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狂兵 第一百零八章往事:林向栩回忆的独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幻想的机甲时空最新章节!

    那是一个装满残酷的冬天吧。暖炉和被子是那个季节人们最好的伙伴。我一个人在院子里蹲马步。

    苍白色的庭院中,萧瑟的景象不禁使人感到几分破败的感觉。是啊,这大院,这宅子,都该修缮了。

    凛然寒风中,我虚弱的身体苦苦支撑着,每一次经过的脸庞,它都如刀锋般凌厉。寒气侵入体内,五脏六腑都在颤抖。寒意流转过全身,感受着冰凉的肌肤无法抗拒。紧绷在一起的肌肉试图靠近骨头以此保存热量。可是脆弱的神经备受煎熬,一直不停的向我诉说,向我告状。

    脚下的地砖真是符合我当前的脸色呢,苍白如骨......

    “老三,喝一口热水吧。”

    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比我大上一点的孩子,那是我的大哥。前不久他的十五岁的生日上,我好像还没给他送礼物呢.....

    大哥端着保温杯走过来,在我面前拧开盖子里面发出细微的热水蒸腾的声音。这应该是烧开不久的水,大哥一定是怕拿出来就凉了,赶紧装好送过来的吧。

    我对他摇了摇头说:“不用了大哥,我还能坚持。”

    虽然听到我这么说,大哥还是没有停下手中动作。他无视我的发言把热水倒到保温杯的盖子里递过来。看他的意图,是想让我张嘴。

    “真的,不必......”

    我的话还没说完,大哥瞪了我一眼找到机会直接把被子塞到我的嘴里。

    钢铁的味道被味蕾发觉。寒如冰窖的口腔中,被突然驾到的温度充斥。舌尖触碰着热流,它们滚滚而来顺着喉咙奔腾而下。暖意通过心房,尽管并不足以温暖全身,但是我切切实实好的太多了。更重要的是,大哥虽然手段粗暴态度强硬,可这不免让我感到兄弟之间的温暖。

    “谢谢.....大哥.....”

    “能喝下去就好。”大哥眉宇舒展开来,盖上杯子叉着腰不满的嘟囔着:“我知道你脾气倔。但是父亲也不该这么罚你。看看你瘦小的身板,还真是狠得下心呢。”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老三这么实在。不管在哪里,嘴巴甜一点总归有好处。”

    这尖酸刻薄的话,出自二哥的口中。不过我和大哥都没说什么。我们心里都清楚,二哥是个对内说话很不客气的人,他很聪明会看形势。当然,说他是个见风使舵的人也无可厚非,唯一让我敬佩的地方,就是他能够很好的贯彻他个人的原则,忠志不渝。

    “怎么样?”大哥看着从阶梯上走过来的二哥,他们似乎串通好了什么,我想我猜的到。

    他们一定是去找爷爷去了,爷爷对我们三人疼爱有加肯定会帮着说话的。即便如此,我也不抱任何希望。现在的家主是父亲,他这个人严于律己。一个连自己都不放过的人,又如何放过他人呢?

    结果我早已了然于胸。可看到二哥摇了摇头,迫于身体压力的我还是忍不住叹息。

    大哥满是老茧的手掌拍了拍我的肩膀,上面传来的温暖让我一点也不想他离开。

    “老三,你再撑一会儿,我跟老二会想出办法的。很快,你放心。”

    望着两人的背影,饶是以我现在连颤抖都难以做到的状态还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大哥这个人,难道就不知道放弃吗?

    “看你的样子,很难过吧。”

    好像过了很久,我记不清了。朦胧的意识里,面前一位清秀的少女同样跟我蹲马步。她撩起一缕乌檀木般黑色秀发,坚毅的神色中稍带几分歉意。

    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我感觉在这一刻我的自尊心又一次受到了打击。这个家伙,是在可怜我?从小就体弱多病,果然是我的错了。

    我这样想,女孩确实没能感觉到什么。她好像没有察觉到我任何的情绪对我微笑着说。

    “很抱歉,是我导致了你受罚。可那是实际的对战。”

    的确不是她的错......

    “你......为什么不说话?”

    她这么问我。我觉得很可笑,她心里应该清楚才对吧?难道她一无所知就跑来了?她看起来可不像是个笨蛋。更何况,我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一种新型的嘲笑。

    我不是闭口不言,其实我很想赶她走。已经冻得僵硬的身体,以及干裂的嘴唇上微微一动就会破裂的薄唇让我不敢有丝毫动弹。

    我,已经没有气力说话了。能够像个雕塑在这里屹立不倒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闭上双眼,心中默默的对着女孩说“想笑我,就快点吧。”。

    “哇!你好凉啊!好像一大块冰!”

    女孩惊呼一声。我想这是理所当然的吧,我这么孱弱仅仅是十分钟就已经让我全身僵硬了,现在应该都快一个小时了,如果不是之前那口热水,我想我早已昏在地上了。

    我睁开双眼,抬起眼皮那一刹那。女孩纤细的手触摸在我的脸庞上。我没有任何知觉。惊讶之余只是淡淡的为自己的处境更加悲伤。

    女孩似是意识到我为什么不能开口说话了。她垂下眼帘似乎感到内疚,当我以为她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咬紧樱唇上前抱住了我。

    我当然没有感觉,唯一的感受就是女孩的羽绒服在身上摩擦,她的体温传导过来。对于所谓的女孩身体柔软,还有什么体香之类的。很可惜,我一概都没感知到。

    “你还冷么?”

    我默不作声,根本不想理她。至于跟女孩抱就会大脑一片空白之类的蠢话,真的一点实感都没有。

    “还是说不了话吗?”

    不,话是能说了。可是我没有理由跟她说任何一句话。心底唯一的念头就是让她赶紧离开,千万不要让大哥和二哥看到,不然就麻烦了。因为我很清楚,大哥二哥都喜欢这个女孩,在我眼里,她纯粹就是一个即将破坏我们之间兄弟感情的狐狸精。

    “你早点跟我说你身体不好,我在实战中的时候会下手轻一点的。”

    果然.......还是来嘲笑我的。呵!假装关心我,用这种方式伏在我耳边轻声呢喃,好像很温柔。没有在众人面前暴露我的短处,好像最大程度的施舍给我尊严了一样。

    “够了!你离我远一点!我不想看见你........”

    薄情薄义的话短暂的经过心中没有大脑的任何处理就脱口而出。我并没有内疚,但是对于自己伤害了她还是在意。我认为......这样直白的说出来或许更好。

    这样的想法,的确让我的心里好受不少。

    然而,女孩仿佛受到了什么沉重打击。她慢慢退后两步踉跄了一下,捂住嘴巴眼角闪过一道泪光。

    也许.....我真的过分了吧。

    我把眼睛挪向另一边:“对不起......”

    女孩背过身,看着她的背后,我的良心忽然阵痛。她含着哭腔还带着一点愤怒。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会离你远远地。”

    话音落下,女孩不见了踪影.......

    那时候我真想扇自己一巴掌,我为什么那么冷漠,那么刻薄......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