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某城市,一个KTV里。

    “占北!听说你这小兄弟挺生猛?”

    沙发中间位置上,一个瘦不拉几的中年,拇指和食指夹着烟嘴,笑呵呵的冲着他旁边,叫童占北的中年问了一句。

    “呵呵,操,啥算猛啊?Jb捅坦克,算猛啊?”童占北笑吟吟的叉着手,随口问了一句。

    “你咋跟吃火药了似的呢,就是听过他,一直没见过!”瘦不拉几的中年,呲着大板牙,又冲着坐在最边上,一直吃着水果,穿着八十年代蓝白相间运动服,脚踩卡边白色布鞋的青年问道:“兄弟!!怎么了?一进来就离我那么老远!咋地,看不上我啊!?”

    “呵呵,没有,我是挺害怕你的!”

    青年吃了一瓣橘子,含糊不清的说道。

    “张君是吧?”瘦不拉几的中年再次问道。

    “对,我叫张君!”青年点了点头。

    “哎,咱呆着没啥意思,玩个游戏呗?”瘦不拉几的中年,张罗着说道。

    “行啊!玩啥啊?”

    张君扫了一眼童占北,看他没说话,就点头答应了一声。

    “我听别人说你,虎张嘴掰虎牙,龙浮水抽龙筋!!我不太信,咱这疙瘩有一道菜,都见过,但都没敢吃过!我就想知道,你敢不敢尝一下子!”瘦不拉几的中年,右手搓着檀木珠笑呵呵的问道。

    “我一听你说的这么邪乎,还真想试试!!不过你让我吃,我就吃,剧情有点白啊!”张君随口说道。

    “咋地,才能不白呢?”中年问道。

    “加点彩儿吧!”张君扒拉开陪他的小姐,往前窜了窜说道。

    “行啊!你要吃了,我说话算话,占北放我这里那点钱,我今天就让他拿走,你看行不?”中年指着张君说道。

    “事先说好,我这人可偏激,我信你,你别骗我!呵呵!”张君打了个预防针。

    “我操,我干巴四,说话算话!你吃了,事儿我就办了!”中年拍着桌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来吧!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有啥菜不能吃的呢!”张君扒拉开童占北拉着他的手,随意的说了一句。

    “来,小妹!赶紧给他整那个巴蜀鲜!”

    叫干巴四的中年,大笑着冲陪酒的姑娘喊道。

    “啥玩应啊?川菜啊??”张君笑着冲童占北问道,而童占北皱着眉头,没说话。

    “四哥,真整啊?”

    姑娘眨眼问道。

    “........怎么地呢?让四哥失言呐?”干巴四挺不乐意的说道。

    “....那你等会,我让他们找找!”

    姑娘扔下瓜子点头,就走了出去。屋内十多个人,继续推杯换盏,歌舞升平,姑娘出去了足足半个小时,随后推开门,两个服务员,拎着个笼子走了进来。

    “四哥,今天这啥路子啊?咋要整这么血腥滴呢?”服务员笑着问道。

    “操,我可没那么重口,是占北一个小兄弟要试试!”

    “那我可整了?”

    “快点的吧!”干巴四催促了一句。

    随后你就看,屋里所有的姑娘,全部聚在了一堆,捂着小嘴,都挺惊恐的看着笼子。

    “啪!”

    服务员将笼子摆在桌子上,一掀开黑布。

    “吱吱!”

    一只肥头大耳的耗子,瘸腿在笼子里滋溜乱窜,张君看着笼子里的耗子,轻皱了一下眉头,他很爱干净,最烦的就是地下生物。

    “开始了昂!胆小的都把眼睛闭上!呵呵!”

    服务员挺贱的说了一句,随后带上胶皮手套,将手伸进笼子里,来回趟了四五下,攥住了耗子。

    “啪!”

    另一个服务员,掏出一个很小很小的弹簧刀,直接弹开,然后俩人,开始玩了一个对耗子,极度变态的SM。攥着耗子的服务员,另一只手,扒拉出一个耗子腿,拿弹簧刀的,用左手把耗子腿拉直,右手攥着刀,贴着耗子的前腿的股四头肌,直接剁了下去。

    “吱吱!!”

    耗子撕心裂肺的叫着,二人听着这声可能也有点发毛,一点没控制,速度很快的将耗子四条腿全部剁了下去,随后拿刀的从耗子天灵盖开始顺着毛往下划,刀尖扎的很轻。

    鲜血缓缓溢出,耗子没有了四肢,只能不停甩动着脑袋,呲着两个板牙,尖锐的嚎叫着。

    什么叫贼眉鼠眼??

    如果这时候你盯着耗子圆洞洞,不停乱转的眼睛,和观察它扭曲的三角形脸,你绝对会全身汗毛炸立,从脚底板开始,会有一种酥麻的感觉。

    很快,刀划到了耗子尾部,攥着它的服务员,开始用两个手挤压耗子的身体,屋内所有人,都能看见,耗子通红的里皮,带着血水,一点一点从被划开的外皮冒了出来。

    “呕,呕呕!!!”

