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天好像给关二爷上香没洗手,这他妈今天点背的,这边刚给胡圆圆和张奔的事儿弄完,寻思请皮特.李吃口饭,屁股还没等坐热,李水水又说他差点没让人砍死。

    我刚开始不信,等我草草结束饭局,送走皮特.李以后,在街边等来李水水的时候,我才真相信他说的话。

    “.......咋回事儿啊?”我不解的问道。

    “我他妈怎么知道咋回事儿,大半夜有人管我借避.孕.套,我一寻思我也用不了那么多,就准备给他拿一个。谁知道他多嘴的说了一句,他就住在隔壁,我在这个宾馆都住小半个月了,隔壁哪Jb来的客房,那是洗衣室。所以他说完,我就机智的感觉事儿不对,然后就干起来了,我跳窗户跑的......裤裆还在树杈子上刮了一下....差点没给睾.丸挂上面.....!”李水水点了根压惊烟,一边抽着,一边激动的说道。

    “.......你得罪谁了?至于上宾馆堵你去?”我不解的问道。

    “我他妈一天天就跟媳妇扯了,连门口都不出,我能得罪谁?”李水水没好气的说道。

    “哥,会不会是霍勇知道了今晚的事儿,然后他找人做的?”张奔皱着眉头提醒了我一句。

    “今晚?今晚有啥事儿?”李水水疑惑的问道。

    我听到他这么一问,也没隐瞒,就把今晚嗨.苹果的事儿跟他说了。

    “.......!”李水水听完吧唧吧唧抽着烟,没吱声。

    “肯定就这个B养的干的,咱啤酒广场越来越好,抢了他不少客,今天我又给麻杆一顿揍,他肯定心里不平衡了!”胡圆圆非常肯定的插了一句。

    “......你觉得会是霍勇么?”我斜眼看着李水水问道。

    “其实,你跟霍勇是一个位置,你要是他,你会因为这点B事儿,找人过来砍我么?”李水水非常冷静的反问了我一句,并没有因为差点没挨捅,就失去了理智。

    我听到李水水的话,点了点头,没吱声。

    “我听说霍勇最近很老实,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跟以前比消停不少,这种态度,不像是要跟咱抢下啤酒广场的样!”李水水再次补充了一句。

    “今天太晚了,明天打听打听他啥意思!!”

    我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

    大家都没意见,我领着安安走了,李水水没地方去,只能花钱在周围又开了一个宾馆,胡圆圆和张奔也跟着去了。

    我和安安回到她家,累的不行,简单冲了个澡,啥都没干,直接就睡觉了。

    .........

    第二日一早,阳光明媚。

    我还没等起来,李水水就带着胡圆圆还有张奔,过来咣咣砸门。

    “哈...!”

    安安穿着睡袍,打着哈欠,大眼睛眯成一条缝问道:“有病啊....这么早!”

    “有吃的没?饿死我了!”

    李水水大大咧咧的走进来,粗鄙的蹬掉运动鞋,自来熟的问了一句。

    “冰箱里有点面包片,去吃吧....!”安安给三人拿了拖鞋,回身喊道:“南锅,你家大天二,带着包蕉二皮来找你了.....!”

    “告诉那三个傻B找山鸡去吧!”我烦躁的喊了一句。

    “啪!”

    李水水拽开冰箱,拿出一摞面包片,随后冲着安安问道:“咋没有果酱呢?”

    “你当这是饭店呐?沾点酱油对付吃口得了!”

    安安随口回了一句,就走进了卧室。

    几分钟以后,我走了出来,这三个货正大口吃着面包,虽然没到沾酱油吃那么夸张,但没到三分钟,就干进去一头半大蒜。

    “.......南哥!”

    “去去去,你离我远点,别他妈熏着我!”我捂着鼻子,伸手推了一下胡圆圆,然后冲水水问道:“这么早过来,干啥啊?”

    “哈!!”

    李水水吃掉最后一口面包,喘了口粗气,咕咚咕咚又喝了半瓶子矿泉水,随后抹了抹嘴,脸色认真的说道:“出事儿了,今儿一早我打听了一下,霍勇媳妇脸上让人泼了硫酸,半面脸都烂了!”

    “......什么???”我不可置信的问道。

    “现在人就在医大一医院!”

    李水水再次说了一句。

    “.......!”

    我愣了半天,摸着脑袋在原地转了一圈,咬牙说道:“操.他.妈的,有人挑事儿!!难怪昨天晚上,霍勇要干你!”

    “不对,我详细问了一下,霍勇媳妇出事儿,是在半夜两点多!!”李水水快速回了一句。

    “嗯??”

