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哥虽然认出了张君,但周围的人,焦点都聚集在刚才那一刀上,根本没人听见他的声音。建哥挨了一刀,扭头吐了一口嘴里含着的鲜血,顿时暴跳如雷的喊道:“给我干他!!!”

    “咣当!”

    建哥的话音刚落,他浴池里的两个跟班,一人随手抄起一把凳子,另一人拽起插在箱子里的酒瓶子,直奔张君脑袋抡去!

    “蓬!”

    老仙眼睛都没眨,突然窜上前,一弯后背挡在张君身前,凳子瞬间砸在他身上,泛起一声闷响,张君往前迈了一步,伸出左手薅着拿凳子青年的脖领子,攥着军刺,迎面对准小腹,眨眼间连捅两刀!!

    “咣!”

    老仙身体往上一拱,被扎的青年,拿着凳子仰面而倒,另一个攥着酒瓶子的青年此时刚冲上来。

    “唰!”

    张君猛然扭头,病态白的脸上,两条眉毛横竖着,站在原地一动没动,面无表情的看着举着酒瓶子的青年冲来,一步没退,也根本没想躲!!

    而拿酒瓶子的青年,此时尴尬了,往上冲肯定挨捅,但退两步还他妈丢人!!

    张君一看他这个B样,顿时收回了目光,没再搭理他,眨着明亮的眼睛,看着建哥问道:“钱,能不能给??”

    “给你妈.....!”建哥气的肯定是醒酒了,捂着脸蛋子,张嘴就要骂人。

    “你这个B嘴,怎么回事儿.......!”张君皱着眉头,往前窜了窜,看样还想再往建哥嘴上捅一刀。

    “蓬!”

    就在这时,发哥一步上前,伸手拽了一下建哥,站在中间说了一句:“君,有话好好说,都一个地方的没必要动刀动枪的,但我们确实不知道,你来要什么钱!!”

    “刘老九那七十五万,是我要回来的!”张君停顿了一下,开门见山的说道,说话期间根本没往我这儿扫一眼。

    张君一说完,我脑袋嗡的一声,刚一抬头,果然,发哥眼睛通红,目光非常严肃的盯着我三秒,咬着牙,一句话没说!!

    此时,李水水的预言真的应验了,在要钱这事儿上,张君不拿到应得的,是绝对不会完的!!

    而此时我的大脑,也彻底乱套了,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儿........

    “君,既然你亲口说了,钱是你要回来的,那我也就信了。你就说今儿拿走多少钱,你能满意吧.......!”发哥回过头,沉默一下,看着张君问道。

    “三十万,少一分都不行!!”张君淡淡的回了一句。

    “扯他妈蛋!!”建哥一听这个数字,捂着脸蛋子,本能骂了一句。

    “没我,你一分都要不回来!”张君皱着眉头说道,他感觉自己要的真不多,而且非常合理。

    “君,有点多吧?”发哥也插了一句。

    “老建,你是不是以为你在H市,混的真不错呢?你既然说有点多,那钱我就不要了!!咱往后走,我告诉告诉你,我张君是啥样人就完了!”张君彻底烦了,干脆的说了一句,转身冲老仙说了一句:“咱们走!”

    说着,二人真的就往门口走去,发哥有点急的在建哥耳边说了一句:“.......这钱还是给了吧!”

    “凭他妈什么??”建哥扭头瞪着眼珠子说道。

    “凭他敢整死你!!”发哥情急之下,脸色认真,小声的快速说了一句。

    发哥说完,建哥死死盯着他的脸颊,脸色阴晴不定,咬着牙半天也没说话。发哥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话里有问题,容易让建哥多想,所以快速补充了一句:“当然,你要非得跟他干,我肯定跟你死抱一把!”

    “呵呵,算了,三十万买个教训呗!!!”建哥满脸是血,淡淡的说了一句,抬头看着张君的背影喊道:“哥们,这钱我给!!”

    张君背对着众人,略微停顿了一下,低头说了一句:“老仙,你去跟他取钱!我在外面等你!!”

    “妥了!”老仙应了一声。

    说完,张君连头都没回,低头走出了大厅。

    .........

    来饭店,是为了摆宴席,建哥身上哪有那么多现金,无奈之下只能从份子的钱里点,但把份子钱全拆完了,也才十五万出头。我掏出兜里还剩下的一万八千多现金,给了发哥,他扫了我一眼,没啥表情的接了!!