    很多害怕,但又想看的姑娘,胃里一阵翻腾,推门直奔厕所。

    “啪!”

    不知道过了多久,耗子彻底被扒皮,掉在了装瓜子的果盘里,浑身鲜红,身体还在剧烈摆动。

    “咋样,能享受的了么?”

    干巴四看着张君问道。

    “你们整的有点埋汰!”

    张君皱眉回了一句。

    “哈哈!!”

    干巴四放声大笑,笑了好半天,才张口说道:“地域文化,哈哈,别说你们,就我自己都享受不了。割一个,开开眼,就得了!!哎,小光,你赶紧给它收拾了,把桌子擦干净,看着挺恶心的!”

    “好叻!”

    服务员点头,就要收拾桌面。

    “来,把刀给我!”

    张君站起来,面无表情的摆手说道,服务员一愣,伸手递出了弹簧刀。

    “操.你.妈的,人我都不在乎,我还怕你一个耗子么?!”

    张君棱着眼珠子说了一句,伸手就按住了耗子脑袋,一刀直接剁了下来,随口说道:“吃肉不是我性格!操.你.妈,我要吃就吃脑袋!”

    说完,张君用刀尖扎着耗子脑袋,眼睛都没眨,直接放在嘴里,当着干巴四的面,嘎嘣嘎嘣就嚼了。

    所有人懵了,干巴四感觉胃里那点东西,疯狂往上涌着,但他也挺猛,坚决不吐出来,一共涌了三四回,都到嘴边了,它又全咽回去了。

    “.......牛B!”

    干巴四憋了半天,竖起大拇指说了一句。

    “蓬!”

    张君毫无征兆的坐在了他旁边,一刀扎起剩下的无头耗子,扭头看着干巴四说道:“四哥!!恶心了吧?给它吃了,往下压压!”

    “你啥意思?”

    干巴四愣了半天,皱眉问道。

    “我冲你笑的时候,你别欺负我,我跟你说话的时候,你别问为什么?!我叫你一声四哥,你得给我吃了!”

    张君左手比划着挂在刀上的耗子,右手直接从怀里掏出仿六四,顶在了干巴四腰上。

    “你们玩,我去一趟厕所!”

    童占北扶腿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衫,直接奔着门口走去。

    “啥意思童哥?”

    屋内七八个人,抄着啤酒瓶子,横眉竖眼的站起,要堵门。

    “亢!!”

    一声枪响,硝烟弥漫!!

    “来!!今天我就撅场了!有情绪的,有魄力,都冲我来!!”张君攥着手枪,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喊道。

    屋内音响嗡鸣,众人没动,干巴四抬头看着童占北问道:“这么点钱至于么?”

    “呵呵,我去趟厕所!”

    童占北迈步走出了房间,张君没管其他人,扭头看着干巴四,再次说道:“来,吃了!吃了我就消气了!”

    干巴四冷眼看着张君,死死咬着牙齿。

    “........四哥!!你有装大哥的心情,为啥没有挨揍的魄力呢?!你猜我开枪崩你,这帮狗篮子,能不能冲上来?”张君像骂儿女似的,指着站在旁边的各种壮汉问道。

    “啪!”

    干巴四伸手抓过了耗子,闭着眼睛塞在了嘴里,嚼了两口,哇的一声吐在了桌子上。

    “哈哈!”

    张君跟个精神病似的笑了,拍了拍干巴四的脑袋说道:“别他妈搓檀珠了!那玩应在南方,都是泡脚用的!!”

    说完,他大摇大摆的拎着枪走了。

    ........

    二十分钟以后,童占北拎着一个钱箱子,和张君一起走出了KTV。

    “呼呼....我操,你下回再这样提前打个招呼,我他妈心脏都快蹦出来了!”童占北无语的看着张君说道。

    “有啥可跳的!一看他那个状态,就不是啥重量级选手!!还他妈吃耗子!我就是嫌他埋汰,要不就扒他皮啃了!”

    “那玩应啥味啊?”

    “我也不知道,酸了吧唧,不太好吃!”张君回味了一下,也感觉挺恶心,扭头进了仓买,买了水,牙膏,还有牙膏筒,站在KTV门口,就开始刷牙。

    童占北看着KTV透明玻璃后,起码有二三十人拿着东西,在来回走动,虽然没有哗哗冒冷汗那么夸张,但多少有点紧张,不停的催促着张君说道:“就那两颗糟牙,你快别他妈刷了!!”

    “走吧!”

    张君漱了漱口,转身跟着童占北离去,站在门里面看着外面的干巴四,最终还是没有领人出来。

    .......

    “嘀铃铃!”

    童占北开车,张君坐在后座,正在玩着贪吃蛇,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谁啊?”

    “君,是我!”

    张君听着这个声音,脸色唰的一下沉了下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