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幻想的机甲时空最新章节!

    拿破仑·波拿巴,查理三世,是法国人的皇帝。他的一生都充满着传奇的色彩,成为了意大利的国王、莱茵联邦的保护者、瑞士的仲裁者还成为了欧洲各地的殖民领主,据说最辉煌的时候除了英国以外的欧洲其他国家都向他臣服。

    可惜,拿破仑的结局似乎不太好,他的退位之后被流放。没几年被人视为军神的他战败于滑铁卢,最终再度被流放直到病逝之后才被接回到法国安葬。

    萧雨笙站在凯旋门广场中深陷一片混乱的地域。这里是最疯狂的绞肉机,这里是最可怕的人间地狱,这里是每个人的噩梦。

    人民的暴乱正在推翻王权的统治,他们举起自己的武器反抗着这些被奢侈的生活掏空身体的士兵。双方刀剑相向,亮晃晃的刀子相互招呼着,血肉纷飞的场景不禁让身处边缘的萧雨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疯狂。

    “不对吧!这是刚暴乱的时期,怎么可能会有拿破仑!”

    萧雨笙立刻意识到问题的重点,毕竟这里不是刺客信条大革命游戏的剧情。这个时候的拿破仑估计还埋头在哪研究他的政治学和军事学呢。

    未发现目标,速去凡尔赛宫!

    心底传来淡淡的声音,萧雨笙没作任何迟疑立刻闪身。也许是他太过标志性的盔甲吸引了民众的们的目光,与众不同的装甲照耀如此招摇的走进来,现在杀的眼睛都红了,怎么可能放他走?

    还没走两步,几把闪烁的寒光的刀子和各家的农具都招呼了上来。萧雨笙顿时慌了神,要说一对一他一点不惧,可同时进攻他的每个角落实在是让他头疼。

    横剑!举过头顶!

    颇有气魄的声音响彻萧雨笙的脑袋,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剑,几人的力量一同向他施压。大宝剑下沉了足足两尺的距离差点就要擦到头盔了,萧雨笙却发现这些人都什么力气,就好像.......就好像没吃饱饭一样。

    当即他就晃过神来,在大革命时期本来就出于暴乱中,那时候不管是粮食还是武器都是抢过来的,有些人吃的饱,那其他人就吃不饱了。

    顶开!刺剑!横砍!注意背后!

    四道指令操纵着他的身体,手臂用力将众人顶开。萧雨笙迅速将姿势收回狠狠地刺穿了一名平民的心脏。紧接着将剑抽出回转身体动用腰部的力量无情的撕开了动作身后突然袭击过来的敌人。

    短短的几个动作行云流水,肮脏的鲜血喷涌在萧雨笙的盔甲上,萧雨笙嫌恶的摸了两把。他是在是难以忍受这些臭烘烘的血液。

    第一次杀人,萧雨笙没有惊慌失措的尖叫或者窝囊的躲藏。他淡淡的注视着尸体瘫软下来,他觉得.......

    “似乎没什么......”他低声喃喃道。

    利用必杀技突破,迅速抵达凡尔赛宫。

    萧雨笙没有任何迟疑的转向凡尔赛宫的方向沉声大喊必杀技的名字,超长的巨剑如同一把锋利的剃刀所过之处势如破竹,以摧枯拉朽之势清扫出一条修罗之路。

    他踏着鲜血与碎尸铺成的道路加速前行着,阵阵恶臭扑面而来简直要把他杀死在这个闷得要死的盔甲中。厚重的武装让他只能勉强保持小跑,无奈只能忍受着这些令人胃部翻江倒海的场面了。

    凡尔赛宫是巴黎中众所周知的建筑,是世界五大宫之一。是路易十六的皇宫,本该是金碧辉煌的场景,本该是一片美不胜收的美景,本该被人赞叹不已的建筑物.........

    “这片废墟中会有拿破仑........吗?”

    眼前出于阴云之下的废墟实在是大跌萧雨笙的眼镜。他踏进这所‘辉煌气派’的宫殿中,那些本该梳理的一丝不苟傲然直立在两旁的树木竟然倒在地上,犹如一具尸体死气沉沉的躺着。

    这座宫殿的表面上到处有着缺失,比如栏杆,窗口等地方。大门也仅剩一半还在顽强的留在两侧。

    萧雨笙漫步过去轻轻触碰了一下大门。只听‘吱呀!’一声大门终于无法支撑倒在了一片灰尘中。

    脚步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悄然响起,每踏出一步都能踩到什么东西,萧雨笙实在无法在这些焦黑的东西中识别出他踩碎的是窗户的碎片还是被撬起的地砖。

    “谁!谁在那里!”

    成熟的女性声音怀着惊恐低呼。

    走廊的尽头是一位雍容华贵,风情万种的成熟女人,她妖娆的身子就好像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让萧雨笙暗中吞了口口水。

    萧雨笙心中顿时低声叫到:“一个妖精!”

    “尊敬的女士,我是一名侥幸存活下来的骑士。”

    萧雨笙按捺下心中的燥热,压抑着发颤的嗓音保持一个平静的语调。

    她看了看萧雨笙的盔甲,一双媚眼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忧色。萧雨笙的盔甲根本不是这个时代的武装,在她的印象里也是颇为复古,眼前的人不仅不是法国士兵还没认出她的身份,就只可能是叛军伪装的。

    “女士不必紧张,我本是一名初级骑士。只因战斗太过惨烈将我的武器和盔甲都破话殆尽,为保命才穿上这一身笨重的铠甲。”

    萧雨笙很难看出面前这个高贵又美丽的让人想一把推倒的女人究竟是什么心态,可他很清楚女人并不松懈的眉头一定对他存在着疑惑和芥蒂。他想要获取情报只有面前的女人才是最好的选择了。

    “汝等出身于何处?”

    女人心中似乎有点松懈了。‘汝等’..........萧雨笙一下把握住了重点,这个女人肯定是皇室的,而且说不准是........

    “平民出身,从小向往强大高大的骑士。今年才刚从侍从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也是为了恪守身为骑士的荣耀与誓言才踏入神圣的皇室之所。”

    萧雨笙拼命的从脑袋里挤出与这些有关的历史知识,随口编出了一点谎话先试探了一下女人的态度。

    “骑士阁下,当下的燃眉之急是外面的情形。请问能否带我离开这里?”

    女人诱惑的嗓音实在是让人难以拒绝,萧雨笙正因为女人哀求的眸子心中动荡之时,一股凉意涌上心头,将他刺激的浑身一颤。

    他单膝跪地,声音抱着歉意:“恕难从命,我的使命是保护王后。”

    女人闻言收起那副让人心生怜意的样子,她将双手放在身前,宽大的裙子轻轻摆动。那双雪白的小脚莲步移向灰白色的骑士。

    一股子被皇室熏陶出的气息与威严自女人身上散发出来,萧雨笙顿时感到自己满头大汗。令他以外的是女人依然以温柔的语气加上严肃的态度对他说。

    “我以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下命,护送我找到国王陛下。”

    萧雨笙反弹似的抬起头。果不其然!这个雍容华贵的女人就是玛丽!比起网上的油画还是真人看起来更让人脸颊发烫。

    “是。”

    萧雨笙缓缓行了个骑士礼。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