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泉镇既然要征地,那鲁道远认为,这个充斥着臭味的食品厂,接着干也没啥意思了,能不能发财,他就指着这块地皮了。

    他给为数不多的工人解散,通过朋友,整了两车小孩,天天在食品厂喝酒,喝完酒在这儿睡,自称要守迁,不给三百万,地皮绝对不卖。

    这天中午,七八个人围在办公室里,正在打扑克,鲁道远有些小骚.点,咋咋呼呼赢了二百多块钱,还挺开心。

    厂子门外。

    郭浩领着司机,将车停在门口,二人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看见院子里没人以后,直接就进了办公区。

    “鲁哥,外面进来一台车!”有个青年,听见动静扒眼往门口一瞅,提醒了鲁道远一句。

    “嗯?”

    鲁道远拿着扑克往外扫了一眼,摆手说道:“先别玩,走,出去看看!”

    说着,七八个人,拽开办公室的门就往外面走,刚出门,郭浩迎面而来。

    “你们干啥的?”鲁道远皱眉问道。

    “你好,这厂子老板在么?”郭浩看见这么多人,愣了一下。

    “我就是,咋了?”

    “哦,你好,你好,鲁老板!”

    郭浩往前走了两步,笑着伸出了手,鲁道远本能的也想伸手,但手刚抬起来,心里一合计,手如果就这么握了的话,缺点小矜持,就像处.女,不能随便跟人睡一样......

    “啥业务啊?”鲁道远用手提了提裤子,随意说道。

    郭浩再次一愣,笑着说了一句:“我看你这厂子,好像不准备做了,所以过来看看......!”

    “想买地,是不?”

    郭浩的话还没等说完,鲁道远直接打断,干脆利落的问着。

    “嗯,有这意思!”郭浩点头应了一声。

    “买地行!价格都贴门口了,三百万!掏钱,就卖!”鲁道远点了根烟,狠狠吸了一口。

    “贵了点吧?”

    “操,国家要买,低了怎么迎合政策?”鲁道远粗鄙的回答。

    “我可没有那么些钱,诚心买,给个诚心价呗?”郭浩停顿一下,再次问了一句。

    “没钱还谈啥!三百万,一分都不能少!”

    “不能便宜了?”

    “必须滴!”

    “呵呵,有原则!我叫郭浩,想卖了,拖人联系我!”

    郭浩点头说了一句,随后扭头冲着司机说道:“走吧!”

    鲁道远坚信自己的厂子,肯定有人愿意花三百个买,所以也就没拦着郭浩,带着其他人,继续回屋里打扑克。

    .......

    “这B想钱想疯了吧?”出门以后,司机无语的说道。

    “啥事儿一扯上国家,人就不理智了!走吧!”郭浩拽着车门子上了车。

    车顺着缓坡上了公路,郭浩搓了搓手,掏出了电话。

    “浩哥!”

    “嗯,我出来了,不过,对面没有深谈的意思!”郭浩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我试试?”

    “别控制,该咋整咋整!”郭浩嘱咐了一句。

    “妥了,你放心吧!”

    “呵呵!”

    郭浩一笑挂断了手机,随后又拨通了H市关系的电话,寒暄一阵,委婉的说道:“张哥,真不是私人恩怨,是他厂子味太大了.......你可得帮咱老百姓,净化净化三泉镇的空气!哈哈......我明白...点个题就行!”

    ........

    晚上,十点。

    呀呀乐食品厂左侧土路上。

    “轰隆!咚咚咚!”

    两台铲车,发动机咆哮,泛起震耳的噪音,半人高的轮胎,碾压着土地,带出一掌深的胎印。

    “咣当!”

    领路的金杯面包车里,蹦下一个穿着黑色帽衫,梳着小寸头的青年,他叫莫虎,接到郭浩电话,今天刚赶到三泉镇的。

    “停下!!停下!”

    下车以后,莫虎摆手冲着铲车的驾驶楼子喊道。

    “咋啦??”

    司机探出脑袋,扯脖子往下喊了一句。

    “看我手势,注意点人昂!别整过火了!”莫虎嘱咐了一句。

    “明白!”

    “就前面那个院子!从围墙开始,你们先进去!开始吧!”

    “OK!”

    司机比划了一下,两台铲车司机,拉动前进杆,开始缓慢往院子的方向开着。

    “哗啦!”

    莫虎拽开金杯面包车门,戴上白手套,拽出一米多长的大锤,指着车内的人说道:“速战速决!一会谁要往后缩缩的,别说,我用锤子砸篮子!”

    “放心吧,虎哥!”

    “下车,赶紧滴!”

    莫虎勾了勾手,算上他在内,一共六个人,拎着清一色的砸墙大锤,如狼似虎的扑向院子。金杯车有司机,呆在原地没动。

    “吱嘎嘎!”

    两台铲车到了院子周围,开始调整位置,第一台,车头对准了大铁门。

    第二台捋着墙根停下,车头可以装下七八个人的巨大车铲,缓慢腾空,倒着悬浮在了围墙上方。

    “滴滴!”

