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皮特.李,把老戴正在找投资的事儿说了,让我意外的是,他明显挺有兴趣,基本上我说一句,他就能问一句。

    “操,我以为我跟你说这事儿,你没啥爽点呢!”我笑呵呵的说道。

    “家族也是讲业绩的,尤其是我这种,还挂了个国外留学生名号的家族第三代!你要不整出点动静,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皮特.李撇嘴说了一句。

    “呵呵,你还挺难呗!”

    “比生孩子还难!”

    皮特.李惆怅的说了一句,随后举杯说道:“明儿一早我问问,回头给你信!”

    “妥了!”

    我举杯跟他撞了一下。

    “嘀铃铃!”

    酒刚喝了半杯,桌面的电话响了起来,我顿时打了个机灵。干我们这行,一到晚上这个时候,最怕的就是电话响。

    “喂,海哥!”

    “各路神仙都来啤酒广场了!”宁海声音低沉的说道。

    “啥力度?”

    “这段时间,够呛能开了!”

    “别慌,我现在就回去!”我面无表情的挂断了电话。

    “咋了?”皮特.李问道。

    “家里有点事儿!呵呵!”我强笑着说了一句。

    “.......啥事儿啊?”皮特.李有点好奇的问道。

    “官方那点事儿呗!”我拿着车钥匙就站了起来。

    “啊!!”

    皮特.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没往下接话茬。

    我俩付了饭钱,出了店门口,他直接打车就走了,我脸色红润的开着霸道,快速往啤酒广场赶去。

    .......

    等我赶到啤酒广场的时候,舞台空空如也漆黑一片,广场中央,所有摊位的业主,已经把宁海死死围住,都在说着罚款的事儿。离挺老远,我就听见宁海嗓子很沙哑的在喊着,解释着。

    “来,让一让!!”

    我冲着人群大喊了一句,所有人回头,宁海一看见我,顿时松了口气说道:“.......可算来了!”

    “向南,我们在你这干,图的就是个舒心!你这很明显得罪人了,我们这帮业主都跟你吃锅烙,这五千多的罚款,顶我一个月摊位费了!你说,我是给还是不给啊?”有人冲我问道。

    “给个JB!我是没钱,反正我有店,大不了我就不干了!”也有人附和着。

    “别吵吵,这点B事儿有啥可吵的!”

    我烦躁的摆了摆手,脸上表情无比轻松的随口喊道。众人听着我的语气,顿时一愣,随后都没再说话。

    “都收到要改建火锅城的通知了吧?”我拿了根牙签,一边扣着牙,一边随口问道。

    “收到了,咋了?”

    “不今天最后一天么!”

    众人七嘴八舌的回答着。

    我扣着牙,扭了扭屁股,直接坐在了铁桌子上,打了个酒嗝继续说道:“鬼子刚过卢沟桥,慌个鸡.巴毛!火锅城改建,咋地不得一个星期!你们这段时间收摊休息!火锅城开业的时候,上面的人我也就安排完了!至于罚款,我给你们两个方案,第一是自己交钱去,交完以后把票子都留下,随后核算一下金额,直接顶在租赁费里!实在不愿意交的,明天这个时候,你们拿着罚款单找海哥,这钱啤酒广场掏!!行了,事儿就这么解决了,还有问题么?”

    众人一听这个解决方案,顿时啥脾气都没有了。按理说我们是商场,有权利规范他们一系列的行业流程,食品卫生,进货渠道肯定都在这个流程里,不听话的,卫生局真查出事儿来,那也是他们自己兜着,我们可以不管。

    但我考虑的比较多,啤酒广场开业太短,根本没啥凝聚力和归属感,这帮人是奔着赚钱来的,他们要觉得吃亏了,那就真能不干了。所以我也是真没办法,才决定掏罚款的,而且我说话的时候,宁海一直冲我使眼色,但我自始至终没用眼神回馈他啥信息。

    “行了,都给自己东西收拾收拾散了吧!具体开业时间,再通知你们!”我依旧云淡风轻,稳稳的招呼着众人。

    四十分钟以后,各种摊主将自家的锅碗瓢盆,都让服务员推了回去,偌大的啤酒广场,只剩下我和宁海。

    “呼呼!!!”

    人都走了,我才长长的出了口气,无比心烦的将脸埋在两个手掌里,使劲儿搓了搓。

    “你知道四十多个摊主,一人五千块钱,加起来有多少么?”宁海瞪着眼珠子冲我问道。

    “.......海哥,啤酒广场现在是赚钱吧?!我看,要不咱也别Jb整火锅城了,直接把钱一分,就地解散得了!”我突然抬起头,看着宁海问道。

    他听到我的话,吧唧吧唧裹了两口烟,没再吱声。

    “我发现你们都怎么了?有赚钱的胆,没赔钱的魄力??一共就他妈的六七十万,就折了还能怎么的呢?活不下去了么?”我瞪着眼珠子补充了一句,完全没有了刚才云淡风轻的样子。

