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章一百一十五 拒绝合伙(月票加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厚木棺材,灵堂简单但很**,哀乐三日不绝,院子里一日摆放两次流水席,葬礼过程不算奢侈,但该有的也都有了,不比别人家差啥。

    我们一连在李浩家呆了三天,加起来睡了不到十个小时,身体疲惫至极,但磕磕绊绊,三天时间也咬牙挺过来了!

    今天出殡。

    灵车,送葬车都是雇的,因为这事儿沾点丧气,不好找朋友帮忙。

    “向南,得赶紧走了,这下葬不好见中午太阳,咱抓紧时间往墓地走吧!”阴阳先生火急火燎的冲我说道。

    “行,那就走吧!!”我洗了把脸,点头应了一声。

    “但有个事儿,我得跟你说一下!”

    “那你说呗!”

    “一会抬棺谁抬?!”

    “我跟我朋友抬就行!”我想了一下,随口说道。

    “红包准备多少啊?一个人咋地不得一千呐?”阴阳先生再次问道。

    “不用扯这个,葬礼的钱我们负担,拿出去,就等于又给我们自己了!不费那劲!”我摆手拒绝。

    “好,那么问题来了!”

    “擦....有话一次性说完!”

    “灵头幡都是长子扛,但李先生的孩子“没在家”,一会如何是好?”阴阳先生是个大学漏子,总爱白话之中带两句文言文,以彰显他的渊博学识。

    “我扛!”我想了一下,快速回答。

    “此举颇为孟浪,你跟人家也没亲属关系,你披麻戴孝,扛这玩应干啥,多丧气啊!”阴阳先生劝了一句。

    “要不,我给你加点钱,你扛呗?”我斜眼问道。

    “........我岁数是不是大了点?”你别说,阴阳先生还真有点心动,揉搓着满是褶子的老脸,恬不知耻的问了我一句。

    “操!”

    我狂汗,摆手回了一句:“就我扛了,你别墨迹了!!”

    “那你收拾收拾,咱走吧!”

    阴阳先生嘱咐了一句,扭头开始张罗着喊道:“鼓乐班子,收拾东西上车,抬棺的都给腰上系上孝带子,亲朋好友,别在原地围着,给门口让出来,放炮的十步留一个,崩一崩路上的孤魂野鬼.........!”

    院内的人开始有秩序的退出,我在屋里开始换孝服。孝服分两种,一种是简单的,腰间缠个白布就行,这都是,不是直系亲属的活,比如女婿,侄子,外甥等人才穿,而我是站在李浩的角度,穿的孝服,那肯定是重孝。身上披着白色麻布,脑袋带着那种带尖的大帽子,扛着用纸条浆糊做的灵头幡,离远了一瞅就跟白无常似的。

    “孩子,咱不差这一个程序,你爸还在呢,你扛这个不好!”李浩母亲劝了一句。

    “没事儿,啥都干了,不差这一哆嗦了,李浩还在里面,咱就别让他留着遗憾出来了!!走吧,阿姨!”我胡乱的捋了捋头发,把小白帽戴上,随后沉默一下,冲着李浩母亲说道:“阿姨,一会哭两声吧......!”

    “.......嗯!”李浩母亲一愣,帮我整理着衣衫,点头回应道。

    ........

    “蓬!”

    二踢脚在空中炸响!

    “嗡!!”

    同一时间哀乐奏响,车队开始缓慢行驶,我扛着灵头幡走在最前面,老仙等人脸色憋的通红,抬起棺材,也上了卡车。

    “呵呵,也不知道我死了,他能不能这样!!”一瘸一拐看着热闹的老向,酸溜溜的说了一句。

    出殡队伍启程,李浩家的亲戚们哭的挺悲恸,刚开始可能有点假,但随着哀乐气氛的感染,和看着走在我身边,身材佝偻,不时用袖口擦着浑浊泪水的李浩母亲,感情迸发,哭的似乎不是那么假了。

    因为李浩母亲提了一嘴,希望李叔能全尸下葬,所以就没进正规墓地,而是在城南的庄稼地,买了一块小地,正常下葬。

    当一锹一锹的黑土,将鲜红的棺材掩埋之时,李叔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他将在这里沉睡,腐朽,随后与湿润的泥土融为一体.........

    我一直想迫使自己融入悲伤的情绪,努力挤下来两滴眼泪,但奈何酝酿了半天,心口发堵,却怎么也哭不出来。替李浩磕了几个头,这葬礼就算结束了,疲惫了三天的我们,也算功德圆满了。

    身为被人唾弃的混子,我他妈也算干了一件善事儿,心里还挺满足,就跟妓.女无意中听到别人说,你真JB青春,一样开心,哪怕这话是假的。

    该走的人都走了,我脱掉孝服,看着李浩母亲说道:“阿姨,你李浩没出来之前,我们都是你儿子!!你可得好好活,李浩的事儿,我打听了,没大多罪,我找找人,最多三年两年,他就能出来!”