    钱还是不够,幸亏满汉楼的老板跟建哥关系还可以,建哥在办公室,写了个欠条,在满汉楼老板那儿又拿了十三万,凑够三十万,装进了塑料袋子里,给了老仙。

    “谢了!”老仙拎着塑料袋,龇牙说了一句。

    “不客气!!挨了一刀,拿出来三十万,让我清楚的认识到,我自己是个什么玩应!!”建哥没啥表情的说道。

    “建哥,花三十万,你认识了张君,这钱值!!真滴!”老仙说了一句,从兜里掏出一个纸条,放在了桌面上,伸出手指点了点头说道:“我电话,找到我,就能找到张君,有事儿你吱声!!君说了,H市,他不想知道这些大哥都姓啥,他就想告诉告诉这些人他姓张!!”

    “行,我记住了!”

    “886!”老仙时髦的说了一句,随后拎着钱袋子就走了。路过门口看到我的时候,目光有点闪烁,小声说了一句:“一会没事儿,给我打电话吧!”

    我冷冷的看着他没吱声。

    屋内,剩下嘴还在淌血的建哥,发哥,和我。

    “建哥........这事儿.....!”

    “行了,发子,啥都别说了,没有你,钱我也要不回来!!咋地我都得谢谢你。不过,这一刀扎的我挺疼,我也看了,我岁数是真大了,扯不起了!”建哥坐在老板椅上,打断了发哥的话,自嘲的说了一句。

    “.......建哥!张君的事儿,我确实不知道,.....南南找他,也确实欠考虑,你别想多了。浴池咱还得继续干,我装修队都联系好了!”发哥沉吟了一下,想把这事儿解释清楚。

    “浴池的事儿,完了再说吧。能干就干,不能干,我就兑出去!!你先回去吧,我去一趟医院!”建哥略微停顿了一下,挺客气的回了一句。

    发哥听到这话,心里肯定凉了半截,咬牙搓了搓脸蛋子,沉默了足足两分钟,站起来说了一句:“行,那你歇着吧!”

    “嗯!”建哥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

    门外的走廊里,发哥大步流星的走在最前面,我快步跟在后面,不停的说道:“哥!!张君是我朋友找的!我真不知道他这样.......再说,就是拿出去三十万,咱不还要回来四十五万么??里外里咱们还是赚的......!!”

    “唰!”

    我说到这里,发哥猛然回过了头,阴着脸,眼睛死死盯着我,我顿时愣住!!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在我脸上响起,我被抽的一个趔趄,靠在了墙上!!

    “南,长大了是不??认识的朋友多了是不??!”发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问道。

    我抬头看着他,咬牙没吱声。

    “你太着急了!!!”发哥指着我的胸口,一字一顿的说了一句,转身走了。

    我站在原地,脑袋嗡嗡直响,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怨气,掏出电话,拨通了老仙的号码。

    “我在老学校等你!!”电话刚接通,老仙直接说了一句。

    ........

    半个小时以后,第一职业高中篮球场里。

    “蓬!!”

    我抡起拳头,粗暴的砸在老仙的脸上,上前一步扯着他的脖子,疯了一样怒吼着问道:“操.你.妈的,我得罪你了么???你坑我干啥!!你不知道我家啥情况么???啊!!你不知道么???”

    “啪!!”老仙伸出双手使劲儿推开我,皱眉问道:“你打我一拳,但咱俩一起长大的,我不跟你一样的。我问你,我哪儿做错了!!”

    “他妈的,你和张君去这么要钱,还捅了建哥一刀!!想没想过,建哥怎么想??他肯定以为,是发哥和张君一起做的套坑他!!建哥能这么想,发哥肯定也能这么想!!人是我找的!!你跟我是还是朋友!!发哥肯定以为,我他妈跟你们商量好的!!弄不好还得以为我在中间劈钱了呢!!你会害死我的,你知道么???”我瞪着眼珠子,薅着老仙的脖领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告诉你,没有咱俩之间这层关系!!君得把七十五万,一分不少的全要回来,你信不???我老仙在乎你的为难,这没问题,谁让咱俩是朋友!!但他妈我认识林恒发是谁啊??我认识建哥是谁啊?!钱我没给他要回来??死账,起码百分之五十提成吧??君,拿三十万多么??”老仙摊着手,挺有道理的解释道。

    “那张君疯了似的,捅人家一刀干啥?”

    “那JB是老建太贪!!他不想给钱,不捅他捅谁???”老仙梗着脖子,立马反问了一句。

    “你滚他妈远点!!我跟你没啥可说的!!以后咱俩掰了!”我指着老仙无比委屈的说了一句,整理了一下衣衫,转身就走了。

    “你傻B啊!你是不是有病!怎么分不清好赖呢?!!”老仙伸手拉了我一下,急迫喊了一句。

    “滚!”

    我抬胳膊震了一下他的手掌,漆黑的夜里,我大步流星的奔着校外走去。、

    “哥,我错了,行不??你别不理我行不??我就是想让你离林恒发远点!!他不是个好淫,你信我滴行不??”老仙坐在篮球场的水泥地里,眨着黄豆眼,一声声喊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