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传奇 章一百一十六 幸福从今天开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三泉镇客运站啃着面包的中年叫韩力,这个人一点文化没有,写字基本找人代笔,也不会少**术,特种作战啥的。说他是纯农民吧,他还比较懒惰,家里有点地,但自己懒得种,全都租出去了,一年就拿个三两千租赁费,钱一到三五天就祸害没了,其余时间,也不知道指着什么活着。

    他给刘洪江打完电话以后,就坐在客运站旁边的长椅上等着,而另一头的刘洪江,跟他通完话,坐在情妇家里稍微考虑了一下,就拨通了发哥的手机。

    “咋了,江哥?”发哥刚跟郭浩等人分开,正准备回家。

    “........我给你个电话,你去客运站帮我接个人!”

    “行啊!你说电话吧!”发哥愣了一下,一句没多问,出声应了下来。

    刘洪江随后说出电话,又想了一下,嘱咐了几句:“你接他的时候,别用我的车,打车去就行,给这个人安排一个地方,别让他乱走,在屋里呆着,等我电话!”

    “明白!”发哥再次一愣,点头回答道。

    “行,那你去吧!”

    “好!”

    二人挂断电话,发哥就往客运站赶,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自己接的这个人是干啥滴,而刘洪江让自己来接,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刘洪江还挺信任自己,坏处是一旦有事儿,自己就彻底绑在刘家的队伍上了。

    十分钟以后,发哥到了客运站,给韩力打了个电话,俩人在客运站旁边的肯德基碰面了,此景颇有一种,待吾大将归来,必须血染四方的调调。

    “韩哥,是吧?”发哥伸手握到。

    “道上的盆友,都叫我绅士韩!”韩力擦了擦全是面包屑的手掌,跟发哥握了一下。

    “呵呵!”发哥一愣,被韩力整的不知道说啥好,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短时间内,我就跟你混了呗?”韩力再次问了一句。

    “不,是我招待你!”发哥龇牙说道。

    “初来贵地,持续骚.扰,哦不,连续叨扰,还请海涵!”没文化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隔三差五就爱拽两句,显然韩力也不例外。

    “.........没事儿!”发哥憋了半天,用白话文回了一句,拽着他就上了出租车,二人闲聊着离去。

    ........

    累坏了的我,一直在家昏睡,第二日中午太阳高升,虎子都已经开始找鸭妈妈玩耍之时,我都还没醒。

    “荔枝肿么卖?”安安穿着修身的耐克运动衣,头顶遮阳帽,柔顺的长发束成马尾,正在铁路街菜市场闲逛。

    “十块三斤!”

    “.......我系广州人啦,你表黑我,能便宜一点点啦,好伐?”安安眨着明亮的大眼睛,语调怪异的说道。

    “小姑娘娘啦!!就你是火星人来滴,也十块三斤,能买买,不买你就再看看啦....!”男老板一愣,随后非常贱的用广州农村的话整了一句。

    “哎呦....一点情面不讲的啦....!”安安略显不满的说道。

    “大姐,卖个荔枝,我还跟你捋捋前世今生呗!!我这儿挺便宜了,不行你就再看看!”

    “那就来十块钱的吧!”安安一翻白眼也不装了。

    “不能挑昂!我直接抓三斤就完了!”

    “别墨迹,快点的吧!”安安顿时露出东北姑娘的彪悍劲儿。

    老板称了三斤荔枝,安安掏出比脸还长的钱包,付了十块钱,转身就要走。

    “哎,姑娘,留个电话呗,下回吃荔枝我给你送去!”老板看着安安的倩影,挺不要脸的说了一句。

    “我们广州有句话土话,你听过没?”

    “你说!”

    “滚犊子!!”

    安安嫣然一笑,淡定的骂了一句,转身奔着牛羊肉的摊位走了过去。

    “这一看,就他奶奶血脉纯净的东北娘们.......!”老板斜眼骂了一句。

    东北著名哲学大师,古文剖析专家,陈长江先生,曾经有过名言:恋爱中的的女人,就像七八月份的牛喇叭花,“二”的天真快乐,羞答答的昂着头颅,遇到一生所爱,会把花蕊无偿的奉献给属于她的男人,无论对方是蜜蜂,还他妈是绿豆蝇.......

    安安恋爱了,对象还是两年前的那个“绿豆蝇”,人生没有多少事情,可以重来一次,所以她很珍惜这个机会。这一次,不管未来如何,她...只看眼前花开........

    ........

    安安皮肤很白,在市场逛了一会,小手晒的通红,买了一大堆吃的用的,实在拎不动了以后,只能打车赶到了我家,而我还在睡觉,根本不知道她来了。

    “安....安...安...!”老向此刻正坐在石桌子上,看着一本挺破的书,看见安安进来,指着她支支吾吾半天,也没叫出来名字。

    “安琪,叔叔!!”

