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转眼过了两天。

    这两天,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啤酒广场要改建,夏天的棚子要全部拆除,而这时候快入冬了,工人大部分都走了,剩下的虽然能干活,但不包料,只能我们自己买。

    摊主们虽然亲眼见到啤酒广场动工,但罚款该催还是得催,宁海拿出了13万,分给了要钱的摊主,其他人要求将罚款顶在租金里,我们又忙着给人家续合同。

    胡圆圆和张奔,那边的关系依旧没有支上,万般无奈下,我求了老傅,他答应帮忙打个招呼,但具体有多大效果,我也不清楚。

    这些烂事儿,整起来没完没了,两天,我也就睡了十个小时,今天实在坚持不住了,坐在椅子上都直哆嗦,我跟众人打了个招呼,孤身一人奔着家里赶去。

    ........

    还是铁路街的那条小路,我双手插兜,嘴里叼着烟,低头走着。

    这几天,我其实一直在想,我究竟有没有能力,适不适合当这个团伙的领头人!!

    与几个月之前的生活相比,我现在貌似过的不错,手里有啤酒广场,多了不挣,一年二十多万,轻轻松松的攥在手里,碰见路上的小混子,他们总是点头微笑的冲我喊一句南哥,别他妈管叫的假不假,起码我听着,心里还挺舒服。

    可这种生活总是伴随着,无数的烦恼,朋友要求我出成绩,敌对团伙巴不得,我出门车撞死,我极力游走在各种边缘,身心疲惫,累得不行。

    有时候,我老想起在发哥游戏厅的时候,天天侩个妹,对个缝,有事儿了能解决就解决,解决不了还有上面顶着,虽然一天无所事事,但贵在省心。

    妈的,我这心里越想就越有,一股撂挑子不干了的冲动!!

    无助,心累!

    转眼间,我走到了家门口,迈着酸疼的脚丫子,就要推门走进去。

    “啪!”

    就在这时,我后腰突然被硬物顶住。

    “别动,动一下捅死你!”

    身后一个阴森的声音响起,我虎躯一震,根本没听他的,猛然一扭头,一张白皙的脸孔,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出现在我的眼前。

    熟悉的脸,熟悉的表情,不知为何,我潸然泪下。

    “呵呵,想我了么?”他龇牙问道。

    “你...咋回来了呢?”我有些哽咽着问道。

    “你别尿唧唧的!憋回去!”他不满的呵斥了一句。

    “.......操!”

    我不知该如何表达,使劲儿搂着他的脖子骂了一句。

    “请我吃饭!”

    “必须滴,你想吃啥!”

    “江边小烧烤!”

    “妥了!”

    说着,我俩又顺着光芒微弱的胡同,走出了铁路街。

    .......

    有一种人,哪怕他游荡在万里以外,自己可能过的并不好,但一旦得知你遇坎的消息,就是徒步走着,他也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面前。

    不计付出,不计回报!!

    你可能都不用说谢谢,一盘烧烤,两瓶啤酒,足矣!

    这种人,是傻B,但我们却称呼他们兄弟。

    他冒着H市无数警察堵他的危险,辗转四个县城,坐了整整两天线车,风尘扑扑的回来了!!

    行囊空空,一人一枪!!

    ........

    江边烧烤摊。

    烤串还没上,我旁边就已经摆了三个空瓶子,他滴酒未沾,只不停的剥着毛豆,往嘴里塞。

    “陆涛我打死的,这事儿我解决吧!”他嚼着毛豆,随口说了一句。

    “君......你想咋解决??”我出言问道。

    “郭浩这种人,他就像耗子,咬不死人,但膈应人,一次处理干净呗!”张君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也有这个感觉!”我沉默半天,点头应了一声。

    “我那边还有事儿,呆不了几天,你找人摸他点,干完我就走!”张君缓缓说道。

    “你自己啊?”

    “操,干他还用找人么?!上学的时候,他比我大五六届,该揍,我不还揍他么!”张君对郭浩,那是一点也瞧不上眼。

    “呵呵,留家里呆几天吧,你在身边,我嗷嗷托底了,你等我铺铺路!”

    我眯着眼说道。

    “快点整吧!我那边真有事儿!”张君举杯催促了一句。

    “晚上住我家?”

    “不行,你家太上线,我一会找老仙去!”张君龇牙说道。

    “我他妈一猜就他给你打的电话!”我恶狠狠的骂道。

    “哈哈!他说你挨了个大嘴巴子!”张君大笑着回了一句。

    “.......操!”

    “我大后天过生日!”张君突兀的说了一句。

    我愣了一下,回了一句:“在家过吧!”

    “行,你安排吧!”

    “来,干呗!”

    说着我俩一饮而尽。当天晚上,我俩都没多喝,简单吃了一口,老仙就过来接人,我二话没说,咣咣踹了他几脚,他呲着牙拍了拍大腿,一直傻笑着给张君拉走了。

    ........

