在原地,顾寻想要提醒慕思接电话,慕思什么都不管,她在笑着,一直在笑着,只看着顾寻一个人。

    【顾寻:我有点害怕啊。】

    【系统:你慌什么?】

    【顾寻沉吟片刻:我也不知道,大概你可以称为女人的直觉。】

    【系统:……】

    手机铃声是她们两个人去KTV合唱的歌。

    顾寻的歌声从来都是五音不全,这首歌对她来说,几乎是超常发挥了。歌词的意思也很简单,我那触摸不到的爱人,何时我才能拥抱你。

    慕思猝不及防伸手,随着这首歌词,轻轻抱顾寻。

    慕思深呼吸说:“我不想结婚。”

    鼻端嗅到香水气息,慕思的拥抱很轻微,就像抱着什么珍贵瓷器一样。她的头轻轻抵在顾寻肩膀上头,很轻,没有重量。

    “你不开心?”顾寻不知道慕思为什么很难受,她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泪水打湿。

    顾寻苦恼挠挠头,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推开……

    顾寻抿唇说:“你不是说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随时都可以离开赵家,换个城市,重新生活。”

    “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换城市?你不会,我知道我问了一句傻话,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陈默,至少……”

    最后一句话她几乎没有声音,只有口型。

    顾寻听不出她在说什么。

    慕思抹干泪水,她的声音没有一丝哭腔,依然是那么明媚骄傲,手机铃声响了一阵就停止。顾寻找了纸巾,帮她擦拭一下泪水,流泪的美人也很美,可惜她只有可怜,没有怜惜。

    “还是被你发现了。”慕思无奈耸耸肩:“不许说出去!不然找你算账。”

    顾寻很痛快答应:“好!”

    一阵喧闹声从外面传过来,有男人暴怒的喝骂声还有女孩阻止对方的声音,包括小孩的哭声,喧嚣浮躁。酒店今天来的客人都有教养,不可能故意捣乱。

    化妆师匆匆忙忙跑进来,她的头发被人抓了一把,精心的造型乱了一边。“不好了,外面有自称您父亲母亲哥哥嫂子的人闹起来了。”

    顾寻震惊起身,急红眼:“什么???”

    谁敢来婚礼捣乱?

    慕思没什么特别反应:“哦,我知道了。”

    化妆师:“……”

    顾寻张张嘴:“慕思,你不觉得不对?”

    “哪里不对了。”慕思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容貌,没有表情地说:“我看镜子,不对吗?”

    修眉刀小小的刀片,她慢悠悠修理自己的眉头,又用眉笔补充笔划。

    顾寻被噎住,觉得好像有道理,又觉得没有道理。

    慕思是当事人。

    她试探性地说:“你爸妈?”

    慕思眸光一暗:“他们不是我的家人,我家人早就死了,花花。我跟你说过,我没有什么悲惨的故事,我只是贪慕虚荣而已。”

    化妆师闪过一丝鄙夷,她不是专业的演员,加上慕思这么坦然承认,实在让她生不出好感。

    顾寻则是叹口气,外面这么吵闹,不管慕思是不是为了钱,这毕竟是她的婚礼,有很多人都过来,有很多人都在注意到这一幕。

    “我去帮你把他们解决掉。”顾寻说道,大步流星朝外面走去。

    走廊。几名服务员在阻止几个人的接近,他们分别是一对中年夫妻和一对青年夫妻,年轻的妈妈怀里还抱着一名两三岁的孩子。

    水汪汪的大眼睛浮现泪水,被面前的场景吓到,一直在哭着。

    这两对夫妻明显打扮过,穿着他们眼中得体的衣服鞋子,戴上金子首饰,恨不得在全身写上我很富贵几个字,偏偏撸起袖子就和服务员干起来,推了服务员好几把。

    中年男人说:“我是慕思的爸爸,也是赵余年的岳父,你敢对我动手试试看?”

    服务员敢怒不敢言,他们衣服被揪住。顾寻挺直腰板,呵斥说:“你们在干什么?是谁准你们在这里动手?你们又是谁?”

    她挺直腰板,冷着一张脸,通身气场发出三连问。

    先发制人,不给她们询问自己身份的机会。

    中年男人认不出她的身份,没有对服务员时那种不客气,露出笑容说:“我是慕思的爸爸,今天是我女儿的婚礼,你看,她也是害羞,到了今天才告诉我们,这不我们就紧赶慢赶过来了,慕思呢?她现在在哪里?”

    恐怕慕思一点都不想让你们知道吧,顾寻微微一笑,面容缓和不少。“我是赵落书。”

    关键时刻,要用来背锅人的身份要镇得住场子。

    她、赵落书,赵余年妹妹,赵氏集团的副总。

    一瞬间,站在逆光中的顾寻,觉得自己浑身金光闪闪。

    这里只有服务知道顾寻的身份,不过他们都被中年男人打过,没有开口拆穿真相,巴不得顾寻好好出手整理一下这些人。

    有个被打的服务员还喃喃道:“赵总,这件事是我们的责任,您不要生气。”

    他边说边双腿发抖,想跪下来,求原谅。

    生活中处处都有演技帝。

    顾寻的脸冷冰冰,穿着工作服,西装笔挺,又有服务员的证明。

    中年男人一瞬间就相信她的话,他们应该是了解过这些人际关系。

    几个人拼命挤出灿烂笑容,显得亲切:“那我们就是亲家了,赵妹妹你好你好,俗话说的好,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们慕思和赵余年女婿是有多大的缘分才在一起。”

    中年男人脸上满是岁月留下来的痕迹,和普通劳苦大众没什么不同,垂下的眼角显得凉薄贫穷,张口一股老烟民特有的烟味,一口大黄牙。

    换成赵落书被这个男人叫妹妹……

    她大概会这样说:“你别乱攀亲戚,我知道你们不就想要钱?不过对我来说,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钱的事一切都好说。”

    顾寻眉梢轻挑,丝毫不在意。这就是散财童子!