    “你快别给我上课了!赶紧想招,打点打点上边吧!”宁海挺尴尬的岔开了话题。

    “这事儿不在上面,在郭浩身上!”我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他整的?”宁海试探着问道。

    “.......这还不够明显么?!”我长叹了一声,肯定的说道。

    随后,我和宁海都陷入了沉默。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只知道,我自己把跟郭浩的冲突,想的太简单了,用专业术语说就是,这次是败在了经验上。

    眼界可以决定很多事情,我虽然突然就有点了资本,但根基还是太浮,打法也相对简单,完全没有郭浩这种花花肠子,他这一系列的组合拳,直接把我们打懵了。

    啤酒广场如果完蛋,那我们资金肯定是要缩水,不用多,耗我们一个月,摊主就会要求退房租!给了,我们就破产,不给就挨告,到时候别说去三泉镇买地了,可能买包卫.生.巾都得挑打折的整。

    一时间,我心里愁云密布,一点思路都没有。

    “我先回去,让圆圆和张奔,把东西都收拾了!明天一早,把这地方清空,别让上面再来找麻烦!”我扔掉烟头,缓缓说了一句。

    “操!!!”

    宁海突然叫了一声。

    “咋了?”

    我疑惑的扭头问道。

    “一忙活,我给忘了,刚才圆圆和张奔,因为拉架,被派出所带走了!”宁海一拍额头,焦急的说了一句。

    “........你给老仙,门门,水水打电话,我先去辖区派出所!”

    我听完以后,二话没说,转身就往车上跑。

    ........

    胡圆圆和张奔被带到派出所以后,直接就被扔在了一间办公室,铐子没带,手机也没没收,二人一看这个架势,心里都挺托底,感觉没啥大事儿,坐在椅子上,一边抽烟等着问话,一边看着电视。

    另一头。

    朱三子,陈果子,和另外两个酒魔子,被警察简单的问了几句,就被送去了公安医院验伤。

    要问这公安医院,什么时候生意最火,那必须得说是晚上六点以后,因为这个时候,各种二流子,山炮,愣B,都开始现身,找能聊得来的同类开始喝,喝完就折腾,折腾完就验伤,这几个步骤缺一不可.......

    朱三子等人到的时候,前面已经有人在验伤和拍照片,他们需要排队等那么一小会。警察在跟同事聊天,朱三子躺在长椅上歇了一会,用脚踢了踢,有点走神的陈果子。

    “干啥?”

    “去厕所,你去不?”朱三子眨着眼睛问道。

    “走吧!”

    陈果子愣了一下过后,彻底反应了过来,点头应了一声,就和栽栽歪歪的朱三子走进了厕所。

    “选个坑吧!”陈果子提出了建议。

    “那就1号吧!”朱三子煞有其事的说了一句。

    二人随后扒眼往外瞅了瞅,直接就走进了所谓的1号坑,然后关上了门。

    “你先干我,还是我先干你?”朱三子满脸是血,有点斜视的看着陈果子问道。

    “.......我先来吧!我手轻,试试力度!”陈果子认真思考一下,回了一句。

    “行,那你整吧!我给眼睛闭上!”朱三子虎了吧唧的闭上了眼睛。

    “那我可来了昂!”

    陈果子挺讲究的提前打了声招呼。

    “来吧,来吧,你动手,我放心!”朱三子连连点头。

    “哈!!!哈哈哈!!”

    陈果子攥起右拳,放到嘴边,恶狠狠的哈了几口气以后,随后猛然抡动拳头。

    “蓬!!!咣当!!!”

    朱三子的鼻子,结结实实的挨了陈果子一拳,脑袋瞬间磕在门板上,眼睛顿时干翻白了。

    “没...没事儿吧?”

    陈果子眨着眼睛,看着鼻子跟小喷泉似的朱三子,有点担忧的问道。

    “呃....啊呀!”

    朱三子再次发出诡异的怪声,捂着鼻子蹲在地上缓了半天,憋出来一句:“你这明显是南派的拳法啊!!”

    “能受了不?”陈果子问道。

    “.......我估计再来一炮,就到量了!来吧!”朱三子咬牙就要站起来。

    “咣!”

    陈果子毫无征兆的又干了一拳,还没等站稳的朱三子,被打的满天都是小星星,原地晃悠着骂道:“操.你.妈.了个B!我还没说开始呢,你咋就干呢!”

    “我以为你准备好了呢!”

    “去.你.妈的,赶紧过来让我整一巴掌,咱俩啥事儿都没有!”

    “那你轻......!”

    “啪!”

    还没等陈果子的话说完,朱三子卯足了劲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我操你奶奶,你真打啊!”

    “咣!”

    “行了,你别打了,我鼻子都没感觉了!”

    “啪!”

    “你小点声,喊你妈大裤衩子啊!!”

    “咣!”

    二人躲在厕所坑里,你一拳,我一嘴巴的互干着,刚开始是商量好的,不过打着打着,就整急眼了,那家伙干的,比抗日战争还惨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