    傻B霸王扎枪归来,我这无数烦心事儿,都在看见他的第一眼以后,烟消云散。回家以后,我躺在床上,困意上涌,但我还是强忍着,给鲁道远打了个电话。

    “......呵呵,我以为你不会再给我打电话了呢!”鲁道远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他妈输了!厂子,你得少卖十五万!”我平淡的回了一句。

    “呵呵!”鲁道远一笑,没接话茬。

    “........帮我个忙,给你再加五万块钱!咋样?”我随口问道。

    “你说说,我听听!”鲁道远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

    “三泉镇,你人头熟!!搭个桥,给郭浩再介绍个卖家!”我缓缓说道。

    “啥目的呢?”

    “你能不能办吧!”我根本没跟他多说。

    “行,我知道了!”鲁道远思考了半天,点头回了一句。

    “........有个细节,我说,你听着!”

    “你说吧!”

    “.......剧情是这样的,你朋友找郭浩谈,态度可以诚恳点,但合同坚决不能签,然后.......!”

    我对着电话开始滔滔不绝的嘱咐了起来,足足打了个十五分钟,我俩才结束通话。

    .........

    跟鲁道远通完气以后,我也没有立刻就睡觉,想了一下,此刻也只有李水水啥Jb事儿没有,前几天我骂了他两次,他情绪很低落,此刻需要我的安慰。

    “干啥腻,宝贝?”我嬉皮笑脸的问道。

    “滚,别跟我说话!”李水水似乎很不愿意搭理我。

    “.......别他妈那么小心眼,我骂你不是为了你好么!”

    “你是我爸啊!!”

    “......我是不是你爸这事儿有待考证,但老仙肯定是咱儿子,对不?”

    “你要这么说的话......咱俩还能聊五块钱的!”李水水在恶心老仙上,还是很有兴趣的。

    “你在哪儿呢?”我一看情绪烘托的差不多了,直奔主题的问道。

    “.......这几天火太大了!我在相思河畔去火呢!”

    “又他妈挪用的公款吧!”

    “这回真没有!”李水水否认的回了一句。

    “行了,不扯了,你现在找门门.......一会你俩出去办件事儿.......!”我对着电话,又开始跟李水水交代了起来。

    我说完以后,李水水停顿了一下,冲我问道:“这能行么?!”

    “你要谈不了,就给老仙打电话,他那儿有人能谈!”我神秘的说道。

    “谁啊?!”

    “你别问了,快去吧!”

    “嗯,我知道了!”

    嘱咐完李水水,我倒头就睡。

    .......

    凌晨四点半。

    快乐迪量贩式KTV胡同里,出现两个人影。

    “我操,你大半夜叫我出来,干啥啊?”门门顶着迎风凌乱的一撮毛,冻的直哆嗦着问道。

    “没多大事儿,就绑个架,撕个票啥的!”

    李水水蹲在地上,随口说道。

    “真他妈有病,我家资产数千万,我能跟你绑票?你好像缺心眼!”

    门门搓了搓手掌,踢了水水一脚,转身就要走。

    “哎哎,别闹,人出来了!”李水水突然拽了门门一把,小声说道。

    “你是不是傻!真绑啊?”门门有点懵的问道。

    “嘘,别吵吵!”

    “我真得走了!!我媳妇叫我回家吃饭!”门门眨着可爱的小眼神,急迫的说道。

    “吃你爹篮子!跟我走!!”

    李水水拽着门门,就要出胡同,不料到从KTV出来的那个青年,摇摇晃晃的却奔着胡同走来。

    “先蹲下,先蹲下!!”

    李水水站在胡同停顿了一下,又拽着门门,躲在了垃圾箱后面。

    “妈的....出个台要我一千多!!真当我二五子呢?”

    青年骂骂咧咧走到胡同里,解着裤腰带,就要嘘嘘。

    门门一听他的话,都快哭了的说道:“大哥,我求你了,别玩我了,行么?嫖.个.娼花一千多,他都嫌贵,你说你绑他干啥啊!能扣出钱来么?!

    “先练手!”

    “练你妈大裤衩子!不行,我真得回去了,我媳妇真喊我回家吃饭!”

    “你别走!”

    “你他妈松开我!”

    “我削你了昂!“

    “滚!”

    这俩人还没等开绑,就Jb内讧了,骂来骂去,直接动手开打,门门一脚就把李水水踹出了垃圾桶遮挡的位置。

    “噗咚!”

    李水水一屁股坐在地上,撒尿的青年吓的一哆嗦,扭头一看,还没等说话,门门从垃圾箱的阴影里窜了起来,掏出军刺说道:“别紧张!放松点,我们要绑个架!”

    “.......踏踏!”

    青年转身就跑。

    “啪!”

    李水水一把薅住他脖领子,抬脚就蹬在了他后膝盖上,门门跑出来,俩人按住他,直接用刀顶住了青年的心脏。

    PS:小伙伴们,加更啊!加更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