    中年男人搓搓手,看了一眼中年女人,也就是他的妻子。

    顾寻发现,哪怕这个女人被岁月侵蚀得面容沧桑,她的五官也很美,美的没有灵魂,可以看到出来,慕思长的随她,年轻时候这个中年女人一定是一个大美人。

    中年女人低下头,略显懦弱地说:“我们都是为了慕思好,慕思是我的亲生女儿,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的骨中骨,血中血,如果……”

    中年女人腔圆正调,练习许久,都不需要考虑就能念顺畅。

    顾寻翻白眼,“好,我知道,你们先去楼上等着,等婚礼结束我叫我哥和慕思一起去看你们。”

    “凭什么?现在不让我们参加婚礼?”年轻男人整理自己的衣服领子,不屑抬头:“我是慕思的哥哥,她结婚了也不能六亲不认啊,我们一大家口过来给她撑场面,她不感恩,难道我爸妈还养了个白眼狼不成。”

    旋即,全家人都在赞同。

    顾寻冷笑:“那你们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你们过去会打扰到大家?”她一个个把上过财经新闻,本地新闻,各种占据版面的人中俊杰说出来。

    边说边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这一家人。

    一副我就是看你们不起,你们奈我何的嚣张。

    中年男人不敢发作,中年女人更懦弱,小夫妻张张口,被顾寻伶牙俐齿打断,他们脸色又青又红,不敢发作。

    一名刚刚挨了一巴掌的服务员说:“你们该不会觉得赵小姐能给你们钱,才不敢对她动手吧?不然刚刚你们被我们几句阻拦就动手,现在怎么一个屁都不敢放?”

    她扭过头,边走边摘下外套,不干了,这龟孙子不当了。

    几名同事赶快去追她。

    顾寻不屑冷笑“三楼的茶水室,电梯出门右拐结束,等会婚礼结束,我带他们过来。”

    “那我们现在不能参加婚礼?”

    顾寻看了说话的中年男人一眼,扑哧一笑,扭身离开。她也不担心几个人不按照她吩咐去做,她这样无形装逼,最为致命,对方会相信。

    顾寻已经学会精髓了。

    …………

    回到更衣室。

    慕思换了一套雪白的婚纱,她在梳理头发,“过来,帮我梳头。”

    “我手很笨,会扯痛你。”顾寻抿唇。

    一把原木梳子被塞到她手里。对方已经收回手,端端正正坐在梳妆台前,她的眉目如画,头发也保养得益,似丝绸一样顺滑。

    没有打结,容易梳理。

    顾寻觉得手感还很好,她说:“我刚刚把她们打发了,等会婚礼一结束,你直接离开就好,还有哦,我等会……”

    慕思低眉敛眼:“花花,你不好奇?”

    她从来没有说过家人,她说家人死了,现在家人冒出来,就不好奇?慕思希望顾寻好奇,因为只有对陌生人的事情,别人才会表现的漠不关心。

    她的手指苍白。

    顾寻抿唇,幽幽说:“你不是说你没有故事?没有故事的话,就没什么可说的呀,这些人就当是来打秋风的,随便打发走就行,赵余年搞不定就找赵落书,赵落书一定可以解决。”

    新娘子的发型,顾寻手残不会弄,不过她会扎丸子头,插上簪子,披上雪白色头纱,刹是好看。精心描绘的妆容,细心配套的婚纱,哪怕发型稍微不搭,可是……

    还是很好看。

    顾寻夸道:“好啦,搞定了。”

    她眯着眼,在笑着,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从小顾寻就知道,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要一直保持笑意,让人看到你也能想到甜滋滋的糖果。

    慕思拽住顾寻的手指,说:“我想说,我想告诉你。我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可是你想听吗?以后,我们都不会有接触,听了我的故事,你就会被我纠缠住。”

    顾寻拒绝的很快:“那还是算了。”

    慕思神情僵硬,闪过受伤,眼睫毛轻轻颤了颤,顾寻马上解释说:“这件事吧,其实是因为……八卦建立在你的伤口,也不好,外面还有一些事,我先走了。”

    慕思注视她跌跌撞撞跑出去,扑哧一笑。“谁稀罕,我一点都不稀罕。”

    “是吗?那你最好还是不要打扰花花。”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陈默出口说道。她的目光染上一抹赤红,手里拿着一份资料,置在桌面上。

    陈默一字一句地说:“花花以后不会见你,愿你也自重。”

    “你以为你是谁?我认识她的时候,你个小屁孩还不知道在哪里。”

    慕思傲慢抬起下巴,资料看也不看,就撕成碎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