    第一台铲车的司机,猛按了两下喇叭,发出开整的信号,油门给上,铲车如往前推进的坦克一样,车头瞬间扎进了院子。

    “咣当当!”

    铲头和铁门碰触,泛起一阵火星字,大部分由空心铁管组成的铁门,就跟纸糊的一样,瞬间变形,铲车碾压,大门,嘎嘣嘎嘣发出酸牙的声响,直接废了。

    “轰隆!!”

    第二台铲车停在墙根底下没动,巨大的铲头,看着速度极慢的往下墙头一拍,就跟姚明猛拍潘长江的脑袋是一个后果,尘土飞扬,围墙起码三米长的一段,轰然倒塌,包裹着水泥的砖头子横飞,全部迸溅进了院里。

    “我操!!什么声??”

    喝完酒,已经睡了的鲁道远,听着外面的巨响,扑棱一声从床上坐起,黑暗中,眼睛通红的喊了一句。

    “外面咋这么亮!!”

    “有铲车!”

    “拿东西,赶紧出去看看!”

    鲁道远无比慌神,光着脚丫子蹦到床下,连衣服的都没穿,裤裆上套着个裤衩子,从床底下拽出一把砍刀,第一个冲了出去。

    “嘎嘣嘎嘣!”

    第一台铲车干了大门,就没再折腾,路线极为明确,进了院子,就直奔厂房,大铲子上下翻飞,跃过房顶,就一顿狠刨!

    “滋啦啦!”

    被无意中割断的电线,犹如烟花一般,不停闪烁着火星子,房屋倒塌,横梁,砖头子,彩钢棚顶,仿佛沙漏一般砸进厂房内,巨大的响声不绝于耳,没超过三分钟,这里一片狼藉,暴土尘灰。

    “咣当!!”

    鲁道远带人冲出办公区,抬头一瞅,心都快碎了,指着铲车大喊道:“操.你.妈,停下!!”

    “哗啦!!咣当当!”

    第二台铲车,铲头冲下,里面的转头子倾斜而下,将地面砸了个大坑,车里的司机根本没搭理鲁道远,或者说是铲车噪音太大,他根本没听到,反正严格按照拆迁规定,继续推着围墙。

    “砸车!!快点,砸车!要不厂子没了!”

    鲁道远慌神的喊了一句,奔着第一台拆房子的铲车就要跑去,但还没迈腿,他一抬头,就看见了大门外,六个人影,拎着明晃晃的大锤冲了进来。

    “没三百万不卖的那个,就是你呗!”

    莫虎指着鲁道远问道。

    “我.草.你妈!!!!”

    鲁道远一股热血直顶脑门,拎着砍刀就冲了过去,二人转瞬相遇。

    “操.你.妈,我看你这个脑袋,值不值三百万!”

    莫虎牲口无比,扬起大锤,双手抡起,直奔鲁道远脑瓜子。

    “啪!”

    鲁道远一刀抽在莫虎的肩膀,砍上是砍上了,但莫虎没啥反应,锤子依然往下拍着,鲁道远本能的一缩脖。

    “蓬!”

    大锤砸在后背,鲁道远身体顿时往下一沉,没倒,但身体前倾着,往前窜了两步,想找找平衡。

    “削他!!!”

    莫虎大吼一声,剩余五人,横着大锤,锤头对着鲁道远的身体,往前一阵狠捅。

    “噗咚!”

    鲁道远身体不稳,连续挨了几下,噗通一声倒在地上,还喊着呢:“兄弟们,干呐!!”

    而此刻鲁道远嘴里的兄弟,此刻集体想家了,根本没用莫虎动手,一股脑的冲向了门外。

    “妈了个B的,给脸不要脸!!来,把他腿给我抻直了!”

    莫虎指着地上的鲁道远喊道。

    “杀人啦!!”

    鲁道远杀猪一般的喊道,三个人,放下大锤,两人按住鲁道远,一人拽住他的左脚,往后一拉,腿顿时直了。

    “唾!”

    莫虎扭头吐了口唾沫,搓了搓手掌,抓起大锤,在手里掂了掂,眼珠子瞪着,缓慢的扬起锤头!!

    “......走起!!!”

    莫虎一声怒吼,双臂猛然往下一抡。

    “蓬!!”

    锤子在鲁道远左腿膝盖上,弹了一下。

    “嘎嘣!”

    膝盖骨应声碎裂,三人同时松手,鲁道远双手捂着膝盖,满地打滚,表情扭曲,撕心裂肺的嚎着!

    “没找着你家,才来的厂子!知道疼了,想想后面应该是什么剧情!还三百万!你他妈知道三百万摞在一起有多高多矮么?傻B!”莫虎拎着大锤冲着鲁道远说了一句,随后招呼着众人说道:“破B办公室,给他整零碎了!”

    剩余五人,一股脑冲进了办公区,几分钟以后,打砸声音不绝于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