    李浩母亲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感激,但却不知如何表达。

    其实我根本没把握,去运作李浩的事儿,我他妈也不是法院,有什么权利决定李浩多久能出来?之所以这么说,是我不想看着,已经接连遭受打击的李浩母亲,失去活着的信念。

    聊了一会,我们把李浩母亲送回家,就各自散去,大家都太累了,需要休息。

    .........

    我们这边忙了三天的葬礼,有些人也没闲着。

    几个月内,我们干了太多硬仗,不知不觉就他妈窜起来了,实体有了,兄弟有了,片刀还挺闪亮,貌似进入了春天。

    但不知不觉中,我们也得罪了好多人。

    简单分析一下目前状况,一直憋着坏,想要报复的,那首当其冲的就是陆林和郭浩,陆林一根筋的认为,陆涛就是我坑死的,所以这仇解不了。

    再往下,就是霍勇团伙,虽然他们有能力报复,但霍勇已经有家,这方面的兴趣不大,暂时可以忽略。

    还有就是已经向范伟看齐,轮椅稳稳当当坐上了的飞舌。他有两个仇人,第一是皮特李,第二就是我!他心里的怨气挤压,就差拿布娃娃,写上我的名,天天用针了,所以我和他早晚得干一下,时间问题。

    最后一拨,那就是误以为是我递的点,他才挨了一枪的发哥,我跟他时间不短,正因为了解,所以我心里多少对他有点惧怕。

    他跟一般意义上来说的人不太一样,心眼很小,但很有心计。以前游戏厅扎堆的时候,就他经营的店,一直没倒,而且没跟周围的同行红过脸,也没有赔钱的时候,这在底层混子扎堆的地方,是很难做到的。

    目前我不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得罪他了,还傻B兮兮的窃喜,无意还了他个人情,所以我处于明处,他处于暗处,这种状况有一点危险。

    三泉镇某饭店内,陆林做东,郭浩陪同,约见了发哥。

    “发子,别看着啊,吃菜啊!”郭浩笑呵呵的说道。

    “吃呢,吃呢!”发哥左手缠着绷带,一直放在大腿上,右手夹着菜,轻声回了一句。

    “最近忙啥呢?”郭浩问道。

    “围绕江哥身边,干点事儿呗!”

    “你们也奔着国家要征地这事儿呢?”陆林挺直接的问道。

    “呵呵!”发哥看了陆林一眼,笑了笑没吱声。

    陆林一沉默,就没再问。

    “发子,来,我敬你一杯,前段时间因为向南的事儿,咱们虽然拌过嘴,但过去就过去了!我道个歉,你也别往心里去,以后还跟以前一样!朋友依然朋友!”郭浩张罗着说道。

    发哥停顿了一下,端起酒杯跟郭浩还有陆林撞了一下,半杯白酒直接干了,白皙的脸颊有些晕红。

    “发子,养殖场的事儿我听说了,向南这个小B崽子,办事儿挺牲口,怎么说你也养他好几年,一点面子没给你的?”陆林跟陆涛比,最大的差距就是脑容量小,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意思。

    “咣!”

    郭浩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陆林,尴尬的一笑说道:“呵呵,发子心里有数!!你吃菜吧....!”

    “噗咚!”

    发哥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抽出根烟,叼在嘴里点燃,随后喷出口气,淡淡的说道:“浩子,咱以前见过,一张桌上也吃过饭,算认识,不算熟悉,也没啥感情,有些话,我就直说了!”

    “呵呵!”郭浩点头笑了笑。

    “你和向南的矛盾,是你们的事儿,咋干我也管不着。而我和向南之间,有很多事儿你们也不知道,所以我会怎么做,那是我的事儿!!咱吃饭喝酒,培养感情这都没问题,但最好别在一起共事儿,整一帮小孩,还得两家合伙,传出去不好听!”发哥简单明了的说道。

    陆林斜眼看着发哥,表情很不满,郭浩愣了一下,点头回应道:“明白,明白!”

    “我刚跟江哥认识,在这个团队里也就跑跑腿,有些话,就是能说,我也不会说,所以三泉镇改建,江哥能不能带你们玩,你们得找别人使劲儿,我帮不上忙!”发哥心里非常有数的把郭浩要说的话,顶回去,沉默了一下,手指点着桌面继续说道:“今天你请我吃饭,明天还在这儿,我请你喝酒,还有点事儿,我就先走了!”

    “我送你!”郭浩相当有风度的站起来说道。

    二人走后,陆林咣的一脚给凳子踹翻,眼神显得异常暴躁。

    ........

    三泉镇客运站,一个中年,一边咬着面包,一边冲着电话说道:“老刘啊!我到了.....!”

    PS:月票加更了昂!!暴更活动持续进行,月票达到一百张,暴两更,达到二百张在暴四更,以此类推,目前五十一票............

    还有,手机站的兄弟们,可能看更新不是那么准时,但这不是戒戒的问题,是手机站系统的问题,他们一直有延迟,一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