    我瞬间明白过来,李水水是啥意思。他来找我的时候,是凌晨不到三点钟,那么往前推半个小时左右,才是李水水出事儿的时间,而这个时间是跟,霍勇媳妇让人泼硫酸的时间是差不多的。

    也就是说,霍勇如果要报复,也不可能这么快,砍李水水的,也是别人!!

    那么答案已经很明显了,这是有人在挑事儿!!

    “霍勇电话你有么?”我沉默了半天,快速冲着水水问道。

    “没有,但一打听就能打听出来!”

    “那你倒是快点打听啊!”我有点急的说道。

    .......

    医院。

    霍勇媳妇脸上疼的不行,撕心裂肺的嚎了一宿,直到早上,霍勇强烈要求医生给她打了一针安定以后,她才睡去。

    “来,你出来!!”

    霍勇的岳父,早上得到消息以后,连老伴都没敢告诉,偷着跑了过来,看见闺女躺在病床上,一把薅过霍勇的脖领子,直接拽到了外面。

    “啪!啪啪!”

    出门以后,老头一句话都没说,甩开两个膀子,对着霍勇的脸蛋子,一顿正反抽,也数不清打了多少下。

    霍勇嘴角淌着鲜血,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低着头,一句话都没说。

    “离婚!!马上!!!”

    岳父喘着粗气,靠在墙上憋了半天,抬起胳膊,指着霍勇咬牙切齿的说出四个字。

    “行,我净身出户!”霍勇沉默一下,没抬头的回了一句。

    “滚!!”

    老头声若洪钟的骂了一句,转身进了病房,咣当一脚踹上了门。

    霍勇站在病房门口,直愣愣的望着躺在病床上,脸上裹着纱布,一动不动的媳妇,昨日美好的生活,犹如被挂在了神六上,一飞冲天,将永不复还.......

    佛说,天有万物,自然运转,有因有果,方为轮回。

    就在前段时间,霍勇醉酒以后,用铁钳子捅了宁海媳妇,虽然算不上毁容,但本来就不漂亮的大玲子,肯定是越整越磕碜了。而他瞧不起的宁海,也离婚了,净身出户,他为此曾经还鄙夷过宁海,事业干的不咋地,媳妇也没了,三十多岁白活了。

    时至今日,霍勇似乎跟宁海的处境,有着惊人的类似。他肯定不知道佛祖说的对不对,因为佛祖太忙,没功夫为他解惑,他就想着,怎么才能把放了一个月没用的屠刀,再次捡起来。

    他走了,离开了医院,出门以后电话关机,打了个车,直奔麻杆家。

    ........

    另一头,刚接到霍勇岳父报案的老傅,直接拨通了我的手机。

    “是不是你干的?”老傅一点没避讳,语气生硬的问道。

    “不是!”我干脆利落的回答道。

    “我是谁,知道不?跟我得说实话,你明白么?!!”老傅语气很急的问了一句。

    “我说没干就是没干,昨晚我朋友也差点让人砍了!!”我皱眉回了一句。

    “你查你的,我查我的,有消息通个信!”老傅听到我的话,沉默几秒,点到为止的说道。

    “嗯,我知道!”

    我和老傅挂断了电话以后,李水水也打听出了霍勇的电话,我按照号码拨了四五遍,但霍勇的电话一直显示关机。

    “打不通?”李水水皱眉问道。

    “完了,霍勇肯定疯了!”我想跟霍勇当面锣对面鼓的把话说清楚,但看霍勇的反应,他是不准备给我解释的机会了。

    “咱能想到,这事儿有人在中间挑拨,霍勇想不到么?”张奔皱眉问道。

    “我问你,如果水水昨天晚上,让人捅残了,你还会坐这儿安安静静的分析整个事情么?”我烦躁的反问了一句。

    张奔顿时沉默。

    “疯了的人,是不会考虑那么多的!再说,估计他肯定不知道,我昨天晚上也让人堵了!!”李水水也有点上火的说道。

    “你马上联系老仙,门门,还有海哥,这几天都找地方躲起来,啤酒广场先找朋友帮忙看着点。哦,顺便通知一下家里人,霍勇以为咱们把他媳妇弄了,那他肯定也不在乎玩的埋不埋汰了,弄不好会找咱们家里麻烦!”我快速说道。

    “不行,就Jb跟他干呗!”

    胡圆圆习惯用最直接的方式解决问题。

    “你傻啊!干了不就真按着挑事儿人的路子来了么!!”张奔最看不上胡圆圆犯傻。

    .......

    另一头。

    霍勇一个人来到了麻杆家里,叼着烟,抬手开始敲门。

    “咣当!”

    麻杆拽开门,看见霍勇愣了一下,笑着问道:“你咋来了,大哥?”

    “进去说!”

    霍勇声音清冷,一步迈进了屋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