    “哦,对,安琪!你怎么来了?”老向疑惑的问道。

    “.......我来...看看您,还有向南!”安安很会溜须拍马的说道。

    “呵呵!你等我,我去叫向南!”

    “他在干嘛?”安安眨着大眼睛问道。

    “给别人当了三天儿子,当累了,正睡着呢!”老向依旧酸溜溜。

    “那就别叫他了,让他睡会,能用一下厨房么?我想给他做点饭!”安安礼貌的问道。

    “哦,可以,就在那儿呢,不过油盐酱醋什么的都不全......实在不行,去饭店吃吧!”老向愣了一下,摸着兜里一百多的零钱,咬牙说了一句。

    “嘿嘿....我都买了!”

    “.....那你注意安全....!”老向明显有点紧张,完全不搭边的说道。

    “呵呵....!”

    安安狂汗拎着东西走进了厨房,抬头一看,这里的陈设,还如两年前一样,还是那么乱,还是那么脏.......

    “我说我的眼里只有你,你的眼里有没有我....没有关系......但愿我们感动天,我们感动地.....!”

    安安二呵呵的哼着歌曲,撇了一眼黑不溜秋的围裙,最终还是没有魄力围上,叮叮当当的把水果放进,九十年代初老式的绿冰箱里,随后开始煮饭。

    .......

    屋内,李水水大病初愈,已经迫不及待的搬出了我家,找媳妇乐呵去了,所以只有老仙还住在我这儿。

    我这屋里有两个床,一个是上面放被子的,一个我睡觉的,但老仙和李水水来了以后,床就不好分了。我想了一下,感觉自己可以忍受跟老仙搂着睡觉,但绝对接受不了JJ淌脓的李水水。

    所以,万般委屈之下,我只能和老仙睡一张床,不到一米半宽的床。

    我们四仰八叉,半折叠的睡在一起,老仙淌着哈喇子,迷迷糊糊的往上一供,屁股呈四十五度角,对准了我向日葵一般阳光的脸颊......

    “呃...咕噜噜....!”

    极其怪异的声响,在老仙的肚子里响起。

    “噗泚泚.....!”

    一股仙风吹的我发丝微微摆动,我挠了挠鼻子,刚想转身接着睡,突然闻到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嗯?”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嘟...嘟嘟....蓬!!”

    有节奏的怪异声响,再次响起,我往嘴里一抽气,忍不住呕了一声,霎时间感觉天旋地转,本能的抬腿就踹了一脚。

    “蓬!”

    正在睡梦中的老仙,身体从床上平移着,蜷缩着飞出了边界。

    “噗咚!!”

    一声闷响,老仙瞬间蹦起来,大吼一声:“聂风用雪饮狂刀把缆绳砍断啦!!!下面是三峡啊!!”

    他自己傻BB的喊了几句,随后发现自己光脚丫正站在地上,抬头一瞅,我正一脸苍白的大口喘着粗气,随后明白过来了:“操,这梦做的.....跟笑笑上三峡玩去,还碰上聂风了......!”

    “.......你今晚必须搬走,必须滴!!”我咬牙指着他喊道。

    “南南,你咋了,脸肿么紫了呢?”

    “.......我...可能中毒...了!”

    “谁干的?雄霸啊?”

    “滚你爹篮子的行不?睡觉打嗝磨牙放屁+自动梦遗.....你瞅瞅我都让你祸害成啥样了!赶紧搬走,没商量!!”我掀开被子,使劲扇了两下,散了散味儿。

    “呦,搞基呢?”

    安安端着小碗,一边打着鸡蛋,一边斜眼冲着我和老仙问道。

    “你咋来了?”我愣了一下,出言问道。

    “查岗!”

    “我能证明,向南除了跟我睡,没跟其他人在一起过!”老仙自告奋勇的举手说道。

    “姐儿查的就是你的岗!别闹了,起来吃饭饭了.......!”

    安安说完,又走回了厨房。

    “安安,给我煎个鸡蛋,要法式不含糖的!”老仙自来熟的喊了一句。

    “........哎呀,媳妇来了,我这心里这个甜呐!!”

    我愉快的说了一句,穿着睡衣,就走了出去,冲着金灿灿的阳光,伸了个懒样,感觉一切是那么的美好.......

    “不行,我得给我嫂子打个电话,让他给我煎个鸡蛋送来!!”

    老仙拿着电话,贱贱的说道。

    “笑笑呢?”我问。

    “.........她说让我找个方式,证明我爱她,你说这不扯呢?爱咋证明!!你告诉我咋证明?”老仙有点苦恼。

    我略微一沉吟,想了一下,给他整了一句九字真言:“去三峡,找聂风,砍缆绳!!”

    老仙呆愣住,我潇洒的走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